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07(Sat)

萌系童话大冒险

萌系童话大冒险
  作者:薄暮冰轮

  一•当小公鸡变成小鸭子

  一·当小公鸡变成小鸭子
  对于一只小鸡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
  找不到食物?
  不,绝不是。
  是突然变成了一只鸭子!
  这桩咕咕国亘古未闻的奇事惊动了咕咕国王——他是一只长相威严的猫头鹰。咕咕国王在审视过这只因为突然踩进了一个奇怪机器然后突然变成了鸭子的小鸡之后,严肃地对鸡群说:“它一定是中了邪恶女巫的陷阱。”
  大家看着那个奇怪的机器,茫然不解。
  这个叫做变压(鸭)器的东西看起来足有半米高——对于鸡群来说这真是个吓人的高度,而这只倒霉的小鸡——哦不,现在是小鸭子了,因为和伙伴玩捉迷藏而爬上了这个机器,然后失足跌了进去。
  众所周知,鸭群和鸡群的关系一向不好,就像鹅群从来不屑于和鸡鸭交谈一样,他们都是排外的种族,
  咕咕国的猫头鹰国王用大而圆的眼睛瞪着小鸭子,这只鸡群中唯一一只小鸭子被它的眼神吓得直往后退。
  “不能就这么把他送到鸭群去。总之先把这个孩子留下吧。”咕咕国国王说道。
  就这样,变成了鸭子的小鸡茫然地得以继续留在鸡群中。
  但是这大概不是一件好事,对于叽叽喳喳的小鸡来说,长得比他们高大的小鸭子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有着长而扁的嘴,个头比他们大上一些,连脚蹼都不一样。
  “他看起来好可怕。”
  “好大个!”
  “总觉得很凶的样子……”
  这只名叫唐吉的小鸭子努力露出讨好的笑容,但是小鸡们却不这么想,他们总觉得一只鸭子的“笑容”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鸭子唐吉被排挤了。
  &&&
  唐吉记得自己曾经听鸡群里的老母鸡讲过一个丑小鸭的故事,他觉得自己就是鸡群里的丑小鸡。
  但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天鹅呢?
  小鸭子唐吉很忧郁。
  鸡群在远方的草地上晒太阳,小鸡们在一起做游戏,他蹲在一片大叶子下面愁眉苦脸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在他变成一只鸭子前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思考人生。他所要做的就是跟随着鸡群一起住在咕咕国快乐地成长,然后在成年后追求心仪已久的美丽的母鸡姑娘,然后生一窝的蛋。
  他的父母在他还是蛋的时候就被狐狸叼走了,他的兄弟姐妹们被踩碎,只剩下他一个顺利从蛋壳里孵了出来,族里的长老抚养了他,让他和鸡群里的小鸡们一起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是一只小公鸡,而不是一个小鸭子。
  鸡群没有为鸭群养鸭子的义务。
  黄澄澄的一群小鸡在玩捉迷藏,有的躲在茂密的草丛中,有的躲在大树叶下,还有的缩在隆起的树根后面,小鸭子小心翼翼地躲在树叶下远远看着,他心仪的那只小母鸡正在水塘旁的芦苇丛中躲藏着,努力掩藏起身上黄绒绒的短毛。
  小鸭子唐吉失落地想他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到心仪的母鸡姑娘了,因为她绝对不会想和一只公鸭子生蛋。
  负责找小鸡的那只头顶长了一撮红毛的小公鸡正在兴致勃勃地到处找自己的同伴,先是从树叶子下面揪出了一只没有藏好黄毛的小公鸡,然后又从树根后面找出了一只露出了小爪子的母鸡,最后他向看起来藏了什么东西的芦苇丛走去。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顶着一撮红毛的小公鸡虚张声势地喊道。
  但是躲在芦苇丛里的母鸡姑娘却不知道这是试探,她吓了一跳,纤细的小腿往后一挪,噗通一声掉进了水塘里。
  “救命啊,救命啊!”小母鸡吓得尖叫了起来。
  鸡是不会有游泳的,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一同玩耍的小鸡们除了尖叫别无他法,唐吉呆了呆,恐惧和担忧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挪腾着两条小细腿一路往水塘跑去,在小鸡们的尖叫中噗通一声下了水。
  冷冰冰的水没过鼻子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要死掉了,一只小公鸡是不会游泳的。
  但是下一秒他发现自己浮了起来,他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是一只鸭子了。
  他奋力扑腾着还没有长出成年鸭子羽毛的小翅膀往小母鸡那里游去,一拱一拱地将她往岸边推。母鸡姑娘吓坏了,拼命挣扎了起来,屡次把小鸭子拍到了水面以下,小鸭子从来不知心仪的母鸡姑娘原来如此力大无穷。
  就在小鸭子觉得自己快被淹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哼:“笨蛋鸭子,连游泳都不会。”
  唐吉觉得自己被拱了起来,水花顺着他的眼睛往下淌,他看到一只灰扑扑的“鸭子”从一旁将小母鸡拱上了岸,然后在一旁歪着脖子看他。
  那真是一只丑鸭子,灰白色的短绒毛一根一根地竖起来,黑褐色的扁喙,连脚蹼都是扁扁的。唐吉歪着脑袋看他,丑鸭子也歪着脖子看他。
  岸上的小鸡们正在安慰受惊的母鸡姑娘,唐吉远远地看着她,没有人注意他,也没有人感谢他的勇敢。
  他感觉到很失落。
  “别傻了,你是一只鸭子。鸡群是不会感谢鸭子的。”丑鸭子高抬着脖子说道,语气傲慢。
  “我是一只公鸡,不是一只鸭子!”小鸭子激动地抗议道。
  丑鸭子看着他,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冷笑:“我没见过会游泳的公鸡。而且你和以前欺负我的鸭子长得差不多,很显然,你是一只鸭子,不是一只公鸡。”
  小鸭子唐吉涨红了脸,几天前他确实是一只公鸡,但是如今……他变成了一只鸭子,一只不受鸡群欢迎的鸭子。
  “你为什么要留在鸡群里呢?你明明是一只鸭子。”丑鸭子问他。
  “……我,我曾经是一只公鸡。”唐吉迟疑地回答说。
  “那你曾经的族人们现在还这么认为吗?”丑鸭子又问他。
  也许是丑鸭子的问题太尖刻了,小鸭子没有回答,只是远远眺望着小母鸡在同伴的帮助下往枯草上蹭干了湿漉漉的绒毛,然后一步一步往远处走去。她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一眼也没有。
  如果救她的是一只公鸡,也许她会很乐意与他交往,但是那是一只鸭子。他们是不同的,并且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他早就被抛弃了,可是他自己却还奢望着能够回到族群中。
  唐吉失落地低垂着脑袋,往水塘的另一边游去。那只丑鸭子跟着他一起在水面上游动着,两条长长的波纹荡了开来,划花了平静的湖面。
  如果是几天前,哪怕是再荒诞的梦境里也不会出现如此可怕的场景,他在水面上游动着,脚蹼拨开水面,以往恐惧的水塘变成了他能轻易征服的东西。
  然而,他却被自己的族人抛弃了。
  “你在想什么?”丑鸭子回头瞥了他一眼,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问道。
  小鸭子如实告诉了他,本能的,他觉得这只丑陋的鸭子并不是一个坏家伙。
  “得到总是伴随着失去。如果你没有变成一只鸭子,那只小母鸡就会淹死在这里了,至少你救了她。”丑鸭子说。
  阴郁的心情一下子明快了起来,唐吉忽然觉得……变成一只鸭子也许并不是一件太糟糕的事情,至少他救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母鸡姑娘。
  救人,这是一件多么神圣伟大的事情啊,他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哪怕没有人赞美他的勇敢。
  “谢谢你。”小鸭子郑重地说。
  丑鸭子滑动的脚蹼突然停住了,他疑惑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也谢谢你安慰我。”唐吉伸直了脖子大声说道。
  丑鸭子轻哼了一声,短小的翅膀不安地搓动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游向了水塘的另一边。
  小鸭子歪着脖子看着他的背影,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喂,你要去哪?回家吗?”唐吉大声问道。
  “我没有家。”丑鸭子回道。
  “我也没有家了。”小鸭子说。
  丑鸭子上了岸,扑腾着短毛的翅膀甩掉身上的水,然后用耷拉着眼皮的眼睛瞪着他:“所以?”
  小鸭子唐吉歪着脖子摊开翅膀转了个圈:“所以,我们一起走吧,去流浪?也许我们可以离开咕咕国到处走一走,听说外面的世界很有趣。”
  “不切实际的妄想。”丑鸭子嘲笑道。
  “总得要试试看才知道是不是妄想啊。我听说长得丑陋的鸭子也许会变成天鹅,也许你也会变成一只美丽的天鹅。”唐吉说。
  “哼。”丑鸭子发出了一声轻哼,转身一摇一摆地往森林走去。
  “嘿,我是很认真的,我们一起去流浪吧!就像故事书里说的一样,两个好朋友在各个神奇的国度里冒险,我们会遇到很多好伙伴,遇到美丽的姑娘,打败邪恶的巫婆!我们会是勇者!我们会成为传说!”小鸭子一摇一摆地追了上去。
  “满脑子古怪幻想的是不会成为勇者的。”丑鸭子嘲笑道。
  “没有梦想的丑鸭子是不会变成天鹅的。”小鸭子回道。
  “你也变不回公鸡。”
  “你真讨厌!”
  “你也一样!”

  二•丑鸭子还是白天鹅?

  二·丑鸭子还是白天鹅?
  丑鸭子是从鸭族里偷跑出来的,他从还是个蛋的时候就长得不像其他的鸭蛋,个儿特别大,等一群毛茸茸黄澄澄的小鸭子孵出来的时候他就更扎眼了,灰不溜秋的短毛,黑褐色的扁喙,连脚蹼都不一样。
  也因为如此,其他的小鸭子都不喜欢他。
  丑鸭子很失落,最后一个人离开了咕咕国的鸭群,流浪到了鸡群的领地,然后遇到了一只与他同病相怜的小鸭子。
  “我们一起去冒险吧。”小鸭子热情地邀请他。
  “哼。”丑鸭子哼哼了一声,用黑褐色的扁喙啄着地上的草皮没好气地说,“在那之前我们得找个能过夜的地方,你一身黄不溜秋的毛实在是太扎眼了,我可不想半夜被狐狸叼去。”
  唐吉难过地垂下了头,他想起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是被狡猾的狐狸叼走的。
  传说狐狸是邪恶女巫的手下,追随着女巫做尽坏事,不论是鸡群鸭群还是天鹅都讨厌他们。咕咕国的国王曾经带领着一群猫头鹰去讨伐女巫,可是狡猾的女巫躲在森林的深处,用藤蔓和树叶将自己的城堡藏了起来,没有人能找得到她,征讨邪恶女巫的行动还遭到了狐狸的阻挠,好在关键时刻善良女巫出现了,她用奇妙的魔法赶跑了狐狸,拯救了勇士们。
  善良女巫总是在大家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据勇士们形容,那真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
  天快黑了,两只鸭子在河边找了点水草和水生小动物,然后上岸甩干了水,互相洒了对方一身。
  “你真讨厌。”小鸭子说。
  “你也一样。”丑鸭子回道。
  丑鸭子离开鸭群有一阵子了,他去过一些地方,也学会了一些有用的知识,比如向松鼠先生学来的搭窝法子,可惜丑鸭子不会爬树,没法住在安全的树洞里。
  “我们可以藏在水草和芦苇丛中,这样坏家伙就不容易发现我们。或者躲在隆起的树根里面,用枯草和树叶搭个小窝。”丑鸭子说。
  唐吉歪着脖子思考怎样攒齐足够的枯草和树叶,丑鸭子已经开始行动了。不多久,两只鸭子挤在树根后面,蜷缩在草堆里准备睡觉。
  秋天已经有点寒冷了,以往小鸭子总是和一群小鸡挤在一起睡觉,而成年的公鸡母鸡则会围成一圈将他们保护起来,可是自从他变成鸭子之后,小鸡们就不喜欢和他挤在一起了。
  秋天的森林已经有些萧条了,两只鸭子透过头顶的树枝看到了夜空,一闪一闪的星星像是一瞬间水底的河蚌齐齐将自己厚实的贝壳都打开了,露出蚌肉上闪着亮光的美丽珍珠。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小鸭子唐吉对同伴说。
  丑鸭子用哲人的眼神审视着夜空,说道:“以前我没有名字,但是后来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塔兰。”
  “唔,是星辰的意思吗?”小鸭子歪着脖子问道。
  “是的。”
  小鸭子羡慕地说:“真是个好名字,我叫唐吉,听说是因为我的妈妈在孵蛋的时候深深迷恋着人类的故事书,里面的主角叫什么堂吉诃德?真是讨厌的家伙。”
  “那我以后叫你唐吉?”丑鸭子塔兰斜着眼睛看他。
  小鸭子唐吉高高抬着下巴模仿着丑鸭子塔兰的神情哼了一声:“那我以后叫你塔兰。”
  &&&
  森林的秋天已经有些寒意了,两只鸭子偎依在一起睡得很香,清晨的露水从头顶的树叶上滴了下来,唐吉揉了揉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嘿,懒虫,你该起床了。”唐吉推了推身边的塔兰说道。
  “太早了,你还没把你公鸡的习性改掉吗?”塔兰眯着眼睛低声嚷嚷道。
  唐吉刚想反驳,不远处正盯着他的野猫却让他吓得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声音,那是一只黑色的大野猫,翠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猩红的舌头还在嘴边舔来舔去。
  唐吉哆嗦着细腿踹了踹塔兰:“你再不醒来就可以永远睡在这里了!”
  塔兰勉强睁开眼睛,然后浑身的睡意都被吓飞了。
  “它可真大个。”塔兰嘀咕道。
  “我们好像应该逃跑?”唐吉哆哆嗦嗦地向同伴求证。
  “是的,最好往水里跑,我们应该庆幸野猫不会游泳。”塔兰的视线往旁边一瞟,很幸运,一条小河就在他们不远处,“我数到三,我们一起跑,一、二、三……跑!”
  野猫发现了猎物的不轨举动,喵地叫了一声窜了过来,小鸭子唐吉被吓得腿脚哆嗦,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直面死亡,塔兰发现了他的走神,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快跑!”
  两只鸭子慌慌张张地从窝里飞奔了出来,扑通扑通两声就跳下了水。落后了一步的野猫愤愤地站在河边叫唤着:“你们给我回来!”
  逃出生天的两只鸭子大笑了起来,唐吉回头搔首弄姿地对野猫抛了个媚眼:“回头见,baby~”
  塔兰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像是忍俊不禁又强自忍住。
  唐吉用小翅膀拍了拍他的脖子:“嘿,想笑的时候就笑出来,也别总用下巴看着我,爱口是心非的家伙是不容易找到幸福的。”
  塔兰轻哼了一声:“一只变成了鸭子的公鸡看来也没法讨一只小母鸡的欢心。”
  “哦不……”被戳到痛处的唐吉叫了一声,可怜兮兮地回头看去,想要看到遥远的鸡群领地。
  他心爱的小母鸡一定会很快忘记他,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而他自己现在正和一只长得很丑的鸭子结伴旅行,没有目的地。
  “对了,塔兰,我们要去哪里?”唐吉问道。
  “我以为你脖子上的那颗玩意儿总还有点装饰以外的功能。”
  “你是在讽刺我吗?”唐吉想了想反问道。
  丑鸭子用不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我收回我的话,你脖子以上的那玩意只剩下装饰的功能了。”
  这下唐吉可听懂了,他不甘心地反驳道:“可你连装饰的功能都没有!”
  这话可太伤人啦,骄傲又自卑的丑鸭子一下子涨红了脸,连轻哼一声都省下了,飞快地游走。
  唐吉发觉了自己的错误,愧疚地游上前去道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塔兰没有理会他,径自沉默着。
  “我听说长得丑陋的鸭子会变成天鹅,也许你是一只天鹅也说不定。童话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丑小鸭最后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唐吉叨叨絮絮地说着自己的妄想,企图用以安慰自己被刺伤的同伴。
  “所以我想去求证一下,去找找天鹅族的人,至少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是一只长得很丑的鸭子,还是一只天鹅。”塔兰说。
  “你一定是一只漂亮的天鹅。”唐吉笑嘻嘻地说。

  三•兔子姑娘和猫先生

  三·兔子姑娘和猫先生
  天鹅的领地天鹅湖在咕咕国的最南端以南的地方,那里叫做呱呱国。
  两只小鸭子一路游着前往天鹅族的领地,虽然经常吵架,但是感情却越来越好,塔兰总结说,这就是雄性的友情,等长大一些就应该是互相打架,这都是感情的表现。
  唐吉歪着脑袋想了想,族里到了□期就经常看到公鸡们互相打架,难道这也是感情的表现?雄性的感情真奇怪。
  不管怎么说,唐吉和塔兰一路往南游,最终来到了天鹅族的领地。
  在唐吉的印象里,天鹅的领地应该是一片水草丰茂的绿色世界,来来往往的白天鹅在水面上翩翩起舞,那真是一种美好的生物。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天鹅湖里只有一片寂静,所有的天鹅都不见了。
  “这里真的是天鹅湖吗?”小鸭子唐吉喃喃地问道。
  塔兰的脸色可不怎么好,他焦急地跳上了岸在水边的芦苇旁寻找天鹅的踪迹,但是哪里都没有,哪怕是埋满了枯叶的树洞里也没有天鹅的踪迹。
  “他们到哪里去了?”唐吉嘀咕着问道。
  “天哪,孩子们,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一只白兔子竖着耳朵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手上提着的篮子里还有一筐新鲜的蘑菇。
  塔兰从远方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焦急地询问道:“这里的天鹅呢?”
  兔子姑娘歪着脑袋看着他们,可爱的三瓣嘴一张一合地动着:“他们去南方过冬了啊。”
  两只鸭子面面相觑,脸上毫不掩饰失望之情。
  “太遗憾了,我们大老远地来找他们。”唐吉低垂着脑袋失望地说。
  塔兰没有说话,可是现在他从没垂下过的脑袋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抬得高高的,他一定失望极了。
  “我的朋友,他看起像是一只丑鸭子,又大又丑,可是我觉得他是一只天鹅,只是不小心被放在了鸭子的窝里,所以我和他来寻找天鹅,希望确认他到底是一只丑鸭子呢还是一只美丽的天鹅。”唐恩用翅膀拍了拍塔兰的脖子,然后对兔子姑娘说,“当然,不管他是鸭子还是天鹅,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友谊。”
  兔子姑娘的耳朵竖起来又垂下去:“我不清楚……我住在这里,见过很多小天鹅,他们和你长得很像,但是又不完全一样。也许是你一只与众不同的天鹅。”
  忽然兔子姑娘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力拍着自己的爪子惊叫了起来:“啊,我想起来了,天鹅们丢失了他们的王子,听说天鹅王子和普通的天鹅长得不同,他还会变成人类的样子,唔,你知道的,那种两条腿走路有着灵巧手指的高个子。”
  唐吉看着塔兰:“嘿,你会变成人类的样子吗?”
  塔兰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你脖子上的玩意儿是装饰吗?”
  “你真讨厌。”唐吉忍不住将这句说了几十次甚至更多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出意外,丑鸭子依旧回了他一句:“你也一样。”
  &&&
  天鹅们去南方过冬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善良的兔子姑娘小萌却愿意收留他们一阵子。
  “至少等春天来了再走吧,冬天的时候湖面会结冰,河里的水也会格外寒冷,幼崽们应该待在温暖的窝里。”兔子姑娘小萌给自己系上围裙,开始准备吃的招待自己的小客人。
  小萌住在一个大大的树洞里,她甚至为自己修了一扇足够让两个她自己通过的大木门,她可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了,两只正在商量接下来的旅程的鸭子不由闭上了嘴,齐齐把视线投向大门。兔子姑娘将前爪在围裙上蹭了蹭,撅起三瓣嘴嘟囔道:“我打赌是那个坏家伙。”
  “谁?”小鸭子不明所以的问道。
  “一只讨厌的野猫。”
  “那可太糟糕啦。”唐吉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想起自己和塔兰之前被野猫追着跑的倒霉经历,野猫可真是一种凶猛的生物,仅次于坏狐狸和邪恶女巫。
  可是小萌竟然毫不畏惧地去开门了,出乎他们的意料,门外没有虎视眈眈的野猫,而是一只新鲜的死老鼠。
  兔子姑娘捏着鼻子皱起了眉头,愤怒地尖叫了一声:“我讨厌老鼠!”
  说着去厨房里寻找扫帚和簸箕。
  她一边打扫门口的死老鼠一边抱怨:“我真是受够了野猫的恶作剧。自从他搬来天鹅湖之后,我家的大门口就经常出现这种讨厌的东西。前天是一只蟑螂,大前天是一条死鱼,今天变成了一只老鼠!我要搬家!”
  塔兰正在清理自己弄脏的羽毛,一边说道:“野猫的恶作剧,听起来可真糟糕。”
  唐恩点头应和了一声:“野猫真是太可怕了。”
  不管怎么说,恶作剧的野猫并没有破坏他们的好心情,小萌用新鲜的水草招待了这两位小客人,并且讲述了一些关于天鹅族的故事。
  “他们现在大概是呱呱国的南方。几个月前呱呱国的天鹅国王和王后产下了唯一一颗珍贵的天鹅蛋,但是邪恶的女巫偷走了那颗蛋。王后因此伤心过度忧郁而死,国王伤心极了,这时候善良女巫出现了,她告诉国王他的孩子并没有被邪恶女巫吃掉,他会平安长大,甚至会重新回到天鹅族。”小萌啃着烤蘑菇叹了口气,“哎,我倒是希望你就是天鹅王子,这样国王就不会这么伤心了。等春天来了你就前往南方吧……啊,那时候天鹅们也就回来了。”
  “可我一刻都不能等了。”塔兰用丑丑的扁喙啄着水草,失落地说,“我想早一点见到他们,确认我到底是一只天鹅还是一只鸭子。”
  “这几天要下雨,是湖里的青蛙告诉我的,所以你们还是住几天再说吧,至少等天气转好。”小萌说道。
  “嗯。”
  就这样,两只鸭子在兔子姑娘的家里暂住了下来。
  小萌很勤快,喜欢每天将家里的干草清理出去一部分,然后换新的进来,然后把新的干草晒一晒。每天还要为冬天储备足够的口粮。最近因为天不放晴,她没法换干草,但是墙角长冒来的新鲜蘑菇总是让她欢欣鼓舞。
  可是她的烦恼依旧没有消除,第二天她家门口又出现了野猫的恶作剧,这次是一束狗尾巴草。
  小萌看着地上的狗尾巴草无奈地嗅了嗅:“这东西不能吃。”
  两只鸭子在她身后点头。
  “不过总比死老鼠好吧。”兔子姑娘想了想又觉得高兴了起来。
  她找出了一个花瓶将狗尾巴草装饰了起来。唐吉看着狗尾巴草眨了眨眼睛:“它适合放在花瓶里吗?”
  “没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只看你喜欢不喜欢。”小萌抱着花瓶笑嘻嘻地说道。
  “小萌,你的话和塔兰一样深奥。”唐吉歪着脑袋说道。塔兰经常语出惊人地说出一些“高深莫测”的话,这让唐吉觉得很惊讶。
  “哦,亲爱的,我只是以一只兔子的小小体悟来回答你的问题。”兔子姑娘将花瓶放到了餐桌上,毛茸茸的狗尾巴草看起来十分新鲜活泼,甚至带着几滴清晨的露水,又或许是昨夜未干的雨水。
  “雨什么时候能停?”塔兰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问道,现在虽然没在下雨,但是晚些时候就说不准了,天气总是这么反复无常,像个顽劣的孩子。
  “湖里的青蛙说至少要下个三四天,但是我真希望你们能留到明年春天,一直等天鹅们过完冬回来。”
  “我喜欢寻找,而不是等待。”塔兰说。
  唐吉无奈地展开稚嫩的翅膀摇摇头:“看吧,他又开始冒出高深的话语了。”
  兔子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两颗可爱的门牙。可是没一会儿她又开始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两只小鸭子,眼里流露出祈求,“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真是太无趣啦,这里只有我一只兔子,除了湖里的青蛙我没有别的朋友。”
  “也许你可以和那只野猫成为好朋友。”唐吉天真地说。
  “哦,不,我宁愿和一只蛤蟆结婚也不会和一只喜欢恶作剧的野猫成为朋友。”小萌苦着脸说道。
  “可是至少今天,你还是挺喜欢他的礼物的。”
  “只是今天而已。”
  事实上不只是今天,第二天门外的恶作剧道具依旧是狗尾巴草,而且数量更多了,兔子姑娘开始忧心家里的花瓶够不够用。
  “可是它至少不像死老鼠一样讨厌,不是吗?”塔兰说。
  兔子姑娘为难地点点头:“至少比老鼠好,可是狗尾巴花又不能吃……我倒是更喜欢新鲜的萝卜和青草。”
  第三天门外的礼物——好吧,现在终于可以称之为礼物了——不再是讨人厌的老鼠和死鱼,而是一篮子新鲜的胡萝卜,它们看起来水灵极了,每一根都洗得干干净净,连一点泥渣都没有。
  小萌看呆了,抱着一篮子胡萝卜一时间忘了要怎么说话。
  “看吧,也许那只野猫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坏,他只是不知道要拿什么送给你。”塔兰看着一篮子胡萝卜说道。
  兔子姑娘眨了眨眼睛,像是想通了什么,咧开嘴笑了起来,她打开大门对空无一人的门外说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喜欢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明天能收到蘑菇,我也会为你准备回礼的。”
  唐吉和塔兰面面相觑,最后塔兰看着自己的脚蹼说道:“好吧,也许你说得对,他们能够成为好朋友。”
  第二天一大清早,小萌煮了一条红烧鱼放到了门外,大门被笃笃笃地敲响了,等她去开门的时候,外面的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篮子新鲜蘑菇。
  兔子姑娘抱着蘑菇笑得十分开心。
  “野猫先生,谢谢你的礼物,如果不介意的话,明天到我家来吃饭吧。”兔子姑娘站在门口大声说道。
  没有任何应答的声音,可是小萌确信他一定听见了。
  第二天的午餐一定会多一个客人,两只小鸭子都这么确信。
  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敲门声再次响起了,兔子姑娘正在厨房里忙活,一听到敲门声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活跑去开门,她跑得是那么快,以至于就站在门边讨论天气的两只小鸭子都来不及去帮忙。
  门开了,一只黑猫站在门外。他看起来真是个绅士,头上戴着一顶圆礼帽,手上还拄着一把做工精良的雨伞,只是另一只手上的一篮子青草将他身上的贵族气质破坏得一干二净。
  不过显然,猫先生并不介意这份不协调的礼物。
  “中午好。”猫先生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开口了,声音还有些忐忑。
  “你好。”兔子姑娘也一样尴尬地问好。
  两人站在门外互相瞪视,直到厨房里传来焦糊的味道,小萌发出一声尖叫,急急忙忙跑去处理厨房的问题,猫先生似乎松了口气,可是手脚又开始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好。”唐吉起初有些害怕野猫,但是猫先生看起来不太一样,他对戴着圆礼帽的猫先生很有好感,他看起来不像是会突然扑过来将他当做午餐的家伙。
  猫先生礼貌地和两只鸭子打了招呼,口齿流利地介绍了自己,他叫拉罗尔,是一只呱呱国的贵族猫,不久前刚刚旅行到天鹅湖附近。
  兔子姑娘的厨房危机终于解除了,她为三位客人端上了可口的菜肴,自己则接过猫先生递来的篮子,用餐盘将青草装了起来。
  四人的午餐吃得很愉快,在唐吉的活跃下,猫先生和兔子姑娘至少不会相顾无言了。
  猫先生拉罗尔一直盯着小萌的餐盘看,他有礼貌地询问了一下她的口味,终于发觉自己的错误——兔子是不喜欢吃老鼠和鱼类的,对蟑螂更没有兴趣。
  “我喜欢萝卜和蔬菜,还有蘑菇。”兔子姑娘轻快地宣布着自己的菜谱。
  猫先生已经吃完了兔子姑娘为他准备的烤鱼,他优雅地用手帕擦干净胡子上的胡椒粉,赞美了小萌的手艺:“非常美味的午餐。”
  小萌羞涩地笑了起来:“谢谢,你可以经常来我家吃饭,我很欢迎。”
  猫先生沉默了一下,然后郑重地说道:“我愿意陪你吃草。”
  兔子姑娘显然没有意会到这是一个表白,她眨了眨红通通的眼睛,迟疑地说道:“其实我不介意你吃老鼠,只要你别再把死老鼠放在我家门口。”
  “我是说,我愿意陪你吃一辈子的草。”挫败的猫先生再接再厉。
  “你会死于营养不良的。”迟钝的兔子姑娘再次无意间打击了猫先生拉罗尔。
  唐吉好奇地看着这场意想不到的午餐变化,直到塔兰用厚实的脚蹼踩了他,唐吉委屈地瞪着塔兰,然后被塔兰拉着出了门。
  “孩子们,你们要去哪儿?”兔子姑娘焦急地问道。
  塔兰回头冲她眨了眨眼睛:“爱情是互相体谅。以后的日子你不会再寂寞了。”
  兔子姑娘像是明白了什么,她的脸蛋一下子像是她的眼睛一样红。
  唐吉明白了塔兰的意思,笑嘻嘻地挥舞着翅膀向她告别:“我们要继续我们的旅程了,谢谢你的招待,明年春天再见!”
  说完,两只鸭子踩着雨后还湿漉漉的泥土一摇一摆地奔向了南方。

  四•天鹅湖

  四·天鹅湖
  前往南方的路上充满了艰险,但是也充满了乐趣。他们遇上了很多有趣的朋友,比如喜欢储藏瓜子的仓鼠,他有一个好朋友向日葵小姐,向日葵小姐资助他一整年份的瓜子,为此她每天都要努力地面朝太阳生长着,而小仓鼠经常揪住路过的蚯蚓连哄带吓地要求他们为向日葵小姐松土。
  两只小鸭子想要抓点蚯蚓吃,因此得罪了小仓鼠,张牙舞爪的小仓鼠对着他们挥了好一会儿的爪子,最后才让唐吉和塔兰搞明白他的意思——保护蚯蚓人人有责。
  经过整整一个月的风雨兼程,他们终于到达了天鹅族的迁徙之地,这里叫做水晶湖。
  心怀忐忑的塔兰请求和面见呱呱国的国王,也就是天鹅族的族长,一只年老的天鹅低头看他:“现在可真不是时候,国王病危,现在不见任何人。”
  塔兰呆呆地看着老天鹅,老天鹅垂下优雅的长劲来嗅他的气味:“你是一只天鹅?不过你长得又有些不同……”
  “我是来确定这件事情。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一只天鹅,还是一只鸭子。”
  “我想,你大概是一只天鹅。”
  塔拉的心一下子愉悦了起来,唐吉凑上去用翅膀拍了拍他的脑袋:“看吧,我就说你是一只天鹅。”
  “当然,你是一只鸭子。”老天鹅对唐吉说。
  唐吉挥了挥翅膀:“其实我是一只公鸡。”
  老天鹅哈哈大笑:“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唐吉默默扭过头,真相总是这么不为人知。
  “可我还想确认一件事情。”塔兰肃然地说道,“我在鸭群里出生,后来流浪到了天鹅湖附近,一只在那里居住的兔子告诉我,天鹅族的王子长得和普通的天鹅有所不同,所以我想知道我有没有可能还是一位王子?”
  老天鹅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最后犹犹豫豫地说:“我也不能确定,但是如果你是王子,那么你就可以变成人类的样子,这也是要继承呱呱国王位的基本要求。”
  塔兰雀跃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来——他从没变成过人。
  “以前国王也会,但是现在他老了,病了,自从王后死后他一下子就老了,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妻子,他一定因此感到痛苦不堪。我倒是希望你就是王子,至少他会高兴些。”老天鹅沉沉地叹了口气,“去见见他吧,他就在水晶湖的中央小岛上,也许他可以确认你是不是王子。”
  一大群天鹅好奇地看着他们,最后都友好地冲他们点了点头。
  唐吉忐忑地站在天鹅群中,这种感觉就像他变成鸭子后站在鸡群中一样,只有他一个异类的孤独感是如此突如其来。他看向了自己的身边,塔兰心事重重地摆动着脚蹼往前游。
  “塔兰……”唐吉犹犹豫豫地叫道。
  塔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快要见到你的父亲了,有什么感觉吗?”唐吉问道。
  “……我……不知道。”塔兰面色凝重地垂下了头,“我觉得我不该怨恨他,因为不是他将我丢在鸭子群里,但是……在我受到歧视和排斥的那段日子里,没有人出现过,也没有人安慰过我。”
  唐吉安静地游在他身边,他觉得他可以理解塔兰的心情。
  那是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一瞬间原本环绕在身边的友善都被抽走了,小鸭子站在鸡群中,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对他露出好奇和恐惧的眼神。
  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没有人爱着他,也没有人愿意陪伴他,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感。
  他们都害怕着孤独。
  唐吉努力让自己打气劲头来,用一种欢欣鼓舞的语气对自己的好友说道:“可你至少有了我。”
  塔兰顿了顿,歪着脑袋看向他——一只还没有长大的小鸭子,他正努力瞪着眼睛板着脸企图让自己看起来诚实可靠。
  “是啊,至少还有你。”塔兰感慨似的说。
  可以庆幸的是,在最孤独的时候他们至少还有彼此——这是最真挚的友情。
  &&&
  老国王躺在病床上,他已经很老了,老得几乎看不清东西了。
  但是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有个美丽善良的妻子,她为他生下了一颗健康的蛋,但是邪恶的女巫将蛋偷走了,他的妻子在伤心过度之下一病不起,最后离开了他,善良女巫的出现让他的担忧减少了些许,至少他的孩子没有变成邪恶女巫煎锅里的荷包蛋,但是失去的妻子也终究是没法回来了。他带着天鹅族来到南方过冬,也离开了那片伤心之地。
  他觉得他恐怕再也没法回去那里了,他已经老了,也许就快死了。
  门忽然开了,两个小小的身影悄悄走了进来,老国王张开眼睛看着他们,眼神慈祥。
  “孩子们,你们来做什么?”
  唐吉忐忑地看着自己的羽毛,又看着身边的塔兰。
  丑鸭子一言不发地看着国王——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但是莫名的,他却觉得这只老天鹅是这么亲切。
  “您就是呱呱国的国王吗?”塔兰轻声问道。
  老国王点点头:“是的。”
  “听说您的孩子被邪恶的女巫偷走了,而我是从鸭群中孵出来的,所以我想……也许……您是我的父亲。”
  说这话的时候塔兰觉得很忐忑,甚至带着一种自己都说不清的羞怯不安,他害怕慈祥的老国王就这样驳回了他的幻想,也许他根本就只是一只长得很丑的鸭子,也许他只是一只普通的落在鸭群里的天鹅,也许……也许从一开始他就被自己的亲人抛弃了,他什么都没有。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老国王问道。
  “塔兰。”
  “那好,塔兰,你有变成过人类的样子吗?就是那种用两条腿走路的,个子很高的生物。”老国王和颜悦色地问道。
  塔兰失落地摇摇头。
  “也许你是我的儿子,但是现在的你却没法成为一个好国王。只有能够当你懂得了什么是付出和勇气,怎样去爱你的臣民,你才能够变成一个国王。一个心怀怨恨和傲慢,不愿意结交别人的天鹅是不会成为一个好国王的,孩子,你明白吗?”
  沉默在蔓延着,带着一种侵略性,唐吉最先忍受不了,嗫嚅着开口:“他挺愿意结交朋友的,比如我。”
  “这是不够的。”老国王缓缓说道,“孩子,你必须懂的什么是付出,什么是勇气,以及什么是爱。”
  离开水晶湖后,这段话还久久萦绕在塔兰的心头,以至于他一路上都有些魂不守舍。
  唐吉很担心他,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来慰藉友人的心情。
  “唐吉,你觉得什么是付出,什么是勇气,什么是爱?”塔兰问道。
  天已经快黑了,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他们离开水晶湖已经有一段路了,现在夕阳挂在遥远的西方,天空中的暮光将草地渲染成漂亮的金红色。
  “大概是……愿意为了别人牺牲?勇气的话……就是勇敢?至于爱……就像是猫先生和兔子姑娘那种吧,不过除了爱情,友情和亲情也是爱,所以我们也是相爱的!”唐吉说到最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像是说了个了不得笑话。
  塔兰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我在问你很严肃的事情!”
  “对待朋友要友善。”唐吉挨踢的屁股还发疼,忍不住跳着脚蹦了几步,愤愤地吐出一句:“你真讨厌。”
  塔兰傲慢地抬起脑袋缓缓回道:“你也一样。”
  可是被唐吉这么一打岔,塔兰原本低落的心情却反而高昂了起来。
  有个朋友真是件幸福的事情。
  &&&
  今天唐吉和塔兰为了成长之旅而继续前进着,塔兰想证明给老国王看,他可以变成人类,也可以领悟到他所说的付出、勇气以及爱,他们沿着河流一路南下,沿途经过了一片人类村庄。
  对于小动物们来说,人类的世界充满了危险,猎人们对他们的毛皮和肉虎视眈眈,哪怕是最温柔的主妇都敢于用刀子宰杀圈养的鸡鸭。
  两只小鸭子到达村庄的时候正好是傍晚,远远近近的乡村小屋冒着炊烟,他们上了岸,准备找点吃的,然后收拾个能住的地方过夜,第二天继续他们的旅程。
  虽然一路上他们吵吵闹闹,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争执,但是事实上他们的感情只会越来越好,当然,只要塔兰不用那种傲慢的口气和唐吉说话,也不要把吵架的攻击点放在唐吉脖子以上的那部分。
  他们小心翼翼地路过了一个篱笆围起来的鸭圈,里面的几只母鸭子正在唠叨一天的经历——生蛋,游泳,教育小鸭子,然后商讨如何讨好自己的主人以便不让自己出现在圣诞节的餐桌上。
  “嘿,哪来的小家伙?”一只母鸭子发现了蹑手蹑脚的唐吉和塔兰,好奇地从篱笆中伸出长脖子看着他们。
  “那个家伙看起来真是丑极了,他真的是一只鸭子吗?”另一个母鸭子也将脖子伸了出来。
  “老天啊,如果他出现在鸭圈里,主人恐怕连晚餐的残渣都不会分给他一点。”
  塔兰似乎是听惯了讽刺的话语,此刻一言不发地快步走过,反倒是唐吉愤愤地和一群母鸭子争吵了起来:“你们真是太缺少教养了!怎么可以这么说塔兰,塔兰是不好看,可是他是只好鸭子……不对!他还可能是天鹅族的王子呢!”
  母鸭子们嘎嘎地笑了起来,前仰后合:“我没听错吧,天鹅,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天鹅呢?有长的这么丑的天鹅吗?哪怕是去捉蚯蚓都会把蚯蚓吓跑的丑鸭子,啊哈哈哈。”
  唐吉气坏了,跺着脚和一群母鸭子吵架,作为一只曾经的小公鸡,他的嗓门可不差,可惜寡不敌众,母鸭子们现在技高一筹,嘎嘎嘎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唐吉的嗓门。
  鸭圈里的躁动终于让屋子的主人忍无可忍了,拿着扫把的凶恶胖妇人气势汹汹地冲向鸭圈:“孩子们!你们在做什么?!”
  母鸭子们仰望着主人“巍峨”的身材,齐齐沉默了。
  唐吉第一次看到人类,这种只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的两条腿直立行走的高大生物现在突兀地出现在了他面前——上帝啊,她看起来吓人极了,简直比邪恶女巫更为可怖。
  唐吉吓坏了,他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塔兰正在胖妇人目之所及的地方,一身灰色的羽毛是如此扎眼,以至于胖妇人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丑家伙。
  “哦,孩子们,看看,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胖妇人用扫帚将丑鸭子赶到一边,一把拎起他的翅膀将他举到了眼前,塔兰激烈地挣扎了起来,踢蹬脚蹼想要挣脱胖妇人的手。
  鸭圈里的鸭子们齐齐嘲笑道:“这是一只丑鸭子。”
  胖妇人当然听不懂鸭子们的话,但是她还是很高兴地对母鸭子们说:“孩子们,你们要多一个同伴了,我决定了,今年圣诞节的烤鸭就是……”
  唐吉一直在草丛里发抖,他眼睁睁地看着塔兰被邪恶的胖妇人抓住了,他用力挣扎,可是却无法挣脱她的手,如果不救他……如果不救他……
  一路上的点点滴滴在唐吉的心头浮现,丑鸭子傲慢语气下的关心,以及他高高抬起的眼睛里闪烁的友情的光芒都让他无法原谅自己此刻的软弱。
  他不能就这样沉默,更不能逃走。因为他们是朋友。
  唐吉的心中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他像是一只兔子一样窜了出来,直直扑向胖妇人,然后……用力啄她的脚。
  胖妇人发出一声惨叫,唐吉凶狠地用自己扁扁的鸭喙去咬她的小腿,胖妇人痛得松开了抓着塔兰的手,然后一脚踢开了唐吉。
  唐吉狼狈地在草地上滚了几圈,然后发现自己的脖子被胖妇人提了起来。
  “塔兰,快跑!别被她捉住了!”唐吉嘶哑地吼着,在胖妇人听来这就是古怪的叫声。
  塔兰远远地看着他,黑亮的眼睛里涌动着愤怒和挣扎。
  “我会来救你的!”塔兰忽然大喊道,“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唐吉哆嗦着翅膀想要对塔兰露出一个笑容,可是那双该死的手实在掐得太紧了,他有点头晕。
  最终可怜的唐吉在胖妇人的手中光荣地晕过了。
  塔兰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五•勇气和奇迹

  五·勇气和奇迹
  塔兰沿着河边拖动着沉重的步子走着,天已经快黑了,他离村庄也远了。
  唐吉还在胖妇人的手里,也许不久就会变成一盘烤鸭,他得回去救他。
  可是要怎么办呢?他只是一只鸭子……不,也许是一只天鹅,可是这仍然不能改变他弱小的本质。
  他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的弱小。当他被胖妇人抓在手里的时候,唐吉是如此奋不顾身地上前来救他,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害怕了。
  如果他救不了唐吉该怎么办?也许他们都会被关进鸭圈里最后被送上餐桌。他无法像被圈养的鸭子一样认同自己的命运。
  月光照在前方的路上,莽莽的草原和涓涓的溪流在月夜下是如此宁静,而前方是一片湖泊,粼粼的波光微动,迎面而来的微风都是清淡的自然的味道。
  塔兰看到一个少女坐在一只大蘑菇上,□的双足浸在水里,她穿着一条漂亮的泡泡裙,手上还抓着一朵色彩斑斓的花。
  “嗨,我们亲爱的天鹅小王子在为什么烦恼吗?”少女咯咯地笑了起来,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是谁?”
  “我是女巫。”女巫看着塔兰戒备的神色不由笑出了声,银铃似的声音在月光下飘荡开来,“别害怕,我不是邪恶女巫。”
  “我凭什么相信你?”塔兰问道。
  女巫眨了眨眼睛:“凭我知道你是谁,天鹅小王子塔兰。”
  “邪恶女巫也一样知道。”
  “不不不,如果我是邪恶女巫,你现在就该被我提在手里准备回家烤鸭子了。”女巫笑了笑。
  也许是她脸上的温柔和坦然打动了塔兰,他内心压抑不住的倾诉的冲动就这样喷涌了出来,他开始向她讲述自己的出生,成长,流浪,然后是遇到唯一的好朋友,可是现在唐吉却被抓了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被送上餐桌。
  女巫静静地听他说完,然后微微一笑:“我明白了,你是在害怕。”
  “我没有!”塔兰大声反驳。
  “不,你有。你在害怕。一开始你害怕着鸭群对你的排挤,他们对你的不友善使得你患得患失,甚至开始自暴自弃,你离开了鸭群去流浪,企图逃避这样的隔阂。你和唐吉来到了天鹅族,你得知自己很可能是王子,可是你却更害怕了,你害怕失去这样的荣耀,你没有仔细思考国王给你的启示,反而以寻找作为自己逃避的借口,因为你害怕有天突然发现——原来一切都只是一个错误,你根本不是一只天鹅,更不是一位王子,你只是一只平凡丑陋的鸭子。现在是唐吉,你害怕自己无法救他,也害怕自己因此也陷入不可逃脱的境地,你厌恶自己的软弱,却又不敢突破你自己,塔兰,你一直很害怕失去,一直很害怕。”
  女巫的话像是一把沉重的锤头,一下下敲在了塔兰的心头。
  没错,他害怕。一直以来他用冷静谨慎作为自己缺乏勇气的借口,而真相是他没有超越自己的勇气。
  他为自己感到羞愧。
  “那我应该怎么做?”塔兰问女巫。
  女巫微笑着问道:“你有计划吗?”
  塔兰摇摇头。
  “既然计划已经不能帮助你,那么你所能依靠的就只有勇气,相信奇迹吧,当你相信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世间从来不缺乏奇迹。”
  “奇迹?”
  女巫微笑:“是的,爱与勇气的奇迹。”
  &&&
  唐吉正在鸭圈里发呆,今晚的月光明亮,他呆呆地看着月亮思念着自己出生的地方,那里曾经带给他快乐,却也留给他伤感的回忆,他记得自己暗恋过一只骄傲的小母鸡,他很庆幸自己救了她一次,虽然她并不领情。他还遇到了一个好朋友,他们一起去旅行,从咕咕国一直到呱呱国。他其貌不扬的朋友原来是一只天鹅,甚至是一位王子。
  可是他呢?他只是一只不小心变成了鸭子的公鸡。
  鸭圈里的母鸭子们环绕在他周围,生怕他偷偷跑掉,这样的话圣诞节的烤鸭就没着落了。唐吉趴在鸭圈里伤感地回忆着自己短暂的一生。
  唐吉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好奇地抬起头望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月光下一个灰白色的身影正急速向他跑来,他跑得那么快,以至于唐吉一下子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灰色的影子助跑飞跃,一下子扑进了鸭圈里,正撞在了一只熟睡的母鸭子身上。
  塔兰捧着撞疼的脑袋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在唐吉惊讶的眼神中肃然站了起来。
  “塔兰?你没事吧?”唐吉茫然地问道。
  “我很好!我很好!”塔兰站了起来走了两步,以示自己一切安好。
  从睡梦中被强迫唤醒的母鸭子迷迷糊糊地抬起了脑袋,她似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嘟哝着左右环顾。
  “这就是你说的一定会来救我?”唐吉用不可救药地眼神看着塔兰。
  塔兰咽了咽口水:“是的。”
  “完了,你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现在呢?现在我们该怎么出去?!”唐吉跳着脚问道。
  鸭子们已经发现了鸭圈里的不速之客,开始大声尖叫了起来。
  塔兰神情紧张地说:“等待奇迹。”
  “……”
  奇迹还没降临,但是胖妇人却已经降临了,她手持扫把气势汹汹地向鸭圈走来,没有一个人在半夜被无故吵醒之后还会有好心情,她也不例外。
  “孩子们孩子们!你们究竟在吵什么?!”
  母鸭子们围着塔兰和唐吉直跳脚,嘎嘎地叫着,胖妇人狰狞的脸凑近了两只小鸭子:“看看,看看,我们的小英雄来拯救自己的同伴了吗?真遗憾,你们两个都得留在这里了!”
  说着她用扫把将母鸭们驱赶到了一边,一把拎起了唐吉的脖子。唐吉的两腿在半空中乱蹬,难受地直叫唤。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憋死的时候,胖妇人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将唐吉一把丢到了一旁,飞也似的逃走了,期间还因为跑得太快一脚绊倒在地。
  唐吉以为自己会撞在地上摔个七荤八素,可是他却被一双手接住了——是的,一双手。
  他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捧着他的那双手的主人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比天空还要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熟悉的光芒。
  “塔、塔兰?”唐吉傻乎乎地问道。
  捧着他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嗯。”
  “你成功了?”唐吉喃喃道。
  蓝眼睛的少年笑得是如此快乐,以至于周围浓浓的夜色都无法掩盖他脸上的光彩。
  “勇气和奇迹,我已经找到了!”
  &&&
  蓝眼睛的少年带着鸭子回到了水晶湖,从老国王手里接过了象征国王的权杖。
  “我的孩子,我真高兴……”老国王看着少年喃喃道,“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如果你的母亲能看到现在的你,也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塔兰捧着权杖,回望着老国王。
  “但是你要记得,这也意味着未来的责任和孤独,你将永远是一个人。”
  “不,我还有朋友。”塔兰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小鸭子唐吉说道。
  “可是他无法变成人类,在这一点上,你将永远是一个人。”
  塔兰沉默了,唐吉也沉默了,他们彼此对视,却一言不发。
  “没关系,朋友是不会因为彼此的种族差异而改变的。”唐吉严肃地说道。
  老国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如果你们坚信这一点,那你们就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祝福你们。”

  六•尾声

  六·尾声
  “然后呢然后呢?故事结束了吗?”米拉揪着被子睁着大大的眼睛追问。
  姐姐安拉翻到故事书的最后一页,那是一整页的彩色插图,英俊的天鹅王子坐在草地上,周围是一整群的黄绒绒的小鸭子,而其中最大的一只亲昵地站在他的肩膀上用扁扁的鸭喙去蹭王子的耳朵。
  “最后啊,王子养了一大群的小鸭子,唐吉快乐地成了小鸭子们的头头,等小鸭子们长大了,鸭群和天鹅们已经成了朋友。而塔兰和唐吉也做了一辈子的好朋友。”安拉笑眯眯地合上了童话书。
  妹妹米拉撅着嘴,似乎对故事的仓促完结心有不甘,最后还是在姐姐的安抚下睡着了。
  梦里她似乎见到了两只小鸭子,一只有着灰色的短毛,另一只则是毛茸茸黄澄澄的小鸭子,他们踩着摇摇摆摆的步子一路往远方奔跑。
  “你真讨厌。”
  “你也一样。”
  他们互相抱怨着,可是却一路走了下去。
  最好的朋友,这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情。
  EN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