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Tue)

酒器 作者未知

酒器 作者未知
男子带着雪花和一身血腥走进掩于竹林深处的小屋时,手里拎着两只纤细光洁的白瓷瓶。
  仆妇听见柴门的声响,急忙迎了出来,取过男子肩上的斗笠:"老爷,您回来了!"
  男子笑道:"少爷呢?"
  仆妇跪在地上道:"少爷还未起身......"男子也不看她,径直进到内室。
  
  少年其实已经起身了,只是一直坐在窗前而已,他看见进来的男人,伏在他面前道:"父亲......您回来了。"男人抓住他的下颌,将他绝艳的脸庞冲向自己道:"清儿,知道这次我又带回什么了?"少年坐立起来,菲薄的纱衣摩擦着一丝不挂的身体,胸前的两颗茱萸在淡绿的笼罩下隐隐的露出些影子,竟胜过赤身裸体的诱人:"父亲出门的时候不是说要到京城越家去买酒,现在想必带回来的就是越家最有名的竹叶青吧。"
  男子赞许的看着少年,将手里的酒放在一旁,把少年搂入怀中,感受他柔韧温暖的身体。
  "在初雪中和清儿喝酒赏雪,是别有韵致啊。"
  少年起身拿出两个白玉酒杯,又取过男子带回来的一瓶酒,满满斟了两杯。
  男子将手伸入少年的衣襟,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早已殷红的突起,在少年身上带起阵阵战栗。他另一只手在杯中沾了沾,道:"酒还是太凉了,怕是不太好入口啊......"指头往下,探入少年的下体,寻觅到那个紧窒温暖的所在,探了进去。
  感受到灵蛇一般的手指在体内恶意的探索,少年身体微向后仰,完全倒在男子的怀里:"啊......啊......父亲......"他轻轻的摇着头,松松莞起的满头乌云如瀑布一般宣泄下来。男子笑笑,继续探入第二根手指:"清儿,用你的身体暖出来的酒,一定醇的醉人吧......"即使已经沉醉于情欲之中,少年立刻明白了男子的意思,他睁大双眼,用惊愕的眼光看着男子。
  "你可以的,相信我。"男人在他耳边吹着气,探入了第三根手指:"清儿,来......你自己来。"
  少年如同被魔咒催眠了一般,拿起桌上的细瓷瓶,向自己下体伸去,男人拔出了手指,将少年仰放在席上,露出他的私处,看着他自己动作。少年将酒瓶末端探入花穴之中,小小的穴口立刻贪婪的吸住了瓶身,将它自动纳入少年的体内。
  "啊~~嗯嗯~~父亲~父亲~~~"少年摇曳着粉红的身体*糜的呼唤着,衣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打开。
  虽然一开始轻易的进入,但是瓶身中段凸起,少年试了几次怎么也不能将它完全放进去。
  男人抚摸着他已经抬头的粉嫩幼芽,道:"清儿,要父亲帮忙么?"少年用含着泪水的眼看着男子,点了点头。
  男子伸手将少年抱了起来,以坐着姿态放了下去。由于体重的关系,瓶子终于顺利被**完全吞没。
  "啊啊~~~"少年大叫着,浑身战栗着射出了白色的液体。
  男子皱眉道:"清儿,你弄脏了竹席,这样晚上要如何睡呢?"少年看他一眼后,垂下眼帘从他怀里挣了出来,伏在席面上一点点将自己的精华舔入口中。
  
  男子看着伏在地面上的少年,高高抬起的臀缝里露出瓶塞的一丝赤红布条,露出坏心的笑意,他将少年一把抱起放在膝上,暴露出两片如同白玉雕琢的臀瓣,伸手狠狠的打了起来。
  "父亲......不要......好痛............"少年含着眼泪哀求着,但是身子却一动也不敢动。男子也不理会他的哀求,手上的动作一直不紧不慢,直将那两片玉臀打得如同要滴出血来,火辣辣的痛让少年只能咬住自己的手,勉强忍受着不叫出声来。
  男子将少年的手指从他口中拔了出来,看见上面已经被少年咬出血痕,他心痛的将它送到唇前,舔掉血迹,并缓慢的舔弄着少年的指缝,刺激着他的敏感。
  少年的玉茎在男子的挑逗下再次抬起了头,粉红的铃口泌出透明的液体,他难耐的在男子身上摩擦着身体,企图挣脱这种折磨。
  男子看见少年微带水漾的渴求眼神,以及半张半合的艳红小口,像是对他无声的邀请。他顺手扯下束发的带子,将少年耸立的分身束缚了起来。
  "清儿,也不知道这酒温好了没有?"男子用手在少年的花穴边上描绘着,捉住露出的瓶口轻轻往外拔出一点,愉悦的感受着少年在他怀里的颤抖:"不如清儿亲自斟给我试试吧。"少年咬紧嘴唇摇摇晃晃立起身来,再次取出一个酒杯,看着男子道:"父亲......要清儿怎么斟?"男子看着少年眼中的一丝不服输的倔强,只觉得下腹又涌上了熟悉的冲动:"就这样......以清儿作为酒壶,才能配的上这越家数十口人命换来的竹叶青吧。"冷然的杀意刹那间弥漫了上来,男子的脸上浮现了嗜血的笑容。
  少年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让如绸缎般的乌丝将脸上的表情遮掩起来,他将一条腿抬上桌子,在男子眼前暴露出被下体紧紧含着的瓶口,男子拿起酒杯,少年便俯身将臀部高高翘起,拔出了瓶口的塞子,男子将酒杯放在瓶口下方,看着少年改变体态将碧绿的酒液从他两瓣鲜红欲滴的臀瓣之间的白瓷瓶口缓缓倾出,真是想象不到的绝艳诱人,待酒满之后,男子帮他将塞子复又塞上,把手里的酒递到少年手中道:"清儿来尝尝,觉得可以了么?"
  少年接过酒小抿了一口,酒味香醇而绵长,初有些刺激,喝下去却回了甘甜,又带了些许冷冽,如那傲然倾城的美人,等着有缘人去了解爱护,心下不由对这越家惋惜起来:如今世上是再也没有人能酿出如此美酒了吧......
  男子看他分神,倒也不恼,就着他手中的酒杯,将剩下的半杯喝了下去。
  "不行呢,清儿身体还是这么冷淡......看来要父亲好好的帮你......"男子摇摇头:"趴到桌子上。"
  少年不知道男子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仍乖乖依言伏在桌上露出自己的臀部。
  男子用力分开少年的臀瓣,清楚的看着**紧紧包裹着瓷瓶的模样,他伸出一只手指,乘少年不注意时,滑进他的身体之中。
  "啊!"少年惊恐的叫起来,根据他对男人的熟悉,这个时候当然不会不知道男人想要做什么。
  "父亲,不行的......那样清儿会坏掉......饶了我......呜呜............"他无助的摆动着身体,企图取得男人的同情,但是不知道这样只能刺激起男人更加残酷对待他的冲动。
  男子用手指在少年身体里抽插着,欲让**更加软化,他用另一只手刺激着少年的前方帮助他放松,并且毫不留情的在后方继续增加手指的数量。少年在这样强烈的痛苦和快感的刺激下,只能无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头部,一头青丝散乱在桌面和他光裸白皙的背部,黑与白的对比造成了如此鲜明的视觉刺激,让男人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啊......呼......父亲啊............我............"少年口中迸发出意义不明的词语,已经连不成一个句子。
  男子感觉到手指在少年身体里的进出越来越顺畅,他满意的拔出自己的手指,将自己早已勃发的分身对准了少年的穴口。
  在进入的时候,少年的叫声变得尖锐而痛苦,他纤细的身体里本来就包含着一个巨物,根本不可能再纳入男人的粗大。但是男人还是强硬的将自己的激昂送了进去。
  一声几近可闻的撕裂声从少年的下身传来,伴随着的是他的一声惨叫,他抬起头无神的望着上空,手将男人的肩膀抓出道道血痕。
  血液流淌出来,沿着他白皙修长的腿绵延而下,画上了既诡异又妖艳的线条。
  男人在他身体里剧烈的运动,感受着肠道的温暖和和瓷瓶的寒冷造成的极致鲜明对比的感受,丝毫不怜惜身下人儿的痛苦,他就着插入的姿态将少年翻转身来,看着对方因为痛苦而变得苍白的唇和脸。
  "你和你那个娘一样的*荡啊......"他在少年耳边低喃着:"不过我不会杀了你,因为你这个身体还很有用......"
  少年仰头呻吟着,绞紧后穴,他闭上眼睛,留下无力的泪水,将手缓缓的环上情欲中男人的肩膀,手里赫然多了一把匕首!
  男人在少年的紧窒中射出了浓郁的体液,就在他感受着一极致的快感时,一阵刺痛从他背后传来。
  少年飞快的推开男人,虽然男人的分身离开他身体那一霎那带来的痛苦让他几乎无法忍受,但是他还是很快的躲到角落,静静的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男人。
  男人伸手在背后抚摸着,突然笑了:"清儿......你长大了......不错啊......"
  他并没有对少年有所动作,只是摇摇晃晃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血,在地上留下一串蜿蜒的鲜红的花朵。
  少年茫然的呆在角落里,但是下身的疼痛提醒着他体内还有东西是必须取出来的,他伸手捏住瓶口,狠狠向外拔出。
  "啵~~"随着瓶身的离开,带着白浊的鲜红体液也流了出来。
  脸上滑下冰凉的眼泪,少年没有整理自己,只是躲在角落放声哭泣起来。
  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那个他称为父亲的唯一的血亲,那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爱还是恨的人......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