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Tue)



“踢踢~~~没意思,小气把门关得那么紧,把墙筑得那么高,看来今天是找不到什么好东西了。”一个小不点在一座山脚下的小山村里四处游荡着,看样子是心情不大好拉。


现在天色刚擦黑,你要是有胆子凑近去看的话,你会发现那个小家伙的耳后各有一簇桔红色的毛发。没错他就是山下的村民所说的狐仙欧,所以提醒大家小心,倒不是他有多么凶残拉,而是他有一些小小的爱好,那就是偷东西,特别是对红色的东西他是情有独钟。


自从有一次他在人家洞房里,称人家正在圆房的时候偷了人家不小心踢下床的红锦被以后,家家自威,各家都筑高了围墙,加固了大门,天一黑估摸着他也快来了的时候就关门谢客了。


小狐狸红红看着今天要找到点什么是不可能了,于是沮丧的往窝里走去。

“啊啊啊啊啊啊,把鸡腿还给我拉,主子你看他,一只都没留给我。”

“恩!好香啊,我要留着做早点。”

红红一听林子里有人,而且他确定是陌生人,村里家家他都去过了,谁说话什么声他是记得的。嘿嘿~,很伟大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东西,想到这红红兴奋得不得了。于是他靠过去看了看。

恩,三个人,在吃东西,看来他最好回去睡一觉,等深夜他们都睡了的时候他再来寻宝。还好啦这里离他的窝也不远了。

红红怀着兴奋的心情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开始行动。

恩,有个家伙留了两个鸡腿,就先关顾他吧。

红红灵巧的靠上去熟练的把东西从那个人身上取了出来,翻看一下,嘿嘿~还真有好料的,特别是一块红红的织锦肚兜深得他的喜爱,做人也不要他贪心拉,做狐狸也一样,既然拿到了一样喜欢的,那其他人就不翻了,说是这么说啦,可是红红在路过一个小孩身边时就着月光看到那人头上珠光一闪,定睛一看,天啊!好精致的一只发簪,不拿心里可能要惦记好久也,就拿这最后一个好了。


红红小心的把发簪拔下来,用他喜爱的那块肚兜包起来,好东西当然要放在一起了。

“放回去。”一个人声从红红身后突派的响了起来。

红红一惊,直觉的就地一滚,照那个人腿上踹去。称那人一退身的功夫站起来就跑。

“大胆妖精偷了东西还想跑?”

红红刚跑出几步,就被一股道气拉了回来。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红红自知不妙,什么人不偷,偷到一个法师,闹不好他今天小命都没了。维今之际只有求饶了,看能不能留下他的小命。

我哭,“法师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只是饿,想找些吃的,才偷的。还给你们,还给你们。不要杀我,呜呜~~~”边说边不舍得把刚到手的东西从怀里掏了出来。看样子很有忏悔的意思了吧。


(喂喂,闻什么闻拉,不会是知道我迷了东西没还吧?)那个被我偷了发簪的家伙凑上来在我身上闻来闻去的,让我开始紧张。

(呜呜~~~``惨了!他竟然抓住了我的尾巴,狐狸精最怕被人抓住尾巴了,一旦抓住就跑不了了,这次看来我是死定了。)

红红还小,才200多岁啦1我还不想死阿!“主子,你看他也有尾巴,,红色的尾巴,他和我是同族吗?”

“他是山上的火狐,你是雪狐算是同族吧!”红红树起的耳朵听到这么一句,恩!!!红红都要死了才知道,自己原来是火狐,怪不得,山上其他狐狸都死了,他还活着。原来他还是稀有品种。


(等等同族?那个家伙不会也是~~`)“万岁,我有同伴了。”紧跟着这句话,红红眼前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狐狸尾巴。

(恩)“你看,我们的尾巴是一样的欧,我叫小雪,你叫什么?”

红红乍起胆子看了看,恩这个叫小雪的看样子很单纯正为了有和他一样的尾巴而高兴着,那个抓回他的法师看小雪的眼神里藏着昵爱。看来他有救了,红红靠近小雪嗅了下,恩!一样的变成人也化不去的狐腥味。是一族的欧。


红红把样子装的更可怜一些,求救到:“我叫红红,你救救我好吗?叫那个法师不要杀我,我以后一定改,你看我已经把东西都还给你们了。”红红刚说完就有人上来拆台,被偷的另一个家伙上来拽住他的尾巴,摇了摇,他偷藏的东西就掉了出来。


红红愣住了,知道这次是完了,其他的没听到只听到那个家伙说要好好教育教育他,呜呜~~~看来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你想啊,小偷偷东西落到苦主手里还能有好吗?


你看你看,这不是大晚上的被人严加看管,睡着了让人摇醒,而且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还从那个法师手里要了张咒符封住了他所有的法力,逃跑的机会又少了好多。


“喂?你的窝在哪?”

“你干么?”说不得,家里有很多好东西也,不能露了。

“说不说?”

“卑鄙,你抓我尾巴摇,这是威胁,小人!”

浩和一看红红嘴还挺硬,于是抓起他的耳朵。

红红腾的一下脸就红了。

“我说,放开我的耳朵拉!”讨厌,算你厉害,人家耳朵敏感拉,不可以拽的。

··································································

红红现在开始后悔,浩和那个小人,把他以前积攒的好东西都发还了山下的村民,他倒是作了回好人,可是呜呜~~~~~红红那叫一个心痛殴。

(红锦被,再见!红枕头,再见!呜呜~~~~~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他就要吐血了。)

“走了。”

“奥”红红沮丧的往自己小窝的方向走去。心想,(唉!一切要从0开始了)

“你去哪?我让你和我走。”

“阿”天啊,厄运还没结束吗?

“为什么?我要回自己窝去。”

“让你留下,以后再把我今天还的东西偷回来,你想得倒美,从今以后本道爷要好好教育教育你,恶习未改之前,你都别想离开我半步。”

“我不要!”红红转身刚要跑,呜呜~~慢了一步,被浩和拽住了衣领。于是从今起不情不愿的和浩和踏上了他回家探亲的路途。

火狐偷……!

第二章:

“喂~~~,小气鬼,我走累了要走你自己走吧。”红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玩笑他在自己的山头住得好好的,被强拉下来,没马没车的走了十几里,那个小气鬼也不想想他比他矮多少?他走一步,他要花三步去追,他决定了,不走了就不是不走了。


浩和不耐烦的走了过来。

“你真的不走了?那好我拉你走。”

红红还没反应过来,一根裤腰带拴住了他的双手。

浩和拉着裤带就走,红红在后面叫骂。

“小气鬼,你卑鄙,你无耻~~~~~放开我。”

浩和理都不理他,红红一直骂到没了力气自觉无趣才闭了嘴。

眼看就要到那个小气鬼的家了红红还没想到脱困的法子,红红自进城以后就四下捉摸着寻找着机会,开玩笑小气鬼一路那么整他,回了他家还不变本加厉,说不定过不了一个月他红红就变狐皮了。


红红左看看,右看看直到看到一个盯着他看得直流口水的一个猪哥,心知自己回家的机会来了。

红红在路过猪哥跟前的时候故意一歪身子,扑到了猪哥身上,还特意在起来时用腿侧在猪哥的跨下蹭了一下。不是他红红自夸,平时挨近那些乡野村夫荤话可是听了不少,虽然没做过,但是还是理解个八九分的。生为狐狸精不会勾引人的功夫那不是白混了。


“唉呦!这位公子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累了,一不小心扭到脚了。唉呦~”红红假假的哼叽起来。

“你没事吧?”浩和拽着绳子的另一端走了过来,蹲下来拉开红红的裤腿看了看就知道他在搞鬼。

“不用装了,走啦!”浩和拽着绳子把红红往起拉。

旁边那个猪哥自觉找到了英雄救美的机会。

“这位道爷就算这位小兄弟范了错,你也不必如此吗?他是你的奴才吗?那道爷出个价,把他卖给我就是了。”

“不卖,让开。”

“不要这样嘛,价钱好商量。”

红红闲闲的坐在地上看着那两个家伙为他吵架。

看着浩和被猪哥的人包了个严实眼看就要打起来了,红红就偷笑的不行,打啊!打啊!打起来我就可以称乱跑路了。

这时一顶软轿走到了边上。轿上的人是三省首富林家的大少爷林净,他本来是要去前面的城门口接他那个可怜的弟弟的,说起他那个弟弟,从小体弱多病,一年冬季眼看撑不下去了,一个道士找上门来说他是入道修形的命,入了道门就可以富及泰来,家人纵使不舍,可是为了保命也只能让他走了。


他一般是3年回来一次的,这次他说修形期满,其他的只剩游历了,说是游历,家里的意思是既然命没问题了,就让他回来住得了,高兴的时候出去游玩一阵多配几个小厮,也不至于那么辛苦。


眼看就要到城门了,前面闹哄哄的把路堵上了,于是只能下轿上前查看。

刚看到里面,他就眼前一亮。那个和一堆人对质的不是他小弟吗?

“林和,你都已经进城了。我还说去接你那。”林净看到多年不见的弟弟高兴的迎了上去。

那个猪哥一看。那个不知趣的家伙竟然是三省首富的弟弟,这架还打什么打欧,除非他不想在这个地方混了,遇到三省首富别说得罪了,就是巴结平时还没机会那。


红红一看他逃跑的机会是泡汤了,那个猪哥不停的给小气鬼赔不是,再看看小气鬼的老哥,后面跟着一群人,他还跑个屁。

还好啦,小气鬼还记得他,自己上轿子时把他也拉了进去。

红红坐在轿子上正在欲遂,唉,他什么时候才能回他的草窝阿,他的红锦被,好想欧。

“把你偷的东西拿出来吧。”浩和没好气的说道。

“哪有,我没偷你东西。”红红挪了挪位子,离浩和远了些。

“我没说是我的,你拿了那个白痴的东西是不是?”

“我没……”红红想要否认。

浩和伸手拽住了他的耳朵。“拿还是不拿”。

“呜呜~~你又拽人家耳朵,小人,给你啦。人家只不过拿了个小盒子而以。”红红委屈的把东西拿了出来。

“你,死性不改。”浩和一看他还真没看错,红红扑在那个白痴身上的时候顺手拿了人家的红珊瑚作的鼻烟壶。算了那个白痴也是活该自找,只不过红红的恶习什么时候才能改欧。浩和气的都无话可说了,往后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回到林家浩和的母亲把儿子叫过去好一阵探看。

浩和介绍说红红是他师弟。

吃饭红红道是不挑,不过看那个小气鬼对他的态度还以为今天他也就睡柴房了。可是没想到小气鬼还算不差的给他安帕了客房,就在小气鬼住的屋子的右边。


红红看到屋子好一阵摸索,红色的窗子,红色的门,红色的柱子,屋里的家具也都是红漆刷的,要不是知道小气鬼的恶略,红红会以为这间房是特意为他安排的。


浩和带他进屋后好一阵嘀咕。

“都是我娘拉,说红色辟邪,这间房是我小时候住的,大了就是回家我也看着这满室的红色刺眼,也就搬到另一间去住了。天啊这房子是一点没变把人刺的眼晕。”


红红一听,他就说嘛,小气鬼没那么好心,原来是他不喜欢的屋子,不过没关系。他喜欢好喜欢欧,被子,枕头~~~呜呜~~好感动竟然是红的而且摸上去比他以前偷来的那套料子还好拉。


红红兴奋的这摸摸那摸摸一夜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浩和叫红红起来吃早点,只看到红红抱着枕头象抱着宝贝似的走了出来。

“你这是干么?”

“我喜欢,不行啊?”

“有毛病。”浩和知道他狂恋红色,也就懒得理他。

一个小丫鬟来传话说浩和的母亲让他过去。

红红主动靠上去夸人家漂亮。等人走了就着急这会屋。浩和一想不对有古怪,于是拽住了他的衣领。

“你又在搞什么鬼?”

红红连忙否认“没有。你不要总是怀疑我好不好?”

浩和另一只手拽住红红的耳朵拉扯起来。

“说实话。”

“放手,我还你就是了。”

浩和一看,差点没把鼻子气歪。红红不知什么时候把人家的一只红色的珠花摸了过来,偷东西都偷到家里来了,这回浩和实在是气得够呛了。

浩和一把把红红抱进了他的屋子,坐在床上脱下红红的裤子亮出红红的屁股,找着上面就啪啪的几巴掌。

“我叫你死性不改。你以后偷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叫你不改,叫你不改。”

“好痛啊,哇~~~~~呜呜~”红红哭闹起来象在杀人。

“咳咳”红红哭的差了气。

这时浩和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总的来说红红还是个小孩子,应该言教,他真是被气疯了。于是开始好言相劝起来,可是不管他说什么红红都不停顿的哭个没完。让浩和除了内疚以外竟然还有那么一些心痛。


这时他母亲又派人来催了,于是浩和,把红红放在床上,心想让他哭吧哭累了也就停了,大不了他回来时给他买点喜欢的东西逗逗他,再赔个不是好了。

“真是个无理绞三分,让人不放心的小家伙。”

火狐偷……!

第三章:

红红小心的听着周围的声音,当听到浩和已经走远了的时候,哭声立马停了。

红红从床上爬起来,吸吸鼻子。

“小气鬼,竟敢打我屁股,我呸,你以为我爱在这呆着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红红转身就要走,又突然犹豫了,于是转身进了自己昨晚的睡房,一会只见红红用红锦被包着枕头背在背上走了出来,没办法实在是太喜欢了,不带走他不甘心。


“小气鬼,去东院找他娘,那我就走西门回家。”红红背着个大包举步艰难的往西门走去。

这时浩和他娘这和浩和提起红红。

“你那个小师弟纳。怎么没带他过来。”

“娘我正要和你提,他不是我师弟,他是我师兄抓到的狐狸精。”浩和说完小心的注意着他娘的脸色。

“怪不得,那个小家伙那么漂亮,这个世上真有狐狸精?那娘小时候见到的不是幻觉了。”

“娘!你是说你小时候见过狐狸精?”浩和看他娘镇定的反应惊喜的问。

“是啊!娘小时候不仅看到过,那个狐狸精还是娘最好的朋友那,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就失踪了,我和家里人提起,他们都说我在做梦,什么狐狸精的只是幻觉。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另一个,看来我和狐狸精还真是有缘哪。”


“小喜。”

浩和的母亲招来在外侍候的小丫鬟。

“去浩和那院,把浩和带回来的那个红红公子请来。”

“红红公子?夫人我听刚从西苑过来的人说,红红公子出西门,不知去哪了,背上还背了好大的一包东西,夫人要叫人去把他找回来吗?”

“啊!母亲我失陪一下,呆会我带那个小家伙来见您。”浩和匆匆的起身追了出去。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离我的小窝又近了一百步。”红红背着那么大包,那么重的东西,实在是累,可是又怕人追上来,于是坚持只进不休,嘴里唱着安慰自己的自编小曲。


“小不点,你背着那么大包的东西,不累吗?”

“还好还好。哇~~~~~”红红回完话才想起,这个不是小气鬼的声音吗,他追上来了。

“小不点,你这是干么去?回家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背上的东西好像是我的吧?你这算不算偷阿?”浩和明知故问到。

“你的,小气鬼!你说过给我用的,那不就是说给我了吗?所以他现在是我的。”红红把背上的东西转过来抱在了怀里,生怕被抢。

“哈哈”浩和看到红红那副可爱的样子大笑起来。

“好啦!还在气我打你吗?这样我陪不是行了吧?回去啦。我娘要见你。”

“我不要,我要回家,才不要和你回去,万一你哪天不开心,我不是又要挨你骂,挨你打?我才没那么笨那。”说完背上东西又要迈步。

这时几件红色的,桔红色的新衣服吊在了红红眼前,让红红看得直流口水。

“唉~~,本来看你那么喜欢红色东西,可是只有衣服不是红色的好心给你买了几件,现在你要走,那这些衣服我就拿回去送别人好了。”浩和说完回头就走。


红红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回头追了过去,把自己背上的被活包甩到浩和身上,抢过那些衣服摆弄起来。

“红衣服,红衣服。”红红为了快些换上试试,一边喊着一边往浩和家跑去。同时不忘回头冲浩和喊到:“喂!小气鬼,小心我的红被子,还有里面的枕头,不要丢了。”


浩和一翻白眼,认命的扛起被子。

浩和进红红屋里时红红正在换衣服,浩和本想等红红换好后带他去见他娘的,可是~,红红换好一件以后又开始脱,脱光以后又开始摆弄另一件。

浩和看着那个在自己面前不停摇摆的小屁股,越看越觉得好白,好滑,好想动手去摸摸。而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从后面把红红抱住了。

红红奇怪的转过头去看他。

“小气鬼,你干么?你看,我穿那件最合适那?那件都很好也,我都拿不定主意了。”红红抿着嘴做出了犹豫不决的表情。

浩和突然咬住了红红的嘴角。

红红觉得被咬的地方有点痒于是伸出舌头去舔,浩和趁势咬住了他的舌头。并转过红红的身子把他压在了床上。

身为狐狸精好像天生对这种事情就很积极,红红用腿圈住了浩和的腰,并主动舔上了他的脖子。

浩和伸手解开了腰带,退下了内裤,露出了早已挺立的火热。用一只手在红红身下一垫,把红红托起来一点,一下子把火热挺进了红红的后庭里。

红红不适应的扭了扭腰,看着红色的床帐,微微一笑,把身子往浩和的火热靠了靠,突然拱起身子咬住了浩和肩膀,他本想咬耳朵的,可是没勾到。

激情过后,浩和歉意的对红红说着对不起。

可是红红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太好了,这个我一直想试试那,一直没找到机会。我今天终于知道怎么做了,哈~~小气鬼看你以后还敢骂我,打我。你以后要是敢,我就和别人说你一个道士QJ狐狸精。哈哈~~~实在是太好了。”


浩和看着红红象抓到他把柄似的露出那种得意的笑容。越看越着迷,于是把红红扑倒从他后面把火热插了进去,放纵的抽插起来。

“你怎么还要阿?我准你做了吗?喂~~~!我是说要试试,可也不要试那么多次吧!唉哟~我的腰,不要摇了。”红红不知第几次的发出抗议的叫喊。

火狐偷……!

第四章:

日头过午,浩和和红红累的实在没力气了,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只听外面有人叫门。

“少爷,您在里面吗?夫人让小喜来请您和红红少爷去她那吃午饭。”

“知道了,你先去和母亲说,换件衣服我们这就过去。”浩和随口应道。

浩和和红红一进客厅,就看到他娘,他哥哥嫂子已经入位了,同时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姑娘也在坐。

浩和拉过红红。

“娘,这位姑娘是?”

“奥。他是你一个远房表妹,来家里住几天。不要光顾了说话,过来先坐下阿。”浩和的母亲拉过浩和让他坐在自己左边,来个红红让他坐在了右边。

用饭时。气氛真是有些奇怪。

浩和的母亲不停的端详着红红从脚下一直打量到头顶。

浩和的那个远房表妹不停瞄着浩和。

浩和被人盯着看有些不自在,于是奇怪的打量他的远房表妹想弄明白,人家为什么看他。

红红则是向跟碗里的饭有仇似的不停拿筷子戳着。

(“小气鬼,死色鬼,看到女人眼睛都直了,什么意思吗?作了人家一上午,下午立马就变心了?可恶!看我晚上怎么整你。”)

午饭过后,浩和的哥哥嫂子下去休息了,浩和的远房表妹也下去安顿了,浩和的母亲把浩和和红红留了下来。



“听浩和说,你是狐狸精?那个是真的吗?”

红红看了浩和一眼,意思是我可以说实话吗?

浩和冲他点了下头。

“恩!我是阿!”

“那个能把你的尾巴给我看一下吗?”浩和的母亲好奇的问。

“那个他把我的法术封住了。”红红委屈的一指浩和。

“浩和!你这是干么?”浩和的母亲质问到。

“娘!”浩和凑到他娘耳边一阵解释。

红红不肖的一撇嘴,什么吗?以为我听不到吗?不就是说,怕我用法术去偷东西吗。

“奥,可怜的孩子。”谁都没想到浩和的娘听完是这么的反应。

浩和的母亲趁着红红目瞪口呆的时候,上前把红红搂进怀里。

“你以前过得一定很苦吧?听伯母的以后不要再拿别人东西了,想要什么告诉伯母我叫人买给你,拿人家东西,一是用过的,不知干不干净,二是,丢东西的人会着急的,以后有伯母,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叫人给你买新的。”


红红好感动欧,从小到大,头一次有人对他那么好。红红把头埋进浩和母亲怀里,坚定的点了下头。

浩和实在看不得这种场面,于是插嘴说:“娘,那个表妹是哪冒出来的,以前怎么都没见过。”

“唉,是我娘家那边的一个远房,前几天说让女儿过来住几天,回了的话怕人说咱家小气,一想算了,多副筷子而已,这不你刚出去人就来了。不理他就是了,只是来住几天而以。”


红红得到了林家主母的喜爱,以后的几天好不逍遥,没事浩和他母亲就叫红红陪她去聊天,逛街。红红唯一觉得不足的就是浩和那个小气鬼好像食之知味似的每天抓到机会就把他抱上床做床上运动,一直做到他腿软.腰痛为止。他可是被做的那个也,踢踢~~~~他可是觉得不怎么好玩,只是重复着抽啊,插啊的动作吗!也许做的那个好玩吧,下次有机会他一定要试一下。嘿嘿~~~~~就这样了。


################################

林家客房的一角,浩和的那个表妹和他的老妈子正在密谋着什么。

“小姐,老爷夫人的意思本来是要你想法子嫁给林净做小,这样不仅一辈子不愁吃穿,而且家里的生意也就有救了。不过现在不同了,林家二少爷林和回来了,林家早晚有他一半,你要是嫁给他直接就是林家的二少奶,那地位可就不同了。”


“这个我知道,可是一直没机会靠近他。”

“小姐机会可是自己找的,不如这样在他饮食中下点催情药,等他喝下去你就靠过去,等生米煮成熟饭,他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奶妈!唉,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就烦您下去安排了。”

这一天,红红又和林家主母出去玩了。

浩和一个人无聊的在自己院子里品茶,并后悔自己怎么没一起跟去。无聊欧~!不知道今天红红会买些什么东西回来,希望买了衣服,就象上次一样。

上次红红的母亲给红红买了几件红肚兜。红红高兴的换上让浩和看漂不漂亮,浩和上去连着肚兜和红红的身子摸了一个够,而且越摸越往下,演变成了激情的爱抚,不一会就上了床,那一晚做的是有些过火了,第二天晚上红红才缓过来。想到这浩和身子一阵发热,跨下的火热慢慢硬挺起来,浩和连喝几杯茶水,那里没下去反而更火热了起来。


浩和站起身用手摸了下自己的硬挺,暗骂自己没用光想象就~~。红红不在看来要先回屋自己解决了。

那个浩和的远房表妹一看,看来药起作用了,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刚想靠过去,就听红红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小气鬼,你看我买什么回来了。”

红红刚进院子,就见浩和难得的迎了上来,并把他抱了起来。

红红展开今天的战利品正想显摆,浩和的嘴已经靠了上来,咬住他的小嘴就是一阵乱啃。

浩和的表妹一看红红进来就没敢现身,看到这一幕更是呆住了。

不一会儿,就听从浩和房里传出了激情的声音。

“小气鬼,你最少等我试完衣服再做吗,啊啊,你又舔我耳朵。我也舔,痒死你。”红红不示弱的舔上了浩和的喉头。

浩和难耐的扯下自己的衣物。露出胯下的硬挺。

“喂!那里就不要舔了拉!我刚尿过尿,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啊啊!”红红发出难耐的呻吟。紧接着就听到床板振动的声音。

“小气鬼,你今天是怎么了,不要做得那么用力吗!我的腰快断掉了,啊啊~~~”

听着从房里传出的呻吟声,那个浩和的远房表妹恨恨的只咬牙,多好的机会,给别人做嫁衣了。一定要想个法子才行,林家的二少奶奶这个名分她事在必得。



火狐偷……!

第五章:

那个没安好心的女人,以后的几天里处处在观察着红红的一举一动。找着可以利用的机会,把他除去。

这一天,她正和自己的奶娘在假山后面密谋下一步的动作,突然听到假山里传出红红和浩和的声音。

“喂!小气鬼我们也学法师他们去云游好不好,呆在这好无聊欧。你都不陪我。”

“这个,我已经和师父说还俗的事了,可是家里事情很多,母亲的意思是让我们留下来帮大哥照顾生意。这几天我就是在和大哥学阿,冷落你了?母亲这几日不是都有带你出去玩吗?”


“是啊,婆婆是有带我出去,可是看不到你,人家很无聊吗,我不管我要你陪啦。”

“婆婆?我娘让你这么叫他吗?”

“恩,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对了大哥说会有机会压货去外省的,不如我们一边做事,一边出去玩这样我对家里也有个交代。”

“真的?什么时候走啊!”

“不要急嘛!我去找大哥问问去,对了,以后不要再乱拿人家东西,不然出门在外很麻烦的。”

“喂,小气鬼,你不要总找后帐好不好,我答应婆婆不偷了,以后就一定不会再做,以后我喜欢的东西你买给我啊。”

“恩。”

“好不好啦”

红红拉着浩和的衣角甩来甩去的走出了假山。

那个一表三千里的表小姐在浩和他们走远以后和她奶娘四目一对,一条毒计涌上心来。

这一日,浩和很早就出门和他哥哥去做事了,红红谢绝了浩和母亲一起出去玩的提议,一个人在自己屋里整理自己那些心爱的衣物和小饰物,准备搬到浩和屋里去,本来他很喜欢自己的红屋子拉,可是浩和说看到满眼的红色就头晕,看到他就好了。既然浩和不肯搬过来,那他就搬过去,省得一早还要回自己屋里换衣服。


这时一个小丫鬟来传话,说浩和让他去后花园。要带他出去玩,红红不疑有他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跑去后园了。

红红左等右等不见浩和的影子,一想他可能让什么事给耽搁了,不如去前庭找他好了。

红红来到前庭,看到庭里乱哄哄的,浩和的母亲正在安慰那个哭哭啼啼的表小姐。

红红拉住一个下人问了下才知道,那个表小姐说她今天早上放在床前的一只翡翠镯子丢了,那个据说是她娘留给她的意义非凡。在林家丢了东西主人不好推托责任于是派了很多下人已经去各院找了。


现在林家上下忙成一团,红红找地方坐了下来,觉得有事也要等人家不忙了再说。

几个时辰过去了,一个小丫鬟被带了上来。说是她把镯子找到了。

那个表小姐的奶娘上前质问到:“小玉,哪找到的?”大有不找到人犯事不罢休的架势。

小玉畏畏缩缩的颤着手指往红红的方向一指。

“是在红红少爷房里,今天早上我看到红红少爷关着房门不知在干什么,后来听说丢了东西就起了疑,进房后我在红红少爷的衣柜里找到了表小姐的镯子。”


红红闻言,惊愕的抬起了头,他没拿那只镯子阿!红红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小丫鬟,后者则心虚的垂着头。

浩和闻言走到红红面前,定定的看着红红的眼睛无可奈何的问道。

“你有没有拿?”浩和问的很轻。

红红坚定的摇了摇头。

“一定是他,人证,物证起全,还想赖吗?”那个奶娘看浩和没有责怪红红的意思急了起来。

“红红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是喜欢和我说吗,我去买个更好的送你都好,你拿这只是我娘留下来的对我意义非凡真的不能给你。”表小姐故作大方的说着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你有没有拿?”浩和拽住红红的耳朵沮丧的问着,觉得自己对红红的教育真是失败,以前红红偷了东西从不会死不认帐的。

他不相信他,也许一直就没信过,不管他怎么改在浩和心里都是以前的那只爱偷东西的狐狸精。现在倒好,人证物证都有了,他要是信他就不会问这第二次。


眼泪在红红眼里打转,红红想也许一切都该有个了断了。

红红挣脱了浩和的手。然后转身就跑向了自己住的红屋子,浩和留了下来,代表红红对那个女人赔了个不是。不一会儿就追了过去。

浩和刚一进红红的屋子就看到红红爬在床上委屈的哭着。

浩和转过红红的身子,一把白粉洒在了脸上,浩和反应过来后就知不好是迷药。

浩和倒在了床上,红红拨光了他的衣服,解恨似的在他胸前的小乳头上狠咬了一口。

“小气鬼,你既然永远都不会信我,那我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我本来要走的,可是心里又很不平衡,我每天都做母的让你做,现在要走了,不作回来一次就觉得自己好吃亏。所以今天我要做公的上你一次才甘心。”


红红翻过浩和的身子,用被子垫高浩和的屁股,露出了浩和屁股上的小洞洞。

“应该是插到这里吧?”红红用手指滑着浩和的小洞。

浩和不能动,可是能听到感觉到的,听到红红的话,浩和是只延涂抹。

红红试探性的把自己的小鸡鸡插进了浩和的小洞洞,只动了几下,就听红红抱怨道。

“做你可真难受,屁股那么大那么硬咯的我肚子痛,跨在你腰上我的腿比被你做的时候还酸。唉!也就这么一次了。”

浩和现在只想骂人,自作主张的小混蛋做了他还嫌他身材不好,看他缓过来怎么整他。浩和心里正骂那,突然感到背后凉凉的,红红哭了。

红红爬在浩和背上,凑到他耳边,哭了。

“小气鬼,红红就要走了,你以后要记住欧,有一只小狐狸曾经爱过你。我爱你小气鬼。记得和婆婆说,他是第一个对红红那么好的人,红红会记得她的。”


红红起身,穿上自己那件最喜欢的红衣服走出了林家,天地之大红红一时想不起该何去何从。于是决定先去找法师他们好了,最少让法师解了他的咒,恢复了法力才能自保阿。




注:1)红红在此集中反受为攻。(放鞭炮祝贺,谁说红红‘没用’的?

2)留开林家的红红命运会怎样?想知道的回贴阿!

3)虫子的老公kotu说要小孩或宠物猪(必须是猪),谁知道那个怎么才能找到?~;(

有自愿报名的没有?有好处的欧!


火狐偷……!

第六章:

红红走后的几个时辰以后,浩和药劲还没过。浩和的母亲不知想起了什么推开了红红的屋门。

浩和的母亲看到一片狼藉的床铺,和他那个被脱的光光的儿子,只愣了一下就狂笑了起来。

“哈哈~~我说和儿这个不会是红红做的吧?我还说要给你和红红办事,让你娶他那,现在看来我是不是该嫁儿子才对啊?”

浩和动不了只能用白眼翻他娘。

他娘作了过来拉过被子盖上他的身子。

“浩和,有件事。我是越想越不对,红红以前是偷过东西,可是他只偷红色的饰物要不就是吃的东西,他怎么会突然去偷那丫头的翡翠镯子那?先不说那镯子是绿色的,就是前几天而以,我在珠宝店里看上一只红玛瑙的镯子说要给红红买,红红都没要,他说那个东西戴上就跟戴手铐似的别扭,而且易碎,真弄坏了他会心痛的所以不买。你说这不是很奇怪吗?”


浩和一听心里各等一下,只骂自己怎么这么笨,这么多的破绽他怎么就没发现,看来是有人有意让红红背黑锅,该死他一定要弄个明白,去和红红道歉,把他追回来。


浩和等迷药过后,立即招来了那个冤枉红红的小丫鬟,通过一番恩威并施的盘问,知道了那个女人的诡计。

浩和本想扁她一顿的,可是让他娘拦了下来,最后那个女人被赶出了林家,林家主母表示以后林家都不欢迎她来了。

浩和匆匆拿上些钱骑马去追红红,本来以为红红会回自己的窝去。所以就往那个方向追,可是没想到追出几里路也没看到红红的影子。

浩和心想红红早晚要回去,于是直接去了红红的窝在那里等。

红红自从走出林家以后,一路往南去找浩明和小雪。几日之后开始后悔怎么没带些值钱的东西出来,现在好,饿了几天了,没钱去买食物,可是又不想违背自己对婆婆的承诺。


红红饿得靠着墙角坐了下来。这时有个人站在了他前面。

“你是红红吗?”那个人惊喜的问到。

红红抬头一看是小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原来小雪怕浩和欺负红红于是吵着要浩明带他去浩和家看看,没想到路上就遇到了。

浩明解了红红身上的咒符。小雪本想叫红红和他们一起去云游的,可是红红看着小雪和浩明恩恩爱爱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心里酸酸的更不好受,于是推却了,告别了小雪他们回自己的小窝了。


红红耷拉着脑袋回到自己以前的小窝,竟然发现有人住在这!他走的时候,小气鬼,把他攒的所有东西都还给村民了,窝里只留下些木柴而以。可是现在竟然有床和被子,还有一些生活的必需品。


天啊!红红觉得他真是倒霉到家了,走了一天才回窝,窝那竟然还被人家占了,不管了他很累,先睡一觉再说。

浩和从山下买完东西回来,就看到红红在他的床上睡着,浩和揉了揉眼睛怕自己在做梦,当意识到红红真的回来了难耐的跑了上去,把红红从床上抱进了怀里。


当红红睁眼就看到浩和时,先是趴浩和肩上大哭起来,哭累了又一把把浩和推开。

“你来干么?不会是又丢了什么东西怀疑是我拿的来找我要吧?”

浩和心痛的伸出手擦着红红的眼泪,意识到自己对红红的不信任真的伤了他,本想道歉的,可是想到红红临走做的好事就想气气他。

“没错,我是丢了东西,而且就是你拿的。我现在就是来把他找回去的。”

“你~~!”红红气的直哆嗦。什么吗,丢了东西就想起他。

浩和把红红的头按在自己胸口上。

“小不点,你偷了我的心,我要找回来,你不必还我,拿你的心来换好吗?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那件事原谅我好吗?”

红红对这感人的告白反应是疯狂的拉扯浩和的衣物,看到浩和左乳房上的齿痕满意的笑了笑,并在另一边也咬了一口。

浩和怕怕的把红红按在床上,箍在身下,生怕惨剧重演。

“小不点,你干么?”

“上次是留念,这次是解恨,谁叫你冤枉我的。”说完转过头去不看他。

浩和用自己的唇压住红红的唇,在红红的嘴边一声一声的说着对不起,并把吻往下延伸,每吻一次就说一句对不起。

纯纯的告白自此变成了激情的床上运动。

突然有一天浩和去山下买东西,听到山下的村民都在传说,说这几天山上在闹狐狸精,有去山上砍柴的人听到狐仙的叫床声,山下好多没结婚的青年都大着胆子去听过,回来还有不计的流鼻血的,真是激情欧。浩和一听脸都绿了,自己在做那个的时候有人偷听,实在不是件好事吧?


浩和回去后不等红红反应过来拉着他就上了马,决定回家。可是一想回去了可能再出来就难了,不如去找师兄和小雪他们玩够了再说。

红红坐在马上也不老实,时不时的在浩和身上摸来摸去的,有时还伸舌头舔舔浩和的嘴角,每每让浩和呼吸急促,不能自己。

能不能找到小雪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浩和家这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应为只要在一起,红红和浩和就觉得很‘性’福了。其它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