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私人性表演 H文

(转)私人性表演 H文
韩是第一次来"灰色",但名气是早就听说了的。
本城最大的GAY吧,在圈内赫赫有名,光顾者中不乏政界高层,商界名流,当然肯定是秘密的。
起因是一个大客户的邀请,那是在达成一笔金额庞大的交易后。韩是不太喜欢这种事,但生意人,应酬是免不了的。
得知要去的地方是"灰色",韩还是略微有些惊讶,但没有表露出来,原来客户还有这种嗜好。
到不是说韩对同性恋有什么反感,但比起抱男人,他还是觉得抱女人更舒服,把男人的那玩意握在手里,或者让男人的手去摸自己的老二,这种画面韩想不出来。
一行人使用贵宾专用的电梯进入早已预定好的包厢,在一组围绕着半圆形小舞台的沙发上落座,训练有素的侍者送上了温热的毛巾,酒、香烟和水果。
稍等了片刻,一阵节奏感很强的音乐响起,四周的灯都熄灭,只留下雪白的射灯,照得不大的舞台纤毫毕现。
韩的心里浮起一个想法,不会是真人性表演吧?国外有这种色情表演。韩在心里思索着,如果真的是,自己该用什么借口离开。
就在韩猜想的时候,一名少年从暗处登上了舞台。
他穿着黑色的丝质T恤,黑色的皮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的双腿,脸上带着面具,只露出红润的薄唇,尖尖的下巴。
随着音乐,少年开始慢慢脱衣服,动作慵懒而随意,但却色情无比。
他双手交叉,抓住T恤的下摆,缓缓拉上来,白皙的上半身与黑色的衣服对比明显。等快脱到胸口时,他又停下来,红色的乳尖若隐若现,惹人心焦。
等到皮裤也优雅脱下来,只穿着黑色内裤的少年柔韧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那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修长的身体,带着与女性截然不同的清冽肉感,简洁的线条,充满光泽,叫人怦然心动。
和色情的动作不同,少年的眼睛是冷冷的,象结冰的河流,带着禁欲的色彩。
韩在一瞬间感到呼吸困难,喉咙发干。恍惚中好象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闷热的下午,那个第一次看A片的十七岁少年,脸色潮红,看见了关于**的世界。
黑暗的包厢里只听见男人们粗重的呼吸声。
少年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后面又陆续有两个人上来表演。不过韩已经没有心思看了,他的思绪已经全部被那少年的身体,被自己火热的欲望占据了。
悠看不见台下的客人,但他们带着欲望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投射在身上的视线引起了莫明的刺痛感。
悠本身感觉不到任何冲动,因为他是个性冷感。
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作出任何色情的动作,因为这些动作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会产生任何联想,自然也没有羞耻感。
在悠的记忆中,模糊的记得自己在刚步入少年时好象也曾有过冲动,但更清晰的记忆是孤儿院那拥挤的空间,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在,没有隐私。
医生也说他身体正常,可能是缺乏私人空间造成的,建议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则说可能是心理原因,必须自己克服。
一天的表演结束后,悠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一份合约摆在了皮质的桌面上。
经理说有位客人要求你为他作私人表演。
悠说我不卖身。
经理说对方没有要求性交易,而且价格开的很高。
悠看了看合约,金额确实很诱人,他也很需要钱。
悠提出两个条件,不能触摸身体,不能要求动作。答应就和约成立,不答应就算了。
经理面有难色,说我问问吧。
出乎意料,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
合约的履行地点是某海滨度假区高级饭店顶层,时间是七天,服务对象为一人。
悠站在华丽的木门前,侍者提着行李,打开门,侧身请他进去。
很奢华的套间,宽敞的客厅直通向面对大海的白色露台,露台上有蓝色的小型游泳池。
一个高大的男人斜倚在雕花栏杆上,带着如同王者般的目光审视着他。
韩很满意的看着进来的少年,他的脸孔同想象中的一样,带着少年的稚气和冷冷的表情。
他们之间很快就细节达成一致,表演将在每天晚上进行,白天可自由活动。
夜幕降临,甜美而充满诱惑的关于**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灯也几乎全关了,只留下几盏小射灯,轻柔的音乐流泻出来。
韩舒服的坐在沙发上,轻啜着手中的美酒,全然的放松。
悠就在暗淡的灯光中出现了,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的牛仔裤。他开始解扣子,手从胸口处伸进去,抚摸着胸膛。衬衣褪到肩膀下面,但没有完全脱下来。他又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隐约可见黑色的内裤。
悠忽然蹲下去,双膝着地,如同猫一样向韩爬过去,姿态无比傲慢又无比色情。他就这样爬到韩的面前,用手撑着韩的大腿缓缓站起来,接过韩手中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把膝盖顶到韩的两腿之间,那里已经硬了。
韩呼吸急促,看着悠慢慢脱下衬衣,少年那白皙的身体浮现在昏黄的灯光中,象涂抹了油脂一样微微发着光。身体渐渐发热了,热流汇集到下腹部。
悠用膝盖轻轻揉搓韩的两腿之间,感觉那里越来越硬,双手插入牛仔裤的腰侧,一寸一寸的把裤子脱下来。
俩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得可以看见彼此肌肤的纹理。
悠双手撑着韩背后的沙发,嘴唇向下,似触非触...,然后抬头,看见面前这个男人表情充满欲望,眼光深沉。
这个男人正沉浸在情欲中,他感受到快感了吧?悠这么想着,一个模糊想法冒出来,想看看自己能让他疯狂到什么程度。
韩正在欲望中挣扎,他渴望触碰少年的身体。他看见一滴汗从悠的颈部滚落下来,留下发亮的一条水迹,一直流到乳尖上,他想也没想,伸出舌尖舔去汗水。
你违反合约了。悠皱着眉头说,伸出一只手抓住韩的下巴,把他头向后推,另一只手却伸到韩的裤子里,握住他的勃起,上下捋动。
韩仰头向天,强烈的快感从腰际一带冲上来,欲仙欲死,身体绷紧...射出来。
悠把手从韩的裤子里拿出来,递到他面前,手指间是乳白色的精液。在悠用韩的高级衬衣擦干净手的同时,说了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渡假区的环境很优美,蓝的发亮的天空,棉花一样的白云,碧绿的大海。所以悠现在的心情很好,他的房间很大,床铺很柔软,他喜欢大房间,拥有足够的空间对他来说很重要。
韩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人,白天从不干涉悠的活动,提出的要求都满足。
悠漂浮在蓝色的游泳池里,看着坐在太阳伞下面的那个人,一身白色的休闲装,从容而懒散,很合乎海滨的气息,他手里拿着一本杂志,但悠知道他的心思不在上面。
悠很清楚,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自己。很执着的人,悠在心里下着评语,要小心应付。
韩伫立在落地玻璃窗前,火红的晚霞渐渐暗淡,黑夜就要来临了。今天晚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演?他从晚餐以后就很期待,事实上,他一整天都在期待夜晚的降临。
悠从浴室里出来,他穿着很宽大的T恤和沙滩裤,正用浴巾擦着头发。看见韩坐在大餐桌前,面前放着一瓶酒。他走过去,韩递给他一杯,红色的酒液在水晶玻璃杯中荡漾。
歌尔东,1854年。韩说着,向悠举起酒杯。悠不可置否,两个人都一饮而尽,然后目光交汇,心领神会。
悠跳到餐桌上,转了一个圈,走到韩面前,坐下,双腿伸直,修长而匀称。然后悠转过身,背对着韩脱下T恤。在逆光中,少年那完美的背部,腰侧流畅的曲线,带着力度和诱惑。
韩已经无法把眼光移开了。无法抑制地,他伸出手抚摸少年的背部,皮肤的温度,手指的触感,散发着淡淡的沐浴乳的香气。
你又违反合约了。悠转过身,口气很不满。
韩微笑着,双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
悠跳下餐桌,四处看看,然后走到窗边,把系窗帘的绳子解下来。
悠用绳子把韩的双手分别绑在椅子的扶手上。韩一点反对的意思的也没有,他很有兴趣看着悠动作,极其配合,越来越有意思了,脱衣舞表演变成了SM。
这样你能让我满意吗?韩的口气中不无挑战的意味。
悠盯着他看一会,伸出手解开韩的裤子上扣子,一字一句,极其傲慢的说,我不碰你,也可以让你射出来!
期待之极。韩的笑意更深了。
悠半躺在餐桌上,脱下沙滩裤,里面竟是一条黑色的T-back,只遮住了重点部位,雪白的臀部暴露在眼前。
韩一瞬间不能呼吸了,他不知道原来男人的臀部也可以性感到如此程度,双腿间的突起,昭示了雄性的力量。韩知道自己已经勃起了,并不断膨胀。
悠向前移动身体,抬起修长的双腿,绞住韩的颈部。韩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悠富有弹性的大腿紧贴着他的脸,光滑的肌肤,散发着湿润的热气,韩感觉血液都流向下半身,腰际一带的愉悦感不断增强,勃起已经硬得发痛。
悠不断的前后移动,用自己的大腿摩擦韩的耳垂和颈部,满意的看着韩那强忍愉悦的表情,那双冰河般眼睛也有了一丝笑意。
他拿起桌上的葡萄酒,缓缓倒在自己的大腿上,血红的葡萄酒和白色的肌肤交相辉映,非常的煽情,酒液回流至大腿根部,悠用手沾了一点,把手指送进韩的嘴里,轻压着舌头。
歌尔东,1854年。悠轻声说,就在这一瞬间,韩身体一颤,射了出来,双腿间一片潮湿。

悠离开韩的身体,跳下餐桌,脸上露出一抹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微笑。
韩正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快感的余韵还在。他以一种蕴涵激情的古怪目光看着悠离去的背影,开口说了一个数字。
什么意思?悠不明白。
身体接触。韩解释着。
悠摇摇头,韩又说了一个数字。
悠沉默了,考虑的半晌,说,再加一倍,不能触碰私处,不能有实质性行为。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韩有点狡猾地笑了,点头表示同意,新的合约成立。
悠转身想离开,韩却起身走到他面前,一把抱起他。
你想干什么?悠惊呼一声。
表演还没有结束吧。韩说着,毫不理会悠挣扎,一直把他抱到露台上的游泳池,顺手一抛,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你发疯了!悠恼怒的从水里钻出来。
韩也不回答,自己脱了衣服,也跳进水里。他从水底下托住悠的臀部,借着水的浮力把他举起来,在月光下,少年的身体象白色的大理石一样,带着冷冷的光泽。
韩迫不及待的把嘴唇印在悠光滑的胸膛上,跟随着滚落的水珠向下,一直到腹部,唇舌品尝着肌肤的触感。在悠来不及抗议的时候,韩已经迅速堵住了他的嘴,舌头伸进去,探索着炙热的内部。
等韩离开时,悠喘息着,但只是因为缺氧,他用力地瞪着韩。
合约没有说不可以接吻。韩微笑着,用指腹轻轻摩擦着悠的嘴唇,很甜美的滋味。
韩把悠平放在池边,一寸一寸的抚摸着身体,寻找着敏感点,年轻的肌肤吸附着手掌,感觉很好。他的手向下,有意无意的拂过悠的两腿之间,意外的发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韩有点惊讶的看向悠。
我是性冷感,不论男女都没有感觉。悠用没有情绪的语气说着,眼睛又开始变得象上冻的河流。
天生的吗?韩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
韩忽然伸手捏住悠的鼻子,悠推着他,满脸通红。
你干什么?这已经是悠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了,眼睛里的冰凌破裂,显示出恼意。
韩从水里爬上来,不顾悠的挣扎,把他抱在怀里,低声说:说说怎么回事。
悠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所有的防卫在这个男人面前就象是小孩子在耍赖,根本不起作用。
也许是月色太美,让人变得没有防备,也许是韩的语调带着令人安心的魔力,悠停止了挣扎,软软的靠在韩的怀里,低声述说着一切:拥挤的孤儿院,缺乏安全感,缺乏私人空间,只为最基本的需要而活着。医生诊断,自己的尝试等等。
韩耐心的听着,轻轻抚摸着悠的肩膀,直到他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怀着莫明心情,韩再次把嘴唇印在了少年的唇上。
事情的发生了变化。韩对治疗悠的性冷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积极,他弄来了各种各样的片子,有色情的,有教育的,有治疗的。
所以,显现两人都坐在沙发上看片子,片子是顶级的A片,演员俊美,动作火辣,拍摄精良。半个小时以后,韩已经浴火中烧,而悠一点反应也没有。
也许需要更刺激的,说不定你有特别的嗜好,自己没有发觉。韩说着,换上了另一部SM的片子。三分钟以后,悠冲向浴室呕吐,韩则皱着眉头关上了电视。
尝试持续着,但没有取得什么效果,他们发现用药可以勃起,但没有快感。

悠从睡梦中醒来,稍微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枕在韩的胳膊上。昨天晚上,两人尝试了各种方法,韩试图为悠口交,但依然没有反应,反而把自己弄的难以自制,悠只好用手帮他解决。
悠翻了个身,被封闭在丝绸薄被下的空气流泻出来,混合着体味、沐浴乳的香气,带着懒散的气息,令人觉得舒适。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进来,似乎闻到了带着咸味的海风。
悠凝视着韩沉睡的侧脸,这是一张纯粹的男人的脸,浓的眉,高挺的鼻梁,微微泛青的坚毅下巴,散发着强烈的雄性气息。
悠慢慢起身,掀开薄被,完全成熟的成年男性的身体出现在他眼前,自然的纹理,充满野性的线条,厚实的肌肉蕴涵着力量。
悠被迷惑了,他从没有注意过韩的身体,在阳光造成的阴影中,如此让人心动。他受到了诱惑,俯身下去,把唇印在韩的胸膛上,充满质感的肌肤,弹性十足,舌尖尝到淡淡的咸味。悠一直向下吻去,用舌头舔舐,用牙齿轻咬,甚至可以听到血液在皮肤下簌簌流动,他知道韩已经醒了。
悠继续着,舌头划过腹部,在肚脐周围打圈,韩轻哼一声,胸膛起伏。再往下是茂密的毛发,男性之物已经抬头,悠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接着用手握住,灼热的脉动在手掌中跳动,这是男性的中心,是肉体快乐的根源。悠伸出舌头,沿着勃起的侧面向上舔舐,把尖端含进口中,轻轻吮吸,韩的身体剧烈颤抖。一个男人在自己身下面红耳赤,因为快感而身体紧绷,悠看着,觉得自己背上一阵躁热,血液向下流去,热气正往腹部集中。强压着微微的呕吐感,悠更深的把这刚猛的梗直之物含到底,用舌头从里侧舔舐,不断的深深的将男人的性器吸到喉咙深处。
啊......,不行,快了......,韩剧烈的喘息,悠的口腔是温暖潮湿的天堂,快感象灭顶的潮水一样冲刷过全身。悠用手轻轻一握,白色的精液喷薄而出。
高潮过后,韩惊异的盯着悠的两腿之间,悠顺着韩的视线看去,发现自己居然勃起了。
韩回过神,一下子就把悠扑倒在床上。他的大手握着悠的勃起,上下揉搓,一边询问着悠的感觉。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韩用力吮吸着悠的大腿内侧,在白色的肌肤上留下了痕迹,接着将悠的勃起含进口中。韩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无法想象画面就真实的出现在眼前,将男性的那玩意含在口中,还觉得那里性感极了。
悠头向后仰,胸膛挺起,双腿大大的打开,一阵阵痉挛从腰部盘旋而上,腰部以下好象要融化了一样,快感过大,被无法言喻焦躁感逼迫着,想逃又不想逃,流下了快乐泪水。
啊......啊......放开...让我射...,少年的忍耐力有限,没有都久就开始求饶。韩用牙齿拷问着根部,不允许,他知道反复忍耐后达到的高潮更甜美。
啊......快......放开......,悠无法忍耐,用力扭动着臀部,......求你了...
韩放开了束缚,悠尖叫着达到了高潮,快感冲刷过全身,视野一片空白......


好可怕,就好象从悬崖上掉下去一样!悠喃喃自语,身体还无法动弹。韩俯身下去,伸手抱住悠,两人交换着一个轻柔的吻,口里充满彼此的味道。汗津津的身体重叠在一起,散发着热气的皮肤互相吸附,情欲的火种在内部闷烧。但无需着急,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容的品尝对方的身体,慢慢找出所有的敏感点。
给我......,韩的声音暗哑,加深了亲吻,舌头互相缠绕,舔着溢出嘴角唾液,把耳垂含在嘴里轻咬,然后吮吸着耳后薄薄的皮肤,悠的身体大幅度的颤抖着。
韩来回吻着耳后到颈部之间的肌肤,一只手略微粗暴的揉搓着乳尖,另一只手却温柔的爱抚着悠的臀部,手指尖探入后面,轻轻的划着圆,缓缓的深入。悠的内里紧窒而火热,手指转动着,扩大着入口。韩抽出手指,抬高悠的臀部,用舌头湿润着**天堂的入口。
停......不要......,悠呼喊着,他觉得羞耻,全身血液逆流。但羞耻心是最好的媚药,触觉变得敏感,无论碰哪里都有感觉。
韩重新把手指伸进去,摩擦时发出了濡湿的声音,感觉柔软而潮湿,他缓缓的将勃起送入悠的体内,悠深呼吸着,痛感不是很强,但有很大的压迫感。
韩将勃起推入至根部,快感如潮涌,他咬牙忍耐着,等待着悠适应。少年的身体柔韧性和适应性惊人,忍着痛的泛白的肌肤很快的变成红色。韩稍微动了一下,少年的腰就吸附上来,紧紧束缚着勃起,韩伸手抓住悠膝盖的内侧,反复抽插着。
少年的勃起在俩人的腹间颤动,提醒着韩,他抱着的是和他一样的男性,激起了他野兽般的征服欲,莫明的想起一句话:
一个操男人的男人是双倍的男人。
啊......啊......,悠仰着头,只能发出单音节声音,脚尖也绷直了。
舒服吗......,韩停下来,询?span href="tag.php?name=%CA%D3%C6%B5" onclick="tagshow(event)" class="t_tag">视频母芯酢?
舒服......,悠喘着气,声音破碎。韩用力挺进,悠尖叫出声。
想要吗......,韩有点想使坏。
想要......,少年的直率让韩忍不住微笑。
一般...这个时候...应该说...不要...
为...什么......
会让......男人有......征服感......
悠撑起身体,双手抱住韩的肩膀,眼睛向上吊着,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想让你干我,狠狠的干我......
悠的话语犹如一剂强力春药,使韩不可抑制的全身颤抖,可怕的欲望燃烧起来。
最后的高潮来临了,世界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也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剩下快感,无穷无尽的,极乐......

韩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将签完的文件递给秘书,然后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看看手表,就快要下班了。他和悠在一起快一年了,他们对对方的身体的欲望似乎没有穷尽,随时都会想做爱,这使韩觉得以前的所谓的做爱就象机械的床上运动,而摆脱了性冷感的悠对**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需求。有时在吃饭时,互相凝视,也会突然压倒对方,象野兽一样舔舐,唾液、汗水、精液,都可以毫不犹豫舔去,无论怎样做都有快感。最后,为了身体健康着想,不得不节制性生活。
已经有24小时没有碰过悠了,韩这样想着,他在床上的姿态,高潮时的表情、声音......,只是这样想着,韩就硬了。他微笑起来,并不着急,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去享受这一切,可以一次又一次去触摸极乐世界的大门。
无需去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爱情难以琢磨,感情太沉重,承诺不可靠,未来很遥远,只有身体的结合是真实的,只要他们还有欲望,就不会离开对方。
韩从来没有这么深切的希望过,他希望这情欲之火将只会在他们的坟墓上暗淡熄灭......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