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调教警察老爸(全)

调教警察老爸(全)
[03-27] 调教警察老爸

调教警察老爸

一、沦陷

王国强22岁,刚退伍不久,母亲在国强很小的时候车祸死去了,剩下父亲王源昇和国强.由于母亲死后有一大笔保险金,王源昇用这笔钱,在偏僻的山脚下买了一栋两层楼的小房子,而后,由于人口的增加,在小房子附近建立起高楼社区,而后山则因环保意识的抬头,被划成管制的保护区.王源昇是一个警察的,以他的薪水,倒是让两人的日子过的还不错.

青春期的国强已经有了性的衝动,并且发现自己是同志,但是在源昇的严厉管教下,国强没能接触这方面的事情,直到国强在五专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同是橄欖球队的队友,在一次意外,而互相发现对方也是同志的好哥们陆刚,开始了国强的同志之路,两人在毕业之后,由于拥有很好的体格,因此在当兵的时候都进入了海军陆战队,而这两个死党,有空时一起看a片,两人做爱和互相交换心得,并且迷恋上了sm......以及国强的父亲源昇.

源昇长的很有威严,虽然已经45岁,但是成熟的魅力更让国强和陆刚心动,厚实的胸部,强壮的的大腿,虎背熊腰身材,也只有结实却有点微凸的小腹和充满男人味的脸孔,留下了一些些岁月的痕跡.源昇现在是二级警督,国强非常喜欢看源昇穿著警装的样子,英姿焕发而且非常性感,所以源昇是国强和陆刚性幻想的对象.国强也有机会偷看源昇洗澡,上厕所.每次都幻想能捆绑虐待源昇,和源昇做爱,幻想把源昇调教的十分淫荡,成為国强的奴隶......国强经常偷拿源昇的内裤自慰,犯罪的刺激让国强感到非常的兴奋,让国强发狂.

有一天,和陆刚喝完酒看录影,是一片日本sm的dvd片,裡面的内容,正是儿子虐待父亲,让国强看的血直往头上涌,下面涨的难受.
陆刚看完笑嘻嘻的都国强说"难道你不想来次真的吗?"
国强说"你疯啦,我爸是员警!"
陆刚说"嗨,员警更刺激啊,难道你不想你爸爸变成你的奴隶,天天服侍你啊,何况你爸爸那麼疼你不会有事的......"
借著酒精的作用和国强日前发现父亲的秘密,国强头脑发热决定要试一试,陆刚也兴奋的和国强一起参谋,并且要分一杯羹.因為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而且国强也怕自己一个人应付不了,于是就答应了.

机会终于来了,一个星期五,源昇排了三天的休假.国强暗暗约定陆刚晚上动手,然后再家里调教源昇,由于国强家没什麼亲戚,所以大可不必担心有人坏他们的好事情.

黄昏,陆刚来国强家,他们开始准备东西,所有他们平时收集的sm用具,照相机,绳子,夹子,塞嘴球......都准备好,然后又准备了迷药.就等著源昇落网了.6点,源昇回来了,还是穿著警服.这让他们非常的兴奋.国强对源昇说陆刚来家中吃晚饭,然后趁源昇准备摘帽子的时候,给陆刚用了个眼色,陆刚直接从后面抱住源昇,国强趁源昇还没反应过来则用有迷药的毛巾悟住源昇的嘴,源昇意识到发生了什麼的时候,迷药已经起了作用,只见源昇呜呜的喊著,无力的挣扎.听到源昇发出的声音,国强更加兴奋,小弟弟已经开始勃起.慢慢的,源昇软了下去.

国强和陆刚把源昇的衣服脱光,一个毛茸茸强壮又性感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将源昇抱到椅子上,紧紧反捆源昇的双手,用绳子绕过源昇的胸部上下捆几道,让源昇本来就厚实的胸部更突出,然后把源昇的大腿折叠的捆在一起,捆成m型,再把腿放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两人忙得满头大汗,总算捆好了.看著源昇被捆成的淫荡样子,国强和陆刚眼中闪著欲望,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陆刚揉搓源昇厚实的胸部,国强把一根手指头叉入了源昇的菊穴内....

这时候源昇醒过来了,他吃惊的看著这一切,仿佛惊呆了.他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源昇大声训斥"阿强,你们想做什麼!快放开我,你们想犯罪吗?...我要喊人了..."

陆刚拿出塞嘴球笑嘻嘻的向源昇伸去,源昇惊恐的看著说"这是什麼?你们要做什麼?"国强上前捏住源昇的鼻子,过了一会,源昇不得不张嘴喘气,陆刚趁机将塞嘴球塞进源昇的小嘴里,用带子在脑后扎紧.源昇的训斥马上变成了咿咿呜呜含糊不清的声音,口水也慢慢的顺著嘴角流了下来.

国强拿了一片dvd放到dvd player中,打开电视说"爸,我已经发现了你的秘密了",这偷拍的影片居然是源昇正在看之前两人看的那片日本儿子虐待父亲sm的dvd片,并且全身脱光,一隻手打手枪,另一隻手则用一根手指插著自己的菊穴,而口中发出呻吟并念著国强的名字,国强笑著说"现在让我们实现你的愿望吧!".

国强和陆刚在源昇的面前将衣服脱下,一丝不挂,赤身裸体,胯下的肉棒早已经高高地挺翘著,还不停地抖动,真是一副无比淫荡的样子,由于两人在学校时是橄欖球队,而且当兵还是海军陆战队的,两人长期锻炼的结果,两个精光赤裸,胸大肌壮硕饱满,六块腹肌明显而结实的壮汉,出现在源昇的面前,源昇受此刺激,肉棒不禁也硬了起来.由于双脚被分开,源昇黑亮的阴毛和暗红色的肉穴看的清清楚楚,两人看的有些发呆.源昇的脸更加羞红,疯狂的挣扎著,结果更增加了两人的欲望.

看著源昇无助的挣扎,淫荡的样子.国强和陆刚再也忍不住了,扑了上去.陆刚用力搓揉著源昇厚实的胸肌,淡红色乳晕长在浑圆结实胸肌的最尖端,陆刚疯狂的把整个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两隻手也没闲著的用力搓揉著.国强则是用嘴舔舐源昇的肉棒,并且将手指沾了有含一点点催情剂的润滑剂顶向源昇的菊穴,国强先用中指慢慢伸进源昇菊穴内的肉壁,在里面挖了一会,渐渐地,源昇的菊穴湿了起来....,而源昇的肉棒也流出淫液.

国强再抬头看看源昇,源昇的脸上虽然仍有惊恐和愤怒,脸色已经发红了,就像发烧一样,呼喊声也慢慢变弱,听起来更像是呻吟,国强知道源昇已经有反应了.而国强在手指源昇菊穴内也由一指慢慢的增加到三指.

陆刚转移目标,闻著并吻著源昇的大脚.....,国强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著源昇的肉棒,并不时的用嘴唇含住,一隻手也伸到上面捏著源昇已经发硬的乳头.....源昇的头不停的摇摆著,呜呜声音呻吟著,肉棒上的淫水越流越多......

国强和陆刚把源昇抱到床上,让源昇跪在那里,因為源昇大腿小腿折叠捆在一起,所以屁股高高抬著,看起来特别的淫荡.国强将自己的肉绑顶在源昇的菊穴口上,来回的摩擦著,可能是感到即将来临的乱伦强姦,源昇使劲的挣扎,在国强看来则是屁股淫荡的扭动著.国强扶助源昇的腰,用力的一顶, (滋......)一声,国强的肉棒插进源昇柔软而湿润的小穴内.国强立即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感觉.

源昇也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唔....,挣扎也似乎停了下来.国强开始不断来回的抽送,源昇未经人道的小穴紧紧的箍著国强,小穴内的嫩肉刮著国强的肉棒,真的好舒服.而陆刚也没闲著,他摘下源昇的塞嘴球,抬起源昇的下巴,把粗大的肉棒插进源昇的嘴中,开始了抽插.国强感到源昇好像也放弃了抵抗,任由他们抽插,源昇在国强和陆刚的配合下前后的晃动著,胸肌也不停的跳动,惹得国强伸出手,揉捏源昇的胸肌和挺硬的乳头.

慢慢的他们的速度加快,陆刚首先顶不住了,他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抽搐几下,射在源昇的嘴里.竟然还不把肉棒抽出来,要源昇吃下他的精液.源昇的直肠紧紧的包著国强肉棒上的肉冠,里面似乎有著极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著国强的龟头,一股极大的快感冲上脑门,国强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抽送著....低头看著源昇宽广的背部,自己的肉棒不断的在源昇的菊穴进进出出,心里有著极大的成就感....更有强姦自己亲生父亲和警察的双重快感.源昇的呼吸越来越重,国强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抽送几次,泄在了源昇的小穴里.

源昇无力的趴在床上,国强看到源昇迷濛和有些呆涩的双眼.嘴角向外流出精液,精液也从菊穴流出流在床上.淫荡的情景让国强和陆刚异常兴奋,很快又勃起,然后他们交换了位置,再次轮奸了源昇.

那一晚上他们不知道轮奸了源昇多少次,反正源昇被插了个够,脸上,身上,嘴里佈满了精液,下体又红又肿.他们又照了相片和影片,用来威胁源昇,让他成為他们的奴隶.也许加上了少许催情药和源昇本来就对自己的儿子有性幻想的慾望,源昇也好几次被两人干的射精,源昇慢慢的屈服和依赖于他们的肉棒,后来在两人的姦淫下,也不由得的发出淫荡的浪叫.他们一边姦淫著源昇一边让源昇承认是他们的奴隶.

第二天,他们又闹了一天,国强和陆刚用看过的sm方法变态的调教著源昇这强壮的警察.他们还让源昇签订了奴隶合约,规定如果他们在家,源昇要随时满足他们的需要,在他们面前就是奴隶,穿什麼衣服只能他们决定.他们又买了许多的制服和工具,来满足他们的欲望,于是源昇便成為了两人的奴隶.

后来陆刚找到南部的工作走了,源昇就属于国强一个人啦.源昇也喜欢上了sm游戏.只要源昇一回家,国强就给源昇这个警察带上手銬脚镣,或者捆绑, 塞上塞嘴球,用链子牵著脖子的项圈,做国强的警察奴隶.更经常玩绑架强姦警察的sm游戏.源昇把扮演的警察(真的啦)被国强扮演的匪徒(假的啦)抓住,然后国强给源昇用各种方法调教虐待,最后两人做爱得到满足.
二、淫賊\r

源昇變成國強的奴隸之後,他們就經常在家裏面玩各種sm遊戲.一天,星期一源昇休班在家,也已經在工作的國強則是找了個藉口沒去上班,在家裏陪源昇了.

國強讓源昇脫光,將警服放在一旁,只帶著警帽,然後拿出一堆的sm用具,源昇又害羞,又害怕還有些渴望的看著這些東西,迷人的表情讓國強一陣一陣發癢.國強把源昇雙手扭到身後,捆起來然後讓繩子繞過脖子在胸肌交叉,再繞道身後捆在腰上,然後再用繩子穿過兩腿之間,纏住源昇的肉棒根部,然後把繩子捆在腰上,把源昇反捆的雙手吊起來,一直拉到源昇只能腳尖著地,然後再把源昇的右腿抬起來,捆住腿彎也吊起來,這樣源昇只能左腳腳尖著地.源昇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在反捆的手上,所以他只能拼命的踮高腳尖,減少痛苦.發出低低的呻吟......

國強問源昇:"怎麼樣?舒服嗎?"源昇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國強也不管,將源昇的菊穴塗了潤滑劑,拿了一根假陽具正要撥開源昇的菊穴塞進去.這時發現沒電池了?國強不由得說"......靠......".

國強說,"你先乖乖的在這裏哦,我出去買電池去."
源昇驚恐的說:"別別,很難受的啊".
"嘿嘿,做奴隸嘛"國強不說別的,用一個圓形的口銜給源昇戴上,再從口銜中間的洞裏塞進去一塊手帕,說"那我走啦"
源昇嗚嗚的掙扎著,好像再說:"快點回來".國強鎖上了門,就出去了.買到了電池之後,國強興沖沖的到了家門口,打算悄悄的進去,給老爸一個驚喜.卻突然發現,門鎖已經被人動過了,因為國強家的門不太緊,國強怕風吹的時候晃當,於是就夾了一塊疊的紙,現在那紙竟然不見了?!

國強的頭一下子蒙了,有人來過?不可能啊,源昇在屋裏面被捆的動彈不得,也不會出去啊.國強不敢大意,悄無聲息的開了門,躡手躡腳的進了屋,就聽見在臥室裏傳出來一陣的淫笑.國強想,壞了,估計是有賊!國強悄悄的進了廚房,拿起一把刀,從廚房的窗戶角上偷偷的向臥室望去.

眼前的景象讓國強大吃一驚,源昇還是被捆吊在那裏,只見一滿臉大鬍子,黝黑,約三十幾歲的壯漢站在源昇的面前,看樣子一定是個小偷.那傢伙一手拿著刀,另一手則蹂躪源昇的胸肌,還不住的淫笑,國強當時正想沖上去,但是看到那人手上的凶器,害怕那傢伙在國強衝進臥室時,會對源昇造成傷害,而且國強突然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衝動,希望看到一些什麼,鬼使神差之下,國強竟然的繼續"觀賞".

只見那個黑壯漢淫笑著說:"嗯?捆成這個樣子,好淫蕩阿,哈哈,還是個警察呢."源昇焦急的掙扎著,扭動的身子,無奈被捆的太緊了,只能讓別人看著更加興奮,黑壯漢接著說:"唉,誰讓你碰到老子呢,老子就和警察有仇啊,嘿嘿,在監獄裏面呆了幾個月,出來正想順手牽羊,沒想到牽到一個警察,哈哈.老子會好好的"照顧"你的.不要指望有人來救你了,老子很快就會玩完的,就算有人回來,哼哼.聽到動靜老子就出去把他給......"說完,晃了晃手上的刀子.

源昇驚恐的搖了搖頭,嗚嗚的喊著.黑壯漢抱緊了源昇,瘋狂的親吻著源昇,還含糊不清的說:"這麼棒的身體,和老子在監獄裡碰到的老鳥不一樣,在裡面,咱們早就想要幹你們這些把咱們抓進去的這些警察,不過只能乾瞪眼,碰不到,這次老子要好好的享受,哈哈."他把源昇的乳頭含在嘴裏用力的吮吸,手指伸進源昇的菊穴,用力的挖著.然後,不停的吻著向下,一直吻到源昇的肉棒,貪婪的吮吸著.源昇很快的就有了感覺.

黑壯漢說道:"嘿嘿,這麼淫蕩阿,很騷啊.看你們平時都耀武揚威的."源昇羞紅了臉,嘴裏發出的聲音由於口銜的作用反而聽起來更加淫蕩,口水也從口銜流出來滴在胸肌上,而源昇的淫水不斷從肉棒滲出,還有黑壯漢的口水,沾滿屁股溝及大腿內側.

這時候黑壯漢把源昇解下來,雙手仍然捆在身後,強迫源昇跪在他的面前,然後掏出自己粗大的肉棒,"騷警察,你也很想要吧.來,給老子口交".源昇羞紅了臉扭在一邊,黑壯漢一看,哼了一生,拿過桌子上準備的鞭子,朝源昇打去,啪.啪,真的用力的抽了兩三下,源昇被打的倒在了地上,扭動著,嗚嗚的呻吟著,古銅的皮膚上慢慢的出現了紅色的鞭痕,而國強看到了,不禁握緊了拳頭,但是國強的肉棒卻不由自主的漲了起來.

黑壯漢又把源昇拽起來,說:"怎麼樣,老實了把,哼哼,平時都是你打人,今天讓你嘗嘗被打的滋味."源昇無力的垂著頭,黑壯漢抬起源昇的下巴,把自己的肉棒強迫塞進源昇的嘴裏,因為有口銜,所以他也不怕被咬到.

源昇發出"唔......唔......"虛弱的淫聲.頭被頂的前後晃動,黑壯漢每一次都讓源昇的臉貼近他的腹部,不停的說"啊...... 啊......騷貨,你真厲害,一個貨真價實的警察在幫老子口交,爽死啦,哈哈,插死你......"源昇屈服在淫威下,黑壯漢慢慢發出急速地喘息,抽插變得短暫而急促,猛地,他全力撞了一下,然後身子一陣抽搐,在源昇的嘴裏射了,他發出滿足的呼聲,並捏著源昇的嘴說"啊,好爽,給老子全吃下去,哈哈,騷警察"源昇沒有辦法吐出來,只好咽下去,還有一部分從口銜流出來.

黑壯漢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一身黝黑的發亮又非常結實的肌肉,還有仍然硬梆梆的肉棒,把源昇抱上床,將手上的刀子放在旁邊,讓自己隨時有防備和攻擊能力,然後將源昇的雙腿扳開,然後笑嬉嬉的說"現在就讓你嘗嘗老子在監獄裡面磨練的技術吧,在裡面老子幹人也被幹,可說是身經百戰,嘿嘿嘿".

黑壯漢將肉棒對準源昇的菊穴,然後狠狠的插了進入,源昇唔的一聲,黑壯漢開始猛幹源昇,過了不久,黑壯漢慢慢的改變不同抽插的速度和節奏,以豐富的經驗,找到了源昇的敏感點,然後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勢,源昇的肉棒則被幹的不斷晃動,並且發出呻吟聲,黑壯漢知道源昇被自己幹的發浪,更加興奮,嗚的一聲,源昇的肉棒射出了精液,灑在自己身上,肉壁則緊緊的夾住黑壯漢的肉棒,黑壯漢享受著快感並且說"騷貨,平常跩的什麼鳥樣,還不是被老子操到爆,媽的, 夾的老子好爽".

黑壯漢又笑著說"老子之前才射過一次,才沒這麼容易被你夾出來,老子要幹死你",將源昇換了個姿勢,又幹的起來,就這樣不斷努力的幹著被綑綁的中年警察,也將做愛的姿勢換了好幾次,一面幹著源昇,一面喊爽,徹底的享受著跨下強壯中年警察的肉體,根本忘了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管會不會有其他人進來,看著自己把源昇幹的不斷的呻吟,讓黑壯漢的心理面得到極大的滿足,而國強看到老爸無生命危險,也在外面到也看的興奮不已,腦子裡也自動的將一些沒看過的招數下意識的記了下來,到了最後,黑壯漢又一次的將源昇幹到射精,同時黑壯漢也將精液射到源昇的體內.

就在這時候,忽然附近社區一輛警車鳴著笛,呼嘯而過,把黑壯漢嚇的一哆嗦.他楞了一會,放下源昇,慌慌張張的穿上衣服,拿了幾件之前就找到國強母親遺留的首飾,就跑了,臨走還扭了源昇胸肌一下......

等他走了,國強趕快出來跑進臥室看看源昇,只見源昇虛弱的躺在床上,雙手反捆,嘴裏勒著口銜,邊上和還掛著精液,身上有兩三條傷痕和源昇自己的精液,黑壯漢的精液也慢慢的從源昇的菊穴流出來,源昇的眼中滿是疲憊,國強心疼的揭開源昇的捆綁,拿去口銜,給源昇擦嘴.源昇無力的倒在國強的懷裏.現在, 國強又恨死那個小偷了,可是剛才的確是......感到興奮.國強拿出藥水給源昇塗抹傷口,然後扶他躺下好好的休息.

晚上出去買菜的時候,發現了前面社區的第一排樓圍著好多人,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小偷在偷東西的時候74歲的主人回來了,那小偷看那主人年紀大,想對老人施暴,哪裡知道老人身懷絕技,太極拳借力一帶,小偷剎不住身體,就飛出4樓陽台,結果當然是......掛了.屍體被運走了,員警圍著拍照取證,國強知道這個倒楣的小偷就是淩辱源昇的那個傢伙,因為國強看到現場還擺著他的一隻鞋,和幾件散落的首飾,正是他們家中失竊的.

哼哼,活該.不過在他死前,這個傢伙也吃了不少甜頭的就是了.回去告訴老爸讓他不要太難過啦.

#3

三、偷情

國強這天下了班,正要回家,卻發現自己竟然沒鑰匙.沒辦法,去找老爸吧.國強坐車來到源昇工作的警局,和門衛說明情況,讓門衛打電話叫源昇出來,源昇知道國強沒帶鑰匙,就讓國強先去他的辦公室,等他開完會一起和國強回家.於是,國強就進了源昇的辦公室.

國強還是第一次來這裏,源昇自己一間辦公室,面積不算很大,擺設很精緻,窗戶上有厚厚的窗簾,辦公桌上擺著電腦.桌子上擺著幾本無趣的雜誌,在抽屜裏國強還找到了一副手銬.不過怎麼沒手槍啊,呵呵.國強百般無聊打開電腦,發現竟然能上網,哈哈,不知道在警局裏面上sm網站會不會被發現?管它呢,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嘿嘿.面前閃過的各種圖片讓國強的下面漲了起來,因為穿著牛仔褲,頂的很難受.

國強用手往下按著,一邊看表,早就過了下班的時間了.這時候門開了,源昇推門進來.
"怎麼,等急了嗎,馬上就走了,回家做些好吃的......"
說到這裏源昇忽然停了,原來他看到國強流覽的網頁了.源昇的臉上一紅,說道"好了,關了吧,要回家了."
"那怎麼行,你遲到那麼久,我要懲罰你,"國強依舊不依不饒.
"那你想怎麼樣啊"源昇困惑的問.
"嘿嘿,當然是讓我......"國強站起來向源昇走去.
"啊?這怎麼行這是在辦公室阿,聽話,咱們回家去",源昇一邊後退一邊說.
"你不是我的奴隸嗎?這點要求也不行嗎?現在都下班了,這裏沒有人,將門鎖著,誰知道阿."

源昇還是不同意,國強可管不了這麼多,將門鎖起來,上去抱住了源昇,手伸進警服亂摸,另一隻手拉開警褲的拉鍊,將手伸進去,隔著內褲攻擊源昇的肉棒.源昇不敢喊出聲,半推半就的掙扎,"不可以,阿強,這裏不行的,回家吧!"

國強充耳不聞的打開源昇的警服上的鈕扣,源昇沒有穿內衣,碩大強狀的胸部就暴露在空氣之中,國強便開始玩弄他的胸部,用手指捏,用舌頭舔,用牙咬......然後慢慢向下,褪下源昇的警褲和內褲,一面舔源昇的肉棒,一邊用手撫摸源昇的菊穴,源昇雖然發出誘人的呻吟,但是扭動著身子,用手擋住不讓國強把手指伸進去.國強正在興奮頭上,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國強將源昇推倒在椅子上,用抽屜裏的手銬把源昇的雙手反銬在椅子的靠背上,然後把源昇的內褲塞進了源昇的嘴裏,堵住源昇的哀求聲,變成了讓人心動的咿咿嗚嗚喊聲,國強再褪下源昇皮帶,把它勒在源昇的嘴上,讓源昇無法吐出內褲.然後把源昇的兩條大腿架在辦公桌上,大大的分開,國強站在源昇的腿中間, 捏著源昇的下巴說:"爸,最後還不是讓我給抓住,哈."

"嗚嗚......嗯......唔......"
國強蹲下去,扶住源昇的大腿,用舌頭直接向源昇菊穴內前進,國強的舌尖觸到源昇的肉壁的時候,源昇全身像被電擊一樣顫動了一下,肉棒也不斷的流出淫水.國強繼續用舌頭探索者源昇的菊穴深處.源昇嘴裏的嗚咽聲也變得輾轉攝人心魄.
"爸,你真的很淫蕩啊,真是個淫蕩的警察."
"嗯......嗯......咿......嗚嗚......"

國強站起來,脫光衣服,按住源昇的胸部提槍上馬,國強將源昇強壯的大腿分開,肉棒已頂到源昇的菊穴,下身用力一挺,只聽到"滋!"的一聲,國強粗壯的肉棒插入源昇的菊穴中,雖然國強已經用唾液和淫水潤滑源昇的菊穴,但是源昇仍露出了一點點有些痛苦但又滿意的表情,國強看到了源昇的表情,環顧了一下辦公室,在警察局內,長官辦公室之中,強暴自己強壯的警察老爸,使得國強更加的刺激和亢奮.

國強開始挺動抽插,源昇在國強身下,被國強抽插得搖著頭,並發出嗚嗚的聲音,國強張口含住了源昇胸部上粉紅色的乳頭,舌尖舔繞著源昇已經硬如櫻桃的乳珠打轉.刺激得源昇抬起兩條粗壯的大腿緊纏住國強結實的腰身,死命的挺動著臀部用力的迎合著國強粗壯的肉棒兇猛的抽插,只聽到源昇粗重的喘氣聲.

源昇眼中透著情慾的光芒,源昇的菊穴貪婪的吞噬著國強的肉棒,國強挺起上身,兩手抓源昇的熊腰,用力的挺動下體,將猛烈的堅挺的肉棒像活塞一樣在源昇柔滑濕潤的菊穴中快速的進出。源昇硬直的肉棒也隨著國強的韻律不斷的晃動,淫汁飛濺在兩人的強壯的肉體上,國強看到此景,感覺更是快意.

源昇在國強的衝刺下,被帶上了高潮,突然全身一震,國強感受到源昇緊貼著國強的大腿肌在顫動抽搐,身體開始強烈的抖動著,源昇緊箍著國強大肉棒的菊穴肉壁也開始產生強烈的收縮痙攣,就在這時,桌上的電話發出一陣急促的鈴聲,電話音把源昇嚇了一跳,在雙重的刺激之下,嗚的一聲,源昇的肉棒噴出了大量的精液,國強則是呆呆的望著電話,停了下來,突然間不知道該做什麼,源昇解放了之後,目瞪著國強喃喃自語的說,"該死的電話",這時候電話的響聲弄得國強興致全無,一下子泄下氣來,而源昇看著國強的狼狽樣,似乎忍俊不禁,眼中有了笑意.

國強認識到在這裏還是比較危險的,於是給源昇解開束縛,拿出嘴裏的內褲,將兩人身上的精液擦乾淨,穿好衣服一起回家.
剛要出門,心又不甘的國強說"等等!"
"又要做什麼阿,很晚了,快走吧!"
"剛才太失敗了,我都還沒射,爸,你要答應我補償!"
源昇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國強說道:"要怎麼補償啊!".
國強從書包裏掏出繩子,源昇一看道"怎麼還要綁啊!"

國強不說話,又將源昇的褲子脫下,將繩子打了幾個節,然後穿過源昇的雙腿之間,緊緊的勒在源昇的肉棒根部,然後捆在腰間,作了一件繩子的丁字褲. 讓源昇脫下襯衫,用繩子把源昇厚實的胸肌五花大綁,綁好後穿上衣服在外面看不出來.都收拾好了後,國強對源昇說,"可以走啦",源昇剛走了幾步就停了一下,呵呵,國強知道是繩子節的摩擦使源昇產生了感覺,國強說:"爸,你答應要補償我啊,這就是補償了,走吧!"

源昇的臉色發紅,無奈的搖搖頭,皺著眉頭,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警局.終於上了公車,國強扶源昇在最後坐下,這時候源昇終於如釋重負.雙腿微微打開,國強用手一探,源昇的肉棒已經翹了起來.

這時候已經是最後的一般車了,而且到他家的那一站是終點站,車上除了司機和他們沒有別的人了,也不太可能再上來人了.國強看著源昇紅撲撲的臉,和微微有汗的額頭,不住起伏的胸肌,忍不住在源昇的耳邊說:"爸,你真性感!".

源昇害羞的把頭擺向一邊,國強這時候已經是被挑逗的欲火焚身,控制不住自己了.國強將到源昇的頭壓下來,在源昇詫異的目光下掏出自己已經硬硬的肉棒快速的插入源昇的小嘴中.

"嗯......."源昇皺著眉頭,想把他吐出來,雙手也在推國強.可是怎麼能逃出國強的魔掌,國強一隻手抓住源昇的雙手,一隻手按住源昇的頭把他壓向國強的肉棒根部,源昇不敢大聲的呼喊,只是象徵性的掙扎,發出微弱的淫哼.每次國強都讓源昇的嘴唇觸到國強的肉棒根部,讓國強的淫毛掃過源昇的臉, 看著源昇將國強的肉棒整根含入,進進出出,而且在公車上擔心會有人上來,更有特別的刺激,國強簡直快要爽的上天了.

最後感到要射出的前夕國強更激烈地抓著源昇的頭如插肉穴般插著源昇的嘴而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在達到高潮的時候國強用力的抓住源昇的頭讓他貼在國強的下腹,讓源昇的小嘴無法吐出國強的肉棒,最後用力一頂,全部射在源昇的小嘴中,源昇沒有辦法只好喝下國強的精液,國強也癱坐在源昇的身邊.

到了家,當然是要讓源昇再繼續好好的"補償"國強啦.
四、騎警

新聞節目就是無聊,國強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換來換去.
"電視越來越無聊了,是不是啊,爸?"
"嗚…嗚......嗯......"

哦,國強還忘了源昇一直被國強封著嘴呢.吃完晚飯之後,國強就把源昇"打扮"起來了,讓源昇只穿著的警服襯衫和白襪,戴上警帽,雙臂反扭在身後用鐐銬銬住上臂,再用手銬銬住手腕,這樣源昇雙臂只能緊緊的並在一起直直的銬在身後.用繩子繞過源昇的胸部,把厚實的胸肌五花大綁.把一根假陽具塞進源昇的小穴裏,用繩子綁住假陽具,然後捆在腰間.用一步腳鐐銬住腳腕.最後再用滿是洞洞的塞嘴球塞住源昇的小嘴,讓源昇跪在國強的身邊,國強手中牽著一條鐵鏈, 連在源昇脖子上的項圈上.國強一邊看著電視,雙手還不停的揩油,源昇被國強撫摸的不斷呻吟,到了嘴邊卻成了嗚嗚阿的悶聲,菊穴被陽具塞住,淫水也從肉棒流出來,身體不停的扭動,口水不斷的從塞嘴球的洞裏流出來,滴在地上,非常淫蕩的一幅畫面.

這時候,國強看到了新聞中的一條消息,是說城市的騎警英姿颯爽的街頭執行任務.
"嗯?著騎警是什麼員警啊."
源昇無力的用半睜的眼睛掃了一下螢幕"嗚......嗚…嗚"
國強把塞嘴球從源昇的嘴上接下,只見口水馬上從嘴裏流下形成一條細線,源昇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道:"騎警也是員警啊,是巡警,不過看來他們現在的主要作用恐怕是"旅遊景點"把,真要除了什麼事情,騎警能騎著馬到處跑."
源昇看國強直直的望著螢幕說道:"小壞蛋,又在想什麼壞點子了?"

騎警的英姿到是真的讓國強著迷,可是聽見源昇這麼一說,國強回頭看見源昇跪在那裏,臉色緋紅,肌肉的曲線在繩子的幫助下顯露無遺.國強只覺得原本已經挺直的肉棒又漲大了.
"騎警在漂亮也比不上爸啊,我在想今天怎麼蹂躪你的壞點子啊."國強走過去雙手抓住源昇的飽滿的胸肌,揉搓起來.
"啊............不要......不要......不......"

國強用嘴堵住源昇的小嘴,吮吸源昇的舌頭,手不斷的遊弋在胸部周圍,不時的捏捏乳頭,源昇無力的靠在國強的身上.任國強擺弄.國強越來越熱站起來,牽著源昇向臥室走去,由於腳鐐和密穴裏的假陽具,源昇只能一步一挪的小步走.進了臥室,國強迫不及待的把源昇推倒在床上,拔出源昇下面的假陽具,國強把假陽具又插進了源昇的嘴裡,然後抓住源昇的腿分開兩邊,提起肉棒對準洞口刺了進去.

"嗚......啊......"
源昇一聲悶響,頭向後仰著,國強雙手環抱著源昇的熊腰,狠狠的抽插著,每次都一插到底,源昇在國強的抽插下身子一挺一挺,腳鐐發出嘩嘩的金屬碰撞聲,被捆綁的奴隸警察嘴裏塞著假陽具,發出陣陣浪叫,這淫蕩的畫面讓國強淫性大發,一直讓源昇射了4次,國強才甘休,將精液射在源昇的體內.然後國強抱著軟的像一根麵條的源昇,沉睡去.腦中還不斷閃現騎警的畫面.

第二天,再上網的時候,國強無意中發現了一個辦法,可以讓源昇也扮一回"騎警".用木馬!可是道具......自己做吧.
先出去買了三合板,釘成三棱柱的樣子當馬身,讓有尖的一棱朝上,並在上面裝了一個巨大的電動假陽具,再用四根碗口粗細木棍釘在下面作馬腿,高度到國強的腰間,馬腿下又裝了兩條有弧度的木條,讓馬身能像搖椅一樣前後搖晃,然後靠在用幾塊板子胡亂作了一個馬頭,忙活了一下午終於做完了.作完看看,嗯, 還真的像模像樣.然後國強把馬兒藏在陽臺上,等源昇回來.

源昇一回來,國強就過去抱住源昇,源昇說:"好啦,好啦,怎麼這麼急啊,先讓我做飯啊."
國強悻悻的放開源昇,讓源昇去廚房做飯,看著源昇做飯的背影,渾圓的屁股,和切菜時候手臂上不斷顫動的肌肉,想著今晚的計畫,國強的肉棒馬上高高的翹起來了,國強只好把它往下按.

好不容易吃完飯,等著源昇洗刷碗筷的時候,國強從後面把源昇抱住用臉摩弄著源昇的肩膀,"又要做什麼啊,阿強,你這個壞蛋."
"爸,昨天看的騎警好威風呢."
"怎麼了,看上人家了?"
"嘻,哪能啊.我想如果爸爸能當騎警,讓我看看就好了."
"呵呵,那有機會我出去騎馬照張像不就行了."
"不行,我要爸爸今天晚上就扮騎警."
"今天怎麼辦啊,這裏沒有馬啊."
"嘿嘿,我有辦法啊."
國強一臉壞笑的帶著源昇走進臥室,脫下了源昇的褲子和內褲,拿出準備好的繩子,開始捆綁,源昇疑惑的看著國強,不知道國強要做什麼.國強把住源昇被扭在身後的手腕,用繩子牢牢捆住,然後上提一直到手指幾乎能夠到脖子.然後繩子從脖子左面繞過在胸前捆綁,在繞回來從右面在繞過脖子,在胸前捆成交叉狀,胸肌也被捆的突出出來,繩尾繞到身後兩腕處捆綁打結.在用一根繩子捆住手臂穿過屋頂的一個鐵環,源昇在這期間無助的的掙扎,讓胸部自然向前突起,胸肌幾欲裂衣而出.國強馬上興奮起來,從後面握住源昇的胸肌,扯開警服的中間的扣子,讓胸部釋放出來,然後用舌頭細細的品嘗誘人的"紅櫻桃".

"嗯......阿......強,你不是說要我坐騎警嗎?還要做什麼啊."源昇意亂神迷中喃喃的說.
"嘿嘿,馬上爸就會知道了!"
國強上了陽臺,把做好的木馬拖進來.源昇一見,吃了一驚,"這是什麼".
"這就是馬啊"
源昇好像明白了什麼,又看到木馬上的假陽具,神色一陣恐慌,假陽具是國強新到手的,上面有不少圓形像入珠顆粒和一條像魚刺的小刺,讓源昇看了就想跑,無奈已經被國強捆住,拴在屋頂上,跑也跑不開,只好在原地掙扎.
"不要啊.......不要,阿強!不可以的."
"爸,我是讓你當騎警啊,不要害羞啊,上來吧."
"我才不要,把那個拿開啦,我不要當什麼騎警啦,爸爸本身已經是員警了."
"嘿嘿,雖然這麼說,可是你能跑得開嗎?還不時被我乖乖的捆在那裏."
"小風,放開我,不然爸爸要生氣了哦."
"哈哈,你儘管掙扎吧,你叫破了喉嚨也沒人理你的."國強學著電視中淫賊的口氣笑著說.

源昇看見國強不聽話,又改了哀求的口吻:"爸求你了,不要讓我當這個啊,只要你放開爸,怎麼樣爸都答應你."
源昇的哀求反而更激起了國強的征服欲望,國強朝源昇走過去.
"不要過來,不要,不要啊......嗚......."
國強已經不耐煩聽源昇的哀求了,用一個碩大的塞嘴球塞住了源昇的嘴,源昇的嘴被撐的大大的,無法合攏,口水馬上從嘴角流了下來.
國強一隻手抱住源昇一隻手摸向源昇的肉棒.
"哈,爸雖然嘴上說不願意,可是心裏還是有被虐待的意思啊,你看你都興奮的硬了呢."
"嗚......嗯嗯......嗚嗚"
源昇用含糊不清的聲音反駁國強,臉上卻是紅紅的一片,眼睛喳了幾下,掙扎似乎也沒那麼強烈了,國強在源昇的菊穴和木馬上的假陽具塗上大量的潤滑液,並且讓源昇戴上警帽,然後滿意的點點頭說.
"這就開始吧."

國強把木馬拿到源昇的身邊,然後從後面把源昇抱起來,源昇若有似無的掙扎,雙腳無力的亂蹬.國強一隻手箍住源昇的腰,一隻手捉住源昇的一條腿,強行的把源昇抱起來放在了木馬上,讓假陽具抵在源昇的菊穴上.
"嗚......"
源昇一聲尖叫,到了嘴邊卻是非常淫蕩的呻吟聲.國強拉動繩子調整好源昇的高度,讓源昇不至於全身重量都坐在木馬上,但是承受大概三分之二的力量.
"嗚......嗚......嗯嗯......嗚"

源昇叫著,菊穴被身體的重量壓著已經張開,假陽具插入了源昇的肉壁,並且由於掙扎,摩擦,讓源昇的下面又癢又疼,源昇的肉棒上的淫水不斷的分泌出來,流到假陽具上,滲進木馬中,嘴裏的口水也不斷的滴下來,滴在木馬上.源昇拼命的想減少身體壓在木馬上的重量,腿蜷著,卻在掙扎的時候又不斷摩擦著菊穴,好幾次都差點歪下來.國強一看,拿出兩根繩子,把源昇的腳腕分別捆在木馬的兩個後腿上,源昇無法劇烈的掙扎了,肉壁卻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國強打開假陽具的電源,源昇的臉色慢慢的紅潤了起來,像喝了酒一樣的,身上滲出了點點汗水,乳頭挺立著,肉棒的淫水分泌的越來越多,都流到了假陽具和菊穴的接合處.

而國強當然是在旁邊火上澆油,嘴唇在源昇的身上游走,吻著耳垂,臉頰,脖子,肩膀,乳頭,小腹,大腿,腳尖......手也不斷的揉搓源昇已經硬硬乳頭,把源昇的胸肌捏的變著形狀,並且將木馬前後搖動,源昇的熱情越來越高,呼吸明顯的急促起來.國強輕輕的用牙咬著源昇的乳頭,手掌抓住源昇的肉棒.

"嗚嗚嗚嗚嗚嗚......唔唔唔唔唔嗯嗯嗯......"
源昇大聲的呻吟著,頭向後仰著不斷的搖擺,警帽也不停的抖動,身體顫動著,忽然一聲長長的呻吟後,源昇的身體痙攣著,腳趾直直的伸著,射出了精液,在木馬上達到了高潮......

然後源昇精疲力盡的癱坐在木馬上,頭無力的下垂著,任繩子吊著雙臂,任木馬上的假陽具插入,鼻息也變得粗重,呻吟聲如同蚊子一樣,讓人心醉.國強上前抬起源昇的下巴,源昇無神的雙目望著國強,臉上儘是滿足,和疲憊.
"爸,好好享用哦,我現在外面看會電視."國強將假陽具的功率調到最大,強忍著勃起得欲望在外面看電視,留強壯的警察爸爸自己在屋裏享受"騎警"的樂趣......

過了一會,國強聽見源昇的呻吟聲又開始大了起來,國強知道源昇一定是又興奮了,國強推門進了臥室,一幅精彩絕倫的淫蕩畫面在面前:強壯的員警被房頂垂下的繩子反捆著雙臂,小嘴被塞嘴球大大的撐開,嘴角流著口水,坐在木馬上,木馬上的假陽具深深的插入菊穴,高挺的肉棒不斷的流出淫水,身體扭動著,穿著白襪的大腿被捆在木馬腿上,由於身體的晃動,使木馬前後的搖來搖去.源昇發出淫蕩的呻吟,望著國強,全是渴望和迷茫.

國強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沖了上去,把源昇解下來,抱著源昇滾在床上..
五、桃源

春暖花開了,天氣越來越舒服,這樣的天氣不出去玩才真是浪費,如果還有源昇這個粗曠又性感的警察老爸陪伴那就更好了.
兩人住在山腳,是社區的尾端,獨棟,和社區的房子有一點距離,後山是保護區,平常人不能進去,由於源昇是警察的關係,有鑰匙打開後山道路的門閘, 保護區裡有一片桃花林,國強纏了源昇好幾天,源昇總算答應國強去後山看桃花了,不過源昇比較忙,不能在週末.看來國強又要請假了.

星期二晚上,源昇告訴國強明天有空,太棒了.國強馬上打電話給老闆撒謊說去看病第二天不上班了,晚上興奮的都沒睡好.源昇整理一些物品,吃的啊,桌布啊,照相機啊.而國強呢,則準備國強的"武器".

星期三早上,依然是陽光明媚,好天氣阿.國強起的很早,吃過早飯,就要上路拉.這時候源昇從屋裏收拾好出來,穿著一身休閒裝,旅遊鞋,很清爽的樣子.可是呢,這可不是國強的想法哦.
"爸,你怎麼穿這身衣服啊."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麼?"源昇一臉疑惑的問.
"衣服我早就給你準備好啦......"
"是嗎?"源昇將信將疑的拿過國強準備好的衣服,進屋去換了.
......
"爸,好了沒有,出來吧"國強迫不及待.
源昇從裏面走出來,臉上有點不自然,是害羞?還是....?
"阿強,你什麼時候給我改的這樣的衣服"
哈哈,前幾天國強就想給源昇作一套性感的制服,所以國強就偷拿了一件去改,現在的服裝店只要給錢,什麼都作.於是呢國強就把源昇的警服作了一下加工.襯衫和外套突出源昇厚實的胸部和腰圍.褲子把屁股的曲線襯托的淋漓盡致.

源昇開單位上的車去郊遊,這輛車上面有警局的標誌.
發動車子,很快車子就駛過了保護區的門閘,向山上開去.這時候,國強也開始不老實了,國強扯開源昇胸前制服的扣子,把手伸進襯衫摸索著,握住源昇厚實的胸肌,用手指捏住乳頭輕輕的用力......
源昇一邊扭動著身子,一邊說:"阿強,不要鬧,爸在開車呢......啊......求你了.不要鬧了"國強才不管呢,源昇用心開車,這時候無力應付,正是好機會.國強趁機把源昇的褲攩拉開,隔著內褲撫摸揉搓源昇的肉棒,更加變本加厲把頭埋進源昇的胸前,用舌頭吮吸源昇的乳頭.

"啊......不要,不要......"源昇一邊扭動著掙扎,一邊發出輕輕的呻吟.可是卻毫無辦法.也不敢把車子開快.在國強的強大攻勢下,源昇的內褲很快被肉棒流出的淫水弄濕了.就這樣一路慢慢的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山明水秀的小山腰.春天的氣息讓這裏的風光無以倫比.春風和煦,鳥語花香,遠處的山溝還有一片桃花林.國強從車上跳下,奔進了大自然的懷抱.源昇略顯得有些慵倦,也從車上下來.

哇,源昇這位穿著性感制服的警察在這樣的春色裏顯得更加顯眼,仿佛更加和諧,看的國強都呆住了,要是綁起來......
"爸,你看這裏多漂亮阿."
"是啊"源昇一邊環顧四周一邊說,
"太漂亮了,平時真的很少注意這樣的景色."
"可是,有爸和我一起在這裏,那才棒了.嗯!"
"油嘴滑舌!"源昇當然也很高興國強這麼說了.
這時候,國強的褲襠早就撐起了小帳篷,
"如果把爸綁起來,那豈不是更棒了?"國強笑嘻嘻的說
"爸,我要在荒郊野外綁架警察啦!"

源昇一怔,立刻明白了國強什麼意思,看著國強張開雙臂撲了過來,源昇趕快扭頭就跑.在明媚的陽光下,國強和源昇在山野裏嬉鬧了一陣,源昇很快就被國強追上,源昇跑回了車裏,國強立刻也跟了上去,將源昇撲倒在車的後坐上.源昇一邊似笑非笑的喊著:"救命啊,綁架員警了."一邊不住的掙扎.國強則毫不含糊的把源昇面朝下壓在後座上,抓住源昇的雙手向身後扭,一隻手伸進襯衫揩油,源昇扭動著不讓國強深入.慢慢的源昇輕喘著動作慢下來,國強趁機源昇的褲子和內褲脫下,然後將從包裏拿出國強早就準備好的繩子把源昇反捆起來,然後把雙手向上提繩子繞過胸肌五花大綁.緊緊綁好後,用繩子繞過兩腿之間勒住源昇的肉棒,把繩子捆在腰間.

"不要啊,你要做什麼,放開我啊!"源昇還在笑著扭動,而國強早就因為興奮漲的臉通紅,血液上湧.國強拿起源昇的內褲,捏開源昇嘴,將內褲塞進源昇的嘴裡,然後用繩子勒住,不至於出來.源昇只好用"嗯"嗯"的聲音含糊不清的抗議.

"嘿嘿,今天我就要在這荒郊野外,綁架強姦你這個警察,怎麼樣?"國強把源昇反過來,面朝上,分開源昇的雙腿,壓在源昇的身上,打開襯衫的紐扣, 將胸部露了出來,國強用嘴貪婪的親吻著源昇的脖子,耳朵,胸肌,乳頭,一隻手抓住胸肌肆虐,一隻手用中指食指沾了潤滑劑伸進菊穴挑逗.上下夾攻,源昇興奮的好快,臉色緋紅,乳頭變硬,肉棒翹起,淫水也不斷的流出來,這時候,國強把源昇的兩條大腿環在腰間,掏出自己早已漲大充血的肉棒,對準源昇濕潤的小穴用力的刺了進去.

"嗚"源昇的呻吟忽然提高,雙腿不禁緊緊盤在國強的腰間.源昇的肉壁並沒有因為年齡和做愛的關係顯得鬆弛,仍然緊的很,讓國強的每一次抽插都感到十分舒服.國強的雙手也照顧著源昇的胸肌,不斷的揉捏.慢慢的源昇的咿咿嗚嗚聲越來越大,國強也越來越興奮,國強把源昇的一條大腿架在國強的肩膀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一次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源昇反捆的雙手也緊緊的抓住座椅的布套,粗壯的大腿漸漸的繃緊,在"嗯"的一聲長長的呻吟後,源昇達到了高潮, 而這時候國強也加緊的用力抽插幾下,全部泄在源昇的小穴中.之後國強無力的躺在源昇的身上,過了好一會,才慢慢坐起身來.掏出源昇嘴中的內褲.

源昇長舒了一口氣,開玩笑的說道:"小淫賊,你還是把我這個警察強姦啦."聽了這話國強心中一動,跨下的小弟弟竟然又有些抬頭了.
國強笑著對源昇說"嘿嘿,當然要讓你嘗嘗我這個小淫賊的手段阿,這算什麼哪."國強坐起來,把全身無力的源昇扶下車,
源昇說道:"做什麼,押我去那裏啊."
"哈當然是押著你進山當我的警察奴隸!"
"我要叫了啊."
"嘻嘻,要喊你就喊吧,這荒山野嶺的."
源昇竟然真的開玩笑一樣喊起來:"救命阿,來人啊.",國強知道附近不會有人,但國強仍然假裝怕人聽到的樣子,趕緊用手捂住源昇的嘴,拿出塞嘴球,用力的塞進源昇的小嘴.

"這下,你除了流口水,就沒辦法了吧."源昇的警服被扯得衣冠不整,襯衫的鈕扣不翼而飛,露出寬廣的胸肌.下身全裸,沒有穿內褲,一些液體順著大腿內側流下去.國強背著行囊就這樣押著源昇進了桃花林.

來到桃林國強和源昇一邊欣賞美景,國強一邊找著地方.找到一棵大桃樹,國強把源昇推過去,反捆在樹幹上,並且把源昇的一條腿抬起來.吊在樹枝上.卻不知是桃花映了人,還是人點綴了桃花,眼前的景色美不勝收.國強取過一根柳枝, 開始拷問他的警察奴隸.

"嗚嗚......嗯......嗯阿"源昇被國強輕輕的抽打的渾身亂顫,胸肌上,大腿上都有了淡淡的鞭痕,源昇額頭汗水淋林,喘吁吁的,被虐的刺激卻讓他又一次興奮起來.然後國強把源昇吊在樹枝上,腳尖剛剛好離地,兩腳分開捆在一根樹枝的兩端.菊穴裏塞進一根假陽具.看看表已經中午了,國強拿出背包開始準備吃的......

等國強在一塊草地準備好了午餐回來的時候,看著源昇已經被陽具刺激的拼命扭動,發出蕩人心魄的呻吟,身上的汗珠顯得身體古銅的發亮.國強沖了上去,把源昇解下來,把他按倒在樹邊,屁股高高的翹起,國強從後面迫不及待的刺進了源昇的肉穴......

中午的午飯當然是國強喂的源昇啦,國強可不希望解開源昇的繩子,破壞美景.吃完後國強又變著方法捆綁源昇.在春天的景色中玩個夠.一直玩到三點, 盡興的國強才饒了疲憊的源昇.這時候源昇的滿身是淺色鞭痕和繩痕,渾身酸軟無力,走路都有些搖搖晃晃.國強把源昇抱在車的後坐,然後用一條繩索輕輕的捆住源昇的手腳,用手帕勒住源昇的嘴唇,發動汽車,向家駛去.

回到家,打開車門,源昇竟然累的睡著了.國強用一條毛巾被裹住源昇,趁著沒人,飛快的抱回了家.該讓源昇好好的休息一下啦.

就這樣,源昇這個強壯的中年警察奴隸和年輕力壯的兒子主人國強,兩人愉快的生活在一起,而兩人的性生活也充滿了不同的情趣,.


(全文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