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Tue)

正太滋味? By 奴玉 高H啊~~~~~~

正太滋味? By 奴玉 高H啊~~~~~~
「啊──不、不要了──」

祐音全身光裸的被一條條又粗又滑軟的樹藤,以著淫穢的姿勢抬在半空中,在這個無人的樹林中沒有人能操控這些樹藤......他們就像是有意識的生物,茲意地玩弄迷路的祐音。

嗚...哥哥你在哪裡?小音好怕喔...都是小音不乖、不聽話偷偷跟你來這裡......

哥哥......嗚嗚──

可憐地祐音...雙腿被樹藤纏繞的緊緊,更被它們強力地拉的大開。雙手同樣被許多藤蔓纏繞著無法動彈,只能伸在頭頂上失去作用。

而祐音流著淚水的可愛稚嫩臉龐,被一條條分泌出滑膩液體的藤蔓,舔劃地濕潤無一倖免之處。小巧地粉唇更不時被藤蔓入侵,劃著他細緻的口腔...揪著他紅艷地小舌拉扯交纏著,藤蔓滑膩的液體和他的唾液混在一起,分不清流下他同樣纏上藤蔓的頸部。

粉色的小點也被舔上透明色的液體,看起來很是誘人......小點被一陣又一陣濕滑藤蔓的色情舔弄,有時還被藤蔓頑皮地勾弄著......惹的祐音難耐地扭動身體想躲開它們的玩弄,可是......飽受憐愛的小點,還是難掩興奮地挺立著。

雙腿中間的稚幼青芽更是倍受疼愛,未成熟地青芽被數根藤蔓纏繞住.....表皮滑溜的藤蔓捲在那敏感青芽上頭,慢慢地縮緊...放鬆...戳揉著...還有更多藤蔓用著濕滑尖端不時地來來回回地舔弄著細緻地外皮......。

青芽不斷地顫抖著......晶瑩地黏液沒有休止的從頂端開口流出,一根邪惡的藤蔓緩緩地...從青芽根部沿著滴落的黏液滑上嬌紅的先端,藤蔓細長的尾端...試探性地戳刺著嬌紅尖端的裂口,引的青芽顫抖著...更分泌許多黏液。

愛撫著祐音小小身體的藤蔓,令他嚐到前所未有的麻醉感...8歲的他不懂自制地自然嬌吟著...扭動著身體像是要求更多愛撫!

年幼的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全身只是跟著單純的感覺走。

「啊!不、不─好痛──好痛啊!不要......」

突然地...游移在小口上的藤蔓...刺進小小的開口中!下身的激痛讓他僵硬的弓起身子,祐音痛的哭出滿框的淚水......

他是害怕卻不知惡夢何時結束。

開口被那一根細長的藤蔓無情地深入...潛進其中填滿整個小口,小口沒有出入的位置能讓泉湧的慾望液體解放出來......細端旋轉深入小口下的空間,小小地細管被一吋一吋撐大...撐大......

「不要!小音....好痛!好痛──嗚嗚嗚──」祐音哭求著不要...可是小管中的藤蔓仍是向前進......

只是惡夢還是會繼續下去──

更多的藤蔓向祐音而來...它們一致地邁向青芽下方的粉色的禁地。

兩根藤蔓有默契地左右扳開祐音肉肉地小臀瓣,讓他未成熟的小小粉色穴口露在空氣裡...有些害羞地自然開合著想躲起來...卻無處躲藏。

其他的藤蔓也接近嫩穴...將它們不斷分泌滴出的液體沾上粉嫩的小穴上,輕輕地沾舔著...撫觸著......如羽毛般地觸碰,更讓嫩穴刺激地不斷開合著...像是在邀請。

「嗯...小音不要這樣......好癢...走開嗚嗚──」青芽上的疼痛一下子便被下方的熱癢感一掃而空,祐音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全身熱熱地...他覺得噓噓的地方好疼...可是卻漲漲地燙燙地...想尿尿,而且...奇怪地東西在他噓噓的地方裡面...讓他痛卻...不是很討厭......

「啊──不要、不要......嗚嗚!」

在祐音好不容易習慣嫩穴被舔劃的感覺時...藤蔓竟強硬地闖進穴中!藤蔓的表面雖然滑潤不至於傷到脆弱的穴壁,可是粗大的體積一下子塞進緊繃的穴中...無情撐裂嫩穴。激痛的熱穴令祐音尖叫大哭起來。

「嗚嗚──好痛!走開─走開─啊啊!」

藤蔓蠻橫地繼續前進穴中...慢慢地深入撐開窄小的穴壁,固定住粉臀兩邊的藤蔓,同時間配合地將粉臀分的更開...分開直到嫩穴中的藤蔓順利滑進最深處,然後開始抽插著。青芽上的藤蔓搓揉著敏感的肌膚...刺入裂口裡的細藤同著嫩穴裡的藤蔓...一起動。

小穴被磨擦的發燙也發散著祐音沒有體會過地快意,藤蔓不停的持續抽出插入的動作,更不時蠕動尋找著嫩穴中的小凸點。穴口被撐裂所流出的血液和著藤蔓不停分泌的黏液,充滿在整個穴間,隨著藤蔓的抽插流出嫩穴外......流下他被抬在空中的身軀。

他嘴內的藤蔓糾著他的小舌,發出極為淫亂的濕潤聲,而祐音已是無力合上雙唇。纏上他頸間的藤蔓則舔玩著他的小耳珠,濕黏地畫著他的耳窩。胸上的小紅點受到下身不斷的刺激,直直挺立了!讓更多有意識的藤蔓來回撥弄著頂點,讓小紅點興奮不止。

「啊嗯──嗯嗚...嗚......」全身敏感點皆受到藤蔓激烈的愛撫,讓祐音不知從何開始自哭喊的狀態,變成意識昏迷的嗚咽模樣。

他半睜著哭紅的雙眼,淚水不停的滴落...細細地啜泣著。下方的劇烈刺激讓他扭動著被托空的身軀,然而這只是引來藤蔓給予他更多的撫慰。

可是...不知為何祐音仍是想這麼做......

「嗚...小、小音...想、想......」他好想...好想噓噓喔!鳥鳥已經飽飽地好久好久了。嗚嗚......好難過喔......人家要噓噓......

祐音開始掙扎著雙手想脫困藤蔓的固定,然後去抽出他下方的細藤.。可是...力氣小小的祐音根本沒辦法掙困...

而青芽想解放的感覺越來越多...催促著祐音,祐音更是難受...扭動的更厲害!使得被藤蔓塞的滿滿地嫩穴也受到影響,竟然開始吸附著侵入的物體,增加更多快意!

「啊嗯──放、放開小音...嗚嗚──噓噓......」祐音受不了一直在他小管中抽動的物體了!他只想解放!




「我不是說過...別對小音下手嗎?」

祐音的哥哥──祐真。竟出現在正被藤蔓侵犯的祐音下方!

「哥哥...救救小音嗚嗚──小音好難受喔......」終於見到了他的哥哥,祐音崩潰的哭了出來,他用盡力氣掙開手上的固定,雙手伸向他的哥哥向他求救。急著求救的他,根本聽不懂祐真說的話。

「求你放開小音吧......」祐真無奈地對著空中說道。

而...原本玩弄著祐音身軀的藤蔓,除了固定住祐音、青芽和嫩穴中的之外,其餘部分開始往祐真的方向伸去...

它們像是遇見主人的寵物般...紛紛對著祐真撒嬌,將分泌出的液體舔在祐音有著介於少女、少年氣質的臉龐上。

「小音他還小...什麼都不懂,何況你都有我了...這樣不行嗎?」祐真俏艷細緻的臉蛋順著藤蔓的撫觸,自動地跟隨著動作做出磨蹭的動作,讓他像隻小貓般可愛。

『呵呵...我只是想嚐嚐他和你的味道是不是一樣甜啊......』

「喔...那嚐過後覺得如何?」祐真不甚在意的說著。唉......早就知道他會這麼說,才會要他別對祐音下手,可惜...還是沒用。

他輕輕地看了一眼仍被玩弄地想解放的祐音,發現到自己的下身突然地漲大起來。

『你說呢?其實你也想嚐嚐看他的味道不是嗎?』

藤蔓為了證明他的話...一邊竄入祐真包著略為成熟的青芽的長褲中,慢慢地捉弄漲大發燙的青芽,一邊將祐真的衣服脫去。

「啊...別、別碰...嗯......」

祐真難耐地嬌吟出聲,看著眼前雙腳大開、模樣淫亂的祐音,一股熱流又急速的沖下他的跨間。而再看到藤蔓故意將祐音那被塞滿多根藤蔓的濕潤嫩穴,轉到他眼前,讓他一覽無遺時...他那正受摩擦的青芽在那一瞬間解放了。

『你看吧...其實你也很想嚐嚐你的弟弟...來...』

在半空中的祐音被藤蔓抬到了他哥哥的面前,這中間祐音的嫩穴好幾次都在抬動中被裡面的藤蔓摩擦到穴壁,令他難耐的呻吟出聲。

「啊──哥哥...小音好難受...好難受喔...哥哥救救小音......」

被帶到哥哥面前的祐音不停的求救著,哭的滿框淚水的他,看不清祐真同樣被許多藤蔓糾纏,他單純的只想要祐真救他。

『看...他多依賴你呢!你說的話...他一定會聽的,哪怕是要他張開腿接受你的這兒...』

藤蔓戲暱地把玩祐真被纏弄的青芽,將以發洩過的他又弄漲了不少...沾滿他自己濕液的開口又慢慢滴落著莖液。

「嗯...你...啊嗯......」說到頭來...你不就是想要吃了我們兄弟,胃口真大。祐真想說些話反奪他,可是...身下的刺激讓他話不成句。

現在的祐真全身衣著都被藤蔓扒的精光,跟祐音一樣同樣被許多藤蔓纏繞著,只是他不同於祐音般被動,全身是妖艷熟練般地對著在他身上的藤蔓綻放。

祐真將姿勢由站換成曲腿坐在綠地上,然後伸出雙手示意著藤蔓,將已經哭到虛脫神智迷濛的祐音送到他的懷裡,讓他雙腿大開地分跨坐在他曲起的大腿上頭,然後把纏在祐音身上的藤蔓撥開了些許,可是...祐真就是不將塞在他青芽裡的細藤拔出,也不動嫩穴中的藤蔓,而他幫祐音調好坐在他腿上的姿勢,剛好讓藤蔓更方便動作。

「哥哥......小音怕怕...我要回家......」將頭埋在他胸膛上氣若懸絲說著話的祐音,沒有看見他正依賴的人...根本就不是打從心底要救他的。

「既然...你想看...那我就好好的疼小音給你瞧吧!」祐真淡笑如是說著,看著俯倒在他懷裡模樣誘人的弟弟,他眼中既跳動著火熱的慾望。

『喔──那太好了!我就快要變成人型...但還需要一些你們的美味液體,不如...你就幫我取好了。』

「人型...你快成功了嗎?」一聽見他的話,祐真是掩不了興奮的說話,看的出他對這件事...極為關心!!

啊......就快了嗎?他終於等到了!

『對!可是...若有你和你弟弟一起的話...日子就不遠了!』

「呵──別忘了他可是我弟弟,一嚐過這種快感...就會意猶未盡的!」

現在的祐音就跟當初誤闖進來的他一樣......被這淫穢的藤蔓玩弄,可是...那美妙的快意讓起先哭喊不停的他...在事後難以忘懷。

那從脊椎下方竄起的酥麻感...不溫柔地被肆意玩弄的痛快......讓他想一嚐再嚐!

而...祐音是他的親弟弟...骨子裡也都是一般的淫蕩啊!

用手指刻劃著與自己相似七、八分的稚嫩臉蛋,祐真如此沉醉地想著。

『那...你們就快吧!我可等不及了呵呵......』

纏在他們兄弟上的藤蔓,著急的蠕動起來......

「小音...醒一醒!我是哥哥......」沒有理會藤蔓的話,祐真那細長的手指下滑到他懷中小小單薄的身軀上...擒住了上頭已被垂愛過挺立腫漲的小紅點。一面搖醒哭累而顯得有些睏意的祐音。

「哥哥......」祐音無意識的咕噥著,在他全身上下承受了藤蔓不間斷的玩弄後...早已失去反抗的力氣了,只能像個娃娃任藤蔓隨意褻玩。他也只記得抱著自己的是他的哥哥...至於身旁週遭的動靜他也不知所以......

「乖......跟哥哥一起玩好玩的遊戲!」

「遊...遊戲......」祐音氣若游絲的說著...哭累的有些睡意的他反應不免遲鈍,他絲毫沒有發覺...自己胸前的小紅點正被他所信賴的哥哥...搓揉著。

「對......你會喜歡的...」妖艷的輕輕一笑,祐真俯下他的雙唇,貼上下方紅潤誘人的小唇上。

他含住柔軟的小唇霸道的吸吮著,滑溜的小舌趁機侵入那小小的嘴中,沿著那小巧的牙床環劃舔弄著。說不上輕盈的動作...將祐音原本有些昏昏的腦袋,嚇醒了不少......

「唔!」哥哥的舌舌怎麼跑進來了......好像在幫他刷牙,他快不能呼吸了!!祐音推著他的胸膛,想要離開他的懷抱......

可是...他的力氣從開始到現在皆沒有任何的用處,他這麼一掙扎...反而引來不少本已離開的藤蔓,又開始向他而來。

藤蔓似乎和祐真達成共識,在他雙手放開懷中的祐音後......藤蔓隨即代替了他的位置,將祐音掙扎的雙手固定住,並將他跨在祐真腰間的雙腳,大力分開!讓飽受折磨的青芽和塞滿藤蔓的嫩穴,一滴不漏的展現在祐真的眼前。

放開了被吻紅的小唇,祐真炙人的雙唇滑下了柔嫩的胸口,在上面啄出一個個紫印,他空出來的雙手,一邊揉捏著上方的小紅點,一邊滑下祐音沒有防備的跨間。

「嗯啊......哥哥...嗯──」這是哥哥說的好玩的遊戲嗎?祐音半開著淚水迷濛的小杏眼,看著下方吻他的親人......

好玩的遊戲......為什麼和剛才那綠綠的東西對他做的一模一樣呢?只是...哥哥很溫柔...而且不討厭......

「啊!哥、哥哥!好痛啊──」

祐真沒有預警的將刺入青芽口內的細藤緩緩拔起,讓原本已經習慣異物存在的芽管激痛了起來。

祐音害怕的開始哭喊著...他想扭動身體來躲避,可是卻是將仍在嫩穴中的數根藤蔓含的更進去......

「乖...等一下就沒事了!乖乖聽哥哥的話......」

祐真安慰的話一說出,祐音發紅的小身體便慢慢地停止扭動,是顫抖著讓他抽出細藤。

因為哥哥是他最喜歡的人...哥哥對他最好了...他沒有欺負過他......所以...哥哥的話他會聽話的。

在祐音的身軀不自覺抽蓄了一下後...細藤已被祐真抽離他的身體,留下的是...不斷發熱發漲、受盡折磨通紅的青芽。

「小音,現在你覺得如何?舒服嗎?」說話的時候...祐真俯下雙唇用他豐厚的唇瓣,含咬住那憐人青芽上一處紅熱的肌膚,粉色的小小青芽就這麼顫抖了一下。

祐音的身體也不禁弓了起來,淚落下的更多。「我、我討厭哥哥......哥哥騙人!小音討厭這樣!」哥哥騙他!哥哥說會舒服,可是...還是好痛!鳥鳥又變的好大...好想噓噓......不舒服......

「嗚嗚─我要回家──媽咪──」不知所措的祐音,大哭了起來......

「小音?」祐真抬起頭訝異他為何會突然大哭,「小音怎麼哭了?不舒服嗎?」奇怪...他對他做的..皆是自己認為最舒服的事啊!造理說他應該會和他一樣感到快感的...怎麼會反而哭了呢?看著正大哭著的弟弟,祐真皺緊了雙眉想不出原因。

『呵呵...你太嫩了!憑現在的你想討好一個人......還太早呢!』

藤蔓嗤嗤的嘲笑著祐真,一面發動更多藤蔓襲向交纏的兩人。

「我、我可以的,你別動手......啊──」

藤蔓快速的纏上沒有準備的兩人,繞上了他們細瘦的身體,稍微的將他們分開些,然後支起因害怕而哭的更厲害的祐音,將他大開的雙腳抬高,恢復先前仰躺在半空的姿勢,讓他的嫩穴就這樣完全地對著同樣被抬上了半空的祐真眼前。

和祐音一樣全身裸露曝在空氣下的祐真,不甘願的讓數根藤蔓游移他的胸口、下身,他只將注意力集中在他眼前美麗綻放的嫩穴上,突然──多根粗大的藤蔓猛地貫穿他沒有潤澤的後穴中。

「不、不要......哈啊──」好深!不...不行了!祐真被一下子就滑進穴中深處的藤蔓,一根根沒有規律的交換插入抽出的刺激,弄得哼吟不斷。

口中雖說著不要...可是他的身子卻自動的跟著不停扭動著,讓藤蔓戳的更深進去。

「哥...哥......」聽見了哥哥像是快樂似的叫聲,原本哭泣中的祐音好奇的看向祐真,卻馬上被已是慾火征服全身、正努力擺動腰枝、姿勢像極一隻被交歡趴著的動物的親哥哥,駭的瞪大杏眼。

哥哥怎麼了?為什麼他一直喊、還哭了出來呢?是因為被綠綠的東西欺負的好痛嗎?可是為什麼他卻握著他屁屁上綠綠的東西,一直往自己的屁屁塞不讓它走...

而且哥哥雖然在哭...可是為什麼嘴裡還一直說:「好舒服!」好奇怪喔......

一直瞪著祐真搖動的下半身,什麼都不懂的祐音就快想破腦袋了,也忘了自己下方同樣刺著許多藤蔓。

「小...小音......想跟哥哥一樣舒服嗎?」祐真伸出雙手將眼前小小的身體環在懷中,後方狂烈的戳刺讓他動作有些緩慢。

舒...舒服?剛剛哥哥也是說要讓他舒服的...可是...哥哥騙人!一點也不舒服!好痛好痛的......不過......為什麼哥哥他卻好舒服......嗯......

「這次不會了...小音要嗎?你看哥哥好快樂的......」

看的出祐音的猶豫,祐真向他保證著,並將祐音的小手掌拉到自己原本已發洩過卻又漲大挺立的青芽,他的手蓋著祐音的小手,教著祐音撫慰自己。

「啊!哥哥...你──」祐音想抽回手卻沒有辦法。哥哥...的鳥鳥怎麼......怎麼...生病了嗎?

「小音摸啊...哥哥很舒服的......要不要哥哥也讓你舒服呢?」後穴被粗大的藤蔓深入穿刺已讓祐真是高潮不斷,現在加上了弟弟的手撫摸著他的青芽,祐真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只是......他更想進入弟弟的小穴中解放。

舒...舒服?歪頭想了一會兒,他怯怯地點了下頭說:「嗯...我在相信哥哥一次!哥哥不在騙小音喔。」

「當然......哥哥最喜歡小音了!我會讓小音跟哥哥一樣舒服的。」

得到了祐音的答應,他迫不及待地俯上他小小的身子,讓他們身上的藤蔓將他們纏在一起。

在半空中的姿勢沒有影響到祐真急切的動作,反到讓他更方便點燃祐音身上的慾火。

他低頭含住祐音挺立的小小粉點,另一邊粉點則用手指拉扯柔捏著,而他另一手離開了放在他跨間的小手,讓祐音自動的幫他撫慰。

空出來的大手握住了祐音紅腫的青芽,突來的刺激令祐音驚訝的叫了一聲,當那隻手緩緩地戳揉著時......祐音卻不自覺的輕輕哼吟了起來。

「嗯啊......哥哥...啊......」好熱...為什麼他的身體好熱?炙人的撫摸讓祐音迷濛了雙眼,微紅染上他小小的身體,他舒服的承受著信任的哥哥在他身上滋意撫弄。

舒服...哥哥真的沒有騙他......「啊!哥、哥哥...小音想...想要......」被套弄的青芽不斷地漲大,內部積滿了許多從一開始就想解放的慾望。

小音好想噓噓...快要爆炸了......

「沒關係的...小音。不用忍...出來給哥哥看呀......」將唇滑落在抖動不停的青芽上,祐真伸出紅艷的舌,從青芽的根部往上舔到紅腫出液的開端,並勾劃著開口周圍。

「啊──」被他的手和舌一挑弄,祐音難耐高潮,弓著身體將初次的慾望結晶激射出來。同時...嫩穴也因高潮夾緊了許久沒有任何動靜的藤蔓。

「哥、哥哥...對...對不起......小音將...將...」好丟臉喔!他怎麼...怎麼噓噓在哥哥的身上......

「沒關係...小音的初精...好甜的!」祐真用著紅舌舔了舔青芽上流下的液體,然後用嘴將疲軟的青芽整個含住,小巧的青芽被完全含進溫熱的嘴中,流出的液體全被含入了其中。

「可...可是......啊......」他快說不出話了。下身被含著的溫熱感覺,讓祐音不禁舒服的放鬆身體。

「噓...從現在開始...小音要舒服了喔!」祐真一邊說一邊將祐音的下身貼上了自己的下身,雙手捏住了紅腫小點。

「啊......哥哥......」祐真的動作扯開了嫩穴中的藤蔓,讓穴壁一陣刺激,這一切和胸口的刺激感讓祐音對他哥哥的話...有些期待。

祐真將被弟弟撫慰地挺立的腫大青芽,抵在那插滿藤蔓的嫩穴前。先前已被玩弄的濕潤柔軟的嫩穴讓祐真迫不及待的想闖進去。

「不管如何...小音都不可以不要喔!」忍著跨間想解放的叫囂,祐真微笑地輕聲說道。

祐音聽話的點了下頭後......下體馬上被堅硬的東西刺穿!!

「啊啊──好痛─小音不──唔!!」

嫩穴被貫穿的激痛,讓祐音又哭喊出來,只是哭音皆被祐真貼上的唇封住。

不要!不要了......好痛!被撐開地更大的小穴,再一次撕裂流出鮮紅的液體。祐音痛得想自己移動身體想將嫩穴拔離藤蔓和漲大的青芽,沒想到卻是將它們往深處含。

他拼命搖動小腦袋,掙扎的想脫離祐真的熱吻,可是...被封住的小嘴已開始洩漏出小小聲的嗚嚶,漸漸地下方的嫩穴不在令他痛的要死,反而傳上了一陣陣麻意...而小穴中的藤蔓也開始跟著祐真刺入的律動,一起抽插著。

祐音的雙手下意識地環上祐真的肩頭,跨在他腰間的大腿因為刺激不禁夾緊著,他們熱情的交纏在一起,舒服的即將達到極限。

「小音...你舒服嗎?」祐真感覺到懷中身軀明顯的柔軟了不少,便放開封住小嘴的雙唇,轉移到小巧的耳朵邊...誘惑問道。

「啊─嗯啊──小...小音...不知道......啊!」

他不知道...全身熱熱的,哥哥戳他嗯嗯的地方時...就變的更熱......

不知道...小音不懂......可是......他不想哥哥走掉......闔上哭腫的小杏眼,祐音想破了只有8年經驗的小腦袋......也想不出所以然來。

突然地...他們週遭的藤蔓加入了激情的兩人。

『呵呵......舒服嗎?我會讓你們更舒服的!!』

首先...藤蔓撫上他們兩人挺立的紅點,藤蔓的尖端勾舔著挺立立的乳首,在他們身上製造更多慾火。

在祐真後穴中的藤蔓一條一條的交叉抽插著,使的穴口激動地開合不停,流出許多藤蔓自身溢出的液體。在祐真將青芽頂進祐音時...藤蔓也在同時間往後穴更深的地方塞進,尋找到隱密的凸起。

而祐音已發洩過的稚嫩青芽,因為後方的刺激再次抬起了紅腫的小頭,吸引更多藤蔓纏上想在解放的青芽。

「哈啊──不可以......啊...啊──」它們猛烈的不斷套弄著...讓前後方同時受到逗弄的祐音,哼吟不斷...身體就將達到高潮。

將凶器埋在他體內的祐真,再想達到臨界點的不斷抽動的過程中...一面感受到狂熱的內壁,一面被埋進的藤蔓故意地摩擦著敏感的凸起,受激的青芽就要激射出來了。

很快的...他們兩人的青芽一個漲大──

「啊──」

伴隨著祐音興奮地高潮吶喊!猛烈的快意讓他再一次激射出慾望,嫩穴同時間因高潮的快速縮收著。

眼前一黑...祐音只感到一道熱流射進的他的體內......之後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啊...小音你好棒啊......」祐真將昏過去的身子,愛憐的抱在懷裡,並抽出自己疲軟的青芽,留下藤蔓。

「你...你還不出去......」雖然前方已經解放,可是後穴凸刺的藤蔓仍是執意沒有離去。

『我捨不得走啊......這甜人的液體......真是令人想一嚐再嚐啊!』

埋在祐音嫩穴中的藤蔓,發出咕嚕的聲音,開始吸著祐真留在溫熱穴間的液體。而祐音激射在他哥哥腹上的液體,也正被藤蔓吸取著。

「呵呵....我也想再嚐一次小音......」看著虛軟地躺在他懷裡的祐音,他不禁邪媚的笑出聲。

小音...小小的穴好緊啊!這麼小卻還是有感覺,小小的粉色青芽輕易地就被他含在嘴裡,而他的小穴只有他們進入過......屬於他們專屬的。

『可是他昏過去了......醒來的他...會肯嗎?』

藤蔓將他們放到了草地上,讓他們休息,但仍未抽出穴中的藤蔓。

「會的......他的身體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他很舒服......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