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H9

[转]昏暗的地下卖场
昏暗的地下卖场,正上演着不堪的兽宴,一百多坪开阔地只有各种各样恐怖的机械器具与几十个赤裸的精壮男人。
啪啪啪,三声拍掌。
从门外被带进十几个捆成"肉粽"的瘦小男孩。每一个男孩都被缚得只留出前端细小的**与身后洁白的双臀。粗黑的麻绳已经成了这些可怜男孩*秽的"外衣"。
像分摊货物般,每五个男人分一个男孩。男孩们已经全部眼神呆滞、面无表情。只有下体偶尔不适得抖几下。大手粗鲁地分开男孩们的臀瓣才发现隐藏于洁白双丘中后穴的秘密。每个男孩的后穴都被三十个紫葡萄与两根剥了皮的粗香蕉塞满。塞不下的就被硬按进去,有一些都被挤烂了。看着如此"美味",男人们瞬间发出粗嘎的喘息声。
这时,正戏才要上演......
一个美丽的男孩被带到正中央,四肢大开的平躺被绑在展示台上。方位正好可以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的看见他。男孩美丽的大眼睛用黑布蒙住,嘴中插入一根粗大的黑色按摩棒。前端的分身用银环紧紧扣住根部已经焊死,男孩无论多痛苦也永远无法勃起。
这时一个粗壮的男人从墙角推过来一辆机器,这部机器不算高大正好可以卡在展示台下方。从机器的前端伸出五只形状各异的粗长"手臂":一只是紧握成拳头的样子;一只是布满倒刺的壮硕男根;一只是可分开合拢式八爪扩肛器;一只犹如五条粗蛇拧成一团的曲棒;一只是两手交握的双拳。
男人把机器对准男孩被大开绑住而无发并拢的双腿间,接通电源,打开开关。伴随着机械特有的嗡嗡鸣响,扩肛器首先插入男孩紧窒的后穴,由于未经润滑又太过粗大,一插到底的机械让男孩身子痛苦的大大弹跳了一下,血顺着后穴流淌在黑木展示台上,并顺着桌腿*糜的细细蜿蜒流下来。由于是无生命的机器,八爪迅速把男孩的后穴扩张到不可思议的极至,甚至仿佛能同时吞下成年男人的两只拳头般。就在下一刻,男孩还来不及从瞬间的痛苦中平复喘息,剩余四条可怕的"巨臂"开始朝被扩肛器扩到极至的密穴轮流插弄起来。拔出一只,插入一只,永无休止般,机械只是听从程序的控制。
眼泪浸湿了黑色眼罩,嘴中嗡嗡摆动的大按摩棒也没停下它对男孩稚嫩口腔的肆虐,口水无法下咽,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流到展示台上。
男孩痛苦但无力的扭动引发周围观看的男人们阵阵抽气。情不自禁的双手乱抓。等回过神时,有的男人早把壮硕的手臂埋进身下男孩被水果填满的后穴大力抽插,而把水果捣得烂碎。有的男人三三两两同时把阴茎塞进男孩稚嫩的后穴跟嘴唇,快速像野兽般进出着。有的男人干脆双手持假男根交替抽插男孩红肿破裂的穴道......
顿时,*猥的机械轰鸣声与萎靡的"噗哧"声充斥着整个空间。
"呜呜......嗯......"
"啊......嗯嗯......啊......"
"呜......啊......"
悲鸣夹杂着呜咽从男孩们唯一自由的口中溢出。全身被绑成"木乃伊"般的男孩们只像任兽发泄的性机器,连痛苦的摇摆身体都做不到。
约二个小时后,陆续有男人不满地沙哑着嗓子朝卖场中最隐蔽的一角喊。
"这个贱货没气了,给我们换一个。"
啪啪啪,三声击掌。
下一批同样的男孩被带进卖场,而原先的男孩们被带了出去,直到最后,他们的眼睛都闪烁着痛苦的泪花,永远都不能再合拢的后穴被各种丑陋的器具塞满,并溢出点点浑浊的鲜红与烂透的水果渣滓。
卖场最阴暗的角落,一个妖艳的女人被两条公狗操弄着大张的下体,嘴角却兴奋地弯起,断断续续呻吟出声。
"又废了一批,看来又该进货了......"
野兽继续享受着它们的圣宴......



(轉) 拷问
下级侦探(下忍)对油屋八卫门的拷讯,非常残酷。
八卫门不但在竹竿上被捆住双臂,并且吊在大番铺土房的房梁上,仅仅只能用脚尖站立着,被下忍(部下)挥舞竹鞭痛打。
可是无论怎么打,应该也没有对“不義密通”的身体记忆,八卫门并没有招供。
「真的没???做。头目先生,请务必???再调查一次。」
「还这么说吗?就不想变得轻松点吗?」
侦探头目那样说着,再次让下忍提鞭抽打。
「呜???呜!」
好象雷鸣般回响,没有宽恕的鞭子的声音。
八卫门挤出的痛苦的哀鸣声,与吱吱嘎嘎作响的捆绳声音一起清晰可闻。
竹鞭的威力,虽然并非所发出的巨大声音那样恐怖,但是尽管如此,如果很长时间地被鞭打也很痛苦。
更不用说仅用脚尖站立的那种姿势被鞭打,被捆吊的肩膀摇曳着,支撑不住的身体,
那种疼痛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对那样的状况八卫门也持续忍受,要是承认了不義密通,狱门斩首则不可避免。
「你这小子。也适可而止,坦白吧。」
「我,真的???」
「真是的,这就是问题所在。勉勉强强说不清楚。」
. 在横框(?)上坐下的头目,默默地笑着然后开口说道。
「卖油的。你啊,买卖做得过分的努力拉。有着希望毁了你的人存在,你知道吗?」
八卫门在那个言词里终于理解了。
是为何对自己能赋予了嫌疑的?
是到底那样的传言来自哪里的?
刚一理解,八卫门就因过分的绝望而感到眼前变得漆黑。
从某人那儿得到了钱的下级侦探,目的并不是调查,因此自己的情况最好是招供。
「务必???务必,请容许。如果可以请容许,必定回报头目先生们???」
「不好吧。已经得到的东西,讨得的钱物还能退还吗?」
「那样???」
怎样被折磨也从没有哭的八卫门,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了。
已经这样,自己只有死。
「如果明白了就赶快坦白吧。」
头目抓住八卫门的下巴,很轻地摇晃。
注视着被打伤的任凭左摇右晃的鹅蛋脸儿,头目的眼里,与方才完全不同的,看起来好色的亮光闪烁着。
「哎???你,妖媚的脸,不错嘛。」
粗鲁的手扒开八卫门的领子插入,抚摩光滑的皮肤。
在红肿发热的薄薄的胸口爬动的粗糙指尖,探索到柔软的突起停止住。
头目可憎地扭歪嘴角,滚来滚去揉搓小肉的粒。
「???什么!」
感到吃惊的八卫门的脸颊,立刻变得绯红。
「?…啊!」
搓揉得勃起的奶头,被指尖弹着。
麻苏苏的感觉伴随刺痒,从胸脯向下半身渗透。
「。。。。哎!」
头目一边用指尖滚动奶头一边笑了。
「大少爷,有张看起来象黄花闺女的脸蛋。」
突然被粗暴地扯开衣襟,红肿了的白皙皮肤袒露出来。
还很年轻的八卫门,奶头的颜色很淡,如头目说的那样,就好象年幼的女孩似的。
被男人用手指玩弄鼓胀起来的那个,胸脯和绑绳相互结合,展示着艳丽景色。
「看来快要能享乐了。对这个要重点下功夫来搞。」
这次对下摆花费精力的头目,(将八卫门的衣服下摆)合在一起掀开。
方形纸罩座灯被点上,照亮的大腿内侧没有硬毛,被金色的胎毛覆盖,润泽的质感使男人们大饱眼福。
「请容许…」
被眼泪沾湿的脸颊,摇头一样地左右晃动,八卫门恳求着。
不明白他们打算做什么,不过,那种就象盯着(那种场所)的女人一样的视线,不知究竟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但,那个恳求反而更加勾起了下级侦探们的欲望。
被捆绑,吊起,一只奶头和大腿的内侧都曝晾出来的八卫门的身姿,过分淫乱。
因为那个不稳定的摇头动作,忸怩作态的细腰弯曲着。
「头目,这不是在邀请(引诱)吧?」
下忍用竹鞭的前端更加挑起提高下摆,连八卫门的兜裆也曝露出来。
被白色兜裆包裹的胯股之间的膨胀中央,被鞭打时渗液漏出的小斑点污渍还残留着。下忍没有放过那里。
「漏了吗?嗯嗯?」
「啊啊???!」
被竹鞭压上膨胀的那儿,滴溜溜地捻动。
隔着布料的器物,微妙的触觉成为酸甜的雾气,覆盖上八卫门的腰。
「漏了的不是只小便吧?」
「哎呀啊啊!」
被重点地刺激龟头附近,八卫门的哀鸣声搀杂着欢喜混乱了。
放松了的兜裆,轻轻飘掉落在土房地面。
被柔软丛生的杂草所覆盖的八卫门的阴部,与奶头同样,是渗入了薄薄桃色的浅淡颜色,而且龟头的大部分还蒙在包皮里。
「不管怎样看都是,小鬼的“棒棒”的感觉。」( 意译。。。汗)
下忍用竹鞭的毛刺按压阴茎,那里微微地增加了硬度将竹子推回。.
「啊???啊嗯???」
加强了鞭子的力量,强迫褪下包皮。
总是隐藏着的龟头,显示着漂亮的红色,因为对摩擦不适应所以相当敏感,即使稍微的刺激,下半身便涌出麻木的喜悦感。
「那个,让我来做洞洞的调查。」
头目右手的手指浸润‘方形纸罩座灯’的灯油,一边抓住已经发热的肉棍微微揉搓,一边在八卫门的屁股方向蹲下。
左手抓住屁股,用插进到谷缝间的的大拇指撬开,窄小收缩的地方全部露出了。
「是漂亮的形状。把力量,放掉哟。」
沾满油的食指反复地摸夹缝,然后停在菊花洞口上。
在菊穴上用涂满油的手指肚,左右来回地稍稍搓揉松弛,从那里一口气贯穿了。
「哎呀呀呀呀!」
突然的侵入,喉咙深处挤出放声的哀鸣,八卫门的屁股里头,被撑开的肉壁,实在是无法言述的压迫感,手指的骨关节坚粗鲁生硬地叩碰,相当奇妙的感觉迸裂开。
「噢噢,紧的很。」
高兴的头目将食指一直刺入到根部,围绕中心半旋转地探巡。
紧接之后,粗大的指尖找到那个东西。
「啊啊啊啊ーーー啊!」
八卫门的身体象弓一样弯曲,半萎的(肉)竿就那样滚滚伸长。
一边剥着包皮,一边脸朝向伸长的那个看着,部下提高声音笑了。
「头目,大少爷屁股被玩弄就勃起啦!」
[那样吗。这边也是厉害的紧固。喏,这样攻击里头的话,紧紧含着手指夹住不放哩。]
男人的手指,执拗的搓揉探索到的前列腺。
「诶啊 啊啊———!」
每次那样做,八卫门一边发出象女人达到(高潮)时一样难过的哀鸣声,一边摆动屁股,肉棍也忽悠忽悠地摇晃。
「好好,相当地打开了。那么,再增加一个。」
「哎咿呀哎呀呀呀ーーーっ」
连中指到根部一起敲进,小菊被纵向地拉长。
压迫增加了当然对前列腺的刺激也更强烈,那里只是被按压到一点点,背部被拧那样的快感就喷出了。
「哎呀呀呀呀、嗯ひぃ、哎呀呀呀っ」
为了把脊背向后仰,八卫门只能用一边的脚尖支撑着身体,被搅拌屁股的每次,身体就象陀螺一样地滴溜溜的转。
于是现在完全膨胀起来的肉棍,象装了机关的玩具一样地上下左右摇摆。
「真是厉害的屁股。第一次就这么有感觉,是了不起的资质。」
「这样的话,跟若狭屋的夫人密通的事,『大旦那と密通』(『与大檀越私通』)的事,最好是没有其他人知道。」
「完全。那个,第三根也咽下了。」
「啊っ啊っ啊???啊ーーーー!」
终于连无名指也完全被屁股收纳,八卫门从屁股里头,象温泉一样地哗啦哗啦煮沸,喷出激烈的性感,只有大声吼叫。
「光是屁股往不是就要‘去’了吗?嗯嗯?」( 指射精)
「呀!呀!呀!」
「噢,这边也被涎水濡湿着。。。」
「呀呀呀!!」
被空着的左手握住肉棍,用指尖尽情的抚摩的八卫门,体味了,和‘达到那个瞬间’不同的那样的快感。
有生以来,认真的八卫门至今不知道女人的事,即使手淫也几乎没有做过。
那样的身体,同时被玩弄了屁股和肉棍的快感的源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头目,再捋,这个家伙马上就要‘去’啦。」
「明白。为了不‘去’,要象这样很紧地攥住根部。」
用左手紧握肉棍的根部,从后面对屁股孔“咕啾咕啾”地往上顶。
「啊,唔,呀呀啊~~~~~那样哎呀!」
猛地,猛地柳腰前后振动,睁开眼,滴下了涎水的鹅蛋脸儿染得通红。
绝顶的事和休息的事都不被容许,确实象地狱一样的责罚。
「哎呀呀,我也该要使享乐一下啦。」
唐突拔出了手指的头目,撩起自己的下摆,松开了兜裆布。
从后面被勒紧抱住,对屁股的裂口压上硬的东西。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っ!」
第一次接受了雄壮物的瞬间的冲击,笔墨和言词难以尽述。
尽管如此,被手指做得习惯了打开的屁股,对肉棒适当的硬度马上适应,象溶化一样的甘美的喜悦感在腰间沸腾。
「这个家伙啊,了不起的屁股。象这样的上等货,怎么就没注意到哪。」
头目在(八卫门)的头发边出神地低声私语,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挥舞着腰。
「啊呀!哎咿呀!嗯ぅっ唔ぅ啊啊っ!」
每一次往上顶的话,八卫门都漏出奇怪的声音,不过,尽管如此身体感到的喜悦无法隐藏。 从摇来晃去的肉棍的前端开始倾洒的甘露,就象用雄辩的语言谈着屁股所感受的快感。
「中意啦。要是斩首,怪可惜的屁股。」
「啊啊啊嗯???!」
闯进里面深处之后转动腰不停地刺激,这时候八卫门用难过的声音啼哭着。
「就以荒岛流放作为结束吧,这可是忠言相告哟。」
一边转动腰一边被捋肉棍,八卫门象患了疟疾一样地发抖。
「啊啊ーー啊???哈啊啊啊嗯!」
「在那里,想您这样的,等候男人们到来的家伙,有五万哪。」
八卫门的命运,是由疯狂的消遣者决定的。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