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男宠系列。。。小黑~~和成成。。。哇卡卡卡~~~

男宠系列。。。小黑~~和成成。。。哇卡卡卡~~~
“男寵”


“男寵”——風月街的新起之秀,從一個月前開張的那天起,“絡繹不絕”就成了它的專署名詞。
“男寵”是一間很特殊的店。在這裏工作的人,可以選擇賣藝,或是賣身。而最重要的是,這裏除了客人有選擇權,男寵們也有選擇客人的權利。並不是指性別,而是身份,如果你是想顯示自己錢財的爆發戶,或是個偶爾想嘗鮮的白領,抱歉,可能這裏還沒有你的位置哦!
在店裏工作的男寵,品種繁多,才識的,美色的,可愛的,男子氣概的,只要你說的出來的品種,都可以在這裏找到。相對的,這裏的服務和價錢,是成正比的。“男寵”裏的花費,分分鐘都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年收入。因此,不少名人富商,都以能夠出入“男寵”,作為自己的身份象徵。



走錯房間 PART 1


小黑——“男寵”裏典型的“攻”,客源與大多數的“男寵”不同,多是些奶油氣的闊少或是些喜歡偷歡的小明星等,英俊的外貌總是讓恩客們流連忘返。理所當然的,小黑也成為了“男寵”的頭牌之一。但更讓其他“男寵“羡慕的是,看著小黑那張男子到及至的臉,就知道,小黑永遠不會是被“壓”的那個!


打開房間1016,迎接小黑的是一屋的空蕩,咦……還沒到麼?
帶著懷疑,穿過客廳,來到偌大的臥室,入眼的是滿眼的寶藍色,天花,窗簾,地板……到床,一張佔據了臥室大半空間的藍色圓形水床。畢竟是做情色生意的,主題房間也算是附屬的特色之一,只是相對的,當然是不扉的價錢。

看著手裏的鑰匙,據說,今晚的客人,是一個剛成年的男孩,好像是那個跨國大公司——趙氏,唯一合法繼承人,於是,下麵的人們千方百計,才想到了這麼一個別出心裁的“成年禮”。

從浴室傳來花灑的聲音,原來,已經先去沐浴了。恩……鼻尖傳來的陣陣香氣,似乎在做無言的邀請。不知道這個孩子的樣貌如何呢?雖然,眾所周知的小黑,是個不“挑食”的好孩子,但畢竟還是“美食”比較吸引的,不是麼?!快速地褪去外衣長褲,推開已經被霧氣爬滿的玻璃門,帶著每一次的抽獎心態走進浴室………

入眼的,是一副纖細,白皙的身材,因為水溫的關係,肌膚呈現一種誘人粉紅,就像剛煮熟的蝦子般,呼喊著讓人過去咬上一口。從花灑噴出的水花,越過頭頂流落在完美的線條上,分流形成粗細不一的水流,從頸脖,到結實的雙臀之間,再滑過修長的雙腿……

欣賞完眼前誘人的“景色”,小黑終於向著眼前的“美食”移動過去……


PART 2



像是感覺到什麼,成成關上花灑,迅速地拿過一旁的浴巾,圍住自己的下半身,轉身便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慢慢向自己走過來。@_@??

“你是誰?”抓緊腰間的浴巾,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身子貼上了濕氣的瓷磚,

“我是你今晚的僕人啊!我的主人!”眼角帶笑地看著身前,不像剛成年,卻透露著一股嬌媚的臉,小黑知道,今天抽到大獎了。有趣地觀察著一臉防衛的成成,他該不會以為,“男寵”只是賣床的店吧?= =

“什麼?你??”成成差異地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面孔,記得當初預約的時候,明明是要求“可愛一點的”啊!但是這個人……看著眼前比自己高上半個頭的男人,仔細打量著。好啦!雖然,那張臉笑起來……還滿可愛的,但好像和自己預期中“可愛一點”的要求…………差太遠了吧!

“主人!您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麼?”看見成成的臉上,有趣地變化出許多問號,小黑大步向前,緊貼著成成,“盡職”地關心道,

“沒……沒有……”本能地用手抵擋在小黑的胸膛,卻還是沒錯過那張突然放大的俊容,鼻尖充斥著陌生卻又溫暖的古龍香,無緣讓成成的心跳突然漏了幾拍。

怎麼浴室好像越來越熱了??嘟起嘴,吹了吹自額頭落下的一絲亂髮。不經意的動作,卻輕易挑起小黑下腹的一陣緊繃,果然是“美食”!盯著眼前微翹的雙唇,小黑感覺自己“吃東西”的欲望,越來越強……

“我們出去再說………”說??現在需要的是,做!小黑的腦海裏駁斥著,眼前不停的嘟噥,身體力行地化念頭為行動,堵住了那些即將出口的喃喃不休……

是個愛乾淨的好孩子,口腔中竟是淡淡的薄荷味,輕輕地掃過牙床,還能感覺牙膏過境後的陣陣清香,唇齒之間,是出乎意料的柔軟,與甜美……情不自禁地,小黑輾轉著,加深了這個讓人迷戀的吻。舌尖在濕潤的空間裏,尋找著自己的另一半,旋轉著,吸吮著,勾引著它來與自己纏綿……由深至淺,再把彼此的氣味傳遞到對方的身體裏面,舌尖,唇邊,是兩人共舞的激情……

PART 3



唇間的滋味實在誘人,但小黑知道,自己想要的,並不僅止於此。雙手慢慢爬上迷人的線條,剛沐浴過的肌膚上,是一種稚嫩,讓人流連忘返………

隨著越來越重的鼻息聲,室內的空氣,也隨著兩人的體溫,逐漸升高………直到兩人開始感覺到暈眩,小黑才戀戀不捨地,離開那張被吻得略顯紅腫的雙唇。看著胸前正大口呼吸新鮮空氣的成成,小黑調整著自己淩亂的呼吸,身體的渴望呼之欲出。第一次,小黑發現自己,那麼強烈地,想要吃了某個人。

就在兩人的腦袋還處於缺氧狀態,小黑的手,已經跟隨身體的意識,順著成成光滑的背部,遊落到腰際,在曲線的凹凸處,指尖輕輕地勾勒著,旋轉著………

“啊…………”成成的唇邊,逸出一聲嬌媚的呻吟,原本抵擋在胸前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抓緊小黑胸前的薄衫。

“主人,你喜歡這樣麼………”像是發現新大陸,小黑的雙手,變本加厲地挑逗著成成的敏感地帶,在腰際,到肚臍之間的或輕或重地跳躍著,

“不…不要………啊……” 被困在強壯的臂彎中,成成面對小黑刻意的挑逗,只能無助的顫抖著。

低下頭,慢慢用嘴唇膜拜著裸露的肌膚,舌尖接觸到的,儘是柔嫩的觸感。此刻的成成,眼神蒙朧,嬌喘連連,看在小黑眼中,是種致命的誘惑,心中不禁感歎著那誘人的媚態。讓小黑突然想起“男寵”裏,最受歡迎的“女王受”——小E。同是男人,卻同樣在舉手投足間,散發比女人還要柔媚的神態,和足以讓人癡狂的性感………

隨著小黑熟練的技巧,成成逐漸沉迷在雙手給身體帶來的陣陣快意,手慢慢爬上小黑的脖子,身體也向著那火熱的身軀,緊貼過去………

突然,感覺到一陣涼意,低頭一看,下半身僅有的遮掩物,已經被丟到一角。
“你……幹…幹麼……”赤身地被抱在一個男人的懷裏,成成再笨也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是什麼。只是……自己原本來這裏的初衷,好像不是這個啊。腦海裏僅存的一絲理智在掙紮著,到底是什麼呢?來這裏的目的………

就在成成努力思考的同時,小黑的手,已經落在了成成的兩腿之間,握住那開始上揚的分身,輕輕地上下抽動著………

“等……..等等………”被突如其來的快感襲擊,成成的口中,發出的,只能是斷斷續續的聲音,
“等等??你確定要等等??”挑著眉,望向成成番茄般豔紅的臉,小黑只想把眼前的“美食”吃幹摸盡………


PART 4



被發現身體的誠實反應,成成羞愧地轉開臉,不想看見小黑眼神中,那趣味的眼神。

“拿……拿開你的手……”扭動著身軀,想要避開小黑的手,無奈下半身的弱點,被緊緊地握住,不停地套弄著。雖然,理智不停地在抗拒,但成成只感覺到,自己的分身,正在小黑的手中,越發地脹大,火熱,堅挺……

“啊……不…不要……”一陣陣襲人的快感從分身傳來,那足以讓人爆炸的火熱,集中在身下那一點,不斷衝擊著成成所剩無幾的理智,連原本的意識,也只能化做一聲聲嬌喃,從嘴角溢出……

胸前那深淺不一的喘息聲,傳進小黑的耳中,無疑是一種最好的催情素。一隻手撫上兩朵顫慄的花蕾,輕輕的拉扯著,讓那微凸的敏感,在兩指間挺立著,顫抖著……

看著一臉嬌媚的成成,在自己的手中沉淪,小黑的臉上是一種得逞的快意,埋首於誘人的鎖骨之間,用牙齒輕啃著那性感的輪廓,掌控著成成欲望的手,也加快了抽動的速度。

一波波滅頂的欲望,如巨浪般襲來,成成的眼神開始變得迷蒙,雙手慢慢的爬上小黑的頸項,腰身也情不自禁地往小黑的手中挺進,身體裏的欲望呼喊著想要解脫。隨著身下抽動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

“啊……”隨著成成的一聲嬌喘,白色的黏液,終於被釋放出來。在小黑的手中,兩人的腹部,白色的花朵,是情欲的畫面。

離開小黑手臂的支撐,成成就感覺到一下腿軟,便滑落到浴室的地板上。還沒從激情中清醒的成成,失焦的眼神,雙唇微張,身體還殘留著尚未退去的潮紅,雙腿之間的點點白腥,無不是一種引誘。原本,只是想取悅一下這個美麗的主人,但沒想到,成成敏感的身體,卻同樣不費吹灰之力地,挑起了小黑的下腹一陣疼痛。

退去身上略顯多餘的衣物,打開花灑,溫柔地沖洗著兩人身上遺留的痕跡,手指觸及的,都是讓人迷戀的幼滑肌膚。

“啊!我……我…自己來就好!”水流的刺激下,終於回過神的某特,想要隔開正在自己身上亂摸的那雙手,
“可是……主人…這是偶的工作啊…”祥裝無辜地望著成成,雙手卻沒有停下對幼滑肌膚的肆虐。小黑的眼中閃過一絲狡猾,雙手的移動,開始慢慢向下……



PART 5


不懷好意的手,再次掌握住成成兩腿間的分身,已經發洩過一次的分身,已經稍微變軟,但上面殘留的餘溫,是情欲過的證據。

“呀!O_O你……你又想做什麼!!你……”還沒喘過氣的成成,感覺到自己的分身,再次被那熟悉的溫度掌握,想要抬頭制止,卻望見一雙充滿情欲的眼睛。

“我的主人,剛剛的只是前菜,今晚的主菜,才正要開始呢……”一抹邪笑勾勒在小黑的嘴角,隨之而至,是一記火熱的吻,唇舌相碰的瞬間,小黑便控制不住的,肆掠著成成口中的一切,吸食那足以讓人瘋狂的香甜……

在兩人的喘息聲中,好不容易離開那柔軟的雙唇,看見那一臉迷蒙的成成,不知是缺氧,還是欲望,眼神中的蒙朧,卻透露著一股該死的性感。

“噢……”身下的欲望在咆哮著,小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抱起身下的人,走出浴室,大步向著房間中央的水床走去……

輕輕地將成成放在水床上,柔軟的質地,在成成躺下的地方,形成一個凹陷,白皙的身軀在寶藍色,水床的中央,讓小黑錯覺,仿佛看見了一尾,來自海洋深處的美人魚。

未擦幹的身體,感覺到一陣涼意,成成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抱到了這張大得過分的床上。當初,是聽說“男寵”的房間,也是一種不可不看的特色風景。所以,才頂著“好奇寶寶”的名號,預定了一間“床很大”的房間。只是……純粹只是想要來做資料收集的願意,已經被眼前這個人,擾亂了……

看著走到不遠處,正在拿東西的小黑,結實的胸膛,強壯的臂彎,修長的手指……想起自己的欲望,剛剛被釋放在他的挑逗下,成成的臉再次染上了一層緋紅。

“哎呀!”床鋪突然傾斜,沉浸在臉紅心跳中的成成,稍不留神,整個人向著凹下去的床角,滾過去,就在接近床沿,身子卻被一雙結實臂膀抱進懷裏,隨之進入眼簾的,便是那張可愛卻又男子氣概的臉。

“主人,原來您也是個性急的人!!”一臉貌似無害的笑容,卻讓成成感覺,面前是一隻批著羊皮的狼,而自己,就是那只快被吃掉的羊……

PART 6



成成的味道再次湧進懷中,小黑不得不感歎,眼前這個柔軟的身軀給自己帶來的影響,手指迷戀地遊走在白皙的皮膚,觸手的柔軟,時刻挑戰著小黑引以為傲的自製力。原本濕漉漉的兩具身體,在彼此的愛撫下慢慢地變得火熱,空氣中彌漫著沐浴後的淡淡清香,之間又混雜著濃厚的情欲,穿插在鼻息之間輕喘,也儼然變成了情欲的催化劑。

再次被小黑不留空餘地吻住,任由那雙手放肆地遊走於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感受著這些自己曾施展在女人身上的技巧,在自己身上帶來的新鮮感受。成成只覺得隨著小黑的手指,身體像是被點燃了一個個的小火苗,而自己,正享受著被這些火苗吞食的快感。

用牙齒輕輕的啃咬著胸前的兩點敏感,直到看見那深紅色的突起在空氣中顫慄,小黑感覺得到兩人的分身,正火熱地挺立在也在兩人之間,挑逗似的,摩擦著彼此腹部的恥毛,頂端的小孔也如兩個情意正濃的主角,慢慢地流出一些熱情的證據。

手,慢慢伸向成成身後,滑落到雙臀之間的洞口,在柔軟的皺褶上輕輕地打圈,或輕或重地試探著,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

突然,成成感覺到後庭一陣涼意,接著,一根異物輕輕地在洞口穿刺,像是在塗抹著什麼,又像在暗示著什麼……

“呀!!你在幹什麼?”推了推壓在身上的小黑,低頭想要看清楚那想要進入自己的東西,卻看見小黑那碩大的分身正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

“怎……怎麼……會那麼大??”看到比自己大上一倍的欲望,成成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

“還滿意麼?!主人……”看著臉紅的成成,小黑得意地炫耀著自己的傲人,“我會讓你享受到極樂的。”

“不……不如……”想到待會這根碩大將會進入自己,成成心裏不禁一寒,那不痛死,“還是算了吧!”

“算了??”小黑不敢相信地望著成成,難道他以為現在這個階段,還停地下來麼!!= =++

“哦~~不!主人!!”小黑的臉,掛上了一副委屈,“難道您是對我不滿意麼??要知道,如果不做的話,老闆會罵的!”

“會被罵??”雖然早就風聞“男寵”的制度嚴明,但沒想過還有這樣的規矩,難怪“男寵”會那麼紅!!(李小特!這麼爛的謊話,就只有你才會信!==||||)

“那……呀!你的手……手……”後庭突然傳來的一陣異狀,成成這才意識到,談話之間,小黑的手指並沒有停止動作,反而變本加厲地,深入到一個更加火熱的地方……

PART 7


很難形容這種感覺,一向只出不進的器官,忽然被擠入異物……

“這是什麼?”看見小黑另一隻手上,多了一支類似牙膏的東西,頂端滲出些透明的膏狀物體。

“會讓你輕鬆一點的東西,”隨著小黑指尖的動作,冰冷的軟膏隨之進入到成成體內,穿過略微軟化的穴口,手指細心的轉圈,將軟膏平均地塗抹在腸壁上。

“你……”因為上了過多軟膏的關係,所以成成並不覺得痛,反倒因為小黑這樣的動作,體內慢慢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

“什麼?”小黑無辜的眼神又出現了。

“…………沒有!”成成訕訕地閉上嘴,那點殘存的羞恥,打斷了成成幾乎想沖口而出的咆哮,心裏卻在暗自低吼,動啊!多少做點什麼,至少不要這樣折磨我!

“告訴我,你的名字。”

“李……成成……”

“成成………我的……特!”

耳邊傳來小黑的聲音,沙啞之中流露著一股的性感。像是被電流碰到,頸項傳來的熱氣,搔癢般的,讓成成忍不住輕輕一顫。

“特!你好敏感!!看,你這裏我什麼都還沒做,它已經吸著我的手指,急著想要我插入。”身體瑟縮了一下,雖不覺得痛,但穴口仍不由得本能地夾緊了入侵的手指,想阻止小黑更進一步的動作,但這樣只是讓小黑的手指更加深入地侵入體內。

並不急著移動,只是很有耐性的等成成慢慢適應,惡意將手指慢慢地抽動,速度慢到讓成成有一種想砍死小黑的衝動。

男人的欲望是最誠實的,剛剛才釋放的欲望,在小黑的挑逗下,又變得堅硬,成成像離水的魚兒般,拼命地大口喘息,不知該如何抵抗這異樣的刺激,還是索性放手讓小黑為所欲為。

“看,你又變硬了!”小黑的笑聲中不無是對自己技術的得意。一手抓住成成挺立的分身,上下套弄,無法承受兩邊同時的進擊,舒服的感覺讓成成的腳指蜷曲、又鬆開。

身體載滿太多的歡愉,讓成成無法隱藏自己的反應,身體的變化讓成成感到欲哭無淚……怎麼會這樣?本來是打算做攻的呀!可是……為什麼躺在下面的感覺……會那麼好?

“嗯唔……”太……太多了,無助地呻吟,身體的集中力完全彙聚在小黑邪惡的挑逗中。

“特……舒服嗎?”靈活的手指在成成的內壁裏緩慢地穿梭,說不出的麻癢,就在成成終於受不了小黑那惡劣的挑逗,想出聲制止之時,忽然,狹窄的通道內,又被加入一指。

“……你!啊……”身體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不禁繃緊。就在此時强仁的手指移動速度忽然加重、加快,兩根手指不停地在緊窒的內壁抽插轉繞。

“啊……啊啊!!”不停抽插的手指掠過體內某一個點,成成的身體莫名的一顫,腰不自覺地抬起,曲弓張開的兩腿無助地朝空顫抖,軟滑的穴口已無力抵抗小黑的攻勢。

PART 8


“特,舒服嗎?”滿意地看著身下逐漸範紅的身體,小黑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來。

“恩……”忿忿地瞪了小黑一眼,之後又無力地呻吟,無法控制地將腰迎向小黑抽動的手指。抬高的臀部不知不覺地迎向手指移動的方向擺動,想攫取更多的快感。這時成成的分身頻頻抖動著,已經脹到難以忍受,透明的愛液不斷自尖端的小縫沁出,在小黑套弄的手裏發出“啾啾”的淫蕩聲響。

隨著欲望的攀升,成成開始氣喘吁吁,全身疲軟,逐漸失焦的眼神,頭腦渾沌昏沉,幾乎忘了自身的處境。可是折磨並未結束,小黑知道兩根手指的寬度和自己巨根的size是無法相比的,若想不痛,勢必還要將成成的“那裏”再擴寬。

將第三根手指往成成軟化的穴口插入,繼續開發,因為剛剛的挑逗,穴口還一顫一顫地收縮,將小黑的手指一下裹緊又放鬆,吸入得更深

“特,你的身體好棒,我幾乎忍不住想進去了……”小黑呼吸變得濃重,像難過地強力壓抑著,成成清楚地看到小黑太陽穴兩旁,因強力的壓抑而蹦起的青筋。

不過現在的成成什麼都無法思考,理智都融化在滅頂的欲火裏,身體早已虛軟地無力抵抗,只能任由在體內抽插的三根手指緩緩移動,不斷地在密穴裏打圓繞轉。

一波波的欲望從小黑的手指輸送到成成的身體,讓泛紅的肌膚變得更敏感,只要輕輕一觸,酥癢的感覺就從肌膚表面激竄至腦門,整個乳尖強烈地在空氣間繃緊,在冰冷的空氣中突起。

突然,小黑忽然抽出手指,放到成成眼前,
“特,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呢!”小黑兩指捏揉著指尖的分泌物,眼中的欲望豪不掩飾地,印進了成成的眼裏,

壞壞地扯了扯嘴角,將成成的兩腿拉高壓至那白皙的胸前。

“不……等等……”看見小黑那暴露著一條條青筋的巨物,成成不禁身體一僵,腰忍不住往後退,但……已經來不及了。此刻,他已經兵臨城下,剽悍地頂在下身的穴口。

“別怕……特……我會讓你快樂的……”無視成成的顫抖,小黑知道自己的身體在渴望著,渴望著進入那個迷人的地方……

“啊……不……不要進來……恩……啊……”

小黑沒有一下子將巨棒全部推入,反倒用一種折磨人的速度,慢慢地沒入成成的體內。成成甚至可以感受到從穴口,到體內,每一處的皺折,為抗拒他的進入,而撕裂的聲音。

“啊啊啊啊~~~~~~”痛痛痛!痛死人了!雖然後庭經過了潤滑劑和小黑的努力擴充,成成沒想到還是該死的這麼痛。成成的表情在小黑惡意放慢速度的推入下,也逐漸扭曲起來,那撕裂的痛一點點的累積,最終放到最大。

“哦~~不……出去!!”成成不住地踢著雙腿,挪動臀部想逃離巨物的進入,可是在小黑壯碩的體魄下,兩腿被緊壓至胸前過頂,整個人被小黑的身體牢牢釘在床上,無法動彈。而身下,兩人結合的地方,硬生生地在這樣的姿勢下放大在成成的眼前。

“別亂動……特…...還沒完呢,我還沒全部進去,你這樣扭只是讓我更興奮。”小黑說得一點也沒錯,在成成瘋狂的掙紮的同時,體內的巨物似乎變得更大更硬了。

PART 9



“別……好痛,你快抽出來。”成成苦苦地哀求到,什麼男人,做攻的自尊都拋到一邊去了,下體的痛苦,讓成成本能想推擠出侵入的異物,萬萬沒想到,這舉動卻更刺激了小黑。

原本只進去一半的巨根,小黑索性全部沒入,毫無預警地被侵入,讓成成的眼睛不僅張開了,還張得極大。

“啊啊~~~~~~”伴隨著成成的慘叫,兩人結合的地方傳來巨痛,屁股感覺簡直被分成兩半。

不顧身下的人兒痛苦的哀嚎,小黑並沒有這樣就放過成成,提腰稍稍撤出後,再沖進那滲出血絲的穴口,小黑的全部都有如火熱的烙鐵嵌入成成的體內。只覺得肚子像被捅進了什麼兇器,強大的痛苦讓成成疼得頻頻抽氣。

“天啊,特……你真是太棒了,你夾得我好緊!!終於和你合為一體了!!”小黑用雙手捧起那白皙的臀部,拉著那纖細的腰,將成成迎向他的巨根。

“快……快退出去!!好痛!”

“特……你放輕鬆點……”

“你說得倒簡單,要不然你來讓我上好了!!”成成被痛苦折磨到破口大駡,什麼矜持都不顧了。

“我的主人,做攻很辛苦的!不但要體力好夠好,而且還要有易於常人的耐性,慢慢‘開發’小受的那裏,這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看見成成一臉“你放屁”的表情,小黑更加賣力的遊說著“而且,平時我都不會做那麼多的前戲,但是今天!!是為了特!!”

“是麼?!”成成氣得頭發暈,來不及回罵,就感覺身上的傢夥又開始動了起來,痛得哇哇直叫。

“別動~~~~~”痛!痛!痛!

“乖,特……放鬆,來,吐氣、再吐氣,這樣才不會那麼痛。”

什麼??放鬆,吐氣、再吐氣??好…………等等!!這句話怎麼好像在哪里聽過?呀!!這不是孕婦訓練班的臺詞麼?!這個該死的男人是在耍自己麼!!

成成默默地在心裏將小黑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次,但身體本能還是跟著小黑的口令走,希望多少可以減少痛楚。不斷地吐氣,可以明顯感覺到似乎沒那麼難受了,可是…………還是痛啊……

小黑全部抽出再深深插回體內,動作雖不粗暴,卻讓成成感受到它令人痛恨的長度。每當拔出再重新插入時,腹部幾乎整個被翻攪般,體內五臟六腑因這樣的推擠幾欲移位,讓成成不禁害怕起,腸子會不會被捅穿?!

這樣的動作持續著,就在成成衷心希望這酷刑趕快結束時,身體忽又被轉了個身,變成狗趴式。還來不及適應角度的變換,小黑的動作變得更激烈,用手將成成的臀部分得更開,深深地刺激著緊澀的體內。

趴著承受小黑的欲望,雙手勉強抵住床頭,無力地低垂著頭,雙膝著力地床上,每當在小黑擺臀向前衝動時,成成的身體就隨之擺動著相同的韻律,床榻之間也規則地發出“唧唧啊啊”的伴奏曲。

“啊……啊…啊…啊啊啊……”隨著小黑一陣猛烈的衝刺,雙手無力地滑落,臉被狠狠地被擠入床內,連之後的告饒聲都嗚嗚地被悶壓在床裏,不知過了多久,成成的喉嚨吼得幾乎啞了,小黑還是沒有停止身後的虐奪。

最後,就在小黑的一聲低吼聲中,成成只能任由自己暈眩在一陣熾熱的感官中……







朦朧中,成成感覺好象有人在搬弄自己的身體,想揮開那饒人清夢的手掌,卻發現舉手都是一種困難。

“噢……”難過地呻吟,好不容易抬起那千斤重的眼皮,入目的,正是造成自己體力透支的元兇。

“你醒了?”

那不是夢??明天的新聞頭條會不會出現《著名情色文學家——樸正洙 索材不成沉淪色欲 裸屍暴斃色情場所》的聳動標題??難道肥皂劇戲碼真的將要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別動,我正在幫你上藥。”

這時成成才發現身體已被清理過,小黑正拿著藥膏往自己張開的兩腿間,幫那裏的傷口上藥。

“你叫什麼名字?”無力地任由小黑

“我叫小黑!強人的強!!”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成成,“啊……我忘了,這一點,主人應該很清楚了!是吧?!”^ ^

“是…………”不情願地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實在想不出否定的理由。這個臭小子………

“主人!下次來還要點我哦!!”*^ ^*

“好……”點你!當然要點你!!這個臭小子,不但剝奪了自己做攻的權利,還給了一個那麼差的回憶,一定要投訴你~!!= = +




兩天后……

“你……你怎麼在這裏?”正在趕稿的成成,被一陣急促的門鈴打斷,下巴……在看到來人的同時,掉了下來……

“主人啊!難道你不知道麼?”那不算陌生的笑容,看得成成心裏發毛……

“知…知……知道……什…什麼?”

“凡是被投訴的‘男寵’,都要去那位客人的家裏接受再次的調教,直到客人滿意為止,才可以回去工作!”

(大米:我的店裏什麼時候有這個規矩的?
小黑:我爽!!<舉拳頭壯>
大米:您請……<識實務者為俊傑> ……)

“什麼?!!”

“所以……”

“所以?”

“從今天開始……”

“……”= =|||

“我就是你的了,主人!!”

“……”

“直到您把我‘調教’到您滿意為止,而我……”祥裝成一小媳婦樣的臉,和那高大結實的身材,真的很不配……= =++“也會盡力配合的……”

“不……不…不需要了!”

“主人……您就別害羞了……”

“呀……你做什麼……”

門被再度關上,裏面的春光…………哼哼!!兒童不宜,18歲以下請自動回避……………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