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9(Sun)

《狐缘之萧岚幽》(完结) 作者:齐若枫

《狐缘之萧岚幽》(完结) 作者:齐若枫
  
第一章
  “嗯,嗯,啊,啊……”
  “你个小妖精,真是淫荡啊,你夹得本公子真是爽啊,弄得我都不想放你走了。”
  “嗯,嗯,我还要,嗯…”
  “你别走了,本公子养你,啊,怎么样?”
  “啊,啊,不行,说好了十天的,四王爷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我明天就要去他府上了。”
  “你个妖精,是怎么攀上王爷这个大树的?”
  “呵呵,你虽是我的恩客,可是我还是有自己的隐私的,恕我不能告诉您了。”
  “看我今天不狠狠玩死你。”
  “啊,啊,慢点,爷,您慢些…”
  看着男人离开我的房间,我伸了伸懒腰,唤道:“静儿。”
  “是,公子,有什么吩咐?”
  “我要休息,晚饭再叫我。”
  “是。”
  静儿退出房间,轻轻关上门。躺在床上,算一算,嗯,今天是第六个,还有四个就大功告成。
  我,萧岚幽,狐族的王,现在的身份,京城最红的小倌离若公子。狐族修真有两条法则,一条是玄狐道,一条是魅狐道,我身为狐族的王理所当然选择了玄狐道,修炼了整整九千九百年,在最后的一百年只要渡过天劫就能飞升,原以为天劫会像哥哥那样在人间历练百年,结果我的天劫却是重修魅狐道,所谓的返璞归真,当时我知道后差点就被气死,算了,作为狐王,没有一点魅功也是说不过去的,和玄狐道清心寡欲吸收天地精华的修炼不同的是魅狐道德修炼便是不断和人间男子交合吸收他们的元阳(就是男子的精元),而且功力分为十层,一层需要吸收同一个男子的元阳十次,所以我便来到这京城第一的小倌馆来寻觅我的“食物”,刚刚离开的便是我的第六个“食物”,哎,才完成六成的修炼,不过,我渐渐感到我玄狐道的功力有了很高的提升,已经不需要想常人吃饭喝水也可活下来,而且已经能够御剑飞行了,嗯,今天要好好炼出一把好剑。
  “公子,公子,醒一醒啊。”
  “什么事?”
  我打了个哈气,还想睡,“公子,四王爷派人来请你赴宴,你不能睡了。”
  “哦,知道了,给我拿点吃的来。”
  “是,我这就去。”
  虽然我已经不用再吃饭了,不过我觉得人间的食物很好吃,不吃白不吃,呵呵,梳洗一下吧。吃完静儿拿来的糕点,便坐在床上开始吸收今天的元阳,灵力充盈在丹田,缓缓流过经脉,全身舒畅,右手渐渐凝聚冰蓝色的光芒,不一会,一把泛着冷光的剑便孕育成功,我给它起了好听的名字,叫玉岚剑。
  坐着豪华的马车来到王府,哎,有钱人啊,其实这个四王爷是不喜男色的,只是那天看到我之后知道了我的那个“十天”规矩后,就付了老鸨钱让我去服侍他,我当时就郁闷到了极点,因为由于修玄狐道的关系,我全身都散发着纯真的气息,魅功修到六层依然不像小倌有“魅力”而吸引男人,他们经常说我是仙子般的人物,不知道他怎么看上我了,但是能吸收王爷这种贵族的元阳,对我功力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我就开开心心待在王府吧。我带着自己的行李,要在王府住上十天,当然要带些行李。
  “离若公子,我们到了。”
  “谢谢。”
  远远就看见王府的大门口站着一个男子,“离若公子,我是王府的管家,敝姓李,公子可唤我李管家,王爷正等着您。”
  “那有劳李管家了。”
  走啊走啊,绕啊绕啊,终于看见正主了,茂密的树荫下,一个锦衣男子斜卧在宽大的睡榻上,塌上的男子穿着青紫色的朝服,头戴金翎官帽,乌黑油亮的发丝略微凌乱地披在两肩上,为他精雕玉琢的五官增添了一股慵懒的风情。他一手执着双环酒樽,一手轻撩着腹间发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潇洒随意搭配着他自身清冷孤绝的气韵,仿若磁石般地吸引着众人的眼睛。男子懒洋洋地笑着,风情万种的笑容,令人心醉神迷的笑容。呃,我有点想流口水的冲动,说实在的小倌不能挑客人,所以前面六个人除了那个今天的王公子都可以算是相貌平平,这位金主可算是绝美的人了,开心啊,有钱拿还有有人给自己欣赏,这十天应该很好过的,心理暗自窃喜,脸上依然是恭敬的表情,我厉害吧,“表里不一”这功夫我可是练了很久,人类都这样。
  “禀告王爷,这就是清云楼的离若公子。”
  “嗯,这里没事了,下去吧,晚宴要好好安排。”
  “是。”咦,晚宴,哇,有好吃的了。
  “过来。”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从他性感的薄唇吐出。
  我慢慢走过去,“你是哑巴?”
  我愣了愣,“你怎么不说话,是被本王吓倒了吗?”
  怎么可能,我自己也是一族的王,会被你人间一个小小的王爷吓倒,那我多糗,我懒得说话,因为我真的很懒。
  “看来你真的是哑巴,那老鸨骗我,说你他们楼里叫床叫得最好听的一个,哑巴怎么叫床。”
  呃,=﹏=b汗,老鸨你记住了,我回去整死你。
  “回王爷,在下不是哑巴,至于不开口,是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在我看来所有的人类在我这个狐族的王面前都一样的卑微,即使我如今的身份是被压的那个,这就是我和其他小倌不一样的地方,我对人都很冷淡,当然主要原因是玄狐道的修炼使得我几乎没有欲望,所以为了修炼魅功花了我不少精力,现在我除了在床上很热情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很缄默寡言的。
  “你终于说话了,怎么要你服侍本王你觉得委屈了?”
  “在下不敢。”
  “知道本王为何买下你十天?”
  “请王爷赐教。”
  “你和清云楼里的小倌很不同,你身上没有那些俗气,反而像是出尘的水莲,很对我的胃口。”
  “多谢王爷夸奖。”
  “呵呵,晚上有重要的客人要来,你好好准备一下。”
  “是。”
  说这位四王爷不好男色看来是真的,一眼扫过去,清一色全是女子,估计是侍妾之类的吧,我很好奇哪位是王妃呢,我挑了个最远的位置坐下来,府上的人都对我这个男宠都是轻蔑的很,所以没有会介意我的位置,我也乐得自在,我何必计较呢,我是狐族,和人类不同族,在他们看来是很下贱的事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修炼是不分手段的,过程多我来说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结果。想想今晚要变身了,要找个地方,每次功力大增三日之后我都会变回半狐半人的模样,等到功成之日我自然就是人类的模样飞升,我正陶醉呢,却听见有人尖声叫道:“皇上驾到。”
  咦,皇帝,哦,这位四王爷的二哥,当今的天子,怎么皇上也要凑个热闹啊。
  “臣弟参见陛下。”
  “妾身们恭迎陛下。”
  我心里嘲笑着,没想到我身为狐族的王还要给人间的皇帝下跪,算了,跪就跪吧,真要作揖,忽听道:“免礼,都平身吧,这是在四弟府上,不用太过拘束,朕今天是来凑凑热闹的,听说四弟府上来了位俊秀的公子,是京城清云楼的头牌,朕觉得很有意思就来瞧瞧了。”
  呃,弄了半天,是因为我,晕,王爷府上添了男宠都要皇帝亲自来啊,真是闲的很啊。
  “这位便是臣弟请来的离若公子。”
  “草民见过皇上。”淡淡的开口便不说话了,我实在是没兴趣和这个人间的帝王交流,因为我不喜欢,在狐族里我虽为王,可是没有太严重的分级,我不会随便惩罚我的子民,可是人间帝王却是手握生杀大权,对自己不恭敬的人都是要诛灭九族的。
  “不知道离若公子原名是?”
  “萧岚幽。”
  “好名字。”
  “谢皇上夸奖。”
  “好了,开宴吧。”
  皇帝一声令下,众人便忙活开了,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再看上位的两人,却惊奇有一道视线一直追随者我,我抬头,是一个面容娇媚的女子,坐在四王爷很近的位置,估计是很得宠的侍妾吧,看我的眼神有很强烈的嫉妒,呵呵,我又不会和你们争宠,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嗯,她和我是同族啊,怎么想对我这个王做什么呢,不过是只棕狐,还威胁到我什么。(在狐族里,紫狐是王权的象征,紫眸;银、白狐次之,蓝眸;赤狐再次之,红眸;最后是一般的狐狸,黑眸。)
  我笑了笑,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食物,人类的东西确实比狐族做的好吃多了。
  “不知道离若公子可否为朕表演琴艺?”
  琴艺,呃,我压根就不会弹琴,人类的这个玩意很复杂,我才懒得学,为什么要我抚琴。我抬起头看着皇帝,又瞟了一眼四王爷,都只要笑意,再看了看那个女子,果然眼里流露出得意,想为难我,你还差的远呢。
  “回皇上,草民不会抚琴,但是皇上由此雅兴,那就请允许草民为皇上献上一支舞吧。”
  “好,准奏。”
  “请容草民换下这身衣物。”
  “你去吧。”
  “谢皇上。”
  再次回来,身上换上水蓝色的舞衣,脸上戴上面纱,解开束发的缎带,头发倾斜下来,开始了我们狐族最美的舞蹈,那是狐族跳给最心爱的人的舞蹈,我就勉强把他们当做哥哥吧,因为我没有最心爱的人,只对哥哥有着浓浓的思念,曾听哥哥说狐王若跳这支舞,那一定是世上最美的,所以狐王心爱之人是最幸福的。
  舞毕,收回水袖,站在原处,等着皇帝的话语。嗯,怎么不说话,好不好总要说个什么吧,抬头看一眼,皇帝似乎很陶醉的样子,四王爷痴痴望着我,他们眼神里的东西我看不懂,而那个始作俑者更是脸色煞白的狠狠瞪着我,嗯,看来哥哥没骗我。
  “皇上,不知草民的这支舞可能入陛下的圣目呢?”
  “好,好,好,离若公子的舞可算得上是翩若惊鸿,倾国倾城,四弟好生福气啊。”
  “可惜离若公子只能在小王府上停留时日,真是可惜啊。”
  “十日,这么短?”
  “是啊,这是离若公子的规矩呢。”
  “原来如此,不知道离若公子在十日结束后,可愿来皇宫住上十日呢?”呀,进宫,不感兴趣,不过看着这位皇帝,模样英俊,身材修长,浑身散发着帝王的霸气,若能吸收他的元阳,肯定事半功倍,我真是好运哦。
  “草民愿意,多谢陛下厚爱。”
  “好,十日后朕命人来接你。”
  “是,草民遵旨。”
  终于熬完晚宴,可以休息了,呜,身体好难受,要赶紧找个地方运功,嗯,这个竹林不错,王府真是大啊,还有这种地方。缓缓闭上眼睛,运起灵力慢慢抚平沸腾的血液,渐渐感到身体的变化,也静下来放松自己的身体去适应,忽听耳边有声响,却不能睁开眼睛,只能静观其变,是男子的脚步声,是谁呢,这么晚还来这里。收起最后一丝灵力,睁开双眼,一张俊美的脸放大在眼前,“王爷?”如泉水般玲珑剔透的声音一出,心下道不好,忘了这个时候完全是狐族的模样,脸声音也回到修炼玄狐道十层之后就改变的声音,容貌就更别提了,现在的自己是紫发紫眸,白绒绒的耳朵也显现出来了。
  “怎么你很怕我?”男子靠近我,看到我似乎无法移动,暧昧的凑到他的耳边问道。
  热气吹拂着耳廓,痒痒的,“不怕,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你看见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动了,咬咬牙多拖一会是一会,“噢,本王还等着你的解释呢。”
  “解释什么?”装傻吧。
  “呵呵,你不是人类?”
  “嗯。”
  “那你是什么?”
  “紫狐。”
  “妖精?”
  “半仙之躯。”
  “呀,本王捡到宝了,居然被仙人看重,你说是不是啊?”
  “呃…”
  “萧岚幽是你真正的名字?”
  “嗯。”
  “尹俊枫。”
  “嗯?”
  “本王的名字。”
  “呃,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告诉我的名字啦,所以我也告诉你,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那皇帝叫什么?”
  “二哥,尹俊彦。”
  “好听的名字,呵呵…”
  “你是夸我还是夸皇兄?”
  “两人我都夸啦。”⊙﹏⊙b汗,啊,终于能动了,刚想起身,尹俊枫便点了我的穴道,“王爷,你这是?”
  “不要叫我王爷,私下叫我俊枫就好。”
  “啊,为什么?”
  “因为本王看上你了。”
  “咦,不是吧。”
  “怎么你不喜欢本王吗?”
  “呃,这个,王,俊枫,我们才见几次面,你就说喜欢我,太…”
  “怎么样?”
  “太快了吧。”
  “你不知道一见钟情吗?”
  “呃,人类果然和我们不一样啊。”
  “你是狐族的王?”虽是疑问却是肯定的语气。
  “你怎么知道的?”语气冰冷道极致,再无刚辞调笑之情,看的尹俊枫一愣,“是柔情告诉我的。”
  “谁,那个棕狐?”
  “柔情是我的侍妾,我方才看到她鬼鬼祟祟的跟着你来到竹林,突然手中亮出一把匕首,似乎想对你不利,我看你闭目不动,想必是不能动弹,却发现眉宇间紧皱,怕事知道有人想对你不利,所以就抓住了柔情,询问她为何要向你下手,她就告诉我你是狐族的王,她方才惹怒了你,你是不会放过她的,加上她自觉你比他更会讨我欢心怕失宠,所以想在你运功不防时杀了你。”
  “现在她在哪儿?”
  “在竹林外。”
  “谢谢你。”淡淡的语气,却没了刚才的冰冷,这让尹俊枫很高兴。
  尹俊枫抱起我,“你干什么?”
  “抱你回房啊。”
  “呃,她你准备怎么处置?”
  “留给你,她是你的子民,不是我的。”
  “谢谢。”
  “不用客气,那你怎么回报我啊?”
  “明天吧,今天我这个样子是不能接受你了。”
  “好,不过今天我就抱着你一起睡吧。”
  “嗯,好。”
  尹俊枫像是得了糖的小孩在我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抱着我运气轻功来到他的卧房,轻柔的把我放在床上,替我宽衣,只剩下内衣,自己也脱了衣服,抱着我就准备睡了。
  “你解开我的穴道吧,我保证不跑。”
  “啊,我差点忘了呢。”
  “啊?”
  “好。”
  手指一点,我就能动了,他抱着我闭上了眼睛,我看着他睡觉时傻傻的模样真喝我第一次见到的样子相差十万八千里呢,还是个孩子吧。
  尹俊枫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人不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穿上衣服便推开了门,这才看见一袭白衣的萧岚幽站在枫树下,衣带随风飘扬,好像是感到他的到来时,转过身朝他淡淡的一笑,柔柔吐出每一个字:“你醒了?”
  “嗯。”
  “你傻了?”我觉得他可真是可爱,昨晚还邪魅的宣告喜欢我,今天又变成纯情少年了,人类是不是都有多面呢,呵呵,虽然我也有不少客人,可是都只是肉体上的联系,眼睛里的都是欲望和占有,他是第一个对我说喜欢的男子,而且眼睛里除了温柔并没有什么欲望,即使他心里有想过,所以我觉得自己也该对他好些,很想知道哥哥所说的爱是什么。
  “你的手很冰,怎么穿的那么少就出来了?”
  “没什么。”我不冷,因为我有灵力护身,他揉搓着我的手,将我拥在怀里,很温暖,就像是哥哥,可是心里的感觉又有什么不一样,看来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呵呵,慢慢发现吧。
  “你不上朝吗?”
  “今天不想去了。”
  “为什么?”
  “美人在怀,不舍得。”
  “呵呵,我送你去,再去接你回来,这样可以了吧。”
  “你要和我一起?”
  “是啊,那么我敬爱的王爷,让草民给您梳洗吧。”
  “好。”笑得像个孩子,真是傻啊。
  坐着马车,尹俊枫搂着我,“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做小倌?”
  “等你想说你自然会和我说啊。”
  “看不出来你这么善解人意啊。”
  “那当然,想当年我十三岁就让京城第一美女投怀送抱,岂是浪得虚名。”
  “呵呵,看不出来啊,用你们话叫人不风流枉少年,是吧?”
  “嗯,对。”
  “你现在多大了?”
  “十八。”
  “嗯,小孩子一个呀。”
  “你多大了?”
  “你猜猜啊。”
  “二十?”
  “呵呵,这副人类的皮囊的确是二十了,不过你昨晚不是见到我真是的面目了吗,你再猜猜啊。”
  “也像是二十左右啊。”
  “我修炼九千九百年,你说我多大了?”
  “哇,你那么老啊。”
  “那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和你开玩笑呢,你是狐族,又是半仙,当然不能和人一样那般计算年龄啊。”
  “我修炼了九千九百年,在最后的百年遇上天劫,我必须重修魅狐道德功法,所以我要不断吸收人间男子的元阳,你觉得我不去做小倌怎么弄到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如今修炼的怎么样了?”
  “你是第七个,每一个人都必须吸收满十次方可提升一层功力。”
  “那你在我身边待满十天后又要找别人了?”
  “呵呵,是啊,凑足十人,我便可飞升成仙。”
  “那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吗?”
  “怎么会,我会回来看你的。”
  “真的?”
  “嗯,我答应你的就不会反悔。”
  “嘻嘻,一言为定。”
  “好,依你。”岚幽的心里浮出一丝丝叫做甜蜜的东西,人类都是这样的吗?

第二章
  接下几天过得都很不错,尹俊枫下朝后悔带着他去游湖,逛街,吃好吃的小吃,他对大街小巷的熟悉程度让岚幽很是怀疑他的王爷身份,而自己来到人间虽说有些时间却几乎除了为了修炼而接客,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从没有这样过着快乐的日子,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不得不说自己开始喜欢上这个人,再指导自己的身份后仍然对自己这般好,对自己也很温柔,即使是在床第之间,他是自己接过客人中最温柔的人,不会弄痛他,完事后即使知道他要吸收精元,仍然替他清洗身体,说随时修炼,身体也不可不顾,这样的对待,作为狐王也不禁迷恋上他者小小的人类。更让他惊喜的是,短短五天的时间,吸收的精元却可比得上十天的,已经就如第八层的修炼,不亏是皇族的后裔啊,这样就大大缩短了飞升的日子,很是满足。
  转眼已是第十天,离别在即,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尹俊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只要过了今晚的最后一次交合,便攒够了精元,顺利渡过天劫,明日便要会清渺峰闭关等待飞升,倒是岚幽自己觉得不舍,看着尹俊枫英俊的脸,细细描绘那精致的五官,想好好记住它们,尹俊枫看他沉迷的样子,喃喃道:“可不可以为我留下来?”
  岚幽的心动了,他知道自己的脑子闪过一丝念头,就是不想做那个什么神仙了,就陪这个人类的男子过上一辈子又何不可,可是他只是一瞬间的犹豫,转而沉默不语。
  尹俊枫笑了笑,开口道:“我今天不能陪你了,尚书公子今日娶亲,我要去恭贺,我不能带你去。”停顿了一下,怕我不高兴的解释到,“我也很想带你去,可是这种场合要王妃出席的,我没有,所以…”
  “你不用解释,我们本来就是肉体上的交易,无需向我解释。”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微微笑笑:“晚上早些回来,今天是最后一天,我的王爷。”
  说完不理会他的反应,径自走回自己的房间,而心里多了些酸楚,还是介意我的身份,对啊,再怎么说我在这里只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小倌,不是身为狐族骄傲的狐王,但你对我的温柔又是为什么,只是这个身体,呵呵,岚幽啊,岚幽,你神恶魔时候开始像个怨妇了,不想了过了今晚我们就两清了,嗯,最后的一晚啊……
  夜幕降临,月色透过窗户透进房间,静谧而柔和,门“吱呀”被推开了,带着浓厚酒味的尹俊枫跌跌撞撞来到岚幽的桌前,岚幽无奈的摇摇头,扶起他,走到床上,轻轻放下他,想去给他倒杯茶醒醒酒,他却一把抓住他,“不要走,若离,不要离开我。”
  “我不走,我不走,乖,我只是想拿些茶给你喝。”
  “不要,我不要喝茶,你骗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要我了,我对你不够好吗,我为了你连王妃都没娶,你却抛弃我和那个富商走了,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
  泪水从眼眶流出滴在手上,尹俊枫哭了,就像有一把匕首狠狠在岚幽的心上剜了一刀,他仍然忍着心痛问道:“你还知道想我,你不是有新欢了吗,你还会想我?”
  “新欢?”
  “就是那个小倌啊,你对他那么温柔,我嫉妒。”
  “他怎么能和你比,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他不过是个欠操的妖狐,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下贱胚子,本王高兴把他当做玩具罢了,对他温柔,是因为本王觉得这才能享受床笫之乐啊,没想到竟惹你不快了,我向你保证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原来,你对我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对啊,有哪个人类在看到我的真身后会不惊讶的,对我好,只不过是因为我是那个什么若离的替身,对啊,就因为我叫若离公子,就把我弄来,他从来都只叫我“岚幽”,是不敢叫若离,怕泄露感情吗,呵呵,萧岚幽,枉你堂堂修炼九千年的狐王,也只不过连个人类都能骗得你体无完肤,可悲,可悲,心里好痛,好像心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哥哥,你当时也是这般的心痛吧,你说心痛的就像要死了,就是这种感觉吧,哥哥,呜,你在哪里,我好难过。
  “若离,若离…”尹俊枫不停的呼喊着这个名字,低头吻了他的额头,今天最后一晚,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尹俊枫……
  第二天,尹俊枫在头痛中醒来,看来宿醉的结果严重,摸摸身边,没有人,明明记得若离回来了,还因为岚幽吃醋呢,还和我好好温存了一番,难道这是梦,可是身上的感觉却是真实的,尤其是看到床单上的痕迹,勉强穿上衣服,看到桌上摆满了许多的东西,那不是自己卖给岚幽的吗,还有封信,拿起信:“四王爷,多谢你这几日的照顾,作为回报,我把你给我买的那些东西归还给你,那些不应该是我的,还有这青玉令是我给你,若你将来有事需要我帮助,请拿着这个来清渺峰来找我,我必定会帮你。至于我的真实身份,随便你说不说,和你的皇兄说声抱歉,我要回去修炼了,不能随他进宫了。最后,我很羡慕那个若离公子,虽然这些日子你一直把我当做是他的替身,可是仍然要感谢你对我的温柔,让无父无母哥哥也不在身边的我体会了什么事快乐,昨晚你抱着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呵呵,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过,也不知道要写这些给你,本想什么都不想写的,可是我还是写了,我想我们今生再不会相见了,我希望你能遇到像你爱若离公子一样爱你的人,和你厮守终身,祝愿你一生幸福。岚幽字”
  看完了信,抚摸着那块青玉令,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昨晚是他,天啊,我说了什么,我怎么能那么说他,还抱着他一直喊若离的名字,今生都不再相见,不再相见,不,不要,岚幽,岚幽,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离开我,我要找到他,对,对,清渺峰,我要去哪里找他。
  “来人。”
  “是,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去准备一下,我们今天就出发去清渺峰。”
  “啊?”
  “怎么了,你聋了,快去准备。”
  “王爷,你真的要去清渺峰?”
  “怎么本王不能去,那里离这儿远吗?”
  “不愿,从京城出发,大概四五天的路程,不过…”
  “不过什么?”
  “那里传说是狐族修炼的地方,妖气很重,凡人是不可接近的,因为说不定会被狐族捉去修炼采阳之术,王爷你金贵之躯,万万不能去啊。”
  “本王知道那是狐族的聚居地,就是因为这样,本王才要去。”
  “可是…”
  “可是什么,叫你去准备就快去。”
  “是,小人这就去。”
  这边尹俊枫和家奴快马加鞭的向清渺峰赶去,清渺峰炫易洞中,一身素衣的狐王,闭着眼睛,运起灵气,使其在奇经八脉疏通一遍天劫一过,玄狐道的功力提高到最高层,明日在紫气最重的时刻便可飞升,收功,吩咐道:“我明日飞升,告知众人不可来此打扰我。”
  “是,王,恭喜您。”
  “啊,谢谢。”
  运气法术消失在小白狐的面前,为他做完这最后的一件事,我就不再亏欠他了,我做我的仙君,他做他王爷,从此再无瓜葛,尹俊枫,萧岚幽决定忘记你。
  终于来到清渺峰的山脚下,看着虚无缥缈的山峰,下定决心要和岚幽解释的他,什么也不说,便开始攀爬起来。突然跑出一个小白狐,挡住他的去路,摇身一变,一个十岁的稚童想他恭敬施了一礼,说道:“不知道阁下可是四王爷?”
  “是,阁下是何人,为何阻挡本王的去路?”
  “呵呵,王爷,莫怒,在下是狐王殿下身边的贴身侍卫,狐王命我在此恭候王爷,殿下让我转告王爷他明日便会飞升,所以是不会见你的,而且他已经不再欠你什么了,请回吧。”
  “明日飞升,不行,我要见他。”
  “对不起,王爷,作为狐族的人,殿下的命令我是必须遵从的,请你走吧。”
  “不,我不走,今天我要是见不他,我绝不走。”
  “那就恕我得罪了。”稚童唤出身后的赤狐,“把他带回去。”
  “是。”
  “俊枫,俊枫…”谁,谁,是谁在叫我,是岚幽吗?
  缓缓睁开眼睛,“你醒了,俊枫,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若离啊?”
  “若离,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他走了之后,回去他娶我作了小妾,对我很不好,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不过是玩玩我,要不是他答应过你会娶我,才不会娶一个男人进门,他的夫人看不惯我给我下了毒药,他也是知道的却只是看着我喝下有毒的汤,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被一名紫发紫眸的少年救了,我问他叫什么,他也不理我,只说:‘我送你回尹俊枫的身边,他很爱你,希望你也会回好好爱他,祝你们幸福。’一阵风过后,我就在这里,来到这就看见你昏迷在床上,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压去找大夫来了,幸好你醒了。”
  “你说我昏睡了三天?”
  “是啊。”那现在的他应该在天界了吧,我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
  “俊枫,对不起,我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若离,我…”
  “俊枫,不要拒绝我。”
  飞升的那日见到了传说中的天帝,他是个很英俊又有王者之气的男子,温和的说:“情劫最难过,让朕来帮帮你吧。”
  “谢陛下。”
  “你不后悔?”
  “不,不后悔。”那就好,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如今,我只是天界的凝月仙君,赐住凝月仙阁,继续我的清修。

第三章
  一年后。
  “俊枫,在想什么,今天难得天气这儿好,我们又泛舟在这太湖上,你怎么还是不开心呢?”
  “啊,我没事。”尹俊枫望着眼前的风景,忽然想起一年前和岚幽泛舟湖上的情景,岚幽,你还好吗,你在哪里,你还记得我吗?
  “岚幽哥哥,快来追我啊。”
  “你个小鬼,看我抓到你打你屁股。”
  “嘻嘻,你来啊,来啊,你追不到我。”
  回头想萧岚幽做了个鬼脸,继续往前飞,萧岚幽看着顽皮的孩子,不禁笑了出来,小孩飞至画舫前,又转过头,大声朝萧岚幽的方向说:“岚幽哥哥,我要到岸上了,你就要输了。”
  “噢,那倒未必啊。”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他的跟前,吓得小孩向后倒去,又马上被萧岚幽接住,“呵呵,洛儿,你真不乖。”
  “哼,岚幽哥哥欺负我,不理你了。”头撇过去不准备理他,“呵呵,你技不如人还怪我?”
  刚刚看见那身影就觉得想岚幽,以为自己看错了,然而听到这个唤作洛儿的小男孩叫这素衣公子岚幽时,便猛地盯着他看,这是他思念了一年的的脸,“岚幽…”
  “嗯,岚幽哥哥,有人叫你?”
  “谁?”
  “好像是画舫上的那个蓝衣男子。”
  “我不认识他呀。”
  “过去看看吧,我还从来没见过人类呢。”
  “知道我是谁吗?”故意严肃的问道。
  “知道,王。但也是最疼我的岚幽哥哥,嘻嘻。”
  萧岚幽在天界修炼一年后,被天帝封为狐幽王,统领天下狐族修仙,成为所有狐族的王,而洛儿则是萧岚幽在半年前捡到的一只白狐,岚幽对他极好,所有他喜欢叫他岚幽哥哥。看着嘟着小嘴,一脸不开心的洛儿,宠溺的摸着他的头,“好,我们过去。”
  在尹俊枫炙热的目光下,两人来到画舫上,萧岚幽看着这自己不认识却能叫得出自己名字的人类开口道:“不知阁下为何唤岚幽的名字,我与阁下素未谋面。”
  “岚幽,我是俊枫,你不认识我了吗?”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知道我伤你很深,我不求你不愿原谅我,但可不了可以不要假装不认识我好吗?”
  “对不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从小在清渺峰修炼,从未踏足过人间,所以我不认识你。”
  “我知道你是狐王,历经天劫飞升成仙…”
  萧岚幽眯着眼睛,露出来的杀气,使得苏若离和洛儿都后退了一步,“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狐王的,你最好说清楚,否则我想杀掉一个人类是很容易的。”
  一把扼制住尹俊枫的咽喉,他只能语气生硬的回答道,“我,我,我确实认识你,是你告诉我的,你是不是紫发紫眸,你看,这是你给我的。”
  拿出一直放在怀里的青玉令,“它怎么在你这里?”
  “是你给我的,你认为我有机会偷得到吗?”
  “岚幽哥哥,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不可能偷到你的贴身之物的,所以…”
  “既然是我给你,那你就拿着吧,哥哥当初给我时,说给出去之后就不能收回,你就拿着吧,洛儿,我们走。”
  “嗯。”
  “岚幽…”
  “岚幽哥哥,岚幽哥哥。”
  “什么事啊,这么慌张?”
  “那个人来找你了。”
  递给萧岚幽手中的青玉令,萧岚幽微笑着说:“让他进来。”
  “嗯。”
  尹俊枫走进来看到的这么一副情景,一袭白袍显得身材的修长,紫色的长发倾斜在身后,紫色的眸子半闭着,慵懒的用手撑着下颚,红唇微启:“你是何人?”
  “在下是尹俊枫见过狐王殿下。”
  “啊,是你啊,上个月在画舫遇到的人。”
  “是,正是在下。”
  “什么事?”
  “我皇兄身重奇毒,太医束手无策,所以希望您能看在这青玉令的份上救救我的皇兄。”
  “可以。”
  对着尹俊枫笑得灿烂,又开口道:“只此一次,不要再来找我,可以的话,我就随你去。”
  “为什么,你很讨厌我吗?”
  “不,只是我不喜欢人类,这是狐族的修炼地,人类不适合来,仅此而已。”
  “好,我答应你就是。”
  “嗯,那我们走吧。”
  走至尹俊枫身边,凑过去看了看,尹俊枫红着脸问道:“您这是?”
  “嗯,长的不是一般的俊啊,(*^__^*) ……好了,不逗你了,抓紧我。”一手揽住尹俊枫的腰,踏着风便向京城赶去。
  “就是这里?”
  “嗯,前面就皇兄的寝宫。”
  放下尹俊枫,让他在前面给自己带路,总觉得这里怪怪的,嗯,怎么身体不能动了,运用法术,还是动不了,不好,是封印加咒,萧岚幽气愤的大喝:“尹俊枫,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尹俊枫看着被困在阵中的萧岚幽,转过身没有理会,“岚幽,好久不见了。”
  “是你?”
  “是我。”
  “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
  “解开天帝给你下的封印-红尘劫。”
  “你没有权利来管我,放开我。”
  “对不起,就算我报答你的吧。”
  “哼,有你这么报答我的吗?”
  “解开封印让你面对自己的真心,仅此而已。”
  “你究竟下了什么咒术让我动弹不得?”
  “血缘咒。”
  “可恶,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啊,寒辰玄殇。”
  站在他面前的蓝衣男子便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寒辰玄殇,天界的凝殇仙君,法力没有自己高的只能利用血缘咒这种古怪的法术封印自己的力量,既来之则安之,便静静等待他的好大哥动手了,“你要动手就快些,本王没工夫和你耗。”
  “呵呵,不用那么心急。”
  “哼…”
  站在远处的尹俊枫和尹俊彦听着这兄弟二人的对话联想到昨日寒辰玄殇对他们说的话:萧岚幽并不叫萧岚幽,他是没有名字的,他们的父亲是个很风流无情的君王,寒辰玄殇是正室的孩子,而相比较之下萧岚幽是他父王无数个妾生的孩子之一,从小就性格孤僻,对人冷漠,不爱说话,不讨父王欢心,他出生时,父王仍然和自己的宠姬花天酒地,所以就没有赐他名字,他的母妃也不喜欢他,也不理他,就这样随他自生自灭,狐族的年寿很长,大约是两千多岁,五百年成年,三百岁的那年,寒辰玄殇看见了自己的这个弟弟,他很同情他的遭遇,看着他小小的身影站在兰花丛中,心中涌出许多伤感的情绪,这个弟弟天赋异禀,生下来没几天便可幻为人形,能开口说话,会一些简单的法术,可这些依然没有成为他得宠的手段,他不屑,依然故我,玄殇走过去,说:“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就叫岚幽,好吗?”
  那孩子用他紫色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玄殇伸出手抚摸着他紫色的头发,“可以吗?”
  孩子点点了头,“嗯。”
  “我叫玄殇,是你大哥。”
  “嗯。”
  “我以后能来找你吗?”
  “嗯。”
  孩子的话少的可怜,可是玄殇却是十分的满足了,他想好好保护他这可怜的弟弟。命运似乎觉得这个孩子不够可怜似的,他的母妃和一个蛇族的男人私奔了,留下孤独无助的他被狐族唾骂,父王很是生气,将他关在黑暗的溟渊,那是比地狱更地狱的地方,而自始至终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等待。溟渊是不能前去探视的,所以玄殇在接下来的两百年都没见到这个弟弟,直到五百岁的成年礼,玄殇苦苦哀求父王才得到见到他的机会,再次见到这个弟弟,他变成了少年的模样,美的让任何狐族的女子嫉妒,近乎妖艳,令人疯狂,即使在这黑暗的地方,依然可以感受到他发出的强烈的生命之光。
  紫色的长发已然垂至腰部,紫色的双眸像两颗紫水晶镶嵌在那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点点光芒,让人不想移开眼,皮肤白皙的能看清血管,精致的鼻子和诱人粉红的薄唇,纤瘦修长的身材,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你来了?”
  “呃,嗯,我来看看你,今天是你的成年礼,我没什么可送给你,这块青玉送给你吧。”
  “谢谢。”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救你出去,我这个大哥做的很失败啊。”
  “没有。”
  “你恨父王吗?”
  “不恨。”
  “你母妃呢?”
  “不恨。”
  “为什么?”
  “他们是与我无关的人,为什么要恨。”
  “那我呢?”
  “不讨厌。”
  “可以算是喜欢吗?”
  “不知道,你是给我名字的人。”
  “那你可以叫我一声哥哥吗?”
  “哥哥。”
  “岚幽。”
  说完,自己不禁上前抱紧了自己可怜的弟弟,他没有推开自己,也回手揽住自己的腰。
  “等着我,哥哥一定会救你出去。”
  “嗯。”
  可是自己没有履行承诺,因为自己爱上了一个人类的男子,父王和母后知晓后,都大骂了自己一顿,还要自己和狐族的另一个女子成亲,自己逃婚了,和那个男子一起躲了起来。可是最后还是被找到,父王当着自己的面杀了那个男人,自己万念俱灰,一心寻死,就在自己要毁去自己狐丹的时候,岚幽出现了,“他会转世。”
  “你怎么出来了?”
  “就这样出来了。”
  父王和母后像看见鬼似的看着他,他微微一笑,说道:“滚。”
  扶起跌坐在地上的我,说:“他会转世的,你去等他的下一世吧。”
  递给我一本书,“这是修炼法则,好好修炼吧,便可换回他的记忆和他厮守永生。”
  说完不再看我就走了,“岚幽。”
  “什么事?”
  “狐族就交给你了。”
  “嗯。”
  “那块青玉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可以答应我吗?”
  “嗯。”
  “一旦送出去就不能要回,让它成为你遇见喜欢的人的证明,可以吗?”
  “嗯。”
  “再见了,岚幽。”
  “再见了,哥哥。”
  拿着书我便开始了漫长的修炼,只知道之后岚幽继承了狐王的位置,他没有和我一样姓寒辰,只用了他母妃的姓萧,那块青玉成为狐王的令牌,贴身之物。成仙那日便开始找寻自己的爱人,而这个人就是尹俊彦。再接触玄殇的时候,尹俊彦的记忆便恢复了,他知道这个蓝衣男子便是自己等待万年的爱人,再看见尹俊枫身上的青玉时,玄殇激动地问他是谁的,尹俊枫一一告诉他,他便告诉了我们这个故事,听完后的尹俊枫哭了,他痛恨自己对岚幽所做一切,而且从玄殇的口中得知,岚幽是最痛恨别人说狐族是下贱的生物,是离不开男人的。尹俊枫不敢想象当初酒醉的自己说出这番话岚幽是如何的痛苦,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是他现在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玄殇告诉他这是天帝给他下的封印,岚幽的法力逼自己高的太多,唯一可以做的是用血缘咒困住他,给他解开封印,希望尹俊枫利用这次机会赎罪,便想出这个计划。当再次看见自己这个弟弟,心里是五味陈杂,可是弟弟对他冷言冷语,也依然甘之如饴。
  半个时辰过去,消耗了大半体力后,封印解开了,昏睡的萧岚幽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脸,“哥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这里是哪里?”
  “皇宫。”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岚幽,你醒了。”
  “尹俊枫,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
  “哥哥,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玄殇将一起告诉岚幽,岚幽站起来,背对着玄殇说:“我甘愿被天帝封印红尘孽缘,你为何要替我解开?”
  “因为我看的出来你是喜欢他的。”
  “喜欢又如何,已是过去的事情了,既然你已经找到自己的爱人,我祝愿你们幸福,我走了。”
  “不要走,岚幽,你听我解释。”
  “你认为你有能力阻止我吗?”
  “岚幽,给他一次机会,就算是个自己个机会。”
  “寒辰玄殇,你作为狐族的一份子,将本王绑来至此,本王已不和你计较了,不要再挑战本王的极限。”
  “是,王。”

第四章
  萧岚幽没有回清渺峰而是来到天帝的寝宫,“狐王殿下,天帝陛下正在休息,您现在时没办法等到他的。”紫儿害羞的对着心生爱慕的萧岚幽说道。
  “嗯,谢谢。”
  “啊,不用,那个…”
  “什么?”
  “狐王殿下,天帝陛下召您进去呢。”
  “嗯。”想起什么,转会身在那婢女低语:“你要说什么,晚上来找我。”说完邪邪的笑了笑,紫儿的脸涨得通红,扯着裙摆,低头“嗯”了一声,却没有看见萧岚幽眼中的一丝轻蔑之意。
  “微臣参见陛下。”
  “不要左一个微臣,右一个微臣,我都没自称朕,我们是师兄弟,论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三师兄,我该叫你七师弟呢。”
  “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如今你我是君臣啊。”
  “我对不起你,你恨我吗?”
  “不恨。”
  “那就在凝月仙阁住上一阵子让我好好和你叙叙旧。”
  “是,微臣遵旨。”
  “我就喜欢那个缠着我的那个七师弟而不是现在这个对着我称君臣的萧岚幽。”
  “哎,是,三师兄。”
  “知道为何我封你为凝月仙君?”
  “是因为上一世的名字?”
  “是啊,凝月,我多么希望你还是当初的那个可爱单纯的七师弟,可是如今你却,哎…”
  “没什么,我知道师兄疼我,别为我担心,我很好,真的,师兄…”天帝看着自己心爱的七师弟,禁不住轻轻抱住他,慢慢抚摸着他的背脊,“凝月,叫我的名字吧。”
  “轩辕岚澈。”
  “你从前怎么叫我的,忘记了?”
  “岚…澈。”
  “呵呵,好久没听到你这么叫我了呢。”
  “我还是叫你三师兄比较合适。”
  “我不要,那就各自退让一步,叫我轩辕吧。”
  “那可是天帝的禁忌啊。”
  “我又不会怪罪与你,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可以这么叫我啊。”
  “嗯,轩辕。”
  “凝月。”其实,自己知道自己对这个三师兄是一种仰慕之情,但他对自己似乎多了些不一样的感觉,可是自己累了,不想再去多想,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嗯,啊,殿下,慢一点,紫儿,紫儿受不了了。”
  “不舒服吗?”
  “啊,啊,舒服,殿下,好棒。”
  “呵呵,那这样呢?”
  “啊,啊,啊,殿下。”
  “叫大声点,让大家都听听你这下贱的婢女的淫荡叫声,快,叫啊,哭什么,爽到哭,真是下贱呢。”
  “啊,啊,嗯,呜呜,殿下,奴婢不敢了,不敢了,求殿下放过奴婢吧。”
  “是你自己先勾引我的,怎么现在要我放过你了,难道你不想做本王的王妃了?”
  “王妃,啊,啊。”
  “真是淫荡的身体呢,呵呵,是啊,若你伺候的本王舒服,本王就考虑选你做本王的王妃呢。”
  “啊,啊,真的,奴婢愿意伺候殿下,殿下满意奴婢的伺候吗?”
  “好像都是你在舒服呢,你就是这么伺候本王的?”
  “殿下恕罪啊,奴婢不知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请殿下明示。”
  “噢,呵呵,人类都喜欢躲在暗处偷窥别人行房吗?”
  “殿下?”手掌轻轻一拂,门“吱呀”打开,紫儿羞愧的要钻进被子,萧岚幽嘲讽的一笑吧她拉出来,甩下床,自己披上亵衣,也不管因疼痛和羞耻摔在地上的紫儿一身的赤裸,绕过她看不愿多看一眼就坐在椅子上,径自倒了些茶便一饮而尽,“你准备在外面呆多久,进来吧。”
  尹俊枫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就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呵呵,你啊,一年未见,倒是变傻了。”
  说着,厌恶的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女人,“滚。”
  紫儿不知所措,拉着萧岚幽的衣角,用很是无辜的双眼望着他,小声啜泣道:“殿下,紫儿…”
  萧岚幽蹲下身,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缓缓说道:“本王的话你听不懂吗,还不走,还在想着自己可以做本王的王妃?”
  “奴婢不敢。”
  “那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奴婢,奴婢想问奴婢伺候的殿下您满意吗?”
  “满意,非常满意,可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那就是我最讨厌为了权力主动爬上我的床的女人,送你四个字,愚蠢之极。”
  “奴婢没有妄想什么,只是奴婢钦慕殿下,只愿能待在殿下身边伺候。”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呵呵,光顾着和你说话,都忘了我的枫呢,枫,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想做我的门神啊,进来吧。”
  牵过尹俊枫的手就往屋子里走,“枫,你不要生气,我也是男人嘛,何况还有人上门给我享用,我岂有拒绝之礼呢?”
  “我,我没有生气。”
  “那就好,好了,你快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你就不怕我把今晚的事情告诉天帝?”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呵呵,我要是怕,就不会顺着你的意思做了你尽管去说,看天帝会不会相信,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想要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那只能毁灭了你。”将衣服扔给她,“滚,本王不想再和你废话。”
  紫儿阴沉着脸穿好衣服边离开了。
  “怎么了,枫?”
  “我,那个。”
  “不用紧张,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对不起。”
  “嗯,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不该把你当做若离的替身,不该对你说出那些话,对不起。”
  “哎,算了,一切都过去了,再解开封印的那一刻我就不怪你了,呵呵,刚才的事情你不要太过在意啊。”
  “没有,我知道幽只是在逢场作戏罢了,只有你肯原谅我,我就很开心了。”
  “呵呵,这样你就开心啊,那我要告诉你下面我们要做的事你岂不是会更开心?”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果然变傻了呢,我的枫。”
  贴上自己唇,“明白了吗?”
  “幽,你,我。”
  “呵呵,你再不动我就要睡着了。”
  “我真的很想你。”
  “我知道。”
  嘘,就让我们给这对恋人一些私人空间,呵呵,接下来的事情嘛,少儿不宜,(*^__^*) 嘻嘻……
  尹俊枫看着爱人可爱的睡颜便不想打搅,轻轻起身,“枫,你还是起的这么早啊,在天界这些日子都是这样吗?”
  “把你吵醒了?”
  “没有,对了,你皇兄还在我哥那里吗?”
  “不,他们回人间去了,我皇兄是皇帝,他丢了,朝廷不是乱了?”
  “待会儿我也送你回去。”
  “那你呢?”
  “我要会狐族处理些事情,大概三天就可以回去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逃跑的。”
  “嗯,我会等你的。”
  “好,先梳洗一下吧。”
  “嗯,我来帮你吧。”
  “呵呵,好啊。”

第五章
  萧岚幽吩咐完狐族的事务便回到了尹俊枫的王府,已是深夜了,不知道他睡了没,离他的房间越近越是紧张,呵呵,自己觉得自己可笑呢,和情窦初开的女子一样,“嗯,枫,我还要,嗯…”
  “嗯,啊,那里,用力,啊…”
  萧岚幽轻轻推开了门,就看见尹俊枫和苏离若两人赤裸裸的交缠在一起,勾起嘴边一抹轻笑,“两位好兴致啊,继续,不用在意我。”
  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给子添满一杯茶,轻轻抿一口,“好茶呢,咦,怎么不继续了,都看着本仙君做什么?”
  尹俊枫想推开苏离若,可是却被他紧紧缠住。
  “二师兄,多年不见,你都沦为人类的脔宠了,正是世事难料啊。”
  “哼,七师弟别离啊无恙啊。”
  苏离若软软的躺在尹俊枫的怀里,随意将身上慢慢的吻痕显示出来,“二师兄,你不用你提醒,我知道那是什么,没想到以前最看不起以色侍人的你现在就在做这些,比起我这个狐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呵呵。”
  “你不生气,你的小情人可是被我拐上床了,他好像才对你宣誓过忠贞与你的吧。”
  “噢,我怎么不知道呢,男人嘛,风流很正常,我可不指望他为我守身如玉呢,再说他和你也只不过玩玩而已吧,枫,你说呢?”
  “我,我,岚幽,你不要生气,听我解释。”
  “待会儿会听你解释的,二师兄,还是该叫你苏离若,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是我想报复你。”
  “为什么?”
  “哼,本来师傅很宠爱我的,说我资质聪敏,可是自从你来了,就夺走了师傅所有的宠爱;我喜欢三师弟,他的眼中却始终只有你;连我真心喜欢这个人类的时候,他又告诉我他真心爱的人只有你,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和我抢,夺走属于我最珍贵的一切,我不甘心,我要你也尝尝失去的滋味。”
  “呵呵,师傅之所以对我难么好,是因为他喜欢我,至于三师兄,我当然知道他对我情谊,可是我不爱他,对他仅是师兄弟的兄弟之情,我喜欢的是尹俊枫,当然若你执意要他,我也可以让给你,我没有喜欢到爱上他。”
  “你真冷血。”
  “我若冷血就不会将你带回到他身边。”
  “你什么意思?”
  “我见到你起,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你知道?”
  “呵呵,我修行时你的两倍,怎会感觉不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的那些手段,我不计较是我不想和你计较,看在师傅和三师兄的面子而已。好了,你若对他有兴趣,送给你好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放下茶杯,便从屋子里消失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原来从尹俊枫说完那句话起就被苏离若用法术禁声了,“因为我不想。”
  “你究竟是何人?”
  “我是萧岚幽的二师兄,苏离若。”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你指的是什么?”
  “你是真心喜欢我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因为你放下了轩辕啊。”
  “我还是要对你说对不起,因为我喜欢的人是岚幽,以前我总是把他当做是你影子,现在我才明白,刻在我心中的只有他,希望你不要再纠缠于我了,可以吗?”
  “我到底哪里比不过他,师傅选他,轩辕选他,连原本把他看做我影子的你也选择他,为什么,你告诉我。”
  “爱是没有缘由的,我相信你以后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爱的,会有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好好爱护你的。”
  “真的?”
  “嗯,我要去追岚幽了,你走吧,去找你的幸福吧。”
  一阵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泛起点点涟漪,“岚幽,在想什么?”
  “没什么。”
  靠在身后温暖的怀抱里,“你怎么知道我没走?”
  “因为我感受到你对我的爱了。”
  “少贫嘴了。”
  “我知道你还没有爱上我,可是只有你肯喜欢我就好。”
  “噢,你还蛮有信心的嘛。”
  “其实以你的脾气若真是生气肯定是扭头就走的,可是你却进来了,所以我想你是不会真的生我的气的。”
  “噢,你还挺了解我嘛,若我真的生气了呢?”
  “那我就去找你啊。”
  “你知道我会去哪儿吗?”
  “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尹俊枫抱紧眼前的人认真的说着。
  “呵呵,你就是霸着我不放啊。”
  “对就是要追着你。”
  “你皇兄近来好吗?”
  “好着呢,和你哥甜甜蜜蜜。”
  “怎么觉得和我不够甜蜜?”
  “你都三个晚上不让我进你房间了。”
  “呵呵,那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那么不小心中了别人的春药。”
  “可是…”
  “今晚允许你进来。”
  “那你不可以反悔噢。”
  “那要看你表现,要是我不满意可能会反悔。”
  “岚幽,我觉得自己好幸福。”
  “我也是。”
  阳光下,两人相拥着,望向远方…
  EN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全部文章的连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