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妖兽都市 by: 清风 触手+SM 慎入

妖兽都市 by: 清风 触手+SM 慎入
【一】

公元2259年,一种诡异的异形生物出现在地球。

牠们潜伏在暗处袭击人类,侵犯杀害猎捕到的人类,甚至在人们体内产卵,大量繁殖后代,人类称之为「妖兽」。

人类与妖兽的对抗逐渐趋于白热化,各国都有专门对抗妖兽的机构组织,他们是猎杀妖兽的精英,但即使是菁英中的菁英,只要稍有不慎,仍不时的有牺牲传出……

@@@@@@@@@@@@

幽暗的下水道内,昏黄的灯光忽亮忽暗,一滴滴液体滴落的声音回荡在窄小的空间内。

某种暗紫色与粉红色交错的物体在黑暗的角落起伏,发出湿黏的咕啾声响。

一处无人知晓的隐密处,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被从左右垂下的触手状物捆住左右手吊在半空中。

他穿著类似军服的黑色皮衣,如果有内行人在就会认出来那是军方秘密机构──特殊除魔小组的制服。

褐金色的柔软短发因为之前的激斗而散乱,在他俊美的脸庞上勾勒出诱人的阴影。

从四周角落射出几道细长的触手,缠住他的身躯,黏腻的触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游走,试图寻找可以入侵的地方。

可是他身上的皮衣是最先进的产品,专门保护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不会被妖兽侵犯,完全贴合肌肤到不留一丝空细,加上柔韧难以损坏的材质,让那些触手只能隔着皮衣皮裤在他下体与胸前徘徊。

没过多久,经过严苛训练的男人便清醒了。

没时间惊慌自己的处境,他锐利的蓝灰色眼眸没有偏差的瞪向阴影处的身形。

「克里斯˙劳伦德,顶尖除魔小组的王牌狙击手,久仰。」

诡异的音调听起来像是由无数细碎摩擦的杂音所组成的语言。

克里斯沉默不吭声,狙击手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沉着冷静,比起大吼大叫,他更倾向仔细的打量周遭思索脱身之道。

「果然冷静,但在你想到怎么逃离前,先接受我的招待吧。」

黑暗中的身影走了出来,饶是克里斯已经看过太多恶心的妖兽,仍然倒抽一口气的睁大双眼。

那并不算是真正的人形体,而是由无数密密麻麻、粗细不一的触手所组成的人状物,之前的语言则是由触手摩擦间产生的。

「查斯钦……」克里斯艰涩的吐出对方的名字,那是只在教典中看过的纪录,是只有残篇记载的神秘妖兽。

查斯钦愈走愈近,克里斯已经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甜腥味。

「听说,这种衣服除了知道密码以外,是无法脱下的……」诡异的声音从触手蠕动间传出,查斯钦伸出不停有细小触手钻出的手臂,扯了扯克里斯的衣服。

克里斯沉默,在查斯钦再上前一步时,右脚脚跟往左脚一撞,鞋尖立刻弹出一把利刃,他抬腿就往查斯钦的胸口踹去。

利刃没入了查斯钦的胸口,但查斯钦只是无动于衷的继续往前走了一步。

克里斯僵住了,他的右腿被查斯钦身上的无数触手缠住,随着查斯钦的逼近,右腿被强大的力道强迫曲起,大腿几乎压上了胸口。

「克里斯˙劳伦德,你们人类很聪明,但显然还不够聪明,仅仅这种衣服,还不能阻止我们的种族在你们体内产卵……」

看着查斯钦近在咫尺的丑陋面孔,克里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来不及想到自己能做什么,查斯钦的手掌就已经捂住了他的嘴。

腥臭味窜入鼻腔,恶心的触手已经钻入口中,由于牙关被扣住,他来不及咬紧牙齿,就感觉到黏稠滑软的触手探入口腔内部,迅速深入喉咙。

「唔……恶……」腥臭的触手在喉咙挖弄,克里斯忍不住的干呕。

查斯钦的手掌移开了,但克里斯还是无法闭上嘴,因为无数的细小触手撑开了他的嘴,将他的嘴撑到最大。

然后,克里斯看见查斯钦的手掌中央伸出一根形状像是人类男性阳具,上头却布满无数细小的触须与像苦瓜表皮那种颗粒,足足有成年女人手臂粗的触手,状似龟头的前端还不停的滴下腥甜的黏液。

他拼命的想挣扎,但那根滴着黏液的触手很快的就在他慌张的注视下深入喉咙,不停的往体内深入。

「唔……咳……」呼吸困难让克里斯痛苦的呜咽,肌肤逐渐呈现窒息的青紫色,发现这点的查斯钦采取了行动。

克里斯的呻吟更大声了,因为查斯钦身上伸出两根小指粗的触手,从他的鼻孔钻了进去。

克里斯本能的踢动还自由的左腿,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深入鼻腔的触手一路钻至气管,然后钻入肺部,送进腥臭无比的空气,不让他窒息而死。

鼻腔内部,触手上的细小触须刺激着脆弱的鼻腔黏膜,就算是经过严苛训练的克里斯也无法忽视那种感觉,只能尽力忍耐,冷汗从他额角滴下。

他感觉到深入喉咙的恶心触手已经到达胃部,一阵阵的疼痛从体内传来,然后剧痛开始往下蔓延……

克里斯不敢相信的瞪眼,他隐约猜到了查斯钦的意图。

妖兽习惯在人类的直肠与子宫内产卵,所以不分男女人类都是妖兽的袭击对象,也因此军方研发了这种可以保护他们的制服……但查克钦现在的作法似乎是想从口中入侵到直肠……

克里斯忍受着在体内蔓延的痛苦,左腿尝试攻击查斯钦,同样被无数的触手缠绕捆绑。

腥甜的黏液不停的从触手上分泌,被克里斯的黏膜吸收,有着催情成分的黏液让克里斯被皮裤紧紧包裹的大腿根部起了变化,带来阵阵胀痛。

「嗯……」痛苦的闷哼,体内肠道被异物占满的痛苦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克里斯扭动着身体,肌肉僵硬且颤抖。

渐渐的,直肠内壁感觉到了压迫感,克里斯眼中的厌恶与紧张更甚。

「你体内很干净。」查斯钦似乎有些讶异,「这样省了我不少事。」

只有克里斯自己知道,因为狙击手的工作是在埋伏,所以每次出任务前他都会自行浣肠清洗体内,而后只服用营养锭到任务结束……没想到却因此被妖兽羞辱……

直肠敏感的内壁感觉到异物的移动,内脏被压迫与强烈的排泄感让克里斯羞耻而痛苦的呻吟。

「唔……呃唔……」

过于粗大的体积显然没办法突破括约肌,几次冲撞都让克里斯发出模糊的痛哼。

克里斯已经满身大汗,虽然他分不清楚是因为淫药作用还是被体内的剧痛害的。

就在他以为查斯钦会强行从体内撕裂括约肌时,粗大的触手在穴口停了下来。

没等克里斯缓过一口气,触手上的触须开始搔刮着肠壁,集中刺激着前列腺的位置。

克里斯的身体瞬间绷紧,强烈的快感在痛苦中贯穿背脊,一波又一波的冲袭着他的理智。

同时,细小的触须钻出括约肌,从内外刺激着敏感的菊蕾,麻痒与湿黏的触感吞噬着克里斯的神志,让他本能的收缩后庭,绷紧臀部,但这阻止不了触须的动作。

更多的触须钻出穴口,从后沿着股间爬往前面,缠绕上鼓胀的袋囊与充血的男性,规律的收紧放松,带给克里斯难以言喻的快感。

「嗯……」克里斯喘息,身为男人,在下半身的敏感点全部被刺激以后,欲望立刻被点燃了。

被无数触须紧密缠绕的分身几乎让克里斯以为自己插入了情人的私密处,湿滑的包裹收缩一再的化作热流快感侵蚀着思考能力,再加上袋囊时轻时重的揉捏与体内前列腺处的刺激,让克里斯精锐的灰蓝色眼瞳逐渐迷蒙在欲望之海中。

「哦……」

快感愈来愈强烈,克里斯发出短促的呻吟,就要达到高潮。

可就在这时,两根触须毫无预警的从已经渗出体液的铃口钻入,一直往分身内部挖弄。

「啊──」剧痛让克里斯睁大眼发出痛喊,但他的声音被堵在喉咙中,只有疯狂挣扎的动作显示了那究竟有多痛苦。

细小的触须沿着输精管钻至前列腺,直接刺激该处。

克里斯的声音噎住了,疼痛中夹杂着难以忍耐的快感令他痛苦的扭动腰部,在分身与袋囊持续被刺激下,粗大的触手也钻出菊蕾。

就好象是括约肌被从体内扒开的痛,被撕裂撑开的感觉是那样的清楚,从紧紧包裹住他结实臀部的皮裤可以看见从双丘中央不停的被某种异物顶起的景象,触手快速的抽送起来。

「唔……嗯……」克里斯悲惨的呻吟着,如果他能说话,一定已经大喊不要或住手了,但他现在别说是说话,就连想大喊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都做不到。

分身与袋囊传来的快感愈来愈强,菊蕾却像是被侵犯抽插的剧痛,加上体内肠壁被撑开却又被刺激前列腺的折磨,无一不摧残着克里斯的意志。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克里斯被汗水与泪水模糊了视线后,菊蕾被贯穿抽插的疼痛逐渐被麻痹取代,只剩下会让人发疯的快感在蔓延。

双手的束缚已经消失,狼狈的在地上扭动身躯,唾液从被塞满的嘴角流下,克里斯已经无力去思考脱逃或打倒敌人那些杂事了,吞噬着他所有感官的只剩下快感,与快感到极限后产生的疼痛。

「想高潮吗?」查斯钦古怪的声音终于响起,「想的话就把裤子脱掉吧。」

克里斯早以捂着裤裆在磨擦了,听到查斯钦的话,他本能的想照做,却仍然感到迟疑。

虽然几乎无法思考了,但他本能的还记得如果脱掉制服会有不堪设想的结果发生。

查斯钦沉默的等待,只是加快触手在他菊蕾出入的速度。

「唔……」情欲的泪水再度被逼出,克里斯难受的按着臀部中央,隔着皮裤无法阻止触手抽插的动作,只能感觉到触手一次次撞击指尖的力道。

几个小时过去后,克里斯终于将手移到皮带上,输入了指纹,但他无法念出密码,只好呻吟着发出模糊的声音。

查斯钦截断的深入克里斯口中的触手,只留下一截在他的直肠内规律的活动,然后将触手抽出。

「……4782……塔宓亚……」克里斯嘴角流着唾液与查斯钦的体液,模糊的说出解除密码。

黑皮衣忽然化做类似柔软的液体,迅速收入克里斯右手手腕的手环内。

汗水淋漓的白皙结实身躯完全暴露在查斯钦面前,几道触手射了过来,捆住克里斯的四肢与胸膛,拉开他的双腿,查斯钦眼中诡异的绿芒闪动,出手扯出克里斯菊蕾的触手。

「啊……」克里斯呻吟着,被触须包裹的分身抽搐颤抖。

查斯钦走到克里斯的双腿间,露出他真正的生殖器官──足足有克里斯拳头大小的前端抵上了饱受凌虐的菊蕾。

充满弹性而黏滑的生殖器自主的像蛇一样的在穴口钻动,压迫着几乎麻痹的括约肌,往克里斯体内侵犯。

剧烈的疼痛感让克里斯清醒了一点,他慢半拍的想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为时已晚。

「不、不…哦…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地下水道内,以人类来说不可思议的尺寸已经崁入了柔嫩的菊蕾,鲜血染红了股沟。

@@@@@@@@@@@@

「噢……不、啊、啊啊……」

下水道内回荡着悲鸣般的呻吟,恶心黏腻的触手从四面八方汇聚的中央,被捆绑吊在半空中的白皙肉体痛苦的扭动着。

粗大的妖兽生殖器在结实的双丘间快速的抽送,大量的黏液因为大力抽送飞溅开来,落在暴露空气中的赤裸臀瓣与骯脏的水泥地上。

柔嫩的直肠不断的被粗暴撑开,深入到不可思议的地方的前端撞击着内脏,明明是痛苦到生不如死的折磨,却在触手上细小触须不停的戳刺体内前列腺的位置,与分身内外的强烈刺激下,感到让人发狂的快感。

也许是因为妖兽残虐的本性,查斯钦没有堵住克里斯的嘴,任凭他大声哀嚎咒骂,享受他几乎崩溃的痛苦呻吟。

妖兽是单体繁衍的生物,只要有可以孵化卵的人类存在,就可以毫无节制的繁衍下去,唯一的缺点只有产卵的过程过久,从一天到七天不等,能力愈强的妖兽所需要的产卵期就愈长,如果身体素质不够强悍的人类,绝对撑不到产卵完毕。

而从侵犯开始到现在,已经五天了,查斯钦非常满意克里斯的健康,尽管比起之前的挣扎已经为弱了不少,但五天下来,仅靠着牠注入口中的体液存活还能哭泣呻吟的人类真的太少了。

「成为我后代的孕者吧。」查斯钦森冷的道。

「不、啊……」

体内的触手猛然往内顶到直肠尽头,然后体内的粗大前端忽然撑开,克里斯绝望的挣扎,惊慌的看着双腿间恶心的触手表面像是在传送某种卵状物而有了起伏。

「不、不要……放开我……」

菊蕾一次次的被撑开,一颗颗的卵被触手送入体内深处,克里斯崩溃的哀鸣,绝望的就想咬舌自尽。

他知道妖兽的后代不可能在死人体内孵化。

看穿他的意图,一根触手迅速钻入他口中直达胃部,注入大量强烈的催情麻醉液体。

克里斯的挣扎慢慢迟缓了,但变得更加敏感的肠壁却清楚感觉到一颗颗的鼓胀感,绝望的泪水从他变得空茫的灰蓝色眼中流下。

查斯钦的生殖器在吐出最后一颗卵后,在穴口射出一种诡异的白浊黏液,一接触到空气就慢慢凝固,变成像蜘蛛丝一样的黏固的丝线,防止了卵在孵化前就被排出温暖的人类身躯。

包裹住克里斯分身的触手仍在动作,大量倒射回膀胱的精液会是幼小妖兽孵化后的第一道餐点。

查斯钦满意的离开了,把被无数触手捆束的克里斯单独留在牠的巢穴内。

接下来,他还要去捕获更多的「孕者」才可以,繁衍后代是妖兽凌驾一切的本能。

「那个猎魔小组很适合……」

强悍的体质与耐力,很适合拿来作为后代的孵化之地。

恐怖的光芒闪过查斯钦空洞的眼窝,他化作一道虚影离去。

@@@@@@@@@@@@

【二】

夜晚,卧室内一片漆黑。罗杰躺在床上,疲惫的沉睡。

这几个月妖兽出没的数量大增,身为猎魔小组的主要战斗成员,他已经在总部执勤十来天了,最后是他的顶头上司看不下去才把他赶回家休息。

开启了防卫系统,罗杰安心的享受起久违的放松,熟睡的他没有注意到房间空调系统的风口内的异状,空调的声响掩盖了细微的杂音。

无数的触手带着黏液从通风口流入,缓缓逼近床铺。

灵巧的触手无声无息的钻入被窝,从罗杰的四角裤宽松的裤管探入。

「嗯……」

冰凉湿滑的触手缠绕上软趴趴的阳具,如果在平常,罗杰马上就会惊醒,但今晚他太累了,而且房间内弥漫着带着腥味的香甜气息也麻痹了他的警戒神经。

更多的触手爬入被窝,攀上罗杰赤裸的上身,侵入宽松的四角裤内。

手指粗细的细长触手圈住袋囊根部,使两粒浑圆更加突出,借着湿黏的黏液摩擦敏感的肿胀袋囊与分身前端,一条条状似蚯蚓的肉色触手深入臀缝,试探性的戳刺双丘深处的菊蕾。

罗杰动了动,触手的动作马上停了,直到罗杰翻了个身没动静后,才小心翼翼的继续戳刺窄紧的入口。

带有淫药作用的黏液涂满了菊蕾细密的绉褶,麻痒令罗杰本能的开始收缩难过的穴口,触手磨擦菊蕾,快感让熟睡中的罗杰发出模糊的呻吟。

他胯下的阳具已经硬挺,与高大健壮的身躯同样惊人的尺寸被触手一圈圈的缠绕包裹,只剩下隐隐渗出体液的前端还暴露在空气中。

肉色的细长触手终于大胆的钻入菊蕾,在充满弹性的窄道爬行钻动。

体内的异状终于让罗杰惊醒了。

「SHIT!」什么东西……

惊醒的罗杰飞快的唤出自己的生化武器,那是两把专门对付妖兽的合金长剑。

踢开被子,他迅速挥剑斩断缠绕在身上的触手。

翻离床铺,闪避掉数道扑来的虚影,罗杰缩到墙角,让自己可以从正面抵抗不知名妖兽的攻击。

断裂的触手还残留在他身上,让他无法穿上贴身的防护衣,但他现在也抽不出空档来扯掉满身的恶心触手。

「警报系统竟然没用……」他要拆了开发部的实验室!

当然,前提是他能解决掉眼前密密麻麻的触手攻击。

一截又一截的触手被砍断,黑暗让罗杰没发现断落到地板上的触手并没有像过去对付其它 妖兽那样化为液体消失,反而聚集在一起变成新的个体潜伏在他脚边。

忽然,原先残留在穴口的半截细长触手蠕动着往内钻入……

「呃!」罗杰低喘,只能夹紧穴口阻止深入的侵犯。

被夹住的触手挣扎扭动,大幅的运动让罗杰难以忍受的冒出冷汗。

该死……

趁着触手攻击趋弱的时机,罗杰将一把剑插在地板上,探手到股间去拉扯那根恶心的东西。

同时,聚集在他脚边的触手狠狠抽上结实双腿间的鼓胀袋囊。

「啊!」剧痛让罗杰的抵抗一顿。

他头顶上的天花板飞快的蹿出几条手臂粗的触手捆住他的双手手腕手肘与双腿的脚踝膝盖,将他吊到半空中。

「浑蛋……」挣扎着勉强用剑砍着束缚自己的触手,但才砍断一根,就有更多根缠上来,而且半空中不好使力,挣扎间四肢都被大大拉开。

咻!

如鞭子般的触手一次次的抽打着罗杰大腿根部的要害,敏感脆弱的袋囊与分身遭到这样的攻击,罗杰发出痛苦的呻吟,挥剑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啊、啊……」

一条条红痕浮现在罗杰麦金色的肌肤上,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在痛苦中一块块浮动着,他用尽全力挣扎,但事实上彻底丧失反抗先机的他不过是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蚯蚓粗细的触手一条条的钻入菊蕾,恶心的触感让罗杰使劲的扯动四肢,疯狂的扭动腰部想摆脱针对后庭的侵犯。

「啊、不……不……」

数根触手开始抽送,旋转间将菊蕾撑开,让更多的触手钻入,恶心的违和感中,慢慢出现了要被撑裂的疼痛。

肠道痛苦的被粗暴翻搅着,他可以听见黏液在抽送间发出的咕啾声,尽管羞辱愤怒的让他昏眩,但吸收了妖兽体液的内壁确实慢慢开始产生快感……

啪!啪!

触手仍然抽打着罗杰傲人的结实身躯,尤其是挺立的分身一次次被鞭打的力道拍撞上小腹的六块肌,痛得罗杰哀嚎不断。

「啊啊……不、住手,别打了……」

敏感的前端已经开始红肿,袋囊更是肿大了一倍,细细的血珠子密密麻麻的浮现脆弱的肌肤。

就在罗杰痛苦嘶喊的同时,一根婴儿手臂粗的触手刺入他大张的嘴中,深入咽喉抽送起来。

「唔呜……」罗杰反胃的作呕,但无法阻止口中触手的深入。

窗外的乌云散开了,月光让罗杰可以看见正在逼近的黑影的全貌。

那是足足有女子手臂粗细,不停滴落透明黏液的绿色触手。

他的双腿被拉得更开了,在菊蕾抽送的细小触手一根根抽了出去,最后只剩下三根将括约肌大大扒开,痛得罗杰哀鸣不止。

「唔唔……」

恐惧的看着粗大的触手往腿间逼近,罗杰努力扯动右手,想让死抓在手中的长剑自保,却一个不留神,让长剑脱手坠落地面。

不……

少了武器,罗杰绝望了。

粗大的触手像蛇一样的钻入括约肌,罗杰悲惨的痛吼被嘴里的异物堵住,只能发出微弱的模糊呻吟。

残忍的触手撑开括约肌,侵入窄紧脆弱的肠道大力抽插起来,黏液随着高速的抽插飞溅,同样流淌的还有罗杰的唾液与分身铃口的透明体液。

而同样侵入体内的细长触手则作着与粗大触手相反的活塞运动,每次深入体内必会戳刺前列腺的位置,强烈的痛苦与快感在体内横行,令没有肛交经验的罗杰全身紧绷颤抖不已。

「嗯、嗯嗯……」模糊的呻吟着,愈来愈强烈的快感几乎让罗杰想去抚摸自己的分身好尽快达到高潮。

如果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也许罗杰会在他一直以来最反感的肛交中射出,但人类的体液是妖兽后代最重要的营养,绝不可以浪费在让人类自己享受的地方。

细长的触手在他要高潮的前一刻钻入开阖着的铃口,尿道被异物插入的剧痛让罗杰剧烈一震。

「啊啊啊……」不、不要钻进去,不要动……

痛到浑身血管浮动的罗杰发出难以忍受的惨叫,但这阻止不了触手在铃口抽送的动作。

注意到过于疼痛可能会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插在罗杰口中的触手开始往他的胃注入大量含有催情麻痹成分的腥臭体液。

「唔……」

过量的液体灌满了他的胃,更多的溢满食道,从塞着异物的口腔流出,沿着下颚淌到充满弹性的胸膛与小腹,最后汇聚到下身,让后庭的出入更加滑顺。

没多久,大量的体液同样的灌入肠道,并在抽送间流淌到罗杰抽搐的双腿与身下的地板上。

……

……

体液持续注入了一个小时,对罗杰来说近乎是长达一年的折磨。

「啊、啊……」

断断续续的沙哑呻吟回荡在卧室内,吊在半空中的罗杰已经耗尽多余的体力,只剩下偶尔的轻微挣扎。

左右大张成近乎一直线的双腿间,原先剧烈抗拒的括约肌此时已经被完全征服了,柔软收缩着吞吐粗大的触手,过多的黏液随着抽送溢出穴口,又在下次插入时被带入体内,充血红肿的绉褶柔嫩的绽放,艳红的内壁偶尔还会随着触手的抽出外翻,原本肠道内多余的秽物也被黏液完全溶解流出……

触手收了回去,无法合拢的菊蕾变成一个湿糊糊的肉洞,大量的浊液不停的流出。

意识模糊间,罗杰注意到有个人影出现在自己下身前。

「嗯……」

查斯钦凶残的打量着罗杰赤裸的身躯,成年男子拳头粗细的前端已经粗暴的往罗杰的菊蕾发起进攻。

「啊啊啊啊啊──」

嘴巴明明被堵住的罗杰发出凄厉的惨叫,括约肌一口气被撑开到最极限,彷佛身体要被剖成两半的剧痛让他眼前一片漆黑,所有知觉都消失了,只剩下被残暴侵犯的部位持续的传来被撑大撕裂的痛楚。

查斯钦在分身前端嵌入红肿的括约肌后,操纵着触手移动罗杰结实强壮的身躯,捆着罗杰的腰往自己下体拉近。

「啊啊、啊……」

罗杰死命挣扎,拼命扭动腰部想抵抗腰际拉力的后果就是他像是搭在秋千上前后摇晃般的在半空中摇动,唯一与查斯钦连结的部位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在前后晃动的过程中,被庞然巨物浅浅的抽送,然后一点一点的被迫将可怕的凶器吞入更多。

「人类总喜欢在已经无法改变结果的时候继续反抗,希望你能继续保持这样的活力。」查斯钦的声音冰冷毫无感情。

他将罗杰的上半身压到床上,不知何时布满床铺的触手蠕动着缠绕上罗杰的身体,将他的双手固定在头顶,并且将他的双腿大张成V字形反折在身体两侧,脚踝被触手紧紧缠束。

这样的姿势让罗杰的臀部朝天,挺立的分身甚至抵住腹部,更悲惨的是,这个角度让罗杰可以亲眼看见自己臀瓣间插着何等可怕的凶器。

与人类的性器不同,查斯钦的凶器上还有无数的细小触须与像是疣一样的颗粒突起,手臂粗的柱体表面不时的会有起伏蠕动的动作,就好象巨大的蟒蛇一样,而蛇头正卡在刺痛难耐的部位……

注意到罗杰惊恐的视线,查斯钦恶劣的更加反折他的身体,托起他的后脑,让他可以更清楚的看见自己双丘间饱受凌虐的菊蕾。

罗杰剧烈喘息呻吟,那是绝对的恐惧与厌恶所造成的……

视线中,细小的触须戳刺着敏感红肿的括约肌,带来细微的刺痛与麻痒,括约肌内部也遭受同样的攻击,刺激他开始收缩已经痛到麻痹的部位。

「啊……」每一次收缩都只是更加感受到那根凶器的可怕,亲眼看见还有三十多公分手臂粗的部位露在体外的罗杰已经想寻死了。

不……不可能插进来的……

尽管极度畏惧厌恶,攀爬在身上的触手却刺激着他全身敏感,乳头、腋下、大腿内侧、分身与袋囊全部都被持续刺激,但与这样的快感相违的,却是后庭被持续插入的剧痛。

过于粗大的凶器不用刻意努力就可以压迫到前列腺,体内被完全撑开的痛苦中夹带了男人无法抗拒的快感,让罗杰痛苦的哀嚎染上了些许的情欲。

绝望的视线里,硕大的妖兽性器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已经受了伤,正微微流出细细的鲜血的菊蕾内。

然后,在体内突兀的暴动起来……

「噢啊啊啊啊……」

黑暗的卧室内,充满了彷佛野兽般痛苦的喘息呻吟……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