2009-07-27(Mon)

H6

榨乳
「哈·····嘿·····呓·····」
对真空泵没有宽恕的吸引,他迎接了第二次的射精。
被箍筒的重量向下方拉拽的肉棒,根部疼痛着。
泵有规则的正压负压交替产生,并且持续严加责罚着他。
「啊啊····再也···出·…不 ····」
他凭靠栅栏孱弱地摇了摇头。
「唔····请容许我·····」
男人神色一动不动地观察着被挤奶机榨取喘息的他的身姿,不过,象对开始诉说阳物的疼痛的他感到惊讶一样地,审视了(他的)脸。
「才,只有两次。昨天能用这个挤三次的。」
「检查一下,要吗?」
听说检查,疲劳不堪的他,脸色因恐怖苍白了。
所谓男人说的『检查』,是把穿戴了橡胶手套的手,直到手腕的前部伸到肛门里,玩弄肠内的直接检查。
嘴唇一点一点翕动,害怕的瞳孔浮出眼泪。
第一次被做了直肠检查的时候,被拳头挖了扩张到极限的直肠的他,只因那个压力就射精了,不过,在全身象抽筋一样的疼痛中失掉了气。(昏倒)
并且被抽出了拳头的一刹那失禁了,被泼了水弄醒之后,把那个(失禁)做为理由狠狠地受到了惩罚。
鞭打到肿起来的屁股被压上烙铁,悲惨的数字的烙印留存着在他的屁股上。
「没怀胎,就出来牛奶,不是不正常吗?」
另外的男人默默地笑,虽然是笑但是提出建议。
「良种交配,做啦。」
不久男人牵着被系结在绳的另端的青年。
青年被比他体格好健壮一圈的对方,系接到栅栏后面,还被按了鞭挞并打上烙印的屁股。
「喂,交尾哟。要做到怀孕的程度,结结实实来一次。」
青年的大的手牢牢地抓住他的腰。
[。。。。。。不。。。。。。]
被灌肠和直接查严重打击的肛门,青年的很大地张开了伞状龟头的阳物按了上去,他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呀啊啊啊啊啊。。。。。。!!]
青年很粗地硬的肉棒一口气穿透括约肌,他发出激烈的哀鸣声向后仰身。
「喂,使用腰!」
男人的鞭子一打上做青年的屁股,青年象不正常了一样地扭动腰。
嘭嘭的干燥的声音和悲痛的哀鸣声响遍畜舍。
[ 诶呀呀呀! 呀呀呀~~~!!]
坚挺粗大的肉棒戳到里头往上顶,每次都用拖出内脏般的气势抽出。被痛苦的扩张调驯了的直肠的粘膜,在深深地象挖掘一样运动的肉棒上缠绕吸附。
[啊啊啊 !!]
那一刻,他很大地向后仰着腰颤抖。战战兢兢的腹肌起伏,会阴激烈地张缩。
对滴滴答答掉落下来的精液,男人提高欢快的声音。
「怎样,感觉不错吧?」
「被侵犯就射啦,你这个家伙!」
被挖前列腺,在机械里持续被绞挤肉棒的刺激,这是他第三次的射精。
[啊啊------啊啊啊......]
尽管如此,不停的活塞运动,连着用力推上他的前列腺。
被那个插刺,积着在里面的透明的粘液被挤出,粘黏糊糊地吐出来。
已经再也射不出来的吐精带来隐隐疼痛,他摇晃着被眼泪和唾液沾满的脸乞求准许。
男人恶意地笑了。
「要好好地做用。你的屁股。」
被男人催促,他一边发出不成意义的声音一边摆动腰。
那样,自己恰当的地方被刺激到,与甜的声音一起,颜色稀薄的白色浊液从筒口溢出来。

背判的惩罚 by 酷绯月 (慎!)
莎其X雷勒依凌

从晕沉沉中渐渐苏醒后,雷勒依凌发现自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做为皇室宠儿以及优秀的金护卫队队长,他从未曾想过自己会被陌生人绑架的一天,不只是因为他那高贵的王子头衔,更何况那一身好武艺,也不应该造成现在这种倒霉的情形。头脑渐渐清醒了,他的双眼用黑布蒙着,只能凭听力和触觉来感觉外界。通过平躺和身下柔软的丝绸,他可以断定自己被绑在一张床上,双手向上铐在床头的铁栏杆上。试着转动手腕,却发出一阵‘哗啦’声,这让他更加恼火,就算以他的力量,要想扭断铁链也是不可能的,反而在他手上勒出几条红痕,脚也被分开锁在床脚上,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像一条待宰的鱼。现在他真是万分懊悔,不应该一个人不带就跑出皇宫,还跑去学别人喝失恋酒,结果几杯下肚就觉得头晕眼花,再醒来就在这里了。

正在出神的雷勒依凌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坐在窗边,嗅着杯中的红酒近距离的观察着他,他已经醒来了,正在试图逃脱,我忍不住想笑,他还是这么的可爱。我轻轻走了过去,将我那双冰凉的手摸到他的脸颊,他猛的一颤,仿佛受惊的兔子,又马上振定下来,低声怒喝着“好大胆,竟然敢绑架皇族成员,快放开我。”呵呵,此刻我真想用言语来调戏他,可现在还不能出声,做为他的副队长,我一发出声音即刻就能被他认出,到时惨的就是我。没等到我的回答,他又开使咬牙切齿起来,“听着,快放了我,否则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断。”哎呀呀,他怎么这么凶,嘴角的弧度越弯越上,我就知道我的心上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邪笑着慢慢低下头,在他耳边吐着的热气,果不其然的他又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很快就平静下来,可这个小动作却瞒不过我。好想再看看他的反映,我干脆直接含住他的耳垂,呵,这下连耳朵都红透了,“你干什么,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快放了我。”他又孩子气了。我理所当然的不出声(笑话,现在出声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好了!)手向下滑着,解着他的衣领,我故意慢慢的一颗一颗的拉开,他的脖子、锁骨渐渐呈现在我眼前,再看看我的小爱人,他正死咬着嘴唇,却倔强的不肯再说一句话。覆上他的嘴唇,我用舌尖挑开他的自虐,他却咬紧牙关,怎么,以为这样我就会退缩吗?捏住他的下颚,强迫的分开他的牙关,我用力吸吮着他的味蕾,身下的人皱着眉,摇晃着头想要摆开我的钳制。我暗笑,今天落入我手中,无论如何你都别想再逃。

加大手中的力量,我细细吻着他,品味着他的味道,好醉人的感觉啊!我的舌尖在他口中搅动着,追逐着他的柔软,缠了上去,加深这个吻,使劲拉着他和我一起享受,直到他快要窒息,才放开对他的占领。看着他通红的脸喘息着,我的情欲完全被激出来了。吻向下移动着,滑过喉咙到达锁骨,上衣已经完全被我解开,他那经常锻炼的精壮身躯在我手下微颤着,小麦色的肌肤散发出阳光的味道,胸前的红点已经立了起来,原来他是这么的敏感!我迫不急待的含住他胸前的挺起,美丽的身躯猛的抖动了一下,他终于忍耐不住,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不…不要这样,放开我……啊…”恶意的,在他说话时用力咬了一下那颗红豆,听到他那催人情欲的惊呼,下腹一阵粟麻,欲望快速的汇聚起来。他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不怀好意的手伸向他的下身,我慢慢剥落他的裤子,也毁着他的毅志。他的肌肉紧绷着,摸过他那修长的双腿,看到他只余一条短裤的下身,那儿已经鼓了起来,我笑得更加开心了,他也不是没感觉的。隔着层薄薄的布料,我向它呵着气,嗅着他的味道,嗯~~,男性的麝香味让我差点射了出来。伸出舌头在布上画出它的轮廓,感受他的一部分在我口中慢慢变硬了,他的气息粗重起来,身躯也扭动着,理智想要逃开情欲的挑拨。抬起他的腰部,伴着他一声抽气,我毫不费力的将那唯一的遮羞布给扯了下来。肉棒马上急切的跳了出来,粗大的紫红色对着我叫嚣着,露出一条条青茎。舔了舔嘴唇,我饥渴的低下头用力的吞咽着,“嗯…不……放开……嗯……”他的身子在我的手下变得僵硬,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声。我吸吮得更加买力,直抵到我的咽喉,再抽离到嘴边,他已经被欲望折腾得全身泛出玫瑰红色,粗重的呼吸声中时不时传出细微的哼叫声。含着他的肉棒,我仿佛舔着世上最美味的食物,忘情的做着活塞运动,湿滑的舌尖勾勒着他充血的蘑菇头,引得他一阵颤僳,那张开的马眼已经开始流出液体,像用吸管一样,我吸取着他的精华,“嗯啊……呜…”极度的刺激让他的腰猛的抬了起来,整根肉棒全部没入我的嘴里,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我的手逗弄着那二个沉重的小球,看来他已经很久没做过了。揉捏着,我用双手感觉睾丸里硬硬的小圆球,随着我的抓紧在里边乱窜着,他的肉棒在我口里变得更大了,分泌出的淫液随着舌头流入喉咙,好甜啊!我像沙漠中渴及了的人,榨取着他每一滴黏液。活塞运动继续着,他的忍耐力超常的高,我的嘴已经酸痛起来,口腔也磨损的厉害,我真想佩服他的毅力,可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坏笑着,我用尖利的指甲使力掐过他的根部,“啊……”惨叫声中,终于迎来了他的高潮,浓厚的精液一股股射入我的口中,差点就被呛住。

离开软掉的部分,我将口中留下的精液吐在手中,故意用指尖沾了一些,拨开他的嘴唇探了进去,你也尝尝自己的滋味吧!他用力摆着头,我的手就伸得越里,甚至伸到了他的喉咙,他最终放弃了挣扎,我好心的抽出手指,让他可以呼吸空气。他的胸膛起伏的厉害又急速,汗珠从上边滚落床上,散发出诱惑的气味。这具美妙的身体此刻正为我所拥有!

退掉身上的衣物,与他赤裸的身躯交织在一起。我忍得下身已经涨疼了,手指探到他美丽的禁区,他又开始反抗起来,扭着腰想要躲开我的抚摸,“变态…浑蛋……手拿开……啊……”一根手指带着精液冲入他的紧密,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只是他的叫声实在太令我兴奋了,看着这么高贵身份的他竟然被我压在身下,那种毁灭性的快感让我忍不住想要欺付他。火热的内壁包裹着我的手指,像要把它给熔化了。抽动着手指,听着他压抑而性感的呻吟声,小穴周围的皱摺象含羞待放的花朵,刺激着我的视线。感到内壁开始分泌保护液后,第二根手指随即伸出进去,又引起一阵天籁般的悲鸣。

他的小穴好紧,二根手指就占满了全部空间,常期运动也使得括约肌弹性很好,用力收缩着,企图阻止我的侵入,真是可爱又幼稚的想法。弓起手指,尖利的指甲划过软绵绵的直肠,“啊…不…不要……好痛……”他几乎泣叫着。我就知道,任他铁打的人,内部的攻击是谁也忍受不了的。

疼痛让小穴稍微张大了些,一丝鲜血流了出来,看来还是伤到他了。我不由放温柔了动作,一边抚摸着刚被忽视的分身,敏感点被刺激又让他哼了出声,刚发泄过的肉棒又立了起来,同时我第三根手指也挤了进去,被他那里紧箍着,指尖都兴奋的颤抖起来。“嗯…不…”被前后夹击着,他的呻吟声也变大了一些。后穴的手指抽插的速度逐步加快了,他的粗重的气息更加不稳定了,腿上的筋紧绷着,全身被汗液笼罩着泛着光芒,真是一幅最完美的春宫图。不知名的液体从后穴中流了出来,沾染在我手上,进入变得更加畅顺,在充分扩张后,我抽出手指,将一个枕头垫在他腰下,这个角度使得小穴正对着我。那朵小花颤幽幽的开放了一半,流出的花蜜和血液浑在一起,散发出淫糜着气息。抚摸着这美妙的身躯,将他的双腿向上抬起,他一惊,身子像鲜鱼一样弹动着,用力压下他的惊恐,我再也不想忍耐了,涨得快要爆炸的火热抵住他的神秘花园,双手紧抓腰的两侧,盯住他被欲望控制的俊脸,一口气冲了进去。“啊……啊……”不能与手指比的粗大让他凄惨的吼叫着,我紧盯着他的脸,一丝一毫都没有遗露,我就是想看到他被我侵犯时的表情,那压抑的痛苦和不甘。

张着嘴,他大口喘着气,我的脉动停留在他体内,给他个适应的时间。冲入他体内的感觉让我的魂魄都爽得要尖叫起来,丝绸般的内壁绞着我,我能从结合的部位感到他心跳的急速,缓缓的我小幅度的晃动起来,太爽了,那种高潮般的快感源源不绝的传遍全身,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嗯…求你…停…停啊……”他第一次用这么低下的语气向我哀求,却只能激出我更多的兽性。用力将他的下身抬得更高,双腿向上几乎压到头顶,我和他面对面的进入着,这个姿势让我的粗大完全的进入他的‘小嘴’里,我爽得闷哼一声。低头堵住那喘息的小嘴。

“呜……”他的身体随我的进入抽出而不停前后晃动着,从他揪结的眉头,可以看出他的不适。不过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谁让你对一个小女孩产生感情!竟然为了帮她差点断送自己的前途!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我越想越气,下身撞击的力量也再不留情,他的呻吟声渐渐变成哭泣的求饶声,寂静的房间里,肉体相互拍打在一起发出淫猥的‘啪啪’声,低沉而又啜泣的讨饶声,全都变幻成刺激我的春药,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的肉棒几乎要将他刺成二半,深深插入到黏膜最顶点,再全部退出又狠狠撞进去,小穴的周围被我拍打得通红一片,几条细细的血丝顺着不同方向滑落下来,更方便了我的抽插。哼!别以为这样我就算了!强忍着释放的冲动,我抽身出来,小穴还一张一合着,直看得我心神荡漾。

拿过一边的东西,我抚过他的小穴,冷笑着,竟然敢钟情其他人,那就要有受惩罚的心理。手向前一送,“啊……不…不要啊……痛……救…我…啊……”他的身体激烈的抬起又猛的落到床上,无力的哭泣着。儿臂般粗的按摩棒被捅了三分二进去,将那可怜的小嘴给撑开至极大,皱摺被扯裂了几条伤口,鲜血猛的向外涌着。里边更加不好受,棒子上边粗糙的凸起狠狠刮过柔嫩的肠壁,划出一条条血痕。雷勒感到自己体内好像被人抽了几鞭似的,火辣辣的疼着,肚子像要被涨破,他甚至不感大力呼吸,生怕一个用力肠子就会破掉。哼!现在知道痛了,那当初又为何要伤我的心!?被怒火烧火了眼,我握住露出的一节按摩棒,用力推了进去,又猛的抽出来,“不……不……呜……”雷勒已经说不出话了,只知道随着意识摇着头,下身的刺痛让他全身都紧绷起来,小穴将棒子含得越发紧了,却只给他造成更严重的痛楚。我用力蹂躏着他的小穴,那里已经被血液染红一片,随着棒子的抽出,带出了许多新鲜的血液和肉屑,雷勒已经没什么力气叫喊了,只是痛苦的哼哼着。

看着他泪流满面的样子,心底的怒火也下降了些,抹去他的泪水,我将按摩棒拨了出来。手指轻轻按压着那被操烂的小穴,没给人休息的时间,一个挺身将我的火热送了进去,他又发出一阵悲叫,身体颤抖着更加挑起我的欲火。有了血液的润滑,能轻易的捅到最底端,我狠狠的向前顶着,手也快速的套弄雷勒的分身,“嗯…嗯……”他的身体象秋风中的落叶,被我猛力撞击着,我放弃了忍耐,任由欲望驱使着我,下腹粗重的肉块不停穿插着,高潮的感觉越来越接近了,他的肉棒也流出了液体。最后关头了,为了得到极度的快感,我毫无节制的冲击着,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那个小口上,交合处的黏液顺着他的大腿流了下来,气味芬芳的让我无法自制。高潮来临的那一刻,我重重的吻上他的嘴唇,舌尖几乎要抵进他的食道里,深深的挺入将所有的精华射入他的体内。同时我的手上也一片潮湿……

悄悄将雷勒送回行宫,我看着晕睡在床上的他,此刻黑布已经取掉,他的双眼紧闭着,脸上还错落着泪痕,轻轻吻着他的嘴唇,不再是之前的那种虐夺,而是小心又甜蜜的爱吻。看着他,我的眼中充满了爱意和悲伤,我的雷勒,你几时才能明白我的心意呢?我不要做你的朋友、你的副官,我只想成为你的莎其,你的爱人!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