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Tue)

H by妖镜

[转]H by妖镜
[转]《H》—1 BY:妖镜

阴冷的巷子里,只有三三两两的身影在黑暗的角落处徘徊。那些是下等流莺和妓男,没有固定的卖春场所,只能在这种暗巷中拉客讨生活。
不时有喝醉的酒鬼或是衣着寒酸的中年人过来跟角落中的人讨价还价一番,然后再两人一起勾搭着离开。巷子里只剩下一两个年纪太大的流莺持在那里没有人肯来光顾了。
一个衣着猥獬的中年人手里拎着半瓶酒,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看了看几个蹲在地上的卖春人,不满地骂了几句。还不死心想再找个顺眼的,却发现在远处角落里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瑟瑟发抖地抱成一团。他眼睛一亮,朝着这个小身影就走了过去。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中年人沙哑的嗓音有如公鸭一般的难听。
蹲在那里的小身影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清瘦的小脸。那还只能算是个半大的孩子,因为饥饿而消瘦的脸上,一双眼睛显得出奇的大,长长的睫毛半掩着,有些惊慌地又低下了头。
“叫什么名字?”男人又用手把男孩的头抬了起来仔细端详。
“小米”男孩细小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清。
“多大了?”
“刚满18岁,先生。”
“18了?那就是成年了?很好,老子从来不玩幼齿的。多少钱?”男人显然很是满意小米的回答。
“只要50块,随您、随您怎么玩……”小米的声音几乎埋在了自己的双腿间。
一把拉起了小米细瘦的胳膊,男人粗鲁地把他拖了起来。“那就跟我走吧,让老子看看这50块花的值不值!”
小米一路踉踉跄跄地跟着男人的脚步,被他拖进了巷子后的一家破平房中。
把小米甩到了破板子搭的床上,男人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脱起了衣服。小米还愣在那里没有回神,男人已经脱光了站在了他的面前。丑陋的肉刃就挺立在他的面前。
“你在发什么呆啊?!给老子好好地服待一下吧,要仔细地舔干净!”把胯下的肉刃朝小米又挺了挺,男人好像不太满意小米的举动。
“舔、舔什么?”小米有点被眼前的巨大吓到,不禁往后缩了缩身子。
“你第一天出来干啊?!舔老子的小弟啊,舔什么……难道你还是个雏儿?”男人一伸手就把缩在床里的小米捞到了面前。
“我是第一天出来做,家里没有钱了,爸爸就让我蹲在巷子里等客人……”小米的头发被抓的很痛,却不敢伸手把男人的手挥开,只能含着眼泪回答男人的问题。
“看样子老子的运气不错啊,居然遇到个童子鸡,哈哈哈~~那就让我来教教你怎么服待我吧!”
把胯下的肉刃再次举到小米的面前,“把这个含到嘴里,小心的舔,从头到尾都要舔干净!”
小米看着眼着这个腥臭的怪物,不禁吞了吞口水,张开嘴刚想求饶,就被男人抓住头发,一把把肉刃就硬塞进了他的嘴巴。太过粗大的肉刃只放了一半进来就已经顶住了小米的咽喉,噎的小米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男人却还不满意,“动动你的舌头,猪!”小米的嘴被男人的肉刃塞的满满的,哪还有余地转动他的舌头。男人耐不住抓住小米的后脑就开始前后抽送起来。小米只能拼命的张大了嘴用鼻子呼吸,嘴里的腥臭让他忍不住想吐出来,可是肉棍塞住了他的嘴巴,他只能干呕,却吐不出什么东西来。饿了两天的他肚子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让他吐的了。
惭惭的嘴里开始有了血腥昧,那是小米脆弱的口腔壁被男人的肉刃擦伤了。可是男人的抽送却一直没有停下来。小米的嘴巴周围开始发酸,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下颌,嘴巴想合又不合不上,只能发出“呜呜”的求饶声。只听着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粗重,抓着小米后脑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向自己的下腹按去。胯下的抽送越来越快,噎的小米眼睛快开始翻白。只听见男人一声低吼,小米嘴中的肉刃突然涨大变粗,深深的挺进小米的咽喉深处。
小米只觉得一股股的热呼呼的黏液夹着腥气冲进了自己的喉咙,连忙想吐出来,可是男人紧紧按着自己的头不松手,小米只能硬把那股腥液咽了下去。黏液不停地涌进他的嘴里,来不及吞下的白浊顺着小米的嘴角流了下来,一直流到小米胸前破旧的衣服上。
男人舒了一口气,这才放开小米的头,伸手擦了一下小米的嘴角,把流在外面的白浊也抹到了小米的嘴里。“好好的吃下去啊,这可是大爷的精华啊,哈哈哈哈……”



看着男人满意的神情,小米以为这就完事了,站起身向男人伸出细瘦的小手“大爷,50块,谢谢”。
男人一把拉住小米的手把他甩到了床上,“这就要钱了?今晚上才刚刚开始啊……”
几下就把小米身上已经破旧的衣服扯下扔到一边,小米还想伸手去抢救他仅有的衣服,却被男人一只手把他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上。男人臭哄哄的嘴在小米的脸上、身上、脖子上乱亲着,小米只能拼命歪着头躲避。男人的另一只手一路从小米的胸前红樱摸到了后面的小穴。粗大的手指试图抠进那还紧闭着的小穴中去。小米吃痛的夹紧了后面的小穴,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抠他平时大便的地方。男人吐了口口水在手掌上,再把小米的后穴抹遍,这次居然让他硬生生伸进了一根手指。
“啊……好痛!不要啊……啊!”小米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躲开男人的手指,可是他的身子被压的死死的,怎么也躲不开那阵剧痛。“不要啊,不要这样,我不做了……求求你,放过我……呜……不要……”小米的求饶声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到耳里,下面的手拼命地往小穴里钻去。心里一急,手下一使劲,让他又伸进了一根手指进去。小米只觉得后面的小穴一阵剧痛,有一阵热流顺着男人的手指流了出来。“好痛啊……不要啊……啊……!”男人的手指开始不停地在小穴里抽插,借着鲜血的润滑,渐渐的加快了手下的速度。小米痛的只能发出“呜呜”的痛叫声,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男人的手指渐渐增加到了三只、四只,后面的小穴也因为长时间的抽插开始慢慢变软,松懈下来。
这时男人觉得自己的肉刃就要爆发了,把小米的双腿折到胸前,一手扶着紫红色的肉刃,对准了小米的穴口,一点点的插了进去。虽然经过了男人手指的开拓,可是平时做为出口的地方还是接受不了男人的巨大。小米痛哼一声,双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不停地喊着“不要了,放过我……啊……啊……!”男人胯下的肉刃不停地、一点点地钉进了小小的肉穴,因为过度的扩张,小穴又开始流出了鲜血。“啊……好痛!好……痛……”小米只觉得身下好像有一支烧红的铁锥钻进了自己的身体,把他的身体分成了两半,让他全身都开始发抖、冒冷汗。
终于,男人的肉刃全部插进了小米的后穴,小穴周围的肌肉已经扩张到了极限,紧紧的箍住了男人的肉棍,让他差点就泄了出来。“呜……好舒服,差点就被你搞了出来,雏儿的身子就是不一样,紧的老子好爽!”伸手拍打着身下小米的屁股,“放松一点,老子要开始动了”。慢慢把肉刃抽了出来,当龟头快要掉出来的时候再重重的捅了回去。小米只觉得像有把钜子在自己的身体里切割,下身痛的像没有了知觉,却又有如火烧一般的疼痛。“啊……不要……不要……”后面的小穴不禁夹的更紧。可是男人被小米的小穴一夹,不禁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次都在肉刃快要离开小米的后穴时再狠狠地插回到底,顶的小米的身体不停地撞在床头上。抽送了几十下之后,男人就着肉刃还在小米后穴的姿势,把小米转身朝下,像野兽交配的姿势一般压在身下狠狠地抽插。小米被他这个姿势插入的更深入,好像肠子都要被捅破一样。胃里不停的翻腾,男人的肉刃好像已经顶到了他的胃里,痛的要命,却又不能阻止他的暴行。“呜呜……”小米的脸被压在了枕头里,只能发出细碎的痛呼声。
男人双手扶着小米的腰,把胯下的肉刃一次比一次用力的插入小米那紧滞的小穴。肉体间的“啪啪”撞击声回荡在这不足5平米的小房间里。小米肉穴中流出的血顺着男人的肉刃滴到了床单上,洇开了一大片。随着男人的抽插,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有了血的润滑,男人抽送的更加用力,小米的神智已经有点不清了,口水也不受控制的流出了嘴角。“哈哈……真是太爽了!干死你!干!”男人抓住小米的腰,几乎要把自己的阴囊都挤到小米的后穴里去似的撞击着身下小小的身体。小米的双腿无力的跪在床上,后穴已经开始麻木了,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他的耳边。
不知抽送了多少下,男人的身体蓦然一紧,动作突然加剧,快速的抽插也失去了节奏。双手紧紧抓住小米的臀瓣,一阵快速的抽插,埋在小米体内的分身也急速涨大,男人猛的一挺身,把胀大了将近一倍的肉刃挺进了小米身体的最深处,滚烫的浊液一股股地注入到了小穴的最深处。男人低吼一声,就压在了小米的身上达到了高潮。



十几股的白浊冲进了小米的身体,等到完全泄净,男人才把稍稍软下的分身从小米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已经被插成了鲜红色的小穴还没能完全合拢,鲜血混合着精液顺着大腿流了出来。因为剧烈的抽插,小米的后庭微微一张一合的抽搐着,一圈嫩肉被翻了出来。小米已经陷入了半昏迷,汗水湿透了全身,双脚无力合胧地半开着躺在那里。



男人伸手去捅小米那未能合拢的肉穴,手指上沾上了红白相间的浓液。小米觉得身下一阵刺痛,不禁轻哼了一声。想赶走让他疼痛的根源,手一挥正打在男人软下的肉刃上。
那紫红色的肉刃有如巨蟒一般抬起了头。“小骚货,知道老子的好,想再要一次是不是?”男人盘腿坐在床上,一把把小米面对自己举了起来。小米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后穴正对着男人那丑陋的肉刃,不禁惊叫:“不要!啊……”不等小米挣扎,男人已经将小米对准自己的肉刃,狠狠地放了下来。由于有了男人精液的润滑,巨蟒轻易地被吞进了鲜红的小穴里,一下子小米就坐到了根部。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穿透了一样地钉在了男人的肉棍上,小米眼前一阵发黑,太阳穴突突地跳痛着。“呜……不要了……好痛!”没有意识的轻哼着,小米被男人双手举起,再放下,男人的整根肉刃撞到了直肠最脆弱的地方。小米不停地惨叫着,头拼命地摇着,可是男人仍是不停地把他的凶器插起进小米的身体里去,带出一圈圈的肠壁红肉。小米肉穴的血顺着男人紫红贲张的肉刃流了下来,飞溅在肮脏的床单上。
当男人再次在小米的身体里发泄出来的时候,小米已经昏死过去。身下的血流成了一滩血洼,混着男人的精液。全身都是男人亲咬的痕迹,胸前的红樱也被拧咬的红肿。
男人满意的在小米的身上扔下了一张破旧的50元钞票,提上裤子离开了,只剩下小米破败的身子躺在血红的床单中……


H—2


晚上的迷红酒吧是所有堕落者的天堂,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武器、毒品、还有……性。




NIC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喝酒,曾经听同事们提到过,今天才头一次见识到他们口中的堕落者的天堂是什么样子。
二十五岁的他有一份不错的职业,也有一个稳定的女友。可就是在今天早上,他才知道,女朋友原来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而孩子的父亲,正是他的老板……
于是,一天的时间,他没有了工作和爱情,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标。跑到这里来喝酒,就是想放纵一下自己,不想再活得那么累。




不记得喝了几杯,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手脚被人用绳索捆的紧紧的,衣服也被脱掉了一半。NIC使劲晃了晃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一直晃到他头晕,也没能从梦中醒过来,却听到了隔壁一个男人讲电话的声音。“……是的,快来吧,这里有个好货色,包准你们满意。不快点我可先下手啦。就在XX宾馆302房,叫上小林他们一起吧。”
NIC使劲挣了挣身上的绳子,身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他电话里说的“好货色”该不会是指自己吧?!正想着,房门被人推了开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叼着烟进来了。
“你醒啦?头痛不痛啊?要不要来点水?”年轻男人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种雅痞的味道。
“我、我不要喝水,你是谁?放开我!”NIC防备地看着男人,身子慢慢向后靠去。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跟你玩玩,你可以叫我A……”这时门被人推开了,又走进了两个男人。“啊,B和C也来了,游戏可以开始了。”A高兴的把房门锁上,走到了床边。
“你、你们要干什么?!”看到又来了两个男人,NIC心里更害怕了,虽然自己不是同志,可是身边的朋友有这个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东西的。看着这三个男人的样子,就知道是不怀好意了。心里后悔自己不该喝这么多酒,拼命地想找办法逃走。A上床来按住了他的肩膀,“你不用想了,这里是爱情宾馆,房间都是隔音的,你想必也打不过我们三个人吧。乖乖的陪我们一下,我们就不会伤害你的。”
“你不要过来,我……我……”NIC拼命地往后退,眼睛四处看着有没有机会逃走。可是他却绝望了,四周除了身下的床就是几张椅子,窗子也是封上的,跟本没有路可逃。
这时B和C已经开始脱掉了上衣,“A,和他罗嗦这么多干什么,上了不就完了?”性急的C已经脱的只剩一条内裤,开始抬头的阴茎已经把内裤撑了起来。A也开始脱掉衣服,边问着旁边的B,“其他人怎么没来?”“哦,他们有事,一会儿就来。”
……还有其它人?!天啊……NIC的头开始痛了,心里明白自己这次是完蛋了,怕是要被奸死了。
B把内裤也脱掉了,惊人的尺寸吓了NIC一跳。紫色的阴茎挺立着,上面布满了青筋,顶端已经开始渗出透明的汁液。
“你、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喊啦!”NIC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B一把抓住NIC的脚步把他扯了过来,三两下脱掉他的衣服,顺手把内裤塞到了NIC的嘴里。“吵死了,那你就喊吧!”
“呜呜……呜呜……”
A也脱的精光的凑了过来,“怎么样?是个不错的货色吧?我在酒吧里一见到他喝躺下,就赶紧下手带过来了,不然怕还抢不过其他人呢!”
摸着NIC胸前的红点,顺着他光滑白晰的皮肤向下,一路摸到了还没有欲望的肉茎,“嗯,是不错,A,够朋友,记得叫上我们!”
“呵呵,那当然,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嘛!”
C绕到床的另一头,舔弄着NIC的脖子,“他的皮肤好滑,真想咬上一口”,说着说着真的用牙咬了下去。
“呜呜呜……”NIC痛的拼命挣扎,却躲不过C的尖齿。这时A的手轻掐着NIC胸前的乳头,让他发出阵阵的轻喘。
“呜……!”NIC一声痛叫,原来是B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黑色的假阴茎,正试图塞进NIC的后穴里去。可是他紧闭的后穴干涩难进,让B开始乱捅了。




“给他润滑一下嘛”A从浴室拿来一瓶沐浴液,打开瓶口对准NIC的后穴倒了下去。冰凉的浴液顺着缝隙流进了紧闭的小穴,B的手指也趁机伸进去了一只。
“呜呜……”虽然不痛,却有一种不适感,让NIC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这里一直在他身后舔吻的C拿掉了NIC嘴里的内裤,换上了自己的肉茎。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塞满了整个口腔,C扶着NIC的头开始轻轻抽送起来。“嗯嗯……呜……”NIC要不停地咽下肉棒的分泌物才能有空隙呼吸,可是还是有很多的汁液随着唾液一起流出了嘴角。
“呜……好热……好舒服……”C的动作渐渐凶猛起来,不顾NIC的挣扎,拼命地挺送着自己的阴茎,插向他喉咙的最深处。巨大的阴茎头堵住了喉咙,NIC开始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时,A的手也开始套弄起NIC的阴茎来。三只手指固定住整个阴茎,姆指和食指抚摸按压着龟头,NIC的身体开始窜起阵阵快感。
“呜呜……”手被绳子捆着挣脱不开,只能伸在空中抓挠着空气,想获得更多的快感。
B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只,由于浴液的关系,他的手指很顺滑地在NIC的小穴中抽插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应该差不多了吧?”B把那粗大的黑色假阳具头顶在了NIC一张一合的小穴口。稍一用力,假阳具的前端就插了进去。“呜呜……”还是好痛,毕竟是没有被开发过的地方,还经不起这么粗的东西进来,NIC痛的手脚伸直了,拼命想排出身后让他剧痛的东西。可是B握住假阳具的把手,开始慢慢的抽送,越来越快。上面是C的阴茎塞在嘴里,下面又被B用假阳具折磨着,A的手又制造出阵阵的快感。NIC的身体被痛苦和快乐包围着,已经分不清到低是痛多一些还是快乐多一些了。
A握着NIC阴茎的手突然一紧,一阵麻麻的快感冲上头顶,NIC抽搐着喷出一股白液。这时在他嘴里抽送的C也怒吼着在他的嘴里爆发了。
“你快乐了,也该轮到我了”B抽出了沾满白液和泡沫的假阳具,扶着自己的黑红色阴茎,身子一挺,就插入了已经被扩张的小穴里。“呼……好紧……”满意的舒了一口气,B揽着NIC的腰开始了狂猛的抽送。每一次的撞击都直没到根,只剩下阴囊拍打在NIC的身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虽然已经被假阳具开发过了,但是NIC的内壁仍然紧涩而柔软,紧紧的包着B粗壮的阴茎,随着他的抽送带出了一股股的汁液混合着血丝。“好痛……啊……啊……”“我也来加入吧”在一旁看着眼红的C不知什么时候又恢复了硬挺,握着自己的分身也想挤进来。NIC的肉穴已经被B的阴茎塞的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C硬是把手指伸进NIC的肛门,使劲向外扯着,扯出了一点空隙。顺着手指,C把自己的阴茎一点一点捅进了NIC的肛门中。NIC感到自己的肛门传来一阵剧痛,好像裂开来一样,肛门的内壁被撑的没有一点皱折,血被两个阴茎堵住了流不出来,充在自己的肠壁内。他的手脚发凉,意识中只有痛觉,身子一下软倒在B的怀中。没等他适应过来,挤在他体内的B和C已经忍不住开始动了起来。两个人像是配合好的,一个抽出,另一个就挺进,一下一下的切割着NIC脆弱的肠壁。大量的鲜血随着他们的抽送涌了出来。有了血液的润滑,两人抽送的更加迅猛,完全被快感冲昏了头,没有注意到NIC已经晕了过去。
NIC是被剧痛再次痛醒的,两个人还在他的身体里抽动着,好像没有结束的时候。这时A发现他醒了,捏着他的下巴,把自己的肉棒塞进了他的嘴里。“要吞到根,仔细的舔!不然我也和他们一起挤进来喽!”A在他耳边小声的威胁。NIC努力拉回神智,费力的转动舌头舔弄A的龟头顶端。身下的酷刑也还在继续着。两具阴茎被巨大的磨擦力所带来的快感燃烧着,艰难的进出让两人的快感加倍。两人两眼发红,身下猛烈的撞击,手上不停地玩弄着NIC身上的敏感处,努力让NIC和他们一起攀上快感的巅峰。
NIC从剧痛中渐渐感到了一丝丝快感正从身体深处涌上来。身体被凌迟般痛渐渐被快感所淹没。“啊……好痛……还要……呜……”紧紧抱着B的身体,嘴里不停舔弄着A的性器,身体爆发出第二次的高潮。可是身上的人的性欲却没有结束,一直到他昏过去还在不停地发泄着。当C退出NIC的身体,A又接着插了进去,三个人不停地玩弄着他的身体。他不断地昏过去,又再次的被弄醒,不停的求饶也没有用,三个人像野兽一般在他身上驰骋,真到他们达到了高潮。




NIC全身无力的倒在床上,手脚已经被解开,可是他却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门再次被打开了,看不清是几个人,被A迎了进来,又一次的肉体飨宴开始了……

H—3

深夜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万物都陷入了沉睡。只有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里面传出阵阵的喘息声。
“唔……嗯……不……啊!”两具肉体交叠在一起,剧烈地运动着。
被压在下面的人双手被紧紧按在身下,身后的小穴已经被多次的抽插染成了深红色。压在身上的人恶意地用硬挺顶住体内的一点用力的撞击,引起一阵阵细微的战栗。
身后的快感让前面的尖挺叫嚣着要释放,可是肉茎的根部被人用细绳紧紧的缚住,无法解脱。
“唔……放……唔……放开……求你……”身下的人已经泣不成声,双手紧紧抓紧身下的床单,双眼已经被情欲折磨的蒙上了一层水气。
可是身上的人还在无情地撞击着那脆弱的肉穴,双手还不时拂过身下人胸前的粉红乳首。
“哥哥……知道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吗?嗯……?”说着又是一下到根的狠狠撞击。
“啊!……唔……不知道…啊……饶了我……”被亲生弟弟折磨了一个晚上的汤米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又惹到了那个恶魔弟弟,让他这么的生气。
乔伊没有抽出埋在哥哥体内的粗胀阴茎,只是抓着他的一条腿把他整个人翻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唔……啊!”被这个姿势触动了体内的G点,让汤米不禁轻呼一声,睁眼看着面前的弟弟。
“不知道?!很好!”气急反笑的乔伊把没有释放的阴茎一下抽出汤米的身体,粗糙的表面磨着敏感的内壁,又引起汤米身体的一阵轻颤。
看着床上被情欲熏红的粉色身体,乔伊从床下拖出了一个箱子,里面全是各种色情用品。
“这个怎么样呢?想必哥哥下面的小嘴很想要吧?”挑了一个比成人手臂细不了多少的电动阳具,在汤米的面前晃了晃。
看着面前那粗大的东西,汤米不禁睁大了眼睛“不……不要……我不要!”“不要?可是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把手里的假阳具顶端放在汤米后穴的穴口,刚刚被开发过的小穴还在一张一合微微呼吸着,好像要吞下那整根的巨物。
“你瞧,它已经迫不及待了啊……”手下用力,就着残留在里面的精液,假阳具一下没进去了一半。“唔……”感觉冰冷的异物一下钻进了身体,撑开了体内的皱折,汤米不禁挺直了身体。慢慢转动着手中的长棍,乔伊把剩在外面的一半也慢慢推进了汤米的体内。“你看,这不是很容易吗?你这个淫荡的身体还有什么吞不下的?”冷笑着把电动阳具的开关一下开到最大,剧烈的颤动让汤米的整个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啊……啊……嗯……”在体内扭动震动的黑色阳具像要把他的肠子都要绞断似的转动着,汤米大声地呻吟着,扭动着身体,想把在他身体里肆虐的异物顶出体外。可是乔伊却用手抓住露在外面的顶端,再用力的插进去,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好痛……不要……啊……唔!”强烈的快感随着剧痛的慢慢消退渐渐占据了身体。汤米伸手想去解开缚住自己肉茎的细绳,但颤抖的手却怎么也解不开,反倒在顶端制造出更多的快感。“不行了……帮我解开,让我出……出来……”含着泪看向痛苦的制造成者,希望他能帮自己解脱。乔伊扶着自己那还怒张着的阴茎,放到汤米的面前“帮我仔细舔一舔吧,也许我会放了你。”紫红色的阴茎上布满了青色的血管,巨大的头部像蟒蛇一样地抬着头对着汤米的脸,上面还沾满了白浊的体液和丝丝的鲜血。汤米听话地张大嘴把这个宠然大物吞进嘴里,费力地转动舌头舔拭着顶端的小眼,努力讨好他。把肉茎上的脏物舔掉后,又仔细地把根部阴囊沾到的白液也舔干净,抬头乞求地看着乔伊。
“很好……”一把抽掉了汤米体内正在抖动的电动阳具,乔伊把自己的肉茎一下插入了他的后穴。巨大的冲击让汤米的身体一下被顶到了床头,双手紧紧抓住床头的栏杆,双脚勾住乔伊的腰部,好让他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身体。猛烈的抽插让后面的肉穴又开始渗出鲜血来,汤米开始惨叫起来。“啊……不要了……好痛……”可是已经被情欲冲红了眼的乔伊不顾身下人的央求,把自己的身体都要打进去似的快速撞击着汤米的臀部,发出“啪啪”的撞击声。汤米的双腿已经无力地挂在乔伊的身旁,随着他的冲击摇晃着,一直未能释放的阴茎已经涨成了黑红色。
汤米紧窒的后穴夹着乔伊的巨大阴茎,让快感传遍了他的全身。不顾一切地抓着汤米的腰,把自己的阴茎一下下地捅入流血的后穴,引起身下人的阵阵惨叫。随着一阵失去频率的抽送,乔伊的阴茎迅速胀大变长,在汤米的身体内猛烈地抽插,手也解开了他被束缚的细绳,两个一起低吼着达到了高潮。把体内的热液全部注入了身下的肉穴,乔伊喘息着趴在汤米的身上,两人的身上都是黏腻的汗水和精液。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汤米伸手抚摸着乔伊金色的头发。
“你早上晨跑的时候居然对着隔壁的男人很妩媚的笑!!”想起了这点,乔伊忍不住又气了起来。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乔伊,他是个瞎子……”
“瞎子也不行!你只能对我笑!”翻身又堵住了汤米的红唇……


……………………完


《H—4》

好痛……脚渐渐的没有力气了。



阿岐被吊在这里整整一天了,手已经被绳索捆的麻木没有了知觉,可是体内深插的木棒却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对方把木棍的长短调的刚好能让他踮着脚尖站立,只要一放下脚跟,过长的木棒就会深深的捅进他的体内,直捣心肺。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好像跳芭蕾的姿势勉强的站着。



紧闭了一天的地窑门终于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皮箱走了进来。把手里的箱子放在一边的椅子上,男人上前扶着阿岐的腰,把折磨了他一整天的木棍一把抽了出来。剧烈的磨擦使得阿岐脆弱的内壁好像着火似的灼热,随着木棍的抽出,一股鲜血也涌了出来。“唔……”死死咬住下唇才能不让自己惨叫出声,阿岐恨恨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随手把沾血的木棍扔到一边,男人一把拽住他的头发“怎么这样看着我啊?我的好弟弟。”“呸!我才不是你的弟弟,你这个恶心的家伙不配做我的哥哥!”



男人的脸色不禁一变,抹去脸上的唾液,一巴掌把阿岐的脸甩到一边。“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我真把这个野种当弟弟啊?!哼!既然你不把我当哥哥,那我对你也不用客气啦!”转身打开带来的皮箱,男人挑出一根带着细刺的皮绳来到阿岐面前。“你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吗?”双手把皮绳轻轻缠绕在手上,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阿岐尚没有抬头的肉茎。阿岐把头转向一边,不愿理会面前的男人。“这,可是会让你在痛苦和快乐边缘徘徊的好东西哦!”把皮绳放在一边,男人伸手握住了阿岐粉红色的肉茎。



“啧啧啧……还是没有用过的粉红色啊,不久我就会让它变成更美丽的颜色哦!”用手上下轻轻地撸动手里的绵软,不时还用姆指去抚按顶端的穴眼,手下的肉茎随着男人越来越粗鲁的动作居然慢慢挺立起来。一阵热流顺着身下的肉茎渐渐漫延全身,阿岐只觉得全身发热,阵阵快感冲向脑门。“唔……嗯……不要……”男人看着手中已经完全坚硬的肉茎变成了紫红色,“呵,看样子你很喜欢我的招待啊,那我就让你更快乐吧!”把带着细刺的皮绳慢慢绕着肉茎的根部缠绕,男人的手下猛的收紧,绳子上的细刺一下扎透了阿岐肉茎的嫩肉,鲜血一滴滴顺着皮绳和大腿流到了地上。“啊!……好痛……不要……放开我……”剧烈的疼痛让阿岐全身猛力的挣扎,下身的痛苦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忍耐的极限。“啊……啊……好痛……”听着阿岐的惨叫声,男人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把皮绳在肉茎上绕了几圈,再打了一个蝴蝶结,“阿岐,你看看这个蝴蝶结我打的好不好看啊?”“你快放开我!好、好痛啊……”哪有心情看什么蝴蝶结,阿岐现在只求男人能把他身下的剧痛消去。



“你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啊?那这个呢?”男人并没有失望,又从皮箱里拿出一个顶上布满了尖刺的巨型阳具。(汗……这次怎么好像都是带刺的东东?难道和我中午手被刺扎了有关?无解……)



把假阳具的顶端轻轻顶在阿岐紧闭的后穴,男人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这个礼物你喜不喜欢呢?满怀谢意的收下吧!”手下猛一使力,整个阳具的顶端就没进了阿岐没有被开发过的肉穴。巨大的头部一下撕裂了周围的嫩肉,上面的尖刺也划破了四壁的肌肤,只觉得一阵剧痛袭卷了全身,阿岐的眼前一阵发黑,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嘴里只能发出无力的嘶吼,头拼命地摇摆,却不能摆脱身下的酷刑,他整个人软倒下来,手上的绳索吊住了他,让他只能半伏在地上。阿岐拼命吸气,后穴也努力地放松下来,想尽量忽略后面的剧痛。可是这时,男人却握住了露在外的的把手,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阳具上尖锐的小刺刮在细嫩的肉壁上,随着男人的抽送带出了一股股的鲜血,也带给了阿岐无限的痛苦。“不……不要动!啊……啊……饶了我……好痛……”阿岐已经顾不上什么尊严,大声地向男人求饶着。可是男人却充耳不闻,仍然不紧不慢地继续着手下的动作。“阿岐,你的血好红,好干净,就像完全没有被污染过一样……”男人附在他的耳边,说话时温热的口气轻拂在他的耳后,让阿岐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阵轻颤。“你瞧,这么纯结的血,怎么能看出它是出自你这不洁的身体呢?!”说着说着,男人的手下突然加重了抽送的力道,就好像要把阿岐的身子捅透一样地猛烈贯穿着,随着他的动作,更多的血液流了出来。阿岐从开始的大叫,到后来已经是微弱的呻吟了,头也支撑不住的低了下去。



这时男人将手中的凶器拔了出来,随手扔在了一旁。他的欲望已经勃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手解开前面的腰带,掏出已经火热的肉茎,另一手扶着阿岐已经失去知觉的腰肢,把已经渗出液体的前端抵在阿岐尚在流血的后穴上,腰部轻轻用力,整个肉茎就滑进了阿岐的身体。由于有血液的润滑和之前巨大假阳具的开发,男人在阿岐的身体里进出的非常顺滑,失去意识的阿岐已经不会抗拒男人的进犯,只能任由他侵犯自己的身体。男人却不满意这场没有挣扎的性爱,身下没有停止抽送,一只手却抓住阿岐犹缠着带刺细绳的肉茎狠狠一握,剧大的疼痛立刻把阿岐的意识从昏迷中拉了回来,“啊……!”无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摆脱同时从身前身后两个脆弱的地方传来的痛苦。可是他的挣扎,带动了后穴的肌肉,更夹紧了男人埋在身体里的肉茎,让男人满意的呻吟一声,更加用力地向前挺进身体,享受这极致的快感。阿岐的双腿早已失去了力气,可是被吊在头上的双手却拉住了身体不能下滑。随着身后男人野兽般的进攻,阿岐的身体只能随着他的撞击前后摇摆着,却不能倒下。



男人双手扶着阿岐的腰,运用腰部的力量,把下身的欲望狠狠地插进他的身体,再快速的拔出,带出一缕缕的血丝和精液。整个房间只有他粗重量的喘息声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偶而夹着阿岐微弱的呻吟声。快速的磨擦带来的快感从小腹一直传到大脑,让男人兴奋地只会继续身下的动作,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能依照大脑作出的指令,拼命抽送自己的身体,完全不顾身下的人已经被他折磨的咽咽一息。男人身下拼命地撞击,牙齿也狠狠咬着阿岐的后颈,像要把他撕吞入腹一般。



他的欲望好像没有止境地发泄着,阿岐从一次次的昏迷中被弄醒,又一次次痛苦地疼昏过去,这一场激烈的性事让他觉得好像有三天三夜那么长。身体已经渐渐麻木了,随着痛苦的消褪,快感也夹杂着涌了上来。被抽插地红肿不堪的后穴随着男人的进出竟感到了一丝的快感。那丝快感越来越强,当男人嘶吼着在他身体中爆发时,热烫的精液一股股射在后穴的肉壁上,竟让阿岐也同时达到了高潮。“嗯……放开……让我出来……”前面的肉茎还被紧紧缠着,涨成了紫红色。随着肉茎的勃起,上面的小刺也深深地扎进了肉体,让阿岐释放不出来,却又被快感和痛苦同时折磨着。



“我还没有尽兴,怎么能放开你呢?”轻轻舔吻着阿岐的耳聒,男人软下去的分身竟又随着轻轻的抽动硬了起来。“你……你不是人!”阿岐惊讶地感觉到身体里的胀大,男人的精力已经不是一般人的所能达到的,他已经化身为野兽。“是啊,我不是人……我只为了你的身体才这般疯狂!”抓紧阿岐的臀瓣,男人又开始了另一轮的疯狂进攻。阿岐只能随着他的进出大声呻吟着,身体叫嚣着要求释放出来的痛苦已经让他忘记了一切。他只能在男人的身下痛哭着、承受着对方地侵入。



为了能更加深的进入他的身体,男人把阿岐的一只腿也抬了起来,又粗又长的肉茎一直顶到了阿岐的胃,让他感觉自己好像被穿透了一样。“不要了……太深了……我会死的……”阿岐只能拼命摇着头求饶,可是身后的男人完全不管他的请求,仍然肆虐着自己的欲望。



终于,男人在他的身体里再次爆发出来,也好心解开了他前端的束缚。阿岐尖叫着喷出了夹着血丝的白浊,晕在了男人的怀里。



“阿岐,下次我要让你的嘴里说出‘我爱你’哦……”男人搂着昏迷的阿岐,轻轻地吻着……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