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Tue)

花花小狐狸》 by: 秋田托斯卡

【完结】《花花小狐狸》 by: 秋田托斯卡
花花小狐狸
今天整理东西时,发现了一张发票,呵,原来,我的那两只小狐狸在家中,已伴我九年了。
第一章
栖霞山上,有一大片空地,上面座落着一个小小的村庄。
这是村庄里的一户人家,漂亮的花园,精致的亭台,典雅的房舍,无不显示出主的高雅品味。然而,然而,然而,这间屋内的布置与屋外的反差之大,足可令人真正体会理解何为天壤之别!
屋内,全都是颜色!整间屋子被各种各样的艳丽色彩点缀着,丝毫没有外面半分的素雅。墙是白色的,但上面绘满了各种艳丽的花;桌椅是原木色的,但上面爬满了艳丽的花;床幔,被,褥是白色的,但上面绣满了艳丽的花。只有半面墙上没有花,因为上面挂了一面大大的镜子,真的很大,刚好有半面墙那么大。镜子上面没有花,因为上面若是有了花,就照不见镜子前,花一样的人儿了。
镜子前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巴掌大的白皙小脸,漂亮的细长弯眉,长长翘翘的眼睫,大大圆圆的黑眼睛,红红的小嘴,一个不折不扣的漂亮少年。
只是少年的衣服……
唉,怎么说呢?到是不难看,只不过……
白色的上等丝绸,上面绣满了各色艳丽之花!只有在小小的缝隙间,才可以看到下面丝绸的颜色。但少年好像还是有些不满意,蹙着漂亮的眉,口中念到:\"#¥……%-\"一个转身,又是一套花衣服。在镜子前后转了转,还是不满意,我再变,变,变……
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变了多少次,终于,变出了一套喜欢的衣服。(说实在的,旁观者清,偶实在没有看出,这一套与之前的那些有何不同之处,都是花啊!那是你没眼光!少年对偶怒目而视!!)
看来少年对这套衣服非常的满意,镜子中的小脸笑开了花,圆圆的眼睛成了弯弯的月牙,一边脸上还多了一个小酒涡,可爱至极,好像一只开心的小狐狸。(人家本就是狐狸嘛!少年又瞪偶!)
\"花花。\"一个清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屋内的少年,不现在应该就花花了,听到了声音,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甚至,可以在里面看到一颗颗旁边附带着星星的红色的心!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如天上明月般皎洁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花花立刻大喊着:\"泉泉!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向男子飞扑了过去,在距男子三尽之遥时,跳起,在空中变做一只毛色纯黑的小狐狸,直落入早有准备的男子怀里。将小小的狐狸头用力的在男子怀里蹭蹭蹭,恨不能把头直接伸入男子衣内,去吃豆腐。
男子对于花花的迎接方式早已熟悉,一手抱着胸前乱动的小狐狸,一手抚着他漂亮的毛,无奈的笑着说:\"花花,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你的舅舅,要叫我舅舅。\"
\"你才比人家大五岁嘛。\"继续蹭,继续吃。
\"花花,不要忘了,咱们是狐族,两岁时就可以娶妻生子了(偶也不知道狐狸几岁才成年,哪位大人知道,请一定要告诉偶!!!),还有不要老是现出原形,这个习惯不好。\"男子低头笑看怀中的小狐狸,愈发有些无奈的强调。
\"~~~~~\"不理他,撒撒娇,继续吃豆腐。
男子摇摇头,\"还有,你修练了几千年,除了会变成人形,会变衣服,还学会了什么?\"
\"人家的毛变黑了嘛!\"总是提些令人扫兴的话,轻轻咬一下。
\"千年黑,万年白。这不算。\"男子拎起小狐狸脖后的皮毛,略施法术,小狐狸立刻幻回了人形。
然而,花花也早有准备,在化成人形的那一刹,四肢立刻攀到了男子身上,将头埋到男子颈中,嗅嗅嗅,啃啃啃!\"人家有你就好了嘛!\"
\"唉,花花,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男子长叹。
人家才不要长大,长大了,你一定不会理我了。小狐狸心中想。
\"好了,花花,下来,看我这次下山,给你带回什么礼物了。\"说着张开右手掌,这句话,非常有效,小狐狸马上将头从男子身上拿开,转了过去。只见一朵艳丽无比的蓝色花朵在男子手上慢慢呈显出来。
\"蓝色的昙花!\"小狐狸兴奋道,立刻跳下来,把着男子的手,细细观看。\"他怎么不谢呢?\"看了好一会儿,发觉有些不对。
\"我用法力把它封住了。只要我功力还在,它就永远不会凋谢。\"说完将花放在桌上,拉起花花的手,\"走,吃饭去吧。\"
\"嗯。\"小狐狸幸福的点头。
来到饭厅,一男一女,早已坐在桌前等候了,这一对男女,看似二十几岁的年纪,相貌均是极为出色的人物。
\"姐姐,姐夫,让你久候了。\"男子问候道。
\"爹,娘。\"花花也打招乎。
\"嗯,山泉,花花,你们总算来了,一会儿菜都凉了。\"女子笑着说。
\"这么丰盛!\"花花抬手就去抓鸡腿,被男子一筷子打过来。\"这么大了,还这么没规矩,这是你小舅舅的洗尘宴。\"
花花伸了伸舌头,望了望山泉,眼中分明写着\"泉泉,我要吃鸡腿!\"
山泉笑了笑,\"没关息,都是自家人。\"夹起鸡腿给了小狐狸,\"这也算是我的送行宴了。\"
\"什么?\"三个人都大吃一惊,花花连鸡腿都给掉到了桌上。\"你还要走!?\"花花抱着山泉的手臂摇个不停。
\"我回来时,先见了族长,族长说,他算出极北之地有一棵万年的冰山雪莲要开了,让我取回来。\"
\"原来这样。\"妇人有些失望,弟弟不能留下来陪着她。
小狐狸呆了半晌,\"那么多的人,为什么总是要你去!我要找族长!\"说着就想向外跑。
山泉一把拉住:\"这说明你小舅舅有本领,能着多劳,不好吗?\"哄花花,他最有一套。
\"那我也要去!\"花花这次没有那么好哄。
\"不行,这次路途遥远,一路上,也可能凶险万分,带着你,我不放心。\"山泉立即回绝。(还说什么小狐狸什么都不会,我看多半是被你宠出来的!)
\"不嘛,我要去嘛!\"说起撒娇的本事,花花若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泪水说来就来,涌上了大眼睛,弄得英明神武的山泉,心疼不已,手足无措。直用眼神向姐姐姐夫求助。
\"山泉,带他去也好,他也该历练一下了。\"旁边的一家之主,花花的父亲,考虑了一会儿,发话。
山泉想了想,一路上应无大碍,终于点头同意。
花花立刻又笑成了花,眼泪没了踪影,好像刚刚从未来过。

第二章
热闹的街上,众人的目光都被两个人吸引住了。白衣男子身才欣长,美丽的容貌给人以淡若清风,若明月的舒适,安祥感,另一个男孩,稍稍矮一些,可爱的不得了,穿着花衣服,整个人都好像一朵会移动的花儿一样漂亮,可爱。
两人来到一家店栈,店小二儿忙迎上前:\"两位公子,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山泉微笑回答。
山泉的笑容看得店小二儿呆了一呆,气得旁边的花花大喊一声:\"我们要住店!\"这才回过神儿来,\"客官,住店这边请。\"忙将二人引到掌柜的面前,心想,这个小公子看似可爱,脾气可真不小。
\"掌柜的,两间上房。\"\"一间!\"在关于房间数目的问题上,二人又起了争执。山泉看了花花一眼,\"掌柜的,两间上房。\"\"一间!\"花花在\"原则\"问题上毫不示弱。掌柜的看着两人,不知该听谁的才好,虽说,白衣男子象是付钱的主,可这个花衣服的少年好可爱!花花见山泉不肯答应,眼泪立刻涌上来,拉着山泉的衣袖大哭:\"舅舅,你出门前答应我娘要好好照顾我的!才刚出来你就不管理工作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不敢自己睡嘛!\"声泪俱下。众人听了觉得心酸,目光直射山泉,心想,这白衣男子看似温和美丽,却是个狠心人。
山泉看了众人充满敌意的目光,心中一阵苦笑,花花不敢一个人住?他一岁时就敢一个人在荒山里过夜了!揉了揉埋在自己衣袖里的小狐狸头,\"好好好,一间就一间,这会儿想起我是你舅舅啦?\"
目的达成,小狐狸顿时破啼而笑。速度之快,弄得众人已为刚刚是自己看花了眼,这个男孩刚才真的哭过吗?
花花第一次下山,路上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结果累得不行。吃过饭就嚷着要上床睡觉,却听见山泉在旁边说:\"花花,今晚你睡床,我打坐就好。\"
晕!小狐狸一下子倒在床上,同床共枕计划失败!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不嘛,大家都睡在床上,不然别人会说我欺负你的啦!\"\"可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你不睡,我也不睡!\"苦肉计。\"不行,你还小,得好好休息才得。\"\"你今年三千七百四十六岁,我今年三千七百四十四岁,小什么小!!!!\"花花最气别人说他比山泉小,何况这次是由山泉口中说出!\"花花……\"\"泉泉……\"……最后山泉以失败告终,投降,陪睡。
山泉和衣上床,花花立刻四肢缠住山泉,头枕到山泉的胸口,看到花花这个样子,山泉感到好笑,\"花花,你这样怎么睡啊?\"
\"人家冷嘛!\"撒娇。
\"可现在是七月啊。\"
\"那人家刚刚说错了,人家热嘛。\"(\"砰!\"偶晕倒在地)\"泉泉身上好凉,让我抱抱就好。\"蹭蹭蹭,泉泉的胸好软哟。
山泉心中一荡,侧过身,抱住动不停的小狐狸,看着由自己一手带大的小狐狸长成这么大,一股成就感不禁由心而生。
才过一会儿,花花打破了这片刻的安宁,轻声问:\"泉泉,你睡了没有。\"
\"没有。\"声音清澈如昔,没有丝毫的睡意。
\"听娘说,我的名字是你取的,你为什么给我取花花这个名字呢?\"
\"呵呵……\"山泉不禁想起了三千几百前花花的样子。
那时候大家还都没有开始修行,花花还是一个有着金色皮毛的小狐狸,刚刚学会跑,和他同胎的兄弟姐妹们不同,其他人都在学着扑食,只有花花,每天不知愁的叼着花,围着自己转。别的狐狸的窝都是用草铺成的,只有花花和自己的窝是用花铺成的,不用说,那自然是花花的杰作。这只小狐狸除了会去踩花,其它的什么都不会,若不是自己机警,常常守在他身边,花花早不知道会被其它野兽吃掉多少次了。
\"所以,你就给我起名叫花花?\"呵呵,自己的脸同泉泉的脸就隔一拳远,真想亲亲泉泉红红的薄薄的唇啊。
\"喜欢这个名字吗?\"
\"喜欢,只要是泉泉给的,都喜欢。为什么不给兄弟姐妹们取些草草啊,木木啊的名字呢?\"
\"其他的名字都是姐姐姐夫取的。\"看着花花满意的大眼睛在自己面前一闪一闪的,一阵阵温馨的暖意涌上心头。
\"只有我的名字是泉泉取的!\"一阵兴奋。
\"对,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当初家里十几口人,现在就连你最小的弟弟都成了亲,生了子。只剩下你怎么也长有大。再过几年,你也该成亲了。\"想到花花也要成亲,心中一酸,这是怎么啦?可能这就是所说的嫁女儿的感觉吧?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宝贝,就要是别人的了,心中舍不得。
听了这番话,花花心中一阵凉意,成亲?泉泉竟想着要我成亲!\"我不要成亲!我要永远待在你身边!\"这两句话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
看到花花这个反应,山泉心中竟觉得一阵的欣慰:\"花花别着急,我只是说说的,快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说着,用手合上眼前带着哭意和一些莫名的,自己不明白,潜意识里也不想明白的东西的大眼睛。自己也合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花花又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张自己嚣想了很久的容颜,了阵阵心酸,舅舅真的一点也不明白吗?一点也不喜欢我吗?亲亲他吧,就一次,轻轻的,他不会知道的。想着,脸一点一分的移近红唇……就差一点了就成功了!山泉突然一动,吓得花花向后一跳,结果忘记自己睡在里面,忘记后面还有面墙!只听\"砰\"的一声!
\"花花怎么了?\"山泉听到声音,忙睁眼看去,见花花挨着墙,抱着头,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忙将花花抱在怀里,用手一摸,喝,后面肿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包!觉得又心疼又好笑,一边用手去用力揉,口中一边说:\"这么大了,睡觉还不老实。揉一揉,一会就不痛了。\"
听了山泉的话,花花心中一阵委屈,\"哇\"的一声真的哭了出来。
山泉看惯了花花撒娇时的装哭,这次见到花花真的哭了,急得山泉手足无措:\"花花,真的那么痛嘛?来,它撞痛了你,舅舅帮你打它。\"说着,真的伸手就去打墙壁。
花花见平时天塌不惊的小舅舅竟急成这个样子,不由破涕而笑,说出一句话:\"泉泉,人家刚刚真的看见子金色的星星耶!\"
晕!(人受外力撞击,会看到星星,这是真的,偶亲身经历过。真的如动画片中所形容的那样,会看见金色的星星在眼前乱飞,不过,偶只见到过一次,至于向其它一些动画片中形容的会有串成串的星星在眼前飞,是否真的会有,偶就不得而知了。)

第三章
由于昨夜某人出了些状况,所以到了中午才睡饱起床,以致,今夜二人露宿荒野。
花花坐在火堆边,看着背对自己,望向天空,观查星象的山泉,意感觉到这个身影好孤独!一冲动,从后面紧紧将他嵌入自己的怀中。山泉突然被抱住,有些吃惊,\"花花,怎么了?\"\"泉泉,不要怕,花花永远陪着你,你不会是一孤孤单单一个人的。\"这句话好像刺入了山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山泉一阵感动,竟不能言语,静静的靠在花花的胸前,我的小狐狸长大了,会关心人。
……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温馨甜蜜:\"客死他乡,身回故里,湘西赶尸,借路而行,闲人避之!\"
山泉听了,心道:不好,是湘西赶尸人,自己没什么,花花见了,只恐要害怕。只怪自己刚刚松懈了,没有发现有人接近。忙熄灭了火,拉着花花躲入旁边的长草里,嘱咐道:\"闭上眼,一会儿无论听到什么,都别睁眼,别出声。\"
\"好。\"花花口头上答应的很干脆,只是心里却十分好奇。过了一会儿,听到一阵阵\"砰砰\"的声音响起,将眼睛悄悄张开了一道缝隙,结果,顿时吓得浑身发抖,魂飞魄散!一具具僵尸,身子僵直,一双手伸得长长,一跳一跳,脸色发青,暴睁双眼,长长的红舌头,伸到外面,额头上贴着黄色的符!在山泉羽翼下长大的花花何曾见过这个!山泉发觉花花有异,想把他搂进怀里,谁知手刚刚碰上花花的衣服,竟惹来花花一声尖叫。这一声,惊了僵尸。尸体一具一具围了过来。
山泉知道尸毒的厉害,心里又担心花花,无心同他们打斗,施展法术,来到了五百里外的空地之上。低头看向怀中的花花,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牙齿紧咬着嘴唇,手握成拳,全身不住的发抖。心中一阵自责,怨自己应该早些带他离开。连声呼唤花花的名字,丝毫不见反应,山泉只觉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涌上了心头,若花花出了事……
曾以为自己是无惧的,现在才感觉到无助。所能做的,只有将花花抱紧在怀中,口中不住的安慰,直到天光放亮,阳光照晒,花花才有些好转,但仍是缩在山泉的怀中,不肯出来。山泉也不肯相信花花真的没事。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过了正午,花花说了一句话,山泉才肯相信,花花是真的没事了,\"泉泉,你刚刚救了人家一命,我以身相许,好不好?\"-_-||||||!!!!~~~
花花绝对是属于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竟以\"历练\"为要求,要求山泉同他每晚都要露宿在野外。山泉想了想有道理,也就同意了。
可是到了晚上,出现了一件令山泉头痛的事,花花以害怕为名,一定要在他怀里睡,没办法,也只好答应了。谁教他一直拿花花没辙呢?
每天夜里,山泉倚在大树上,花花坐在山泉怀里,每当花花认为山泉已经熟睡的时候,就会在他的耳边一阵阵倾诉:\"舅舅,我真的喜欢你,真的,这么多年来,一直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不回答,就是喜欢。\"然后,轻轻亲吻面前的这张脸庞,不敢用力,生怕他会醒来,怕他会生气,不再理睬自己。待到花花睡去之后,山泉睁开眼,看着怀中的小狐狸,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到了白天,花花仍是那只一声声\"泉泉泉泉\"叫个不停的,只会对山泉撒娇的快乐小狐狸,山泉也仍是那个总是笑着包容他的那个山泉,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同往日并无异。
日子天天过去,终于来到雪上之上,由于是极北之地,只有法力深厚之人,才有能力低抵抗这里的严寒,一般的精怪都有些自知之明,所以一路上没出什么状况。只是到了半山腰时,花花冷的厉害,只好化成狐形,穿上了免费的狐皮大衣,又主动跳到山泉怀里,说是要给山泉做火炉,实则是冻得走不动了。
到了冰莲花开之时,山泉叫醒怀中睡得正香的小狐狸,对着刚醒过来,勉强化为人形的小狐狸说:\"听人讲,当这种奇花异地草花开之时,对着诚心许愿,愿望就会实现的,你试不试一下?\"话音还没落,花花就跪到了厚厚的积雪上,开始许愿。直到花完全盛开,才想站起来,脚这时早已麻的动不了了。山泉抱他起来,揉着双腿,\"许完愿站起来就好,不必跪这么久的。\"
\"可我怕那样会不灵的,舅舅,你想知道我许的是什么吗?\"花花只有在认真的时候才会叫自己\"舅舅\",这一点山泉是深知的。看着花花认真而又期盼的双眼,山泉慢慢的也同样是认真的回答:\"不能说,说出来会不灵的。\"花花有些失望但同时也有些开心,说不定舅舅知道,怕不灵才不说的。又化成狐形,缩进了山泉的怀里。
因为怀中揣有宝物,那些精怪不敢上山,却敢在山下拦劫,所以,山泉没有如来时那样,走回去,而是带着花花施展法术,瞬间回到了栖霞山。
回到了山上,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花花仍是整日缠着山泉,山泉对他的宠溺如昔。
又是晚餐的时候,晚餐好像总是喜欢宣布一些坏的消息。
\"山泉,花花,有件事情同你们商量一下,\"花父开口道:\"刚刚族长来过,是为他的一个侄女来提亲。\"
一句话,有如晴天霹雳,惊呆两个人。
\"姐夫,我还不想成亲。\"\"舅舅不可以娶那个女人!\"两人同时开口回绝。
花父花母先是愣了愣,然后毫无形象的大笑,\"你们弄错了,我们怎么敢为山泉作主?提亲的对象是花花。花花的年纪实在不小了,也该成家离开了。\"
这对两个人又是一道雷击!
\"是啊,花花不小了,该离开了。\"山泉无意示的重复,只觉心中一阵绞痛。可山泉的这句话听到了花花的耳里,花花只觉心都碎了,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山泉!
花父花母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反常,\"花花,姑娘你以前见过的,同意吗?\"
\"舅舅,你同意吗?\"花花的声音好像被挫过一样,反问山泉。
望着花花的眼睛:\"那是个好姑娘。\"山泉一字一句回答。
\"好,既然舅舅这么说了,我同意。\"花花也是一字一句的回答。之后,\"哗!\"的一声,掀了桌子,跑了出去。山泉想追出去,但没有动,只是攥紧了拳头。
花母这才发觉有些反常:\"山泉,花花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太高兴了,姐姐,我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了。\"说完山泉也逃一样的离去了。
来到花花的房门前,看着这间出入过无数次的房门,山泉站住了,心中知道,花花一定在里面哭,一定在等着自己,只要自己进去,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同了。可是,直到天明,山泉仍是只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第四章
整个村庄都洋溢着喜气,几百年没有办过这么热闹的喜事啦!女方是族长的侄女,男方是族中最优秀的男人最宠爱的外甥。
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只有山泉同花花的笑容没有达到眼底。
八月十四了,山泉看着窗外的月亮。明天是中秋月圆时,也是花花成亲的日子,过了今晚,花花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也要离开这个家了,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泉泉,不要怕,花花永远陪着你,你不会是一孤孤单单一个人的。\"这句话好象又在耳边响起,傻孩子,人人都要离开的,你也不会例外,你这份心意,舅舅记下了,说什么喜欢呢?我是你的舅舅,也是个男人啊!正在想着,传来一阵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打开门,竟是花花,呵,真的是见外了,以住,花花进我的房间,从来不敲门的。侧身将花花让进来。
花花手中提着一壶酒,没有坐下,直接说:\"舅舅,这壶酒是我几百年前酿的,本想着留给你四千岁时喝,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你喝了吧。\"
\"好。\"山泉接过,不疑有他,就着壶嘴一饮而进,\"花花,天色不早了,明天是你,明天你还有事,早些歇着吧。\"
\"好。\"花花答应,却脱光了衣服将山泉扑倒在床上。
\"花花,你要做什么!\"山泉想要推开花花,却感觉到体内一股热流向下腹涌去,大惊!\"花花,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春药。\"花花笑得异常妩媚,一手抱紧身下的人,一手去解山泉的衣服,\"舅舅,就一次,只要一次就好,抱我,过了今晚,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将唇吻向身下的人,手去安抚山泉早已耸起的玉茎。
山泉体内的药力已经发作,又经这一挑拨,山泉再也把持不住,一个翻身将花花压在身下,埋首在花花胸前的人儿,不曾看见这个紧紧抱着他,缠着他的小人儿脸上流下两行清泪。呵,原来真正的伤心哭泣是不发出声音的。花花有些自嘲的想。
……
激情过后,山泉渐渐清醒先是看到了一双忧伤的眼睛,然后看到的是,这个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宝贝,被自己折磨得伤痕累累。伸手轻抚上伤口:\"花花……\"声音干涩而沙哑。花花将自己的头埋到山泉的肩上,\"不要说对不起,是我自找的。舅舅,我想问问你,你真的没有爱过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没有。\"声音干脆不留情。
这干脆的两个字,击碎了花花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只是他没有看到,山泉脸上显出的心碎表情。
\"舅舅,你好狠的心,难道连骗骗我,给我一点回忆都不肯吗?\"一阵沉默。\"呵,舅舅你骗了我。\"
\"没有。\"山泉已无力说出其它的字眼。
\"你骗了我,许愿的事,根本就是不灵的。我许的愿是希望你会有一点点爱我,让我一辈子陪在你身边就好。可是,你连一点希望都不给我。\"
山泉听了,没有说话,花花也没有再说下去,两人静静相拥。
花花抬眼看到山泉的枕边放着两只被封在水晶里的玉色蝴蝶,拿过来说:\"舅舅,这个你还留着?好多年不见了,还以为你把它们丢了呢?\"
\"怎么会,这是你送我的。\"山泉不禁想起当年的情景。
一只刚刚学会化成人形的小狐狸,顶着两只尖尖的耳朵,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在山上跑来跑去的捉蝴蝶,只因自己说了一句,\"这对蝴蝶真漂亮\"。蝴蝶越飞越远,小狐狸也越追越远,到了天黑还没回来,正当全族人都要出去找的时候,小狐狸才一瘸一拐,全身脏兮兮的回来了,没理众人的责骂,径直跑到自己面前,张开一直合着的双手,献宝似的给自己看:\"舅舅,你喜欢的蝴蝶,我给你捉回来了!\"……
呵,这只以往心里只有我的小狐狸再也不会属于我了。山泉有些悲伤的想。
天光放亮了,花花起身,有些恋恋不舍,却毫不犹豫的起身,良开了,临走时,要去了一只蝴蝶:\"舅舅,这只蝴蝶给我吧,到时你看到别一只时,就会想起我了。\"
山泉静躺在凌乱的床上,旁边的位置还残留着花花的体温,气味。就这样的放开了吗?让这只从小就跟着自己的小狐狸离去吗?
门外,传来仆人的声音:\"少爷,老爷夫人说吉时已经到了,请少爷快过去呢。\"
\"知道了。\"
喜堂之上,相较着旁人的喜气洋洋,一对新人面无表情(花花面无表情,新娘看不到表情),正要拜天地,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等一下,花花不可以娶她。\"
厅中顿时一片寂静,众人顺着声音望去,来人竟是全族少女心中暗恋的对象,新郎的舅舅山泉,难道说……
想到这里,众家女子不禁在心里羡慕起新娘的好福气,就连新娘的心里头,都是小鹿乱撞:\"难道,他看上我了?\"
而花花愣愣的看着山泉,舅舅是发觉自己有些喜欢我,还是要对昨夜的事负责,若是要对昨夜的事负责,我该怎么办?要不要这施舍来的幸福呢?
\"花花不可以娶她,因为花花是属于我的。\"平静的话语一出口,引起众人哗然。
山泉不理会众人的反应,走到呆若木击的花花面前,替他脱下碍眼的吉服,将花花搂到自己的怀里,\"花花,舅舅来带你走,舅舅承认,舅舅爱你。\"
花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不要你负责的。\"
\"傻瓜,舅舅是爱你的,不然,凭舅舅的定力,那些春药岂会令我动情呢?令我动情的人是你。\"
\"真的吗?\"
\"真的。\"两人旁若无人的互诉爱语。
一旁的族长终于率先清醒过来:\"山泉,大家都知道你疼花花,可花花长大了,该成家了。\"
\"族长,你刚刚没听明白吗?我是说花花是我的人,我爱花花,他也爱我,所以他不能娶别人。\"语调平静,丝毫不觉这有何不对。只是搂着花花的手臂更加用力了。
听了这句话,族长大怒,\"山泉,你同他都是男性,并且狐族有规矩,五族不通婚,我念你对族内有功的份上,你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见。\"
旁边的花父花母也说:\"山泉,我们知道是我们不好,为了图一时的轻松,而放任花花缠着你,可你……\"
\"族长,姐姐,姐夫,\"山泉打断他们,\"你们都错了,不是花花缠着我,而是我缠着花花,还记得吗?花花刚刚生下来时,眼睛还没睁开,没有毛,小小丑丑的,\"说到这,看了一眼,怀中听见说自己丑而用力咬了他一口的花花,花花脸红的象苹果,满脸洋溢着幸福,\"我乘你没注意,就一口叼他回来自己的洞里,除了你给他喂奶,其它时候,都不许你见他,客意的将他与外界隔绝。渐渐的,他的眼里只有我,让他成了我的所有物。\"
\"不错,爹娘,我爱舅舅,舅舅也爱我,我们不会分开的!\"花花抬起头,不再脸红,满脸义无反顾的表情。
\"花花,这是,是不对的。\"花母有些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有什么不对?我们相爱了就好!\"山泉看着毫不示弱的花花,一阵欣慰我的小狐狸真的长大了。
族长再次发话:\"山泉,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别怪我用族规来对你!\"
\"呵!\"山泉一声轻笑,\"族长,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从此后,我会带花花离开永不回来。花花同意吗?\"
\"同意!\"
\"至于你说的族规,又不是我订的,我为什么要遵守?以前,我所以会伤了花花的心,是因为我以为我对花花只是喜欢,而不是爱,而并非因为我是他舅舅,现在我想明白了,我就决不会放手!况且,我若要走,你们谁能拦得住?\"谁人会想得到,平日里看似温和如玉的山泉,会说出如此嚣张的话来。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是啊,谁人不知狐族山泉,天份极高,几千年的修练,就有了万年的修为,他要走,谁能留得下?他走了,狐族又来倚靠谁?
……
此后的许多年,人们总会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两道这样的身影,一个白衣美丽的男子,带着一个花衣可爱如花朵的少年在各处游玩。
en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