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Tue)

h10

虐¤爱(全文SM~~~~)
在冰冷地床上,青年用手指打开正卧在那睡觉的男人的**,那地方刚刚被他奸了5个多小时,很红的肿着,而男人的阴茎则可怜的耸拉着。

  “早上好啊,大哥,昨天还真是让我回味无穷啊!”青年的手指从男人的脖子慢慢的爱抚下去。男人的双臂被皮质的拘束环倒扣在背后,一动也不能动,根本不能逃跑。尽管被反复蹂躏而显得疲惫不堪的男人,还是瞪着青年:“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你大哥啊。”圣笑了好一会:“对,就因为你是我大哥,那死老鬼就把组织老大的位置给你。”苍昂不解的道:“我不是把位置给你了吗。”圣的脸马上转黑,阴沉的说:“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才上你的吗。”苍昂疑惑的望着圣,难道不是吗?
   昨晚,他把老大的位置给了圣后,便对圣表示他要离开组织,不会回来,让圣不要担心他会回来抢回老大的位置。怎么知道,圣听后,就象野兽一样扑向他,不管他怎么哀求,怎么挣扎还是被死死的按住,不断的被圣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尽管他们从小就不亲,但这事也超乎他的想象了。

  

  圣抓住苍昂的下巴,说:“你只要答应终身不离开我,做我的性奴,我就让你自由。”苍昂楞了,性奴?“你。。你做梦。。”“呵呵。。大哥,我一定会让你答应的。”苍昂听后,连话都说不出了。。
   “我对你那里真的是非常的满意哦,你知道吗,大哥。”圣一边说,一边很快的舔手指,苍昂惊骇的缩紧了身体。

  “呵呵,看来你很明白我要做什么嘛,我为你准备的东西还要等一下才到,就先玩玩别S虐¤爱(全文SM~~~~)

  在冰冷地床上,青年用手指打开正卧在那睡觉的男人的**,那地方刚刚被他奸了5个多小时,很红的肿着,而男人的阴茎则可怜的耸拉着。

  “早上好啊,大哥,昨天还真是让我回味无穷啊!”青年的手指从男人的脖子慢慢的爱抚下去。男人的双臂被皮质的拘束环倒扣在背后,一动也不能动,根本不能逃跑。尽管被反复蹂躏而显得疲惫不堪的男人,还是瞪着青年:“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你大哥啊。”圣笑了好一会:“对,就因为你是我大哥,那死老鬼就把组织老大的位置给你。”苍昂不解的道:“我不是把位置给你了吗。”圣的脸马上转黑,阴沉的说:“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才上你的吗。”苍昂疑惑的望着圣,难道不是吗?
   昨晚,他把老大的位置给了圣后,便对圣表示他要离开组织,不会回来,让圣不要担心他会回来抢回老大的位置。怎么知道,圣听后,就象野兽一样扑向他,不管他怎么哀求,怎么挣扎还是被死死的按住,不断的被圣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尽管他们从小就不亲,但这事也超乎他的想象了。

  

  圣抓住苍昂的下巴,说:“你只要答应终身不离开我,做我的性奴,我就让你自由。”苍昂楞了,性奴?“你。。你做梦。。”“呵呵。。大哥,我一定会让你答应的。”苍昂听后,连话都说不出了。。
   “我对你那里真的是非常的满意哦,你知道吗,大哥。”圣一边说,一边很快的舔手指,苍昂惊骇的缩紧了身体。

  “呵呵,看来你很明白我要做什么嘛,我为你准备的东西还要等一下才到,就先玩玩别的好了。”
   食指被正确的按到了**上,扑的一下插了进去。

  “可恶,圣,住手。。。。”
   “怎样,大哥,舒服吗。”

  “呜。。。。。痛。。。住手。。。。”
   圣不停的转动着手指,看着苍昂一边带着那种必死决心般的表情,一边克制不住拼命喘着气,感到非常满意。“大哥,这还是开始啊。”圣边说,边把一支又粗上面又有很多颗粒的按摩棒塞进了苍昂的**里,他的下身被穿上了一条皮质的贞操带,稳稳的把按摩棒定在**中。圣拿起控制器,说:“这个可不是一般的按摩棒,这是为你专门定做的哦。”边说边把控制器拨到小档。

  “咦。。。呜。。。。。。。啊呜。。。。。。什。。什么。。。”
   “呵呵。。只要开动它,就会通电,比其它的更爽吧。”

  苍昂已经听不到圣的话,他的全身不断地痉挛,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过了近一刻钟,圣才关掉了控制器,又拿起了一条比分身长一点的很细小的金属棒向苍昂走去,“那么快就不行了,这可不好哦。”苍昂望着他手中的东西,吓得脸都青了,“哦哦,看来大哥也知道这东西的用途嘛。”苍昂绝望的说:“圣,不要。。不。。。”圣不等他说完,一手握住他的分身,把金属棒对准铃口慢慢的插了进去。“呜呜。。。。呜。。。。。。。不。。。”苍昂疼得不断的扭动身体,“不要动,会对不准的哦,你也不想这开个口吧,大哥。”苍昂全身都僵硬了,任由圣摆布,但那剧烈的疼痛还是让苍昂不断的哀求。。。


  金属棒全部没入了苍昂的分身中,圣伸过头去舔了下苍昂那还颤抖不已的分身,对紧闭双眼忍着剧痛的苍昂说:“光后面通电不能满足你吧,这里也来通下电吧。”苍昂猛的张大了双眼,不自主的挪动着身体,想要逃离眼前的男人。
   圣轻松的就把他拉回面前,似笑非笑的把控制器拨到中档,比刚刚不知强了几倍的刺激同时从他的分身和后庭传遍全身。“住、住手。。。啊。。。。求。。求你。。不要啊。。。。”分身的震动加上后庭的抽动,两个地方的刺激很快的让他达到了高潮,但是那个插在他分身中的金属棒发挥了作用,紧紧的堵住,不让液体有出来的空隙。不能射精的痛苦让苍昂的脸都扭曲变形了。“呜。。啊、嗯。。。。。我要。。。求求你、让。。让我。。。解放。。吧。。。”喘着粗气,苍昂断断续续地哀求着。“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让你解放。”“。。。不,我做不到。。。”圣的脸色马上暗了下去,把手中的控制器拨到了最大档,“那你就慢慢享受,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就向我求饶吧。”

  “唔。。。。。啊。。。。住手。。不。。。不行了。。。。。。”苍昂剧烈的挣扎让拘束环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声响。可是,无论苍昂怎样努力,他也是没有办法达到高潮的。。。“。。。。放了。。放了我。。。求。求你。。。”无法知道时间的流逝使苍昂又增加了痛苦,在这永远不知道尽头的黑暗中,他的身体饱受煎熬,短短的十几分钟变得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这时,门被打开了,两个人抬着一个三角木马进来了,对房里发生的事就象完全没看到一样,他们恭敬的鞠了个躬,说:“老大,您要的东西送到了。”圣点了下头,一摆手,他们便出去了。圣把按摩棒抽了出来,让金属棒停止了,但却没把金属棒抽出来,之后对已神智不清的苍昂说:“大哥,你还是不答应吗?”虽然已累到动弹不得了,但他还是很清晰的摇了摇头。“那。。。我们就继续吧,大哥,看你坚持得多久。”苍昂的分身上被戴上了拘束带,七、八道皮带一道道的被抽紧,把他的分身绑得死紧。里面因为有金属棒的存在,使得分身被固定成一种象是攻击前方的状态。圣的手指慢慢的抚摸着苍昂分身上打开的铃口,说:“再你没答应我的条件前,你就保持这姿势吧。”

  被折磨得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苍昂还是努力的瞪视着圣:“。。。。变态。。别做梦了。。”
   “嘴巴还挺硬的嘛,不过,看到那个,还会这么硬吗?”圣指着那木马吸虐地笑道。

  苍昂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个深红色的三角形的东西,上面尖的部分附着两根大小不一的性器状的凶恶东西。最小的那根性器状的东西都比苍昂自己的分身要粗,而且很大地张着龟头的开口部分。最可怕的是,有无数珍珠一样大的物体附着在茎的部分。“不要怕,你不会死的。”圣拿出控制器,拨动开关,两根性器就开始像生物一样扭动起来,完全和蛇抬起镰刀形的脖子一样,那是为了惩罚男人而调整出来的运动。
   “怎么样,厉害吗?让这个和你玩一玩吧。”苍昂听后,脸上不再带有一丝血色,拼命的向门口挪动。圣轻易的抓住了苍昂,不顾他拼命扭动全身的挣扎,举起他来到那被涂了润滑油的最粗最大的那根性器上,边抚摸着他的**,边说:“大哥,你好好享受吧,直到你认清自己的本份。”这话让苍昂僵直了身体。


  身体慢慢的被放下,由于性器太过巨大,使得**裂了开来。“啊啊啊啊。。。。。。呜。。。呜。。。”吞下了最粗的性器的苍昂发出了凄凉的哀鸣声。那粗大的性器不断的深入,强行通过直肠,到了从来都没有到达过的深处。茎上如珍珠般硬的东西不断的敲打的柔软的肠壁,一颗又一颗。苍昂疼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圣松开了支撑着苍昂的手,同一时刻,三角的木山脊立刻深入到双腿间的会阴处,苍昂惊恐的努力夹紧双腿。

  “。。。。呃。。。。。啊。。。。不。。。”只是靠双腿的力量来支撑体重,两条大腿绷到死紧,但由于涂了润滑油的关系,无法着力。“啊。。。。啊呜。。。。。。。。”苍昂的身体再慢慢下沉,会阴像被扯裂般的疼,苍昂那张本就惨白的脸在瞬间变成青色,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唉鸣声。
   “如何,大哥,现在该同意我的条件了吧?”圣摸着苍昂那抖个不停的分身问道。“。。不,就这。。这件事。。。不。。不行。。。。”圣用力的握了苍昂的分身一下“。。啊。。。疼。。。。。。。。”圣愤怒的说:“你情愿这样,也不愿成为我的人吗?我就那么让你恶厌吗?。。好。。好。。”

  圣猛的按下了开关,性器开始缓慢的转弯。看到他前面那个性器的那种弯曲,就可以想象到苍昂里面是多么的激烈了。
   “啊。。。呜啊。。。。不。。。。。饶了。。我。。。。。。。”身体被深深的压沉,每一次的转弯都带给苍昂无尽的痛楚与快感。但那个把苍昂的分身紧紧地捆绑起来的拘束带发挥了它的作用,直到现在都没让他解放过。苍昂的脸荚已经被泪水沾湿了,只能用模糊的眼神看向圣“圣。。解开。。。我。。我不行了。。。。饶了我吧。。。。。”

  “可以,只要你答应,我就马上让你舒服。”苍昂还是摇了摇头。“大哥,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到现在还敢反抗我。”圣把插在苍昂分身那的金属棒再度打开了开关,并调到了最大档。 
   “。。。。。。。。。。。。。。。。。。。。。。。。。。。。。。。。。。。。。”苍昂发出了最大的哀鸣声,拉长着声音,完全是野兽的嚎叫。

  不知过了多久,而此时的苍昂早以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嘴里还不住的说着:“放。。了我。。。。我受不了了。。。求你。。。饶。。饶了。我。。。”
   圣抓住他的下巴问:“如何,大哥,你答应吗?”

  “。。。答。。我。。。答应。。”
   圣露出了笑容:“答应什么?说!”

  “我。。答应。。。终身不。。离开你。。。。做你的。。性奴。。”
   “好。。好。。大哥!”圣把苍昂分身上的东西全部拿了下来,“嗯。。嗯。。。。。。。。啊。。。。”苍昂终于喷射出了乳白色的液体。随后整个人向后倒去,圣一把把苍昂搂在怀里,逼他望着自己:“记住,大哥,我是你唯一的主人,而你,也是我唯一的性奴。记住。。。”

  “。。唯一。。。。”苍昂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靠在圣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对,唯一!圣紧紧的抱着苍昂,笑了。。。。


的好了。”
   食指被正确的按到了**上,扑的一下插了进去。

  “可恶,圣,住手。。。。”
   “怎样,大哥,舒服吗。”

  “呜。。。。。痛。。。住手。。。。”
   圣不停的转动着手指,看着苍昂一边带着那种必死决心般的表情,一边克制不住拼命喘着气,感到非常满意。“大哥,这还是开始啊。”圣边说,边把一支又粗上面又有很多颗粒的按摩棒塞进了苍昂的**里,他的下身被穿上了一条皮质的贞操带,稳稳的把按摩棒定在**中。圣拿起控制器,说:“这个可不是一般的按摩棒,这是为你专门定做的哦。”边说边把控制器拨到小档。

  “咦。。。呜。。。。。。。啊呜。。。。。。什。。什么。。。”
   “呵呵。。只要开动它,就会通电,比其它的更爽吧。”

  苍昂已经听不到圣的话,他的全身不断地痉挛,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过了近一刻钟,圣才关掉了控制器,又拿起了一条比分身长一点的很细小的金属棒向苍昂走去,“那么快就不行了,这可不好哦。”苍昂望着他手中的东西,吓得脸都青了,“哦哦,看来大哥也知道这东西的用途嘛。”苍昂绝望的说:“圣,不要。。不。。。”圣不等他说完,一手握住他的分身,把金属棒对准铃口慢慢的插了进去。“呜呜。。。。呜。。。。。。。不。。。”苍昂疼得不断的扭动身体,“不要动,会对不准的哦,你也不想这开个口吧,大哥。”苍昂全身都僵硬了,任由圣摆布,但那剧烈的疼痛还是让苍昂不断的哀求。。。


  金属棒全部没入了苍昂的分身中,圣伸过头去舔了下苍昂那还颤抖不已的分身,对紧闭双眼忍着剧痛的苍昂说:“光后面通电不能满足你吧,这里也来通下电吧。”苍昂猛的张大了双眼,不自主的挪动着身体,想要逃离眼前的男人。
   圣轻松的就把他拉回面前,似笑非笑的把控制器拨到中档,比刚刚不知强了几倍的刺激同时从他的分身和后庭传遍全身。“住、住手。。。啊。。。。求。。求你。。不要啊。。。。”分身的震动加上后庭的抽动,两个地方的刺激很快的让他达到了高潮,但是那个插在他分身中的金属棒发挥了作用,紧紧的堵住,不让液体有出来的空隙。不能射精的痛苦让苍昂的脸都扭曲变形了。“呜。。啊、嗯。。。。。我要。。。求求你、让。。让我。。。解放。。吧。。。”喘着粗气,苍昂断断续续地哀求着。“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让你解放。”“。。。不,我做不到。。。”圣的脸色马上暗了下去,把手中的控制器拨到了最大档,“那你就慢慢享受,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就向我求饶吧。”

  “唔。。。。。啊。。。。住手。。不。。。不行了。。。。。。”苍昂剧烈的挣扎让拘束环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声响。可是,无论苍昂怎样努力,他也是没有办法达到高潮的。。。“。。。。放了。。放了我。。。求。求你。。。”无法知道时间的流逝使苍昂又增加了痛苦,在这永远不知道尽头的黑暗中,他的身体饱受煎熬,短短的十几分钟变得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这时,门被打开了,两个人抬着一个三角木马进来了,对房里发生的事就象完全没看到一样,他们恭敬的鞠了个躬,说:“老大,您要的东西送到了。”圣点了下头,一摆手,他们便出去了。圣把按摩棒抽了出来,让金属棒停止了,但却没把金属棒抽出来,之后对已神智不清的苍昂说:“大哥,你还是不答应吗?”虽然已累到动弹不得了,但他还是很清晰的摇了摇头。“那。。。我们就继续吧,大哥,看你坚持得多久。”苍昂的分身上被戴上了拘束带,七、八道皮带一道道的被抽紧,把他的分身绑得死紧。里面因为有金属棒的存在,使得分身被固定成一种象是攻击前方的状态。圣的手指慢慢的抚摸着苍昂分身上打开的铃口,说:“再你没答应我的条件前,你就保持这姿势吧。”

  被折磨得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苍昂还是努力的瞪视着圣:“。。。。变态。。别做梦了。。”
   “嘴巴还挺硬的嘛,不过,看到那个,还会这么硬吗?”圣指着那木马吸虐地笑道。

  苍昂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个深红色的三角形的东西,上面尖的部分附着两根大小不一的性器状的凶恶东西。最小的那根性器状的东西都比苍昂自己的分身要粗,而且很大地张着龟头的开口部分。最可怕的是,有无数珍珠一样大的物体附着在茎的部分。“不要怕,你不会死的。”圣拿出控制器,拨动开关,两根性器就开始像生物一样扭动起来,完全和蛇抬起镰刀形的脖子一样,那是为了惩罚男人而调整出来的运动。
   “怎么样,厉害吗?让这个和你玩一玩吧。”苍昂听后,脸上不再带有一丝血色,拼命的向门口挪动。圣轻易的抓住了苍昂,不顾他拼命扭动全身的挣扎,举起他来到那被涂了润滑油的最粗最大的那根性器上,边抚摸着他的**,边说:“大哥,你好好享受吧,直到你认清自己的本份。”这话让苍昂僵直了身体。


  身体慢慢的被放下,由于性器太过巨大,使得**裂了开来。“啊啊啊啊。。。。。。呜。。。呜。。。”吞下了最粗的性器的苍昂发出了凄凉的哀鸣声。那粗大的性器不断的深入,强行通过直肠,到了从来都没有到达过的深处。茎上如珍珠般硬的东西不断的敲打的柔软的肠壁,一颗又一颗。苍昂疼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圣松开了支撑着苍昂的手,同一时刻,三角的木山脊立刻深入到双腿间的会阴处,苍昂惊恐的努力夹紧双腿。

  “。。。。呃。。。。。啊。。。。不。。。”只是靠双腿的力量来支撑体重,两条大腿绷到死紧,但由于涂了润滑油的关系,无法着力。“啊。。。。啊呜。。。。。。。。”苍昂的身体再慢慢下沉,会阴像被扯裂般的疼,苍昂那张本就惨白的脸在瞬间变成青色,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唉鸣声。
   “如何,大哥,现在该同意我的条件了吧?”圣摸着苍昂那抖个不停的分身问道。“。。不,就这。。这件事。。。不。。不行。。。。”圣用力的握了苍昂的分身一下“。。啊。。。疼。。。。。。。。”圣愤怒的说:“你情愿这样,也不愿成为我的人吗?我就那么让你恶厌吗?。。好。。好。。”

  圣猛的按下了开关,性器开始缓慢的转弯。看到他前面那个性器的那种弯曲,就可以想象到苍昂里面是多么的激烈了。
   “啊。。。呜啊。。。。不。。。。。饶了。。我。。。。。。。”身体被深深的压沉,每一次的转弯都带给苍昂无尽的痛楚与快感。但那个把苍昂的分身紧紧地捆绑起来的拘束带发挥了它的作用,直到现在都没让他解放过。苍昂的脸荚已经被泪水沾湿了,只能用模糊的眼神看向圣“圣。。解开。。。我。。我不行了。。。。饶了我吧。。。。。”

  “可以,只要你答应,我就马上让你舒服。”苍昂还是摇了摇头。“大哥,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到现在还敢反抗我。”圣把插在苍昂分身那的金属棒再度打开了开关,并调到了最大档。 
   “。。。。。。。。。。。。。。。。。。。。。。。。。。。。。。。。。。。。。”苍昂发出了最大的哀鸣声,拉长着声音,完全是野兽的嚎叫。

  不知过了多久,而此时的苍昂早以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嘴里还不住的说着:“放。。了我。。。。我受不了了。。。求你。。。饶。。饶了。我。。。”
   圣抓住他的下巴问:“如何,大哥,你答应吗?”

  “。。。答。。我。。。答应。。”
   圣露出了笑容:“答应什么?说!”

  “我。。答应。。。终身不。。离开你。。。。做你的。。性奴。。”
   “好。。好。。大哥!”圣把苍昂分身上的东西全部拿了下来,“嗯。。嗯。。。。。。。。啊。。。。”苍昂终于喷射出了乳白色的液体。随后整个人向后倒去,圣一把把苍昂搂在怀里,逼他望着自己:“记住,大哥,我是你唯一的主人,而你,也是我唯一的性奴。记住。。。”

  “。。唯一。。。。”苍昂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靠在圣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对,唯一!圣紧紧的抱着苍昂,笑了。。。。


狱中伦x HHHHH
"......啊......啊......爽......爽死我了......你的大鸡巴插的我屁眼舒服死了!"一个阴暗的监牢中,自己的几个侍从被一群人强暴著,
一个全身炯黑的男人用大鸡巴"扑哧""扑哧"地抽插在鱼鱼的阳穴里,越插越快:"你说你屁眼是不是很骚?是不是整天想著男人的大鸡巴?"鱼鱼呻吟道:"......是......我的屁眼很骚......老想被男人的大鸡巴操......"

那些守卫听鱼鱼已经完全迷失了理智,心下得意,鸡巴插得越发起劲,又让鱼鱼狗一样趴在床上,撅著屁股让自己操。那些守卫从来没有觉得干男人干得这麽爽过,因为精灵往往都是贵族们的玩物,可是现在却有一群精壮的小夥子被自己扒得一丝不挂,还露出屁眼让自己操,这份自豪到哪儿找得到呢!一个满身肌肉的男子不禁啊啊地淫叫起来,鱼鱼的屁眼虽然已在昨天被几个将军的鸡巴操过一次了,但是仍然很紧,还像处男一样,那个肌肉男也越来越兴奋,鸡巴越来越热,就在射精的刹那,他把鸡巴从屁眼中拔出来,对准鱼鱼的脸一阵喷射,把精液全射在了他脸上!

"哈哈,小子,你屁眼的滋味可真美啊!"肌肉男见鱼鱼已经被自己操得双眼迷离,但粗大的鸡巴仍然硬著,屁眼还在一开一合,扭头对几个同伴说:"索性大家都来过过瘾,操一操这些小子,让他们都知道我们的厉害,如何?"

众人早看的欲火中烧,当即叫好。肌肉男拍拍鱼鱼硕大健美的屁股,喝道:"自己把腿分开,让大家操你的屁眼!"鱼鱼只得躺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将满是精液和淫水的肛门亮出来。一个性急的精壮男子当即扯下裤子,掏出硬邦邦的鸡巴,嘿的一声就捅了进去。鱼鱼又呻吟起来来。那名守卫心想,自己在冥界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守卫,现在自己竟然有机会操这又帅又壮的小子,心里得意,鸡巴更是用力,一边抓住鱼鱼的鸡巴狠狠地揉搓。
那精壮男子操屁眼操的十分舒服,高潮来的也快,没多久就射出了白浆。他退下後,又是一个大汉光著下身趴了上来,鱼鱼迷乱中已经记不得有多少男人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屁眼,也不知道自己的鸡巴被这些男人插得射了几次,只知道自己被迫摆著各种姿势,而自己的屁眼不断地被轮奸,鸡巴也不断地达到高潮射精......



众人在他身上足足发泄了2个时辰,到了後来鱼鱼只能射出的精液已经是半透明的液体了。他身上嘴里屁眼中到处都是男人操过後留下的痕迹。肌肉男看著鱼鱼狼狈的样子,得意地对一帮同伴说:"不要停,还有很多小子等著被我们操干呢。"
一众淫男,发疯似的扑到那些侍从的身上,不断的抽插著,整个监牢中弥漫著淫荡氛围和精液混合著淫液的气味。

 
肌肉男见躺在地上的叶熙也是威猛矫健,想起刚刚操鱼鱼屁眼那种畅快,心又有些荡漾。他笑嘻嘻地摸了摸那饱满的胸膛,说:"小子的身材可不错啊!"叶熙见鱼鱼饱受奸淫的样子,知道自己也逃不了好去,闭目不语。肌肉男哈哈大笑:"我就不怕你不开口!,来啊,把这小子也给我扒了!"

一干守卫看见叶熙的身体,早就按捺不住,冲上来撕衣扯裤,在叶熙怒喝声中,衣服裤子被撕扯成了碎片,一副强壮的身体展现出来:结实的肩膀、隆起的胸肌、黑褐色的乳头,一道黑黑的毛发从胸部而下,到了小腹变成茂密的一片......而肌肉男瞧著本来不可一世的叶熙赤条条闭目等死的样子,心里再痛快不过,乐呵呵地说:"小子,你等著被操干吧。"

叶熙知道今天讨不了好去,怒喝道:"有本事就把我杀了,夜梦陛下会为我们来报仇的,这样羞辱老子,算什麽英雄好汉!"肌肉男哈哈笑道:"报仇,我可没那兴趣,不过,你现在说的好听,等一会儿你尝到甜头就该哭爹叫娘地求我了,哈哈哈哈!"

说著,肌肉男将叶熙身上最後一条遮羞的内裤扯了下来,那成熟硕大的鸡巴一下弹在了众人眼前。"狗贼!"叶熙只觉得鸡巴被肌肉男握在手里,心里说不出的羞辱,可偏偏自己身体不听使唤,一根鸡巴没几分锺竟然被肌肉男揉捏得硬了起来。

"哈哈,没有想到你也是个懂风情的人啊!"肌肉男淫荡的笑道,觉得叶熙壮健的身子在拼命地挣扎,心里得意极了。他扭头冲鱼鱼道:"这小子的东西也不小啊,干脆让我大发慈悲让你也来尝尝滋味。"

鱼鱼奋力的挣扎了一下,忽然他看到肌肉男眼睛里闪过的一丝杀意:"难道他们想杀了我们?"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後,终於鱼鱼妥协了,他慢慢的爬到叶熙的胯下。


叶熙见鱼鱼俯在自己下身,不住舔自己的鸡巴,心里虽然觉得难堪,但是鸡巴上传过来的热量却真让他像肌肉男所说那样,觉得十分舒服。"鱼鱼......不......不要......"他挣扎著想摆脱这种难堪,结果被肌肉男扇了一个耳光:"你以为你现在在什麽地方?再不听话我让你喝尿!"这种威胁的方式对叶熙这样的汉子十分有效,他只得让鱼鱼继续舔他的鸡巴。


 鱼鱼的舌头灵活地在叶熙下身舔著,几乎每一次接触都带来一阵冲动,让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的鸡巴越来越硬,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鱼鱼的头埋进了他浓密的阴毛丛中,而他下身一动一动,竟然开始操起了鱼鱼的嘴!


肌肉男笑嘻嘻地说:"龟儿子,你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啊?"叶熙已经面红耳赤,呼吸也开是粗起来:"啊......啊......"的呻吟声也一次次泄露著他的兴奋。肌肉男见状,拉起鱼鱼,让叶熙躺在地上。叶熙的鸡巴一下没有了鱼鱼的招呼,竟粗粗地又翘了几下,躺在地上後,直直地翘向上方。


 肌肉男命令鱼鱼:"坐上去!"鱼鱼一愣:"什麽?"肌肉男给了他一记耳光:"老子叫你坐到他的鸡巴上去!"鱼鱼又羞又怒,自己已经被群奸,现在竟然又让自己坐到一个男人鸡巴上,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下属!但是肌肉男不容他多想,便逼著他两腿分开,跨在叶熙腰上。叶熙可以清楚地瞧见了鱼鱼硕大的鸡巴和红润被多人操过的肛门,想起刚刚鱼鱼给自己口交时的快感,鸡巴又硬了几分,心里竟然有了几分期盼。


 鱼鱼抓住叶熙的大鸡巴,摸了摸自己的屁眼,那上面净是粘乎乎的精液和分泌物,已经变得十分松软了。他慢慢蹲下身去,将自己的屁眼对准了叶熙的龟头,微一用力,就将那大大的龟头吃了进去。"啊......"叶熙从来没想到一个男人身上竟然也有如此美妙的地方可以容纳自己的阳具,而这个被自己干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样一想鸡巴上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在鱼鱼的屁眼还没有完全把阳具包住时,叶熙下意识地一挺屁股,一根粗长的鸡巴就狠狠地插入了鱼鱼的屁眼,直达根部!"啊!"这次是鱼鱼的惨叫,叶熙的阳具已经将他刚刚被开过多次的肛门撑得满满的,这一下猛入更让他觉得疼痛中有些许的快感!


鱼鱼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在叶熙的阴茎上套弄著,叶熙的鸡巴也在自己屁眼地一进一出,原先QJ自己的那些人的精液润泽了他的屁眼和叶熙的阳具,使二者的结合更加紧密。那些守卫看到鱼鱼赤条条地用屁眼主动迎合男人的鸡巴,都看得口舌发干,浑身燥热,不由再次扑向蜷曲在墙角颤栗的俊俏少男身上,不断的发泄著自己的性欲。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